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古商城窨子屋的特征与空间构成

蒋学志,梁斌


   1、窨子屋的特征

   1)遵从自然,协调统一

   建筑尊重与结合当地的地形地貌,与自然环境亲近融合,是形成窨子屋造型特征的一个重要因素。古商城作为土地资源有限的商业用地,寸土寸金,为争取更多的使用面积,房屋随地形蜿蜒曲折,在保证主要房间基本完整的前提下,尽量争取更多使用面积,因此窨子屋平面常为不规则形(图5-12)。

   图5-12  房屋尽量利用地形,争取更多使用面积

   ①利用地形高差组织生活空间。如徐荣昌商行,利用后部地形的三个高差组织空间,一层为一户的居住空间,上7步台阶出后门,再上6步石级进夹层另一户;石级再上10步进入附加的厨房和厕所,又可以进入第三户,这样利用高差组织了一个家庭的三户人家,有分有合,适应了家庭结构的变化(图5-13)。

   图5-13  利用地形高差组织生活空间(徐荣昌商行)

   ②建筑为环境所迫而做出的割舍和退角,导致房屋内部为不规则形。如天顺华金号,两边是邻居,另一边有高差,两侧的房屋和天井成了不规则形,房间较小的做了厨房和杂物间,房间较大的做开敞的堂屋(图5-14);青楼(东海堂)的入口因避让道路,做了转角斜切处理,使入口空间成了不规则形(图5-15);诸如此类在古商城还有很多。

   图5-14  房屋内部不规则形(天顺华金号) 

    图5-15  青楼(东海堂)的入口转角斜切处理

   ③建筑的体量、尺度、材料、质感、色彩与自然协调统一。古商城建筑无论是群体,还是单体的尺度,都反映出对大自然的遵从。同时,窨子屋往往就地取材,量材而用,质感既丰富多变,又协调统一;色彩则是朴实无华,清新素雅。天然的石料、木材、青砖、灰瓦,局部的白灰装饰,造就了与自然界浑然一体的建筑形象,局部的淡黄、灰绿、暗红色的勾边装饰又在自然环境中显示了人为的创造(图5-16)。

   图5-16  窨子屋外墙上体量、尺度、材料、质感、色彩与自然协调统一

   2)格局自由、形态非理性

   湘西少数民族的伦理观念、文化心理结构与汉民族有较大的差异,反映在建筑中,建筑表现出并没有强烈的理性精神和强烈的伦理色彩,轴线可以不明确,布局可以不对称,没有严格的尊卑秩序,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非理性的,充满浪漫色彩的。虽然古商城基本上是汉人所建,但工匠、建造人员都来自当地,建筑也深受当地建筑风格的影响。

   ①建筑自由布局,无明确的轴线和固定的方位

   在自由的格局中求得秩序是古商城窨子屋布局的主要特征之一。古商城山峦起伏,河流纵横,地形地势多变,因此,路径、街巷也随着空间体态的变化而自由多变。基于这种特性,不可能完全满足坐北朝南的理想境地,只能沿等高线依山就势布置,整体布局和单体形态均表现出不规则的自由倾向和多方位的空间特征。轴线意识在窨子屋中比较淡漠,许多房间并不突出和强调轴线的作用,搭接随意,削弱了平面的对称性。另外,墙可以是斜面、曲面,自由灵活,体现出一种随心所欲、粗放浪漫的格调。建筑布置的方位在很大程度上由风水先生选定,虽有一定法则,但无固定格式,因而也是很灵活的。在内部空间上,窨子屋集居住、办公、接待、仓储等多种功能于一体,平面功能安排较随意,风格较散漫(图5-17)。

   图5-17  建筑自由布局,厚重、圆弧状的石墙与“一”字形、轻巧的木板房构成很有意思的对比

   窨子屋外观在构图上往往无明确的中心,经常是“散点构图”或“多中心构图”。有些主体建筑因体量高大而决定了其主导地位,但它却往往不是视觉中心;相反,体量相对较小的晒楼,却因其轻巧的造型、优美的翘角和精细的装修而格外引人注目。类似情况十分普遍。即使在门窗花格部分,有时虽有对称的构图,但不一定有明确的中心,而且并列的几副窗扇,图案可以不同,显得很随意。正是由于这种中心意识的淡薄,才使窨子屋受各种陈规旧俗的约束和条条框框的影响较少,民间工匠的聪明才智得以发挥(图5-18,图5-19)。

   图5-18  古商城建筑的“散点构图”效果   图5-19  陈荣信商行窗细部

   ②形体组合、形体交接的随意性

   窨子屋常常由于地形、风水等原因,而使形体交接非常随意。除常见的直角相交外,还有不少斜向相交组合的例子,连接形式多种多样,无固定的章法:斜线、折线、曲线以及其他形式均有。建筑形体交接处并非处理成完美和谐的过渡,而是显出原始的粗犷。屋顶构架的交错,不同材料的直接撞击,更是反映出一种非理性的思维方式。而正是由于类似的“粗野主义”手法的运用,恰恰给形体组合带来多种变化的可能性,显出各种出人意料的空间构成效果(图5-20)。

   图5-20  烟馆院落中形体粗鲁和随意的交构成了奇特的空间效果

   ③不同手法、不同风格、不同年代的建筑形象并存

   窨子屋许多建筑为分期建设逐步完善的,这样就使不同风格、不同手法的新老建筑形象集于一体,甚至包括了许多西方建筑元素,反映出丰富多彩、不拘一格的性格,从另一个侧面体现出形体组合中的“偶成”效果(图5-21)。

   图5-21  窨子屋建筑中不同风格、不同手法的新老元素基于一体,甚至有许多西方建筑元素

   ④窨子屋整体的秩序

   空间体态的灵活自由,是由窨子屋空间各部分的形态、大小、方向和位置的变化带来的,但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建筑并未因此而失去其整体空间的基本组织关系,在三合院或四合院中还保持着基本的轴线关系。窨子屋一般以天井、回廊、楼梯为中心,合理组织室内外空间,并沟通门厅、敞厅、上下楼层。如常德会馆(图5-9),用几个沿中轴线依次展开的天井作为前后上下交通联系,一般是“入口天井内院(内天井)后天井”,后天井一边设楼梯达二层,二层回廊环绕,天井覆天井盖遮阳避雨。充分发挥了天井的中心作用,使空间浑然一体。

   3)室内外空间的封闭性

   空间的分与合与民族习惯、生活方式和地域气候乃至社会秩序有着一定的内在联系。古商城窨子屋常在正面开门,使院落与室外空间完全融通,有利经商。建筑的窗洞考虑了防卫的要求,很少开窗,即使有许多也是内大外小的“八字形”。一般是一米见方,有的住宅则开盲窗。至于卧室则一般不开窗,面积狭小、黑暗,有条件的仅在卧室顶部覆亮瓦形成很小的采光天井。窨子屋的封闭性有時表现出反气候的特性,外墙用砖石封严,古朴厚重,出檐也很小,给人以厚重之感,这是出于防火防盗的目的。防火是经常性的需要,防盗是由于建国前长期混乱的社会秩序造成的,虽已失去现实意义,却仍在居住空间的围护方式上予以体现,并且超越了气候的作用,不同于一般的南方民居。晒楼是窨子屋中的开敞空间,起着联系室内外空间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也有料敌、报警的作用(图5-22,图5-23)。

   图5-22  窨子屋外墙古朴厚重,不开或仅开小窗,具有防火防盗的作用

   图5-23  窨子屋的晒楼是仅有的开敞空间,也有报警的作用

   4)商业的影响

   洪江古商城与其他地方的古城建筑不同的最大特征在于它的“商业”特性,在城镇规划、建筑布局、建筑空间以及建筑细部各个方面,都体现了“商业”的影响。譬如古商城的城镇规划沿水运码头展开,体现了商品集散业对城镇的影响;古商城的各街区发展为各种行业的聚居地,使城镇具有了按商业种类分区的商业城镇的性质(图5-24);古商城窨子屋进门的门墙呈现几何等边双斜角开门,呈“八”字形,吸引客人进入,也是吸纳财富之意;有的窨子屋一层将前天井或倒座改作店面,高而宽畅,有的将厢房改作办公接待用房,充分利用了中国木构建筑的开放性和可变性;窨子屋二层多是通达的仓库式结构,或者前院二层为大厅及仓库,因为二层可防潮,有利于货物的储存。为货运的方便,上仓库的楼梯往往大而宽敞,坡度较缓,同时支撑二层的结构也相应加强(图5-25);门窗装饰、墙头彩绘与挑梁简洁明快,有着商行特有的性格等。

   图5-24  古商城街道按行业分类,具有商业城镇的性质

   图5-25  陈蓉信商行的楼梯间

   中国古建筑历来是以家族观念为出发点,以居住为中心的,因此建筑均是以传统民居的庭院式建筑为原点,即使是祠堂、寺庙、官衙等性质的建筑,本身并没有形成特别的型制,也是在庭院式住宅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的。由于中国木构建筑的空间可变性,使得这种修改成为可能。旧时的商人们为经商的需要,对原有的居住类建筑进行了适当的改造,在居住建筑的基础上做了相应的调整。由于窨子屋的居住者并非固定的一家人,而包括雇主、店员、商人等,因此原有的家族制的等级、尊卑秩序已被新的资本主义的等级制所取代;由于窨子屋的居住者大多是外地来洪经商者,“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除了少数在本地安家落户外,大部分都是来去匆匆,很多是临时在古商城租房营业,因此他们不会刻意经营建筑,反映在建筑上,门窗装饰、墙头彩绘、太平缸、雕刻艺术等不以繁复精致取胜,而往往显得大气豪放(图5-26)。同时,经商者来自海内外各地,外来文化对五溪文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在建筑上反映出各地建筑风格对古商城窨子屋的影响,甚至有许多西洋元素在窨子屋中的出现(图5-27)。这说明了在资本主义萌芽时期,新的生产关系、生产方式的转变,使传统的农业和手工业自产自销的小农经济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原有的建立在小农经济基础上的建筑形式已越来越不能适应新的变化了,但此时并没有新的建筑形式出现。不管是住宅、会馆,还是商行、银行钱庄、税务机构等,这些新的生产关系带来的新的建筑类型,被统统安置在中国古典的合院式建筑之中。古商城的商人们不会也不可能发明出新的、适应生产关系的建筑类型出来,因此只能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改动,形成了古商城窨子屋这种过渡建筑,具有很多过渡时期的特征。另一方面,湘西的自由浪漫的五溪文化的影响,建筑环境较宽松,缺少严格的拘束,为这种改变提供了可能性。

   图5-26  窨子屋以大气豪放取胜,而不追求精致繁复

   图5-27  《洪江日报》报馆大门

 

   2、窨子屋的空间构成

   窨子屋的建筑空间与中国古典合院式建筑相似,是一种富于节奏感的空间序列。由于古商城的布局随地形变化而自由灵活地展开,因而形成了一些不规则的合院空间序列。洪江人民充分发挥了聪明才智,巧妙利用这些不规则的序列布局,做到了空间处理上的独具匠心和空间利用上的巧妙合理,常常使人感受到其空间的迷人之处。以下以陈荣信商行和烟馆为例来说明(图5-28,图5-29)。

   图5-28  陈荣信商行的空间构成

   图5-29  烟馆的空间构成

   1)引导性空间

   有的窨子屋建筑入口直接面向街巷,显得直截了当,但有的也有起伏变化的引导性空间。如陈荣信商行的前门外面,是一条石板铺砌而成的狭长甬路,甬路从道路上接下来,约50长,拐一道弯,再经过约20长的一条更狭窄的甬路,上几步台阶,才进入建筑前门,甬路具有强烈的导向性,整条甬路被两边的高墙遮盖得严严实实,光线较暗(图5-30)。而烟馆利用地势高差布置引导性空间,从道路上进入一个门楼,再沿两边高墙构成的狭长台阶往上走,台阶中部还有休息平台,形成了高低起伏、导向性很强的空间序列(图5-31)。

   图5-30  陈荣信商行引导性空间—甬路

    图5-31  烟馆入口门楼

 

   2)入口空间

   入口空间作为院内外的过渡空间,它既是对外的,同时又具有内向性,属家庭空间的延伸。入口空间的作用有三个,一是合院空间的起点,二是交通使用功能,同时它往往是整个院落的门面,是主人品位、地位的标志和象征。窨子屋的入口空间多位于院落的东南角,但也有因地势原因而设于其他方位的。同时为了顺应地形的变化,还常常对其入口进行很多出人意料的巧妙处理。

   如陈荣信商行进入前门后是一不规则的长形庭院,东侧有一栋厢房,单檐木质穿斗梁架结构,面阔三间,北侧有一楼梯间;院内地面为石板漫铺;对面院墙距地面2.42高处泥塑有一幅清末著名书画家郑板桥手书的“吃亏是福”横幅,使这座庭院平添了浓厚的文化意趣,院墙下置一太平缸,共同构成了一个承上启下的门前空间(图5-32)。而烟馆的门前空间较小,与入口院落联为一体,值得注意的是,烟馆入口院落处将壁心处理成大面积白墙,顶上有脊,并覆瓦,壁心的形式为白底上书“福”字,字下绘鸦片烟床的壁画,其下置一太平缸,缸上绘制罂粟花及“寿”字,共同寓意“福寿高(膏)”(图5-33)。

   图5-32  陈荣信商行入口空间   图5-33  烟馆入口天井空间

   3)主体建筑群空间

   在陈荣信商行空间序列中,当人们走出幽暗的甬路,通过与甬路形成明与暗、狭窄与开阔的强烈对比的入口空间,再走上几步台阶,就标志着建筑高潮空间即将来临。

   从大门台阶进入入口天井(院落),也就进入了主体建筑部分。陈荣信商行正屋横排居中,东、西两头为配房,其间两侧建厢房连接,构成平面为并列二进式的布局,组成有两个天井的院落,东头北向开八字院门,直通东侧天井。主天井简洁大气,正屋坐西向东,向中央天井开敞,天井两侧有连廊。底层高3.94,二楼空间高3.45,通高9.96,高敞宽大,布局合理适用。主天井为主要的室内空间(图5-34);次天井横向并列,布局基本一致,为建筑中继主体空间后的一个次高调部分。二楼为货物堆放场所,正屋及配房的二楼平面呈8字形回廊。东西两侧为配房,东配房作厕所用,狭长逼仄,有压抑感,在空间序列方面也由主轴线上的高调转入一个低调区;西配房虽也狭长但相比而言较宽敞,作厨房、堆放杂物用,由于房主人曾经营木材生意,此配房也用于堆放木材(图5-35)。

   图5-34  陈荣信商行主天井   图5-35  陈荣信商行配房

   甬道入口空间主天井次天井东西配房这一列建筑空间沿着建筑群的主轴线展开,运用了宽、窄、明、暗、高、低等多种对比处理手法,形成建筑群中抑扬顿挫的空间变化形式。在较小的基地范围内,建筑及其围合而成的小型庭院或天井相互穿插组合形成密集型建筑组群,观者在其中穿行往来强烈地产生一种紧张感、围合感以及严重的视线阻挡,这是古商城窨子屋建筑的突出特点。

   4)富于变化的多种庭院及天井形式

   以庭院为中心的院落精神是中国合院建筑的核心,《书经》中“辟四门,明四目,达四听”,正是对古代建筑合院布局方位的寓意体现。以庭院为中心的三合院、四合院布局是中国传统建筑的典型特点,南北方都是如此,但是,随着纬度的降低,庭院空间越来越小,在南方地区则多为天井形式。空间尺度的不同,导致庭院功能也有所改变。除了基本的通风、采光、晾晒和排水等功能外,南方的天井空间小,四周多设以檐廊环绕,因而其功能多以交通性、观赏性为主。

   庭院外向封闭,内向开敞,围合的四向房间均开门入院,使得庭院成为家庭成员主要室外活动场所。在充分满足人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需要的同时,形成了各种丰富多彩的空间序列。

   根据所有四周建筑功能与主次重点的不同,古商城窨子屋的天井或庭院基本上可归纳为入口天井、活动性天井、功能性天井、精神性天井四种类型,入口天井起着连接室内外空间和交通的作用;活动性天井为建筑主要空间,是主要的室外活动场所(图5-34);功能性天井为主要生活空间,安排了厨房、厕所、杂物间等生活用房(图5-36);精神性天井为祭祀、娱乐等空间,如会馆的戏台天井等。

 

   图5-36  烟馆后天井(功能性天井)

   天井或庭院本身也采用变化的形式来体现自身的功能,由幽暗到明亮,由严格对称到自由布局,由形式隆重到小巧自然,天井或庭院富于变化地与周围建筑结合在一起,形成恰当的空间组合,渲染着建筑气氛,使观者和使用者产生丰富自然的心理感受。

  

来源:《洪江古商城建筑形态与特征》
时间:2014-07-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