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娄底古民居的设计理念

段振榜


     一、选址方面讲究“阴阳五行”,达到天人合一的效果

  中国古代的建筑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古建筑无疑是中国古代建筑文化的重要载体,在这里面蕴涵着浓郁的哲学思想,其中既有道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思想,又有儒家的中庸之道和礼仪宗法观念等等。这些都可以看做是中国古建筑的设计与建筑理念,娄底古民居同样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下面,我们逐一对其进行分析。

  行为科学家有一种说法,“衣着是一个人皮肤的延伸,宅第则为肢体的延伸”,这句话很深刻地说明了人的内在世界对外在环境的影响。但对我国传统建筑而言,就不仅是肢体的延伸,同时也是思想观念的延伸。对中国人来说,建筑的功能不仅仅只是停留在遮风挡雨的层面,更多的还是一种精神寄托,一种躯体的物化,一种生命的寻根与延续,一种“安身”与“立命”。所以,中国人在建筑方面十分讲究,首先注重的是其选址。

  阴阳五行学说是制约建筑选址的一个重要因素。五行说以水、火、木、金、土作为构成世界万物的元素,后来又产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和“木胜火、火胜土、土胜金、金胜水、水胜木”的五行相生相克的观点。阴阳的观念与地形结合,则水之北、山之南为阳,水之南、山之北为阴;则山为阳(刚),水为阴(柔)。西汉晁错提出建城选址的原则,“相其阴阳之和,尝其水泉之味,审其土地之宜,观其草木之饶,然后营邑立城”(《汉书·晁错传》)。

  古代民居的选址,大多都重视环境的选择。选址应合乎“负阴而抱阳”、“阴阳合德,则刚柔有体”,这是总的原则。所以娄底古民居中的大屋民居选址,四面皆是青山环绕,地势后高而前低,负阴抱阳呈围合之势,小河贯穿全村或水塘在其前面,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如双峰曾国藩故居富厚堂就是这样,平地四周峰峦叠嶂、群山环抱,屋前涓水清澈,悠悠地向东南流去。富厚堂坐西朝东,背依半月形鳌鱼山。后山上树林茂密、古树参天、四季常青,远方是一大片田野,视野极其广阔。屋前有一半月形的荷塘,形同聚宝盆,四周自然环境极为优美。遥望富厚堂好像坐在一张大椅子上,建筑与自然巧妙融合,这正是民间所说的风水宝地。

  讲究“天人合一”是选址的另一个重要原则。“天人合一”审美思想,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人认为“人”与“天”应实现天人一体、天人相类或天人感应,认为“气”既存在于天地间,也存在于万物以及人体中,天、人、万物之间存在着某种神秘的共鸣,是可以相互感应进而可以相互类比的。人类要顺应自然,师法自然,达到天人关系和人际关系的“中和”,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有序。

  中国传统民居受“天人合一”哲学思想影响,以“风水”理论为基础,讲求人与自然最融洽的存在关系和对话方式,以及存在空间的圆满无缺,实现人道与天道在精神上的一致性和伦理道德上的一致性。传统民居大多以风水为据选择建造,在选址时遵循“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基本原则,就是《阳宅十书》所说的:凡宅左有流水谓之青龙,右有长道谓之白虎,前有污池谓顺朱雀,后有丘陵谓之玄武,为最贵也。只有选在这种地方的建筑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实现人“诗意的栖居”的理想。

  这种思想也说明了中国人不愿意同自然拉开距离,只是很满足地过着就地取材、因地制宜、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依附、顺应自然的小农模式的栖息生活。在这种方式下产生的民居却最大限度地融入了人性、自然、智慧的语义,并综合了文化的内容。

  这种思想的体现,不仅表现在单独的房屋建筑方面,同时在整个村落的选址上面也是如此。所以娄底古民居村落的选址一般都依山傍水,集天地之灵气,一派天然风光。如新化县水车镇的正龙村,每栋房屋前都有一个小池,屋旁有小溪流过,而整个村落依山而建,村内溪水纵横交错,与自然浑然一体。(图2-7

   图2-7  古村落

  “天人合一”的思想除了体现在选址上,房屋的建筑造型方面也能看出一二。娄底古民居的屋顶,曲线是弯向宇宙空间的,是和大气环境相协同的,是动态的,它的轮廓展示着飘在天空之势。古人形容屋顶如翼,展示于天空,仙人走兽皆为赞天的符号。也因为受“天人合一”思想的影响,古人注意将建筑组织到自然环境中去,提高整个自然环境的美学质量,从而尽量减少对自然环境的破坏。

  二、整体布局以轴线见长,使建筑成为“礼”的表现形态

  儒家认为,礼是上天的规范,大地的准则,百姓行动的依据。天地的规范,百姓就应该效法。因此,“礼”是人的行为规范,它的显著特点就是对长幼、尊卑、贵贱有着严格的规定。这个“礼”强调的是整体利益,个人只能在既有的规范等级内安分守己,各个等级之间是不可逾越的。“礼”对中国古建筑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形成了严格的建筑等级制度,二是在建筑类型上形成了中国独特的礼制性建筑系列。

  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渗透下,为解决居住问题而建的住宅也要“适于礼仪之庄严场合”,中轴对称均齐的庭院式住宅是传统文化中的建筑形态,也就是儒家所谓的“家”。在儒家看来,君子应“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因此,一家之礼乃是一国之礼,“家国不分”,“君臣如父子”,儒家文化强调的规矩与礼制渗透在建筑上体现为住宅的规则形态。这种规则形态的传统宅院中往往用一道俗称“进”的中门隔开,以便界定男女、主仆、上下之间的区域。位于中轴线上的堂屋属最高等级,为长辈起居处,厢房则为晚辈住所。父子、夫妇、男女、长幼及内外秩序严格,尊卑有序,不可逾越,充分体现了儒家的家庭伦理观念。

  儒家“尚中”思想造就了富有中和情韵的道德美学原则,对传统建筑的创作思想、建筑风格、整体格局等方面有明显的影响。使得传统建筑的创作思想和设计手法强调对立面的中和、互补,而不是排斥、冲突,在礼制形制的制约下,却交织着礼与乐的统一、美与善的统一、文与质的统一、人工与天趣的统一、对称方正与灵活有序等诸多的和谐统一。所以,中国古民居在建筑布局上崇尚中央、中轴线,即将主要建筑布置于中央或中轴线上。传统庭院式建筑的基本特征都是以中轴线为主,在轴线上布置主要建筑,左右布置次要建筑或四周围以高墙。这正体现了“执用两中”,符合中庸之道,达到了仁和礼的完善、和谐与统一。正如梁思成先生所说:“以多座建筑组合而成之宫殿、庙宇、乃至于住宅,通常均取左右均齐之绝对整齐对称之布局。庭院四周,绕之以建筑物,庭院树木无定。其所最注重者,乃主要中线之成立,一切组织均根据中线以发展,其部署秩序为左右分立,适于礼仪之庄严场合。”

  娄底地区的一般民居平面布局,受这种传统的建筑艺术影响十分巨大,几乎所有大民居的建筑布局都有明显的中轴线,轴线进深方向和两侧都以天井为中心组织庭院,纵横铺陈,形成纵横多条轴线的庭院空间。调查中发现,所有大屋总体布局都是依地形呈“干支式”结构,内部按长幼划分家支用房。纵轴为主“干”,分长幼,主轴的尽端为祖堂或上堂,横轴为“支”,同一平行方向为同辈不同支的家庭用房。主堂与横堂皆以天井为中心组成单元,分则自成庭院,合则贯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独立、完整而宁静。体现了强烈的儒家“合中”意识和浓郁的世俗伦理观念。穿行其间,“晴不曝日,雨不湿鞋”。

  三、虚实相生、时空—体、情景交融的空间意境

  在空间意境的追求上,中国传统建筑受佛家和道家的影响相当大。佛家强调的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与“空”意味着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这句话的大体意思就是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的共存与相互转化,营造出一种“虚空”、“幻境般”的审美意识。道家的“有”、“无”代表的是宇宙相对立的实体物质与非实体属性的两个方面。他们把“无为而自然”、“无为而无所不为”作为人生哲学,主张酷爱自然,在自然的无限空间中得以抒发自我心灵和自我满足。这种“无为”渗透在艺术中则表现为“神与物游,思与境谐”的审美意识。“色空共存”、“有无转化”、“虚实相生”乃是中国空间概念的核心,传统建筑空间意境的追求成为传统设计理念的精华。在中国古代建筑师看来,中国的空间概念永远是两种对立的力量和谐而又动态地共存于统一体之中:虚实、有无、大小、对隔、曲折、左右、色空、起伏、动静、刚柔、敛放等阴阳对立的力量始终处于一个互相对峙、转化、周而复始无限运化的关系之中。

  情景交融是中国传统建筑空间艺术中高层次的追求。中国人能于有限中见到无限,又从无限中回归到有限。正如《文心雕龙》中所说:“目既往返,心亦吐纳。”传统建筑设计往往着意追求提供这种“吐纳”的条件,亦即创造意境,往往是通过建筑实体与室外空间的共生共融实现情景交融的效果。

  无论中国东西南北方四合院如何干姿百态,它们同样都是建筑实体与室外空间共生的基本单元。在这一基本单元的基础上实中虚、虚中实、内外交融、组合变化,从而生长出独树一帜的中国传统建筑空间艺术。传统的空间意识中空间与时间是不可分割的。院落的层次、空间的序列组织了节奏化的空间。

  在我国传统建筑中,是一系列的虚实相间的庭院与由“间”组成的“幢”沿着某种轴线关系而组成的层层渐“进”的建筑群。建筑设计中既要设计“实”,也要设计“虚”。这种虚实相间的层层渐进,充分体现了中国空间概念中“有无相生”的审美思想,气势恢弘的北京故宫是如此,水乡江南一些典型的民居也是如此。

  娄底古民居的建筑空间,主次分明,明暗相间,“实”、“虚”并存,对立统一。有通过槽门、正堂、正房、过厅、过亭、阁楼、院落、天井、廊与巷道、灶屋、宅前敞坪、水井等要素的搭配布局,显得实用而唯美。其中天井与四周房舍相连,形成外“实”内“虚”的阴阳对应关系。因为娄底地处南方,雨水较多,天井就成为房屋建筑的重要部分,涟源的老刘家古民居建筑,内有天井108个,其他古民居建筑的天井也相当多。所以,娄底古民居一般以庭院、天井、回廊和楼梯为一体来组织室内外和楼层间的空间关系。院落和天井成为空间组织的中心,主要用于采光、通风和排除屋面雨水。天井多为方正空间,也有长条形的。天井面积不大,一般为5平方米左右,大的有10平方米左右。天井四周多用条石铺砌抄手廊边沿,中间用条石平铺或砌成台地。使得正堂和天井形成良好的阴阳互动关系。

  正堂和依轴线主导下的门屋和两侧厢房又构成了一组主次对立统一的阴阳关系。娄底古民居的正堂是主体建筑的核心和灵魂,正堂一般位于主轴线上。建筑空间通过堂屋来组织,一个堂屋为一个大进深,空间一般不作分割,联系左右的正房、厢房和厨房。堂屋不仅是日常活动的主要场所,也是一家或一族的精神所在。一般在堂屋后部正中设神龛,供奉祖先牌位和神灵的塑像,高度为稍稍高出人的视线。单体民居建筑中,堂屋后部一般不开门,也有少数在一侧向外开门的。院落式民居建筑中,堂屋前部一般向庭院敞开,形成厅,也有用隔扇门的,便于采光和通风。多进式院落的中轴线上就有多个厅堂(一侧或两侧有门)或过亭,如曾国藩故居富厚堂就是三进结构,分为前厅、中厅、后厅。正堂由于位置特殊,一般都建得宽而高,很多都可以直视屋顶,比两侧的厅堂要高而明亮,为长辈所使用。正堂两侧的厢房或卧室与正堂形成对应关系,同时,正堂东西两个厢房的配置又构成一一对应关系。总之,正堂与正房既是一个整体,又互相区别。

  娄底古民居一般都设计成几纵几横的形式,双峰树德堂是两纵三横结构,松翠堂是三纵三横结构,伟训堂是四纵三横结构等等。这些“纵”、“横”线交织控制的院落关系之间,同样存在主次关系,一般是纵为主,横为次。这些“纵”、“横”之间由许多的过道和过厅或廊与巷道连接,这些走廊与巷道不仅起到了很好的遮风挡雨的作用,还增大了人们的休息空间。

  内外空间层次演进同样体现阴阳组合关系。从宅前的槽门一中院正房一内院后房一后革房,不仅反映出等级尊卑的礼制观念,而且每一级组合成为一个递进层次,形成一个层级的阴阳关系。娄底古民居的槽门一般建在大屋的前面,分为两种:一种是八字开的槽门,这种槽门只有官职在七品以上的人家才有资格,涟源市嘉奖山庄的槽门就是八字开的;另一种是前廊式的,为一般百姓所用(图2-8)。

   图2-8  八字槽门

  娄底古民居一般在进大门之后,都有一个比较大的庭院,中间都以青石板铺路,两边既可以用作活动场所,又可以在其中植树成荫,藤蔓满架,或作花台,或砌鱼池,尽量引入自然情趣,营造一种人工与自然结合的环境,形成整个建筑的虚实相间,天人合一。而屋顶、墙体、门窗之类,是分隔与沟通中国古代建筑内外空间的手段、中介和过渡。敞厅和前廊是日常生活的主要场所,显得户内户外、室内室外的界限并不很清楚,使得整个建筑浑然一体。

  总的说来,娄底古民居正是在这样一种设计理念下形成了群体美、环境美与亲和自然之美,达到了统一之中有变化,变化之中有统一的美学最高法则。

  

来源:《娄底古民居研究》
时间:2014-07-09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