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娄底古民居装饰艺术的表现方法与技法

段振榜


    一、木雕刻

  我国的木结构房屋历史悠久,早在浙江河姆渡遗址就发掘出过榫卯构架的干栏式建筑。由于人类爱美的天性,房屋的雕刻装饰基本上可以认为与木构建筑的兴起是一致的。保存至今的唐代南禅寺、佛光寺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木构建筑,尤其佛光寺的斗拱十分精彩,留下了唐代木建筑装饰的珍贵实物。距今愈近,今人可以亲眼所见的古代建筑原物也就愈多。在娄底范围内,分布着各历史时期的老屋,久则几百年,近则几十年。通过实地调查,不少建筑保留下来相当精美的雕刻作品,以双峰甘棠镇朱家大院和涟源三甲乡的世业堂最具代表性。

  我国是木版雕刻的故乡,有唐代金刚经扉画等实物证明。之如前所述唐代建筑,很好地保留下了精美的建筑装饰,以实物的形式证实唐代建筑装饰雕刻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同时,唐代复制木刻作品也相当丰富。木刻艺术在之后的发展过程中,其方法应用到宗教、文学艺术作品和建筑领域之中,为文化发展作出贡献,同时也为美化人们的生活环境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宋代,流传至今著名的《清明上河图》所描画的建筑大多就是木构建筑,一些当时的装饰雕刻在今天看来,仍是后世学习的直接范本。在当代随着市民文学作品大量上市,木刻版画以插图的形式出现,大大促进了雕刻工艺的进步。而在雕刻中练就的高水平的工艺又对建筑的雕刻起到促进作用,两者相互影响,相互借鉴与提高。明代出现画谱,为木刻的发展提供了教材,再到清末,结合西方版印技术,木刻应用到商业广告领域中。明清时期的建筑保留下来的颇多,建筑装饰领域与印刷行业有相同之处,突出体现在民间的木刻作品风格的转变上,直至清末又接受了外来美术的影响。最终形成了线刻、线刻与浮雕相结合、高浮雕、镂空透雕的多种雕刻技艺。

  线刻的方法是木建筑装饰最基本与常用的技法。刻工一般就从刻线开始学起,一手出色的刻线功夫是雕刻技艺的基础。在具体的运用中,线条可以分为阳线和阴线两种,阴线刻能充分表现刀法的淋漓酣畅,而阳线使人观之有真实再现之感,具有立体的效果。在实际的运用中线雕木饰一般为民居所用,或者由雕刻技艺一般的工匠来完成。加之木刻线条容易在风雨中受到侵蚀,因此,在本次调查中,线刻的实物装饰并不多见。

  木构建筑的雕刻装饰,很多时候与木刻版画的性质相同。那么最接近木刻版画的形式就是线刻与浮雕相结合的形式。这种形式的作品广泛运用在梁枋、挑梁枋、板壁等不需要通风、通光的部位。方法一般是先画草图,然后用墨线,或者直接用凿子轻划轮廓;接着准确刻画轮廓;再用凿子剔除物象以外的部分,体现浮雕效果;最后刻画调整,做到整体完整和谐,局部对比得当。

  上图拍摄于涟源三甲乡奕雅园。图案位于大屋中央天井的两边梁枋之上,内容是一只翩翩飞舞的大蝙蝠。蝙蝠寓意“遍福”,为传统的吉祥图案,寄寓主人幸福康泰的良好愿望。画面构图十分考究,充分利用了雕刻的画面范围,以蝙蝠的身体和两片宽大的翅膀组成合适纹样。三边加上祥云图案的穿插与衬托,既使人感受到蝙蝠活动于黄昏时分的氛围,又增添了几分吉祥的美感。

  从作品的雕刻技法上看,是一件较成功的作品。整体运用了浅浮雕的方法,使得主要的物象有了立体的效果,显得尤为生动,有栩栩如生之感。蝙蝠的两只翅膀需要表现出良好的质感,作者使用了刻线的方式,很好地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祥云的处理整体上有浅浮雕之感,但更为重要的是我国传统绘画线描的感觉呈现出来了。整个雕刻作品很好地运用了线刻与浮雕相结合的方法,体现了我国传统重线的表现的审美特点,也很好地表达出寓意深刻的民间艺术的风格。

  然而,高浮雕所表现的物象更加立体,空间的表现可以达到两度半,空间的层次多达数层。雕刻的方法第一步是打好轮廓,轮廓线要尽量做到准确,然后是逐层递减,突出每一个物体,直到塑造出层次丰富、空间立体的效果。

  上图拍摄于涟源三甲乡世业堂。画面雕刻了在围墙之内的三人在交谈的情景。围墙之外是一棵古树伟岸的身姿。细细品味,作品表现出了至少7层空间,围墙的曲折纵深十分幽深,屋内人物除脸部有些残损,三人的前后关系明确,人物的动作生动。坐椅的结构清晰可辨,保留了明式家具的风格特征。再看围墙外的古树,运用高浮雕的手法,使其有了让人视之欲出于画外之感,微风吹来,沙沙的树叶的声响似乎不绝于耳。四簇树叶的前后关系清晰,可见其浮雕技法的成熟。(图3-27)

   图3-27  世业堂木雕

  上图拍摄于涟源三甲乡世业堂。当看到这组雕刻的时候,无不被浮雕的真实、生动所倾倒。仔细观之,不免为人物的脸部残损而惋惜。但也能印证时间的久远,增加了几分沧桑感,或者叫残缺美。五个人物前后有序,左边的这位其立体效果几乎要接近圆雕了,动作、衣袖都十分生动。其他几位也泰然自若。中间的方桌更是把桌布的质感显现出来了,桌上摆放的器皿也极具立体感。由于此雕刻在关键的部位镏金,因此表现物体质感的效果良好,营造出一派金碧辉煌的奢华之感。有趣的是,在屋内空间的安排上,从左右几处围栏的走向上看,似乎还有点焦点透视的意味在其中,也许正因为如此,使得整个雕刻的空间十分真实,好像可以走进里面的感觉,摄影时闪光灯留下的投影可以证实浮雕的真实空间效果。(图3-28

   图3-27  世业堂木雕

  镂空透雕自然也有其独特之处,一般情况下它主要是运用在需要通光通气的部位上,这种美丽的木雕,往往会使人忘记其实用的功能,而被巧夺天工的制作所迷惑。承担通光通气功能最多的就是窗户,还有一些天井周围的梁枋等地方,故此制作这些地方时大多应用镂空透雕的方法。

  此处镂空装饰摄于涟源甘棠镇朱家大院师善堂。照片拍摄选取的角度是在跨入大门时,抬头望天井时的真实情形。上下两个相似的由多个几何图案组成的装饰就是位于天井前后的梁枋雕刻(图3-29)。

   图3-29  镂空透雕

  下图摄于绍子堂和师善堂。(图3-30至图3-32)此三处窗户的是较大的透雕作品,为了实现通风、通光的需要,工匠把窗户的不同部件雕刻成各种吉祥的图案,这里主要是牡丹,牡丹花是富贵的象征,被广泛使用。像这样的雕刻花窗,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其数量是相当多的,且有很多精致的作品。窗户是房屋的眼睛,很多心思都用在了这里,尤其在冬天的时候,人们在屋内烤火,眼睛从窗户望出去,可以感受到外面的景色、声响。因此,窗户上寓意幸福吉祥的透雕带给人们精神上的满足,给人们带来幸福的欢快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图3-30  镂空透雕

  图3-31  镂空透雕

   图3-32  镂空透雕

    左图摄于新化县罗文美故居。图中拍摄的是中堂窗户中心部位的主要雕刻,这是一件透雕作品,因为图案的完成就是在一块木板中,经过工匠绘制轮廓草图,接着一层层地减,直到镂空,留下需要的图案而成。这里雕刻的内容是喜鹊登梅图。这一题材是人们喜闻乐见的题材之一。喜鹊又称报喜鸟,“梅”与“眉”同音,“喜鹊登梅”寓意“喜上眉梢”,表示有好事、喜事来临。作品雕工细腻,巧妙地把一枝梅花与喜鹊安排在一个长方形的画面里,做到了疏密适宜。精彩处在于镂空透雕的使用,不仅把梅枝的前后穿插关系生动地表现出来,而且将喜鹊与梅枝的关系也处理得恰到好处,喜鹊在梅丛中若隐若现,似乎可以听得见来自其中的报喜之音。(图3-33

  图3-33  镂空透雕

  二、石雕刻

  我国古代石刻艺术有着辉煌的历史,极具民族特色。汉民族成功塑造了汉代画像石。表现在浓厚的装饰剪影效果,不去刻意追求立体的表现,充分发挥线刻的表现力是汉代画像石的突出特点。这个特点符合中国传统强调求意理的审美思想要求。同时,对后世雕刻的发展起到了深远的影响。石雕刻发展到明清,在细部的雕刻上追求精细达到了极致,更多时候以圆雕、高浮雕的形式出现,大量的石狮就是很好的代表。无论是哪种形式都继承了汉代石刻注重用线的传统。

  经过实地调查,娄底范围内的古民居石雕石刻主要分布在房屋的门槛、门楣、柱础、石柱、天井等部位。以双峰甘棠镇树德堂为例,正屋正门的门槛刻有一对麒麟,中间为三幅一组的吉祥图案。门楣正面雕双狮戏绣球,两边刻一对凤凰。内侧雕刻四只蝙蝠围绕的阴阳太极八卦图。两边的石柱上各雕相对的石狮一对,甚为生动。由此可以看出娄底古民居石雕艺术的造型、构图与雕刻的方法多种多样。

  石雕以其存在空间的形式来看可以分三类:一类线刻,画面充盈,构图合理,线条流畅,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如同绘画艺术,富于装饰性。另一类浮雕,一定程度地表现物象的三度空间,雕刻物体的三面,突起于画面,形象更加真实,同时注重与线条的结合,注重构图的完整与变化。第三类就是圆雕,物象、物体完全立体起来,四面真实显现,石雕的雕刻方法也趋于完美。以树德堂石柱上的石狮为例,造型头大脸阔,额隆颊丰,箕口肉鼻,具有“徽派”石狮的一些特征,可以推测出它们受到徽石雕风格的影响,当然这也是我国传统审美观念的体现,更代表了本地建筑装饰艺术的高超技艺。石雕经数百年风雨剥蚀,至今看上去仍然十分耐人寻味。特别是有着较强的立体感、空间感的圆雕作品,既成功运用了各种雕刻方法与技巧,又融合了当地人们的审美习尚,表达了住户的美好寄托。

  当地古民居石雕石刻的表现形式也受到材料特性和实用性的制约,一方面受限于材料性能,包括各种石材的性能的不同,对构图、造型、雕刻方法也就相对不同。另一方面,还受到建筑构件功能的约束,技巧必须服从艺术形式和内容相统一的原则,因地制宜,因材施艺地展开创作,以便更好地实现创作意图。

  首先是线刻,石材有耐腐蚀的特点,因此现今还可以看到很多线刻的石刻作品。线刻作品以流畅而遒劲的线条刻绘物象,可突出以线造型的优点,在画面中充分考虑构图的合理美观,疏密关系,表现出强烈的绘画陛和装饰趣味。

  上图摄于双峰甘棠镇朱家大院伟训堂。图中所拍摄的是正屋门楣上的一组石刻作品,一共7幅,构图呈对称形式排列,每幅内容无一重复,相当精彩。整体画面的艺术性相当高,线条纤细柔韧,单幅构图严谨,手法精细,达到很高的刻线水平。所刻花草人物造型古朴,似乎还留有些许魏晋风韵。(图3-34

   图3-34  石雕

  其次是浮雕,浮雕的形式在娄底古民居的石雕石刻中所占比例最大。石材与木材相比较,其优点在于质地坚硬,不受木纹的影响,有利于对物象细节的把握,有利于深入刻凿,形成丰富的空间层次。缺点就是石质坚硬,费时费工费力。在调查中发现的大量浮雕作品中,内容主要还是象征吉祥的花、草、虫、鱼纹样,还有狮子、麒麟、大象、仙鹤等祥瑞之物。分布的部位主要在石柱、柱础和天井等处。人们在被浮雕散发出的强烈的审美气息感染的同时,也被浮雕的创作工匠的辛勤劳动和精湛技艺所折服。

  上图摄于双峰甘棠镇朱家大院家训堂。因为天井集雨水,象征聚宝之地。当走进正屋大门,在天井的正面石壁上的雕刻十分抢眼。或许是天井让人联想到水池,或许是光线不够明亮,起初我们误以为这个图案是金鱼,这个浮雕作品相当生动活泼,像金鱼,实为小狮子一对,为什么会这样?可能就是作者希望在天井中的狮子有几分金鱼的样子,故此在身体之上省略了皮毛的刻画。二者之间以铜钱彩条相联系,就有了点、线、面的丰富变化,构成了活泼生动的画面。更为重要的是,狮子戏绣球、耍铜钱的寓意深刻,象征财源广进,积聚在住户的金库里。这正是天井装饰的极佳选择。(图3-35

   图3-35  天井石刻

  下图摄于双峰甘棠镇树德堂。此图位于正屋正门的门楣之上,系整块石面完成,先绘草图,然后剔地留形,再到刻画,深入雕琢。画面内容生动刻绘了上界仙境的场景,中间是玉皇大帝,神态威严,位于画面的中心。进而可以推测道教四天师分列其左右,各持法器,工匠突出描绘了其各自的特征,人物面目清晰,五官表情俱现。再往外侧,为祥云翩翩,一派祥和的气氛。门楣内侧雕刻了阴阳太极八卦的图案,也是正面为道教诸神的一个有力的佐证。雕刻此内容于正屋的门楣之上,有主人祈望平安、家业兴旺发达的美好愿望。

  再次是圆雕,从某种意义上说,圆雕才是雕刻艺术的高地。回顾我国雕刻的历史,秦始皇兵马佣可视为古代的典范,汉代霍去病墓石刻以“深沉雄大”为其艺术特点影响到石刻艺术的发展。明清民间的石雕突出了极强的象征意味,形式上向求繁求全的方向发展,符合人们审美需求的作品大量出现。作为建筑装饰的圆雕石刻,最常见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石狮。在实地调查的过程中,娄底范围内古民居多处有圆雕石狮存留。以双峰甘棠镇树德堂保留的石狮最具代表性。双峰甘棠镇绍箕堂也极具欣赏价值。

  上图摄于双峰甘棠镇绍箕堂。此图位于树德堂正屋居中的两根大石柱之上,上图拍摄的是左边石柱的两个石狮的不同角度的两张照片。这一对石狮造型头大脸阔,额隆颊丰,箕口肉鼻,稚拙,活泼可爱,工艺精湛。看上方的那只的头部,雕刻的功夫相当精湛,把每个细节都表现出来了。再看下方的那只,身形矫健活泼,而且非常惹人喜爱。身体上卷曲的毛结也极为生动,做到了线刻与圆雕的结合。两只石狮上下呼应,整体交融。正因为是圆雕的形式,具有了真实的体量感,当人走入院子的时候,就有一种融入欢快喜悦的强烈气氛的感受。在我国,传统狮子形象是一种民族文化符号,在民间文化中,狮子几乎成为祥禽瑞兽的代名词。在感受石狮给人们带来的艺术享受的同时,可以感受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图3-37、图3-38

   图3-37  石雕刻

   图3-38  石雕刻

  三、灰泥塑

  娄底地区的古民居很大一部分都是砖瓦结构,在砖墙需要装饰的部位,常常考虑到要与砖体相黏合,就离不开使用灰泥来完成。这种灰泥主要使用石灰、瓦灰、桐油、蛋清、糯米等材料调和制造出来。具有极强的结构能力,可塑性强,耐腐蚀。其余木瓦结构的房子,在屋脊等不与木结构相连接的地方,也需要用到灰泥。

  灰泥具有可塑性强的优良特点,使得灰泥塑作品具有很好的直观性,并且能很好地与周围的建筑环境相融合,达到和谐的美感。

  上图摄于双峰甘棠镇朱家大院伟训堂。画面中是伟训堂中轴线最里的内墙,也可能是屋内的照壁,由于年久失修,这一部分建筑受损严重,此墙已经独立于屋后。可是,墙上的灰泥塑却相当精彩。(图3-39

   图3-39  灰泥塑

  从上至下,可以看到最上层是两个凤凰,采用高浮雕的手法,凌空欲飞,中间应该是一轮红日,所表现的是双凤朝阳的图景。

  第二层是灰泥塑的主要部分,有三幅浮雕的亭台楼阁组成,寓意仙山楼阁,表达了良好的生活愿景。做法细腻、准确,树木、亭阁、山石、飞鹤栩栩如生。

  第三层是一个装饰性的连接部分,八棵似白菜的蔬菜并列一排,富有生活气息,寓意生产丰收,生活幸福。

  第四层是四个繁体字的牌匾:世载其德。

  上图摄于涟源杨家滩彭氏宗祠。从里面的庭院向正门的方向拍摄,可以看到两层屋脊上灰泥塑的装饰均在屋脊的中央,经历雨水的洗刷,灰泥塑与瓦顶已经结合得相当调和,成功体现了江南瓦屋的独特风采。中心塑造的是两只宝瓶,宝瓶周围是祥云衬托,体现了祥瑞的气氛和稳定的美感。宝瓶,传说是观世音的净水瓶,亦叫观音瓶,内盛圣水,滴洒能得祥瑞。安保太平,形容河清海晏、民丰物阜。出现在宗祠建筑之上,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是一件成功的灰泥塑佳作。(图3-40

   图3-40  灰泥塑

  上图所摄的是窗户檐上的灰泥塑装饰。中间的小狮子不论在造型、塑工、用料上都是十分讲究的,由于把建筑的每个局部都精心经营,从而实现了该建筑主人对生活的美好愿望与高明匠师创意的统一。(图3-41

   图3-41  灰泥塑

  四、壁画

  彩绘壁画这一古老的建筑装饰形式历史悠久,在我国秦城遗址发掘中就有壁画残片被发掘。后来被发掘的元朝永乐宫壁画,被认定为我国古代壁画最高水平的代表。可是在民间,具体到娄底范围内,发现的壁画比较少,大多只存在于窗户上的小护檐之下。仅在新化水车镇楼下村的杨氏宗祠戏台的天顶上发现了一组较完整且有一定规模的壁画作品。

  下图是摄于双峰荷叶镇万宜堂。画面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描画的是山水景观。下层描绘的历史故事,刀马人的形式,从两人所持的兵器来看,应该是作者艺术加工过的表现方式,两人持不同的兵器,兵戎相向。更为重要的是画面的描绘手法,运用的材料,表现的空间意识,还有用墨的手法,都是典型的中国画的写意方法,具体到上层树叶的点法,就有墨色变化的良好效果。下层人物的勾线也显得轻松自如,整体的面貌还是蕴涵着浓厚的民间美术的乡土气息,是一处难得的壁画遗存。(图3-42

   图3-42  壁画

  下图是摄于新化水车镇楼下村的杨氏宗祠。这幅壁画绘制在杨氏宗祠戏台的天顶之上,这是其中的一幅。绘制在木板的天顶上,有很好的代表性。画面描画的是三国故事《三英战吕布》这一民间脍炙人口的经典故事,与戏台的装饰要求相符。画面形式与面貌和上图比较略显年代比较近,可能不是建祠之初的原作,却也可以感受到这种民间装饰形式的有效传承,这是很难得的。画面的绘制材料中的墨、颜料都是传统的东西,表现出了民间审美的趣味。人物形象稚拙,尤其是战马的表现没有在解剖结构上作过多的表达,用简单的方式描出动态,却有一番别样的生动。(图3-43

   图3-43  彩绘

  下图所摄的是一幅精彩的刀马人图。运用了传统中国人物画的表现手法,笔墨的运用手法娴熟,人物的情态生动。构图上较成功地表现了战争的气氛。此幅作品是娄底境内一件年代较早、艺术水平较高的代表作。(图3-44

   图3-44  壁画彩绘

  

来源:《娄底古民居研究》
时间:2014-07-09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