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醴陵渌江书院

廖静仁


    提及“湖湘书院”时,大多数人想到的是长沙的岳麓书院、城南书院,衡阳的石鼓书院……但在株洲,也有一个在湖湘文化中辉煌一时且几与以上书院一样重要的老书院——渌江书院。

醴陵渌江书院大门及伴池

    宋代以前,现株洲全市各个县城还属于瘴疬卑湿、榛狉草莽的南蛮之地,先进的中原教化,跌跌撞撞地越过长江后,到达株洲市当时最繁华的醴陵县城时已成了强弩之末。

    自南宋始,小小的醴陵市迅速兴创了9所颇具规模的书院,即使在清初“不许别创书院”的文教控制政策之下,固执的醴陵人还是创建和重修了5所书院。其中,位居西山脚下的渌江书院因历史最久、规模最大、教学质量最高、培养出的人才最多,而成为湘东子弟求知究学的首选之所。

    渌江书院原址在醴陵市青云山下,创于宋淳熙二年(1175)、南宋乾道三年(1167)以及庆元三年(1197),理学大师朱熹两度踏进渌江书院的院门。明代理学家王守仁明正德元年(1506)因言事谪贬贵州龙场驿丞,途经湖南,慕名而来渌江书院,浏览之余讲学,盘桓多日,渌江书院因此名声大噪。

醴陵渌江书院天井

醴陵渌江书院考棚

渌江书院靖兴寺

    渌江书院在宋明时皆为学宫,清乾隆十八年(1753)正式命名渌江书院。渌江书院三面环山,面向渌水,占地近7000平方米。设讲堂、内厅、斋堂和考棚。院前有千年古樟。古樟下刻有明王守仁在醴之诗:“老树千年惟鹤住,深潭百尺有龙蟠。僧居却在云深处,别作人间境界看。”右下方有洗心泉,清澈见底,水昧甘甜,可消暑气。书院左侧有考棚一字排开,考棚前院有于右任书“宁太一纪念碑”(碑原立于太一墓旁,“文革”期间遭破坏。后从教师进修学校找同,暂立于此)。

    道光九年(1829),知县陈心炳以“城市嚣尘纷扰多故,兼书院并考棚一所,讲习同非清静,考试亦难关防”,将原书院全改作考棚。渌江遂迁建于靖兴山麓宋西山书院故址。整个书院中轴线上自东而西依次为大门、讲堂、大成殿,书院左侧为斋舍、考棚,主体为三进式单层建筑。整个建筑为砖、木、石结构,封火山墙,硬山顶,小青瓦屋面,青砖墙,白石灰墙面,三合土地面。紧邻书院有建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的宋名宦祠和建于唐代的靖兴寺,现均为书院的一部分。

    大门面阔3间,前立方形石檐柱2根,方形柱础,柱头上设斗拱挑檐。大门上方悬“渌江书院”匾额,两侧有清代撰制的“恩承北阙,道接东莱”楹联。大门两侧立石狮1对,门前设华表,上书“西山正学要传人”和“青云山满读书声”,标示其办学继承朱熹、吕祖谦等西山讲学传统。讲堂面阔3间,进深2间。正脊施黄色琉璃瓦,陶质蓝花葫芦宝顶。大成殿前立红漆圆木柱2根,方形石柱础,厅前两侧各设1个天井,厅正中立孔子全身塑像,上端有乾隆御书“万世师表”匾额。

    渌江书院教学重考课,规定诸生必须“居斋诵习,月课以文”,设“课簿”以登记其考试名次。每人“立功课簿一本,每日清晨、午间、灯下功课,逐一注簿,如理经史何书,于何起止,理古文时文某篇、诗某首,学书临帖,据实登填等候山长不时抽阅叩问。总期切实用功,毋庸虚假”。山长有陈梦元、张九铖、周锡溥、余廷灿、罗汝怀等,皆一时名流。自道光十六年(1836)始,左宗棠在此主讲3年(1836—1838),每月“朔望会订功课日记,为之引掖而督纨之”,又本“制外所以养中,养中始能制外”之旨,取朱熹《小学》八则,“订为学规,以诏学者”。光绪五年(1879),知县连自华设经课,教以训诂词章之学。十七年(1891)罗正钧任山长,讲王夫之《噩梦》、《黄书》,宣传反清复明思想。二十八年(1902)知县张致安集诸生“谈时务”,并以新学课士。三十年(1904)改为高等小学堂,次年改称中学堂。1912年中学堂并入长郡中学,其地先后设农业学校、县立中学、乡村师范、县立师范等。1951年并入醴陵一中。后为醴陵市教师进修学校。1982年,政府拨款维修,我国著名醴陵籍书法家李铎为题门额“渌江书院”。1986年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渌江书院在醴陵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为振兴教育、培植英才作出了巨大贡献。民主革命先驱宁调元,反对袁世凯称帝的同盟会元老萧昌炽、燔昉、袁家普,南社创始人之一的著名学者傅熊湘,著名文人、南社成员卜世藩、刘谦、刘师陶等,均曾就读于渌江书院。书院改办为渌江高等小学堂,监督(校长)是民主革命先烈刘揆一。无产阶级革命家、工人运动的杰出领导人李立三,杰出的军事家左权、蔡升熙,解放军高级将领宋时轮,著名革命先烈陈恭、陈觉等都是由渌江书院发展而来的渌江中学(县立中学)学生。

来源:《千年湖湘胜迹图志》
时间:2010-08-1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