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湘西苗族建筑文化

龙杰


  一、中国南方长城的建筑与文化

    

南方长城一角

    中国南方长城,你耸立在风雨中,你挺拔在群峰里。为什么不在东边,也不在西边,偏偏建在湘西苗疆的腹地?你的建造为哪般?你的作用在哪里?

南方长城远眺

    我们带着这些问题,踏着流逝的岁月,去追溯历史那难以消失的记忆。

    腊尔山——重要的战略要地

    中国东部最大的一块苗族栖生地——腊尔山区,它以腊尔山为中心的湘西苗区,方圆百余里,素有“百里苗乡”之称。此地是通往大西南的要道,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历代的统治者早已垂涎欲滴。因此,这片宁静的土地燃起熊熊战火;生活在这里的苗族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从清人严如煜所著的《苗防备览》中就活灵活现地看到当年刀光剑影。从郝王三十八年秦蜀守张若攻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郡,到汉二十五年伏波将军马援率部进五溪,后困死于壶头山;从建安末年,因武陵蛮反孙权,黄盖领太守击败追斩魁乱,到唐开元十二年因五溪首领覃行章造反而遇黔中招讨使杨思肋斩首三千级的围杀;从五代江西彭氏在楚王马殷的支持下,占据五溪,自称刺史,到后晋天福四年溪州刺史彭士愁与楚王马希范的“溪州之战”……。我们无须罗列一一战事,它已十分清楚地告诉我们,苗族人民在压迫与反压迫、同化与反同化的斗争中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从大大小小百余次的战争中培养了苗族人民英勇顽强的民族性格和不畏强暴的民族精神。

    为生存——官逼苗反不得不反

    苗族是个富于斗争精神的民族。湘西苗族人民在明朝统治期间不堪忍受封建朝廷的压迫和欺凌,不断爆发反抗斗争。嘉靖三十年(公元1551年)爆发成许保起义。这次起义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波及范围最广,对封建统治王朝给予了沉重打击。明朝历代统治者曾多次动用武力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征剿和屠杀,除加强控制外,还发布赏格,凡生擒苗人一名赏银五两,杀一苗人赏银三两。我们无法统计在这期间有多少苗人遭到屠杀,但可以肯定明朝统治者欠下了苗族人民的累累血债。

    明朝统治者在每次较大的军事征讨之后,均注意选择要地,在“生苗”区沿边修筑碉堡哨卡,“扼其险阻”,这就逐步形成了对“生苗”区的军事封锁线,“生苗”被围困和隔离起来。至嘉靖年间,张岳在镇压腊尔山地区苗民起义后,自洪武十四年(1381年)至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即他到任之时)的234年间,大规模征剿湘西苗疆的军事行动就有30次。在苗疆腹地设立崇山卫,遗址在今花垣县吉卫镇。后又在所里(今吉首市)设置有千余兵的镇溪千户所,隶属辰州卫(今沅陵县),开创了朝廷军队长驻苗疆腹地的历史。

    清代的苗族领袖吴八月在乾嘉苗民起义中提出“官有万兵,我有万山。兵来我去,兵去我还”的口号。鸦酉大捷一次就消灭了长躯直入的清兵一千四百多人。清政府为了对付苗民的运动战和游击战,清兵修建边墙,隔山隔水,断桥断路,封锁苗民活动的地盘,遏制义军运动的势头。但这只是封建王朝统治者的一相情愿,这些城墙碉卡往往被起义军踏为平地。

南方长城石阶

    其实不是苗民顽固不化,而是统治阶级的政策失误。

    南长城为历史的遗迹,是明清封建王朝镇苗的历史见证。

    如果说中原地区的万里长城用以抵御北方游牧部落的防线的话,那么在中国南方的湖南凤凰县发现的苗疆长城就令人难以解读。

    在2000年4月下旬迎来了中国考古专家和文化界名流,对凤凰古城进行全面考证。其中有一位声名显赫的人物就是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长、长城学会副会长罗哲文先生。罗哲文等专家不辞辛劳,爬山涉水,奔跑于山间垭口,行走于乡间小道,对绵延几百里、当地人称作“边墙”的古长城遗迹进行了详尽调查考证,4月底最后得出:此“边墙”实为中国南方苗疆长城的鉴定结论。经专家证实,凤凰发现的苗疆长城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1573年~1620年),全长190公里,北起湘西古丈县的喜鹊营,南到贵州铜仁境内的正大营,它蜿蜒曲折,绕山盘岭越凤凰县境内,经新凤凰营、阿拉营、古双营、得胜营、镇溪营、振武营。城墙高约3米,底宽2米,墙顶端宽1米,绕山跨水,大部分建在险峻的山脊上,沿途建有800多座用于屯兵、防御用的哨台、炮台、碉卡、关门。当时沿线一般驻有4000~5000人的军队,最多时曾增到7000人左右。明朝,湘黔边境的苗人被划为生苗和熟苗,生苗是不服从朝廷政府管辖的少数民族,他们因不堪忍受政府的苛捐杂税与民族欺压,经常揭竿而起。为了安定边境地区,镇压反抗,明朝廷拨出4万两白银,在生苗与熟苗之间修筑起了长城。清朝统治者曾多次对苗疆长城作了部分增补加固修建,但终究阻挡不了苗族人民反封建的洪流。我们只要沿着长城走,就不难发现苗疆长城已像古稀老人的牙齿残缺不全,更没有北方长城那样雄伟壮观。

南方长城炮台

    自明清以来,压迫与反压迫的斗争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苗疆长城总是在修修补补、拆拆建建中打发时光,城墙上的石块不断地被当地苗家人拆去建房、垒坎。今天我们只能看到断断续续、残垣断壁的城墙和一些保存完好的城堡。至于苗疆长城到底现存还有多少,目前尚无精确统计。罗哲文先生称,他搞长城研究50年了,以往历史学家只是在历史文献的记载中得知中国南方也有长城,但许多人苦寻若干年也没能找到它客观存在的确切证据。专家们一致认为,苗疆长城是中国长城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应和北方长城一样同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之列。

黄丝桥古城

    中国南方长城,关卡雄奇,道路险峻,岩石相间,古树遮天,岩上古树参天,岩下溪涧不停奔流。那些挂在崇山峻岭中的碉卡、隘口,有雄关漫道之气势,更有鬼神惧愁之感。罗哲文先生等发现的中国南方长城令人兴奋不已,他和当年中国著名建筑学家、女诗人林徽因发现唐代建筑一样样激动人心。那种心情在她那首《深笑》诗中完全表露:

    是谁笑成这百层塔高耸,

    让不知名鸟雀盘旋?

    是谁笑成这万千个风铃的转动,

    从每一层琉璃的檐边摇上云天?

    ……

    作为中国南方长城一部分的黄丝桥古城,坐落在湘黔边界贸易重镇阿拉营,从镇上西行1公里许,便来到了名震遐迩的黄丝桥古城。这是国内至今保存最好的一座城堡。登上古城头,极目四野,见良田千顷,绿水迂回;斜阳夕照里,炊烟缕缕,一派田园诗韵。谁人想到,这里曾是西通云贵要塞,刀戟搏击之地。

    古城始建于唐垂拱三年(公元687年)。据《湖南省志·地理志》载:“唐置渭阳县,县治在今治西南,此地现名黄丝桥。”经宋、元、明、清各代改造修茸,建国后省县政府又拨款修复,形成了一座雄伟壮观的石头城。古为屯兵之所,是历代统治者防止西部苗民生衅的前哨阵地。

    古城系青石结构建筑,城墙高5.6米,厚2.9米,宽2.4米,东西长153米,南北长190米,周长686米,占地面积2900平方米,筑城所用石料皆采石灰岩的青光石,小的也有1000余斤。石面精钻细凿,石面平整,工艺考究。砌筑时以糯米稀饭拌合石灰为砌浆灌缝,使数百米城墙,浑然一体,坚固牢实。古城开有三个城门,均建有十余米高的清式建筑格局的高大城楼,东门城楼题“和育门”,西门城楼题“实城门”,北门城楼题“日光门”。三个城楼的屋顶均为歇山式,下层覆盖以腰檐,上布小青瓦,飞檐翘角,分外壮观。城墙上部为锯凿形状,箭300个,还有两座外突的炮台。站在炮台之上,遥想当年,箭旁刀戟林立,炮台上人影浮动,还有城外山头的碉楼狼烟滚滚,仿佛还看见刀剑交接之影,听见搏杀呼号之声,刹那间产生一种悲壮感。南长城事实上注重将自己民族或所在城市的文化特点及辉煌历史融入其中,即在继承中不断求发展。精美的建筑工艺所折射出来的艺术魅力,能给人以力量和启迪。

    中国南方长城是苗族建筑艺术的典范,是一种文化生态系统,它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对待传统建筑文化,不但要重视静态的历史文物保护,而且必须重视动态的传统文化的更新和发展。寻求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方式的结合点,不断探索传统建筑逻辑与现代建筑逻辑、传统技术与现代功能、传统审美意识与现代审美意识的结合方式,把人类优秀的传统文化融汇至现代建筑文化之中。

    中国南方长城沐浴改革开放的春风,迎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她已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

  二、湘西城墙建筑与文化

    

    凤凰城墙。凤凰城于唐垂拱二年(686年)始有范围。经元代,城周围以土墙。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改建为砖墙,开设四门,各覆以楼。清康熙五十四年(1915年),城周改建石墙,周长2公里有余,城墙高5.7米,顶宽3.7米,开设四门:东曰“升恒”、南谓“静澜”、西名“阜城”、北称“壁辉”。各耸以门楼,其式样,系仿北京大前门,以砖砌筑。对外一面开枪眼两层,每层4个,楼高11米,歇山屋顶,下层覆以腰檐,飞檐翘角,造型雄伟。城门宽3.5米,高4米,呈半月拱,城门两扇以铁皮包裹,用圆头大铁钉铆紧,城墙采用红砂条石砌筑,精工细钻,规格一致,内外两侧用条石加石灰各砌0.8米,中间用石灰、卵石、黄土拌成三合土厚约0.33米,层层夯实,直至顶部。其上铺以红砂块石,外侧砌筑箭垛。该城墙建筑工艺精细,砌缝整齐,错落有致,层次分明。

凤凰城

    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凤凰厅通判晾椿扩建城墙一段,人称“笔架城”。清嘉庆二年(1979年),凤凰同知傅鼐加筑城墙一段,名“月墙”,增开西门一道,曰“胜吉”,并建炮台一座,筑眺望楼10座。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国民党陆军新编三十四师师长陈渠珍下令拆除月城内阜城门及其左右一城墙,向前扩修到城外小溪边,另开一门曰“渠成”,人多称“新南门”。

    民国二十九年,国民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通令所属各县拆除城墙。凤凰城东南、北一带,由于防水需要,仅拆除城垛及碉楼,西门笔架城一带连墙基全部拆除。1957年,渠成门一带因道路狭窄,有碍交通而拆除,又拆除笔架城,经北门至东门、南门一段城墙,现仅保留东、北两座城楼,有部分残垣连接其间。

古城

    虹桥。原名卧虹桥,建于清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民国三年(1914年)重修,改名虹桥。桥有二墩三孔,是用凤凰本地红条石砌成的石拱桥。桥墩呈现船形,不仅美观大方,且能减轻和分解流水冲力。原桥面两侧各建有12间吊脚楼木板房,开设饮食、百货店铺,中间为2米宽的人行长廊。长廊上方建有屋顶,行走廊中,可闻风吹雨打之声,故又称风雨楼。虹桥风雨楼造型独特,雄伟壮观,古朴典雅。登上此楼,能尽情浏览虹桥两边的美丽风光。

沱江美景

    花垣城墙。清嘉庆七年(1802年)九月,永绥厅署由吉卫迁往花园(今花垣)。吉卫城拆下的砖石全部运至花园筑城。花园城墙周长1891米,高4.95米,宽2米,皆为砖石砌造,上置城楼5座,青砖垛口717个。炮台犄角多处,开东、西、南、北及小北五门,门上分别嵌刻有:太平、镇定、归化、拱宸、迎恩字样石匾。后又在城东、西两头各建小城一座,连接大城。城门均用铁皮包裹。今已拆除。

    乾州城墙。始建于明正德年间(1510年左右),初为乱石砌垒。至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修整做屯粮之所,其后坍圯。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五十五年,两次重修。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同知佟世英又筑土墙。嘉庆二年(1797年),扩建城墙。城墙周长2003米,墙主体高5.94米,上加设1米高女儿墙和垛口725个,墙基宽4.2米,出土墙宽砌3米,顶部2.47米,设城门三座:东曰“迎恩”、南名“通济”、北称“拱极”。南门外建月城89米、并开东西南门,三门呈品字排列,百姓称“三门开”。三门外,设炮台三座,东西厢和南门外各有一座。城墙外,东、西、北三向开护城河一条,总长2256米,宽5.6米,深4.95米。城墙修建工艺精细,材料考究,民间有“筑墙黄土用秤称”之说。

    民国十四年(1925年)川军熊克武部汤子模旅经湘西入粤,围攻乾州城,用火药将城墙轰崩五丈余。次年修复缺口。民国二十八年,为避日军飞机轰炸,拆除城墙西北两面二里多长。1944年修补。1949年后,陆续拆除城墙。1964年修万溶江大桥时,全部拆除。

    以上城墙建筑均为湘西苗区建筑工艺之典范,它装载的历史文化、建筑文化、民族文化、民俗文化等远远超过自身价值,是我们研究苗族建筑文化的活教材。

  三、民间建筑与文化融合

    

    自古以来,苗族地区盛产木材,因而房屋大多为木结构建筑,以瓦、或杉木皮、茅草等盖屋顶。古时候有的地区也有用薄石板盖屋顶。房屋的形式,各地不尽相同建筑在山区的吊脚楼,建在二、三层阶梯的坡地上,利用山坡的自然地势于下方竖立较长的木柱来支撑,上铺楼板,盖房屋。吊脚楼下不住人,一般是堆放杂物或关养家畜。既经济又实用,别具特色。苗族大多数居住在云贵高原,纵横交错的高山峻岭,使房屋不得不建在山坡上。四合院是苗族建筑的最高形式,是苗族传统居住建筑的经典之作。湘西苗族四合院的建筑装饰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观赏价值,它反映出苗族传统民居建筑艺术的成就。造此房为富甲一方的苗族地主官僚。在构造形式上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较为简单的一层式四合院,分前屋后房,两边加上两个厢房构成,前后向外排水,屋中呈天井,屋里四面倒水于天井中,再由阴沟流出。在用料方面,多为前部分为木板装饰,左右后三面多为马头墙,墙高出屋瓦,有飞檐翘角,鳌鱼头飞出,十分气派壮观。另一种是双层四合院。结构与前者相同,所不同的是,它为双屋,即平常人们所讲的二层楼房。在装饰方面极为讲究,楼上设有回廊过道,有雕花栏杆。内有若干房间,有作小姐绣房,有作东家卧室,有眺望台,有会贵客厅等。功能齐全,美观大方。在四合院的建筑装饰中木雕装饰得到广泛的应用,从而推动了木雕物件与建筑装饰的紧密结合,并在雕饰风格与技艺上达到高度的和谐统一。

天井朝阳

    至于苗族木雕起源于何时,尚无定论。中国木雕应用于传统建筑的历史非常悠久,可追溯到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在商代已出现了包括木雕在内的“六工”。据《周礼·考工记》“梓人”篇载:“凡攻木之工有七:轮、舆、弓、庐、匠、车、梓。”梓为梓人,专做小木作工艺,包括雕刻。到了战国时期,“丹楹刻俑”已成为宫廷建筑的常规做法。南北朝时期有关木雕的记载更为具体详尽。隋唐以后,雕刻已成为制度记载于《营造法式》中,并将“雕饰”制度按形式分为四种,即混作、雕插写生华、起突卷叶华、剔地洼叶华,按当今的雕法即可称为圆雕、线雕、隐雕、剔雕、透雕。明清时期又出现了贴雕、嵌雕等雕刻工艺,使木雕技术得到进一步发展。

    湘西苗族四合院的建筑木雕,主要是各式大门、门窗、栏杆等;室内部分分隔空间的纱隔和花罩,还有形式多样、雕工精美的室内陈设家具。由此可见,苗族建筑木雕装饰是木雕工艺与建筑构架、构件的完美结合,充分运用木制材料进行雕饰加工,从而丰富了建筑空间形象内容,创造出雕饰门类,形成了苗族建筑的内外环境装饰中一种重要装饰形式与装饰手法,成为苗族人民世代相传的建筑风格,是长期积淀于民间的民族文化的又一体现。

四合院天井

    中华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随着各民族交往的日益增多,各民族之间的联系也不断加强,终于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不可分的关系,形成了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并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各民族一起缔造了辉煌灿烂的中华文化。

    各民族文化融合与影响表现于文化的诸多方面,在建筑艺术上也有所体现。尤其是元朝和清朝皆为少数民族建立的朝代,更是促进了汉族建筑艺术与少数民族建筑艺术及各少数民族建筑艺术之间的融合。如汉族的建筑艺术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形成了独特的建筑艺术特征,主要表现为:

    以木构架为主体,建筑材料以木材为主;以斗拱为结构的关键并作为度量的单位;在外部轮廓中,有高大的台基,屋顶式样繁多,有庑殿、歇山、悬山、固顶,攒尖顶以及单坡、十字脊、丁字脊、拱券顶、盔顶、圆顶等以及由这些屋顶组合而成的各种复杂的形体,并相对有各种脊吻、檐边、转角等各种曲线,柔和而壮丽。

乾州古城民居

    表现各民族建筑艺术相互交融最为突出的为各民族的宗教建筑。在各类建筑中,宗教建筑雄伟恢弘,是各民族建筑艺术的综合体现。宗教建筑艺术的融合主要有外来宗教建筑艺术的中国化,汉族建筑艺术对少数民族宗教建筑艺术的影响,以及多民族建筑艺术交融在宗教建筑上的表现。

    我们漫步于各民族建筑的画廊中,仿佛看见一部民族文化发展与交融的历史。建筑发展到今天远不仅仅是人类的栖居之所,它承载了更多的涵义,它是时代的产物,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地区社会生产力、科技水平和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及文化艺术的综合反映。可以说,建筑的本质含义就是“空间文化”,建筑就是“文化的容器”。

    在经济与文化全球化、现代化的今天,技术所创造的现代文明使我们的生活趋于一体化。此时,重新翻检我国各民族的建筑美学,体会建筑中蕴藏着的文化内涵,也许,从这些多彩的民族建筑之中可以发展出富有中国意味的新的建筑形式,它将丰富我们所居住的世界。

    让建筑这种跨越时空的形式,承载起我们在大地之上诗意栖息的梦想,记载下我们追寻永恒幸福的轨迹。

  四、民间建筑与民俗文化

    

子腊苗寨

    民间建筑文化是苗族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渗透到整个建筑的各个环节。经过多少代建筑师们的努力,把这一活动编成脍炙人口的四言八句。如建房时,石工一边安放墙脚石,一边点香烛纸钱,口中念道:

    修房石工先行官,吉日来把墙脚安;

    玉石打底金盖面,修座华堂宽又宽;

    子孙金榜把名点,不中文官中武官;

    水晶玉石长又方,恭贺主人修华堂;

    吉日墙脚安稳当,上面土师好中墙;

    主人看见喜心上,人兴财旺幸福长。

    建修房最重要的仪式就是上梁,场面热烈、隆重、倍受关注,上梁辞也内容繁多,花样不断翻新。在燃烧的香火中,木匠师傅手抓大公鸡,口中诵道:

    (一)

    此鸡不是非凡鸡,身穿五色美毛衣;

    主人今日来用你,上梁大吉是佳期;

    雄鸡拿在我手上,恭贺主人大吉昌;

    鲁班先行制梁棒,有请先师到华堂;

    主人今日把梁上,锦旗火炮喜洋洋;

    雄鸡用来点梁头,儿子儿孙中武候;

    雄鸡用来点梁腰,主家福寿天下高;

    雄鸡用来点梁尾,六畜兴旺大又肥;

    前点金银装满罐,后点主家福无边。

    (二)

    四面推得光又光,上写福禄子孙旺;

    下写泥木石三行,大家都来把梁上;

    要吃主人粑和糖,匠人我用荷包装;

    手拿金绳系梁棒,恭贺主人大吉昌。

    (三)

    新修华堂喜气洋,手拿金鸡点木梁;

    今日我来把梁上,紫微高照吉四方;

    金绳一根系梁棒,百事顺遂大吉昌;

    主人包包拿是旺,儿子儿孙福满堂。

    (四)

    松柏木梁长又青,木工师父取光生;

    今日上梁多展颈,不要土师往高升;

    抬梁安稳百事顺,主人福禄满堂春。

    木匠下板同样有一套言辞。如:

    恭贺主人把心操,华堂修得万丈高;

    上梁大吉时辰好,又安过门又安挑;

    今日下板完工了,要请主要拿包包;

    主人大方脸带笑,百事兴旺又顺稍。

    木工建造大门的诵辞不同凡响。如:

    天高地厚逢良辰,手拿斧头钉财门;

    主家财源多茂盛,门大黄金滚进门;

    吉日来把财门钉,百事顺遂又太平。

    木工做结婚床更是妙趣横生,言语精彩。如:

    鲁班先师手艺高,又用锯子又用刀;

    宁波牙床做得好,鸳鸯戏水上面雕;

    新人新床新被条,子子孙孙福寿高。

    这样的诵辞极为丰富,就连安猪圈也要说上几句:

    日吉时辰大吉昌,水晶玉石把圈厢;

    把猪喂起像牛样,周身四体白又光;

    每天屎尿屙粪凼,不吵不闹听主张;

    今日安圈六畜旺,百事顺遂大吉昌。

    扫猪圈更是意味深浓。如:

    良辰扫圈财门开,门大黄金滚进来;

    主人做事多慷慨,生财兴旺猪儿乖;

    吃得快来长得快,主人心里乐开怀;

    年年肥猪惹人爱,百事顺遂无病灾。

    像这样的民间建筑礼仪处处可见,像这样的言辞在苗乡木匠师中个个能讲述。对于它们来说是一项最基本的技能或必修课。这样的建筑文化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它完全融入到苗族人民的生活之中。

来源:《湘西苗族建筑文化》
时间:2007-07-25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