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湘西苗族建筑与视觉文化

龙杰


  一、苗族建筑的视觉符号

    

    苗族建筑之门的设立,是颇讲究“风水”的。最显著的是城之东西南北四门,分别为青龙门、白虎门、朱雀门、玄武门,与动物以及想象中的动物相配,即为东门青龙、西门白虎、南门朱雀与北南玄武。门上的门神画亦为避邪之用。

    从门前装饰看,文化品位愈高的门,装饰愈丰富。在宫殿、寺庙、府第、坛庙等建筑门扇或有些城门上,往往布置以一行行门钉,纵横成列。具有华贵、威严的装饰美感。因为结构上的需要,门钉是不可少的。而有的门上的门钉在门正面留下了钉帽,自然是不美观的。于是在造型上将钉帽加以改进与美化,成为兼具结构功能的一种门的重要装饰。后来,一些高级建筑上的门钉,以铜材代铁(铁易锈蚀),钉帽鎏金,且清代时节,显贵之建筑的门钉每列设七钉甚而九钉,称“七路”或“九路”。在朱门之上镶嵌以行行金钉,观之十分醒目。

镇竿景色

    从门的立面造型看,方形之门,有规整、严谨之感,尤其那些大型方门,气派宏大,显得体面而大方。园林建筑中的直长方门,给人以挺拔、修长之美感;横长方门显得空间阔大;圆形门洞柔美,其余各种以植物叶形、果形、花形为造型的门洞,今人联想到自然之美,瓶形与圭形之门亦显得娇柔可爱。

    风水术在中国建筑活动中的运用为时很早。早在殷代建筑中,据考古发现,当时人们建造建筑的门时,有所谓“人牲祭”现象。就是为了“风水”上的所谓吉利、避邪,古人在建造门的地下,埋下“安门”的人牲。这在建筑考古上称为“安门墓”。据邹衡《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殷墟某处有“7个‘安门墓’:埋有人18、狗2,人或持戈执盾,或伴葬刀、棍之类”。

    在这些砜水》观念中,具有不少迷信成分。据《古今图书集成》所载《堪舆汇考二十五·阳宅十书》云,古人因“风水”观念,居室设门有许多“风水”禁忌:“凡宅门前不许开新塘”,“谓之血盆照镜门”;“凡宅门前,不许见二三四大红白赤石,主凶”;“凡宅井不许当大门,主官讼”。还有“凡造屋切忌失筑墙围并外门,主难成。凡大门门扇及两畔墙壁须大小一般。左大主换妻,右大主孤寡。大门拾柱,小门六柱,皆要着地则吉。门扇高于墙壁,多主哭泣。门口水坑,家破伶仃。“大树当门,主招天瘟。墙头冲门,常被人抢,交路夹门,人口不存”与“东北天门,多招怪异”等等记载,自然为无稽之谈。

    苗族建筑文化融入中国民族建筑文化之中,对门的开启与设定也是相当讲究的。单门、双门、前门、后门、侧门、房门等大小式样,开启的方向均有严格要求。如3间屋门在中间,4间屋在中间的2间开,退后柱房还两边开小门,便于出入。关于门的开启高度一般高为2米,宽度为1.5米,小门高1.8米,宽0.8米。开门讲究对称,大门均为4扇对开,两大门均为4扇开,小门均为单扇,屋内房门如此。但每间的通道门也开2扇。比大门小。古往今来,苗族人民对开门修造极为讲究。有言道: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是有朴素的生命哲学道理的,所谓人在气中游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在造房中的隔与合同样要按规律办的。门户和人口一样,人之口正,则呼吸进食顺畅,门户正便于空气流通,人物进出,因此,门户事关重大,在这方面的规矩也特别多,也较复杂。所谓“宁与人家造十坟,不与人家修一门”便讲出其中的真情。门向如何选择,如何营造?下面展开讨论。

苗寨春色

    “凡宅门前忌有双池,谓之哭字,西头有池,为白虎开口,皆忌之。”其道理同上,只不过本条掺入了一些对字型、方位的禁忌。

    “凡宅门前不要朝垂飞水,返背者是也,主出淫乱之妇。”“凡宅门前现水声,悲吟,主退财。”阴中取阳、阳中取阴、阴阳和合。这是一切中国本土文化的共有特质,风水术自然也不例外。在宅基选址中,风水先生讲求的是“背山依水”。“背山”的原则是静中取动,即在静态的山体中寻求一种跳跃的、动荡的势感;“依水”的原则是动中取静,即在动态的水体中寻求一种澄凝的、平静的意象。按此,“垂飞水”(即瀑布)和“现水声”美则美矣,然而却不合乎风水要求,因为它们像荡妇一样卖弄风情,不守规矩,过于喧哗。故在开门立向时应当避之,不要“朝垂飞水”,不要“现水声”。

古老石门

    “凡宅门前朝平圆山,主吉”。以低平端圆之山为朝案,使居者立于家门之前既可获得山色之美,同时又不会因面前之山过于高大而感到压抑,是风水美学的一个基本要点。而“凡宅门前朝平圆山,主吉”,则是该要点的一个具体的、通俗的表达形式。此条从功能上看,没有“凡造屋切忌先筑围墙并外门,主难成。”此条大有道理。它告诫人们要按程序施工,不要主次颠倒,先备鞍后买马。这对于几十年来我们基建工作中存在的那种“征而不用”、“先征后用”、光围墙不施工的现象,仍然不失借鉴之义。

    凡宅“门口水坑,家破伶仃。大树当门,主招天瘟。墙头冲门,常被人论。交路夹门,人口不存。众路相冲,家无老翁。门被水射,家散人哑,神社对门,常病时瘟。门下水出,财物不聚。门著井水,家招邪鬼。粪屋对门,瘫疾常存。水路冲门,忤逆子孙。人仓口向门,家退遭瘟。捣石门居,宅出离书。门前直屋,家无余谷。门前垂杨,非是吉祥。巽方开门及隙穴开窗之类,并有灾害,东北开门,多招怪异。重重宅户,三门莫相对,必主门户退。”这里所述,少数为迷信,多数则有其道理:“门口水坑,家破伶仃”,是因为水坑易溺小儿;“大树当门,主招天瘟”,是因为大树有碍交通;“交路夹门,人口不存”,“众路相冲,家无老翁”,是因为交通要冲,有碍宅居安宁:“门被水射,家散人哑”,“水路冲门,忤逆子孙”,是因为来水会冲刷门前宅基;“神社对门,常病时瘟”,是因为神社乃公共集会场所,易传染疾病;“粪屋对门,瘫疾常存”,也是因为不卫生之故。

沈从文故居

    “凡安门专主福元旺合吉星,无不大发:须避直冲尖射、砂水斜割、悲崖险道、恶石山坳、崩破歪峰、枯木神庙之类,谓之乘杀入门。宜迎水迎山方吉。”福元说是一种兼有算命理论成分的比较迷信的风水理论。该理论与人的运命有别,其发福之方位即“福元”也不同。因此,要想大吉大利,修建宅院时就应当把家庭各主要成员“福元”因素考虑进去,以便合理调度。此条有关安门禁例的文字浅显易懂,并且大部分在内容上与前边所述各条相近,此不详论。

石门

    以上我们讨论了阳宅门向选择中的有关禁例,它们共同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在何处造门。当这个问题解决后,再选择吉年吉月吉日,便可请匠人动土兴工。此时,风水先生的任务业已完成,按说,风水活动也该告一段落了。其实不然,相反,风水理论已渗透到了修门造门的每个具体环节,甚至从门的大小尺寸上,我们都可以发现风水的影子。例如在宁波天一阁所藏的明中叶刻本《鲁班营造正式》中,有关造门的风水问题,就载有以下诸项:

    “门高胜于厅,后代绝人丁。门高过于壁,其家多哭泣。”门关风水虽然紧要,然而在宅院诸要素中,其礼制规格毕竟不如堂、厅重要,所以不宜修得过于高大。“门高过于壁,其家多哭泣”,这里的“门”指的门板。要求门板低于墙壁,其目的也是为了防止把门楼修得过高。在原书中,此诗虽被冠以“郭璞相宅经”之谓,实际上则可能抄之于某部曾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宅经。

    “门扇两样欺,夫妇不相宜,家财当耗散,真是不为吉。”此歌与《阳宅十书·论宅外形》中的“凡大门门扇及两畔墙壁须要大小一般,左大主换妻,右大主孤寡”的说法大同小异。虽然都十分合乎风水美学的对称均衡原理,然而却都是废话一句,因为即使对风水一窍不通的人,也很少会把一个大门的两个门扇及两畔墙壁造得一大一小,一高一低,除非他对传统审美习惯有着强烈的反感和偏见。

秀美苗寨

    “新创屋宇开门之法,一自外正大门而入,次二重较门,则就东畔开,吉。门须要屈曲,则不宜太直。内门不可较大,外门用依此例也。大凡人家外大门千万不可被人家屋栋对射,则不祥之兆也。”“诗曰:大门二者莫在东,不按仙贤法一同。更被别人屋栋射,须教过事又重重。”

    除以上外,《明鲁班营造正式》还简单介绍了木匠造门的专用工具“鲁班直尺”,并附录了八首“鲁班尺诗。”这些诗的内容和《阳宅十书·开门修造》中的“门尺图”的正面所刻写的八首吉凶歌有异曲同工之妙。该尺长为八寸,每寸折合匠家曲尺一寸八分,其前面刻着“财”、“病”、“离”、“义”、“官”、“劫”、“害”、“吉”等八个星位,而后面则分别刻写着“贵人”、“天灾”、“天祸”、“天财”、“官禄”、“孤独”、“天贼”、“宰相”等八个星位。二面标示虽异,然而互为表里,吉凶相同,区别仅在于前面笼统言之,后面条分缕析。该门尺的用法是:先用正面的八个星位即八个一级刻度纵量、横量门窗,使其长宽皆与“财”、“义”、“官”、“吉”四个吉星中的某个相合,然后,再从该吉星所对应的背面吉星的五个二级刻度中,选出一个和所造门窗的功能有着一定联系的刻度即可,如“官禄”、“权禄”、“吉庆”、“天禄”之类可用于大门、厅舍,“子孙”、“横财”、“俊雅”、“安稳”之类可用于内院住房,“智慧”、“聪明”之类可用于书房,“清贵”、“美味”之类可用于厨灶,如此等等。据堪舆家讲,“海内相传门尺数种,屡经验试,惟此尺为真,长短协度,吉凶无差。”

    对于一所住宅的气口——大门,风水除了在朝向、位置、高低等方面有所影响外,还发展出一种建筑小品——照壁或影壁,作为大门的附属建筑。

    照壁或影壁是中国建筑的独特元素,苗族也不例外。从纯粹建筑学的立场来看,有很高的价值。照壁不论设在门外或门内,都有挡风、遮蔽视线的作用,墙面若有装饰(如龙壁)则造成对景效果。民间信仰鬼走直路且脚不着地,因此照壁能挡鬼避邪、遮风收气。此或出于实质的挡风、挡冲(如正对大路)的原因。

照壁

    照壁是在风水文化指导下所产生的一种独具特色的建筑形式,西方古典建筑就没有这样的一堵墙。照壁在建筑上的意义,除对视线与景观的操纵(隔景与对景)、对入口空间的塑造、对象征造型的运用外,最值得注意的还在于它运用手法的灵活,即要从实用的房屋或连续的围墙中抽出一段来,独立地使用在空间中。如果不是对墙壁有透彻的了解和经验,是难以创造出有如此价值的建筑形式。

    苗族人民对窗艺的追求不亚于门艺。三间屋在大门两侧开窗,大小约米,四间屋同样,另外在穿枋以上每间同样开窗,装饰后房间开窗与前正屋不同,也极讲究。窗户开启较小,主要功能用于透光、通气。

木雕大门

    当然,苗族部分围墙建筑也少不了开启窗户。围墙之内实现与自然界的情景交流,于是便诞生了精神文化意义丰富的窗。虽然窗具有一定的挡风、采光作用,但这不是人们在墙上开窗的全部文化原因,因为门也具有这样的实用功能。为求通风、采光,多开几扇门即可达到目的。问题是,人们在设门之外,又须开窗,因为在文化功能上,门与窗不能互相替代。

照壁艺术

    在审美上,不仅人们通过窗户对自然进行观赏有一种特殊的美的享受,而且花窗之类本身的造型、花式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苗族花窗中的艺术,是以苗族深厚的文化为积淀,运用美学原理而创造的花格艺术。它完全打被了整块石墙或砖的实墙的冗长感和沉闷感,营造了一个开放式,较为通透和秀逸的良好氛围。漏窗本身的种种花式,具有千姿百态的均衡美,人们在生活中,视线不时穿越漏窗,步移景生,造成动观的意境,丰富了室内与室外的协调与匹配,增加景观奇趣诱人的生动画面。梁武帝在《子夜歌》中写道:“朝日照绮窗,光风动纨罗。”大文豪王维在他的诗里留下不少描写窗的名句,如“窗中三楚尽,林上九江平。”(《登辨觉寺》)“柳色春山映,梨花夕鸟藏。北窗桃李下,闲坐但焚香。”(《春日上方即事》)“洞中开日月,窗里发云霞。”(《奉和圣制幸玉真公主山庄因题石壁十韵之作应制》)“月幌花虚馥,风窗竹暗喧。”(《冬夜寓直麟客》)。据罗哲文主编《中国古代建筑》一书,清代官式建筑的砖墙,“一般内部的隔断墙、扇面墙和外部的坎墙,如用砖砌,在和柱子相遇处要做出八字留柱门,因而柱之两侧还要各按柱径四分之一加厚,故其墙厚是一个半柱径。至于檐墙山墙在用砖砌时,比内墙要厚一倍,达三个柱径”。

    在湘西苗族中,各支系的厨房设置都极为讲究,在花垣县境内的龙姓、麻姓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在正屋左边加一偏房,作为厨房,左右边加一偏房作为猪牛羊圈和厕所。正房的左边设置火坑,冬天方便煮饭或平时取暖会客,中间立神龛,右边则为粮仓和放农用具。从后二桂用木板装饰,内为卧房它的排列是,左为主事当家人卧房,中间卧为老年人,右边为小孩卧房。第二种一般家庭三间房的安排是,左边屋为厨房兼火房,中间为神龛,右间为厕所,放置农用具等。卫生状况和居住条件远不如第一种,防火系数也较差。第三种是富裕户的四合院式双边吊脚楼。四合院前正屋堂屋,左边房为厨房,后堂屋会客或议事场所,人居边房或楼上房。双吊脚楼,左边吊脚楼为厨房,右边吊脚楼为女儿绣花楼,左正屋设火坑,方便会客或烧火取暖,中间为正堂屋,设神龛,右边为粮仓或堆放各种用品。在苗乡,正屋立四间或五间者不少,居住条件更加宽裕,厨房、火坑、卧室的设置原则相同。凤凰和吉首市的吴姓则不同,厨房和火堂在右边,有的家庭条件好的左右从二挂处用竹子或木板装隔成卧室,中间通底,从前至后,一踏进大门,一眼看到后。有的家庭条件较差的用黑蚊帐,放置在间房的后靠墙处。需要指出的是,花垣县与吉首市的某些地方石姓原本是一家,厨房的设置与龙麻姓氏相同,由于一个特别的风格,将石分为两姓,即石姓和时姓,居屋的设置也发生变化,究竟是什么样来历,有苗族民间传说解惑。

保存完好的挡匪石头墙

  二、苗族建筑的语言符号

    

    人们把信息、物质与能量聚结在一起,就被看成是构成系统的三大要素。人类能使信息抽象化为语言符号,从而识别各种复杂符号的内涵;且能把语言符号存储起来,能让人认识不是由人发出的信息等。物质被认为是古典力学的基础,“能量是物质做功的本质,信息是符号系列所包含的消息内容”。人对外部环境的认识是从感觉、知觉开始的。人的各个感官即分工精细,又彼此相连,是由大脑来协调统一,当大脑把各感官送来的信息综合起来时,人就对物体有了比较完整的印象。头脑中与过去存储的信息加以综合、比较、判断,产生一系列的感受、联想等。

石桥与碾坊

    在苗族建筑中,人们把村落视为寨落语言符号,让你知晓群山中苗家的容貌,或蜂蝶式,或星落式,或溪河平居式,或高山台地式……让你看清寨落的大小、地形、结构、形状等信息。以实物语言为你展示苗寨的风貌。具体到一栋房子来说,让你的视觉得到感知,如建筑物的高矮、大小、间数、装饰好坏、门窗的开启情况等。我们从横跨在苗乡中的桥艺,同样让你感觉到桥的跨度,河流的湍急,装饰程度,桥的式样,桥的工艺等等信息。因此,感觉是客观事物的个别属性在人脑中的直接反应。客观环境信息作用于人的感官,引起神经冲动,由感觉神经传导到脑的相应部位,便产生了感觉。感觉是认识的基础,它为思维提供感性材料。知觉是人脑对直接作用于它的客观事物的整体反映。它不是一些个别属性的反映,而是较为全面的,它建立在感觉的基础之上,是多种分析综合作用的结果。知觉的基本特征是整体性、选择性、理解性与恒常性。在此基础上进入推理阶段。所谓推理就是由已知前提推出未知判断,是一种思维的形式,是比感觉、知觉高级的认识的理性阶段。

乌巢河大桥的苗寨

    联想是指由当前一事物连带想起其他有关事物的心理过程。产生联想的客观基础是事物之间的相关性及其连带关系。“没有语言,我们不能交谈,它是一种交流工具。没有语言,我们就不可能表达思想。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进一步说,是语言决定了我们如何表达思想。……这是一种难以置信和十分荒唐的情况:我们正在浪费着大量遗产,因为我们回避重新解释它,并使之能够相互交流的责任。我们完全忘掉建筑语言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布鲁诺·赛维语)

欢乐苗家

    符号可以有广义与狭义的解释:“狭义的指语言以外的符号,把语言符号的研究归于语言学;广义的则指有符号意义和作用的一切。”符号学则认为文学艺术等都是人类社会应用符号的活动,应当作为传递信息的符号来研究。也有人将符号归为科学的、社会的和美学的三大类。也有作为人际交往的如表情、言语、姿态、礼仪等社会性的符号;还有作为审美对象的如音乐、绘画、雕塑、建筑等审美符号。建筑视觉符号是由具体的物质材料组成并受结构、构造法则、施工、技术条件等具体因素的制约的,这些物质因素的特殊性势必造成了它所构成的符号系统的某些特殊性。人们通常也喜欢把建筑物与某些常见的物品作“隐喻性的对比”,被称为“复杂隐喻”或“多重隐喻”。直接引用的手法来暗示历史、传统建筑的气韵、格调等虚的东西,苗族分别表示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图案。创作者要考虑到欣赏者的认识水平,把握能为人所理解的尺度,使符号真正起到传达信息的作用。特定的历史、地方及文化环境、由特定的情境来欣赏时,通常还是能显示一个中心意思的,大多数人也会有趋向比较一致的看法。

神秘的木匠符号

    特殊的建筑符号在建筑视觉符号系统中,有许多由一些最小单元的符号组合起来的固定搭配,就像文字语言中由单词组合出的成语、习惯用语、锦句、谚语、歇后语等等,它们在文章中能为文字增色,加强语言的丰富性和表现力,并使文章富有文学性、哲理性或者地方乡土味。建筑语言中的这些固定搭配的符号形式有很多是由于使用功能的原因造成的,也有是由于地方材料、施工方法等物质技术原因造成的,同时,那种由某些特定的民俗、习惯、宗教等因素造成的特定的形式也不少见。如苗族的木匠在实践中,创造出一套完整的记录符号,既使是一字不识的木匠,也能完整地书写各种建筑部件的名称,在大脑中描绘建筑样式等,人们把这些符号称为木匠建筑符号。当然,这些符号只是通行于一个祖师弟子们,外人是无法辩认的,这种符号形式就具有了地方、民族性的意义。

  三、苗族建筑的远古文化传承

    

    在湘西苗乡素有“无山无水不成居”之说,我们望着那散落在崇山峻岭的村村寨寨,就像一首歌,唱不尽苗寨春色,就像一幅画,镌刻着苗乡四季风光。村落附近有较大溪水、小涧连于村落。山峦为溪水的骨架,溪水是村落的血脉,村寨顺溪水走向展开,好像微血管连接着一串串民居细胞。这些建筑群“以山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采”,将建筑和山野、草木、流水、行云等自然景观综合为一个艺术整体。远眺:白墙飞瓦,色彩和谐,高墙飞檐,错落有致,依山傍水,简淡玄远:近观:居简院深,藏露适宜,高墙映水,低树临池,雪月风花,光景极佳。这一切连同那飞檐翘角、突兀多姿、错落层叠的马头墙,那装饰在门框门罩上的石雕,镶嵌在宅院墙壁上的砖雕,花窗板壁上的木雕,还有那蹬足有声,精心铺筑的青石板路,都是那样古色古香、如诗如画,从而给人以韵味无穷的美的享受。

山清水秀美苗寨

    的确,土地是可爱的,富有的,她有着博大胸怀,能够生育滋养万种生灵;的确,土地是伟大的,神秘的,她有着无穷的力量,可以支持承载一切重物。对于土地,自古以农为本的苗族就有着崇高的敬意和浓烈的感情。这种敬意和感情不仅是一切风水现象赖以产生和发展的社会心理根源,更是各种风水巫术所要表达的最终的主要的功能指向。换句话说,风水巫术的功能无非是人类为了祈求神灵保佑,摆脱冥冥之中的大自然的所谓惩罚,而做出的一种“求情”姿态摆了。这种求情姿态犹如请客送礼一样,其本身虽然没有什么实在意义,然而对于维系情感、平衡情感却必不可少。王晓莉在《民族建筑,诗意的栖居》一文中这样写道:“我在每去一个地方,最使我感兴趣的就是这个地方的建筑。我喜欢在陌生的地方,慢慢地徜徉于大街小巷,无论是江南的小桥流水,还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或是别具风味的民族地区,都会带来迥异的审美与情感体验。建筑就如同一面镜子,从中折射出当地人生动的生活画卷”。

    诚然,建筑是以一定的空间构架形式存在于人类,建筑艺术就是空间的艺术。人们建筑的最初目的是以空间形式供人使用。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在更高的层面上,建筑体现了人和社会的关系,建筑是人建的,建筑艺术是人工造化中最为美丽的人类创造成就之一,同时又表现了人自身的艺术天赋。作为一种文化,建筑是人类文明的凝聚。

山乡苗寨

    在辽阔的中华大地上,生活着56个民族。各民族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根据生存环境和人文因素,创造了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这种文化也反映在他们的建筑上。其建筑的类型、样式、风格及构造方法等与自然地理条件、历史、社会经济、宗教信仰、生活习俗、文化传统等的关系极为密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建筑是人类在自然界中的杰作,也是一个民族文化最为直接的反映。难怪罗丹说:“我们整个法兰西就包含在(哥特式)大教堂里”。著名的建筑大师梁思成也说:“建筑之规模,形体,工程,艺术之嬗递演变乃其民族特殊文化兴衰潮汐之映影。建筑活动与民族文化之动向实相牵连,互为因果者。”

    我们在研究民族与文化的时候,必然发现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建筑就是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反映着这个民族的审美观念、社会观念以及地域性。因此,不同的民族对于建筑地点和形式的选择、房间的朝向、房间内部的布局都不尽相同。

苗乡美景

    当我们走进大理时,大理白族几乎村村都有一处广场,场旁建有主庙与戏台,成为全村市场交易和文化活动的中心,村中广场常有一株株被本地人称为“风水树”的大青树。“三房一照壁”、“四合五天井”是白族民居的主要形式。而其院落的布局多为封闭式,房屋建于基地周围,院落于其中。正房朝向,绝大多数是坐西朝东。因为白族人民多讲究风水,认为“正房要有靠山,才坐得人家”,就是说使房屋主轴线的后墙对着附近一个吉利的山峦,最忌对着山沟或空旷之地。装饰精细是白族民居最显著的特点。大门门头、照壁、墙面、门窗、梁柱及地坪都是重点装饰部位,装饰手法有木雕、泥塑、石刻、彩绘、大理石拼镶等。富裕人家的门头装饰极其华丽,木质斗拱雕成龙凤花草的造型,层层密布,再用油漆后贴金油漆修饰,富丽堂皇。

    苗族的信仰和传统观念对其村寨的选址有重要的制约作用。湘西苗族认为人是由枫树生出来的,以枫树为图腾,所以村寨一定要选择在有高大枫树的地方。如果找到了一个没有枫树,但山环水绕适宜农耕的地方,就要先种下枫树,看看枫树能否成活,才决定最后的建寨。当然还有蝴蝶妈妈传下的千百个繁衍人类的故事,以及对蝴蝶图腾的崇拜。关于图腾崇拜后叙。

竹木结构民居

    民族建筑与社会结构的关系极为密切。我国少数民族的社会是多种形态并存,甚至在同一民族的不同地区之间也存在不同的社会形态。这些都对他们的建筑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苗族建筑文化是整个苗族文化的精华,何时何地,无处不打上苗族文化艺术的印迹,让我们从感知其传承与发展中受益。

  四、苗族建筑视知觉的情感躁动

    

    只要你踏进湘西苗乡这片热土,那风光旖丽的苗家村寨,山水掩映、奇峭秀拔、风景绚丽;那稍间为回廊,西侧吊脚楼,各种构件上均雕刻有精美的纹饰,内容丰富,室内的陈设,精美的衣柜砖柜、花床、屏风均刻有传说故事、飞禽走兽、花鸟虫鱼,富有极强的装饰性,雕刻工艺考究、或深或浅,或镂空剔透、或浮镂结合,极尽巧工之能,使人感到精美、恬静、灵活、富于艺术美感,这一切都赤裸裸地撞击着苗族建筑师们的情感世界,从而产生出一种强有力的创作欲望,推动创造艺术激情的良性发展。

幸福生活

    我们知道,由于建筑具有的坚固性、持久性以及它对物质技术条件的依赖性。决定了它的创作不能随心所欲,一定要与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特定物质技术手段及环境条件相适应才能成立。正是由于这些特点,我们才同时可看到不同风格、不同时代的建筑物并存于一个环境中,它使我们的乡村才具有历史感、文化传统和艺术情趣。苗族建筑师认识到大众希望从建筑环境中重新得到感情的慰藉和人性的回归,希望看到具有个性特征和地方传统的建筑形象,建筑师也狂热地追求一种独创风格。所以,奈斯比特早有预测:“在我们前面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会强调高情感和舒适”,“用技术软性一面来平衡硬性一面”,“这意味着软色调、浅颜色变得非常流行,舒适、饱满、未经加工的外观,怀古的情调等就是这方面的表现”,“民间艺术与手工制品难怪会受欢迎……就连乡村音乐的流行也是对电子滚石乐的一种反映”。他进一步说:“划一的风格,不论是传统的划一风格,还是现代的划一风格,都将由折中的大混合风格所代替。混合的家具风格,混合的装饰品风格,混合的艺术风格等都强烈地表现出个性。”对于激情创作的建筑师来说,他是视知觉度的把握者,他是新的符号系统的创造者,一方面他要有意识地观察已有的建筑符号,这种观察不是一般意义的观察,而是用具有洞察力、分析力的目光去探求这些符号,把握形式以外的深层含义,并通过其外在特征追踪和了解其形成的特定原因;另一方面,他要善于将看到的各种符号变成为自己的精神财富,成为自己创作的素材并且还要善于创造出自己独特的、新的符号,同时运用视知觉捕捉的影像转换成可共使用的符号,把这些符号的组织又能有独到的构思,运用这些符号,你去表达他所要表达的个性情感。一个建筑工程的建造在创作上应当博采众长,像文学家搜集地方语言素材,作曲家采集民间民歌样本那样,在丰富的文化遗产中去博采广纳,去捕捉和发现优秀的、有特色的建筑符号。燃烧创作激情,激发创作灵感,推开视知觉的潜能,创造出更加人性化、个性化、民族化的建筑作品。

竹木结构民居

    

来源:《湘西苗族建筑文化》
时间:2007-07-3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