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湘西苗族侗族装饰纹样及文化特征

罗明金


    一、中国传统的吉庆装饰纹样

    在中国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沉淀中,传统吉祥图案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在其精彩纷呈的艺术形式下蕴含着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思想和情感,最具有中华民族文化特色。“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庄子·人间世》),成玄英《注疏》为“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征”。喜庆吉祥,福寿平安,是中华民族千古永恒的希望和追求,是一种普遍的民族文化心理。吉祥图案丰富多彩,神奇怪异,具有很高的实硝价值和审美价值,反映出中华民族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中国吉祥图案从题材上大体可以分为六类:植物类有梅、竹、菊、兰、松、牡丹等;动物类有龙、凤、麒麟、狮、虎、鹿、鹤、鱼等;人物类有八仙、麻姑、飞天等;字符类:福、寿、禧等;器物有钟、磬、珊瑚、如意等;混合类有花与蝴蝶、南瓜与老鼠、蝙蝠与寿字、镯鸯与莲蓬等。

中国传统的吉祥图案---凤造型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设计把自然现象人格化、理想化、社会化,使天人关系成为伦理、道德、审美的演绎,运用寓意、谐音、象征等手法,创造出图形与吉祥寓意完美结合,或高于现实的联想形态,呈现出“天人合一”的思想观念和主客同归的美好意境。主张自然与人的和谐统一,是中国文化在精神层面上、思想观念上的一个突出中国古代对自然,即对“天”的认识与崇拜,其可以追溯到远古的原始时代。原始陶器上出现了动物图案、植物图案和人物图案,还出现了源于宇宙的物象:日纹、月纹、星纹、雷纹、云纹、水纹、火纹等等,反映出原始先民们对日月、星辰和动植物等自然万物的虔诚的崇拜之情。“人面鱼纹”表明原始先民混沌的宗教意识已由自然的多神崇拜转向与单一的人神崇拜,自然之神崇拜转向祖神崇拜,显示出原始祖先“神人合一”,表现自我,对于自身力量的颂扬。

中国传统的吉祥图案---年年有余

    中国民间传统吉祥图案,是在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地区流传下来的优秀图案,都带着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和民俗气息。在这些图形里,储存着重要的文化信息,构成了图案的主题、情调、气氛和意蕴。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造型方式上以强调意象美为特色,充分体现了中国语言、文字与图画同源,相通相融的特征,用“以象寓意,以意构象”来造型,采用寓意象征性的图形表达某种抽象思想。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尽管种类繁多,但图案的立意却集中在福、禄、寿、财、喜五个热点上。为了用可视形象表现这五大主题,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地运用了体现这种寓意的视觉图形,如体现“福”这一核心思想的吉祥图案就有“百福图”,“五福和合”、“五福捧寿”、“福寿如意”等,而“福”的图形标志就是:蝙蝠、佛手、寿星、龙凤等;又如体现“寿”的吉祥图案有“松龄鹤寿”、“八仙祝寿”、“松柏常青”等;而“寿”的图形标志是:松树、柏树、仙鹤、龟、万年青、寿字、寿星等。

中国传统的吉祥图案---龙凤呈祥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具有十分鲜明的个性,这是由它的文化根源,造型方式所决定的。由于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创作的目的是为了营造吉兆环境和现象,表达吉祥寓意。所以象征艺术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审美特征,含蓄性的暗示也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在传情达意上的特色。虽然民间传统吉祥图案并没有模仿自然实景,但在图案中关于家族、氏族、民族、人类生命繁荣、幸福安康的意义,比模仿自然实景要崇高与重要得多。

    中国民间传统吉祥图案歌颂生命,表现生的欢乐,显示出人类童年的天真与乐观。吉祥内容与美的形式融为一体,使吉祥图案与人类社会有天然的亲和性。按照美的形式和吉祥祝语的寓意来组成吉祥图案,在这种造型方式中,重要的是谐音,而与形象本身是不是特定的吉祥图形标志无关。例如“喜上眉梢”,这一吉祥祝语本身无形象,而在传统吉祥图案中,以二只喜鹊站于梅花枝头,取喜、梅(谐音眉)、枝头(俗称树梢),准确地传达了“喜上眉梢”的吉祥寓意。通过带有吉祥寓意的文字来组成吉祥图案。直接利用吉语文字,也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造型方式之一,中国文字结构合乎图案造型法则,笔画长短、疏密,既有变化,又有韵律,加之文字本身又有象形、会意、形声等特点,故吉语文字在周代以来就作为吉祥图案而存在了。吉语文字作为吉祥图案常与其他纹样结合,也可在字体内部添加图形,其造型手法是多种多样的,如“福”、“寿”字图。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作为特殊的民俗符号揭示民俗背景下的吉祥含义是一种“隐藏在中国人生活与思想中的象征”,费迪南德·莱森说:“中国人的象征语言,以一种语言的第二种形式,贯穿于中国人的信息交流之中;由于它是第二层的交流,所以它比一般语言有更深入的效果,表达意义的细微差别以及隐含的东西更加丰富。”这不仅表现出它们本身的形象,更重要的是表现了它们所意味的东西。那些用隐喻象征出来的东西,并不是那些自然物自身所有的东西,但是却能在接受者的意识中清楚地显现出来,最后还能得到解释。即使如此,这些解释中往往还有许多信息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的。这样的象征由于是采取绘画和书法的独特形式表现的,所以对它们的解读就只能以两种方式进行:一种是从赏心悦目的艺术品的欣赏角度得到美感;另一种则是从它们所包含的其他意味中接受到别的信息。例如,祝颂长寿、恭贺新婚、祝愿早生贵子等,令人得到精神上心理上的更大欢欣和满足。而后一种信息,显然是从比较隐蔽的象征符号中间接表达出来的。中国民间传统吉祥图案这种中国民俗文化符号,其独具特色之处在于从信息交流常见的隐喻和双关表达中,看到民俗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间接表现的象征符号。

    中国传统的吉祥图案作为非言语领域的民俗符号则是视觉形象或其他感觉到的具象的东西。“指符”一词又有的叫做“能指”,也是为了标明它能够表示出或指示出所要传送的那个对象和含义。与此同时,当上述“指符”表现出一个个或一幅幅可以感觉到的民俗事物形象时,民俗符号的第二个元素便紧跟着与那个或那些物象密切联系,构成一个个可以被认识的所表达的民俗对象及其含义、概念(所指)。“所指”显示出民俗符号所有密码中属于民俗含义或概念的那一部分,正因为有了民俗符号的“所指”,才最后完成了传送民俗信息另一半的重要任务。在更多的民俗信息传送中,它们多是以画像、塑像、雕像或绣像的形式出现的。它们或是表现祥瑞,或是用来镇邪除祟,或者编制成隐喻双关的图画,表达多种祝愿。象征祥和吉庆或进取成功等含义的综合指符中,二龙戏珠图、望子成龙图、金龙玉柱图、龙凤呈祥图、鱼跃龙门图等等,都是象征祥和吉庆或进取成功等含义的综合指符。同样,丹凤朝阳图、麒麟送子图、比翼鸳鸯图、鹤鹿同春图、松鹤延年图、喜上眉梢图、五福捧寿图、百事大吉图、榴开百子图、连(莲)生贵子图等等,也都表现了各种隐喻双关的含义。比如“福”的含义,大多用的是蝙蝠图像,用百合花、柿子、橘子的图画组合成一幅图像,谐音成百事大吉图。“富余”的图像多用肥胖的大鱼,以象征年年有余。以鹿谐音“禄”,以鹤比寿。构成祝愿福禄的鹤鹿同春。用喜鹊、蜘蛛代表“喜”,以梅花谐音“眉”,用喜鹊登上梅树,表达“喜上眉梢”的大喜大庆。以松柏常青比喻不老长寿,松鹤成画祝贺寿诞。石榴多籽用来象征多子多孙。在图像中,桃子象征长寿,龟比万寿。牡丹比富贵,桂花也谐音贵。甚至以蝶谐音“瓞”,以瓜蝶图表达“瓜瓞绵绵”,子孙如瓜瓞一样连绵不断的繁衍。古代还有用枫树、蜂巢、猿猴、印绶组合成图画,以谐音取义“封侯挂印”的祝升官晋级升官仕途,是民众追求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民众又希望为官清廉“一琴一鹤”、“一品清莲”、“雁塔题名”等等。用图像、雕塑像做指符,表达民俗生活理想愿望,成为中国民俗象征体系中最具特色的内容民俗指符是民俗符号的表现体。

    中国民间传统吉祥图案是民间劳动者自己创造,直接表现自身生活、自身情感的民间艺术,所以它与民族民俗的关系密不可分。它是民族民俗文化的形象载体,是劳动者民间风俗生活的直观性、审美性的表现。中国民间传统吉祥图案伴随着民俗文化的发展,映照出中国文化史的踪迹,而悠久的民俗文化又是民间吉祥图案创造的源泉,丰富多彩的吉祥图案是中华民俗趋吉避凶的传统心态的突出表现。

    吉祥图案也是民族原始宗教文化的体现。民族原始宗教文化作为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世代相传不断发展,并在体现民族文化观念的民间传统吉祥图案中,有着大量的反映。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文化实质,是一种以美的饰纹和造型来营造吉兆环境,攘除各种民间禁忌,并以此寄托祈福求吉的心愿和对生活的追求,也包括自然观念、宗教观念生活道德观念的表达和体现,也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

    二、湘西地区苗族、侗族乡土建筑装饰纹样

    湘西苗族、侗族传统乡土建筑有着独特的历史背景、地域特色和文化传统。湘西地区是苗族、侗族等民族集居地,各民族长期杂居或聚族聚群而居,形成了独特的湘西文化。这里土地辽阔,山峦起伏,在崇山峻岭中,民众生活的原始遗风随处可见,他们过着平静而安宁的生活。淳朴的乡土文化,古老的湘西民间工艺,铸就了这片土地特有的民族风格和独特的地域文化。

    受地理人文因素和自然环境因素的影响,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形成了具有民族地域特色的建筑风格,主要表现为两种:一种是沿河岸采用的苗族、侗族的干栏式吊脚楼结构形式;另一种是房屋主体以穿斗式和部分抬梁式木结构为主,山墙采用马头墙风格的建筑形制。不管是何种建筑形式,其都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虽经历发展与演变,却仍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

暗八仙雕饰

    湘西古建筑的装饰与它的地域文化源流紧密相关。湘西位于长江中游,与湖北的荆州地区同属古代楚国,有楚乡之称。民间巫风极盛,与许多少数民族一样,孕育并发展了原始宗教——巫教。巫术文化中的神怪巫术、祥瑞征兆形成了这个地区民族独特的审美情趣。湘西传统民居建筑的装饰风格及文化内涵亦充满着楚巫风韵。本地民间木雕许多保留着巫术神性意识的构件和纹饰,如靖州侗族、苗族民居门楣上有太极图,门檐上是八卦与狮子,檐檩下边是象征神水以避火灾的鳌鱼、雀替,还有门窗边饰中常见的云纹、水纹、拐子龙纹,屋脊上的鸱尾(鸱吻)形纹等,无不充溢着楚巫文化色彩。史载:五溪之地“风俗陋甚,家喜巫鬼”。湘西苗族、侗族先民极为笃信万物有灵的观念,认为大干世界万物皆有灵、万事皆有鬼神支配,只有敬奉各种神灵,才能免除灾祸,以得福利。湘西传统民居建筑的雕塑无不以楚巫文化为源泉,并且形成与中原文化相异的艺术风格。

    湘西苗族、侗族传统乡土建筑装饰在图案纹样的使用上,与中国传统的民间传统吉祥图案是一致的,具有传统的民俗意境和人文意义。但在一个地区生活着的民族都有其自身的发展历程,通过漫长的时代变迁,形成了各自不同的物质生活习俗和精神意识,因此,湘西地区乡土建筑在装饰纹样的使用上还有自己民族和地域特色。这一点在会同高椅的侗寨传统建筑上得到体现。

    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崇向吉祥、喜庆、圆满、幸福的心里。吉庆祥瑞、平和天然的观念也是湘西苗族、侗族乡土建筑装饰的主要内容,如中国民间传统的“图必有意,意必吉祥”。在湘西乡土建筑装饰中也得到体现,尤其生活在湘西大山深处的少数民族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在自然环境和民族歧视双重压迫下,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乞求升官发财、风调雨顺、吉祥平安、家兴人旺、五谷丰盛的观念深入民心。闭塞的湘西与中国传统的文化得到了包括人生观、道德观、宗教观、审美观、民俗信仰等的实质性交融。这一观念必然反映在他们创造的建筑装饰中,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同时又保留本民族的特征。比如:对生命意识和本源文化的解读。湘西苗族、侗族建筑雕花图案纹样题材广泛,有花草、鸟兽、虫鱼、人物等多种,其中出现最多的图案纹样是鸟类和鱼的题材,鸟和鱼多子,是生命意识和繁衍意识的象征符号,是中国传统民族本源文化的载体,鸟类也是侗族图腾崇拜的符号,在侗族神话中,鸟类是有很强的生殖能力,这一点和我国其他地区文化尤其本源文化有着共同的特点,是母系氏族社会生殖崇拜的明显标志之一。“玄鸟生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诗经·商颂·玄鸟》中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追述了殷人的来历——天命画鸟降而之。从中可以看出雕花题材对本源文化的追索,与我国其他地区和其他民族建筑装饰艺术有共同的特征。

戏剧人物

    传统的湘西苗族、侗族乡土建筑装饰在纹样的使用上与中国其他民族大体一致,大体可分为:传统吉祥纹样、花鸟草虫、戏剧人物、传说故事等。人物多取自神话故事、戏曲人物、二十四孝、征战俊杰、稚童智叟、民间传说。尤其是“八仙过海”、“骏骥驰骋”、“耕读牧歌”,几乎构成人物雕饰中的主页。动物题材则以“鱼”、“鹤”、“蝠”、“鹿”、“狮”为常见式样,“鸾凤”、“夔龙”、“麒麟”一般偶见于显赫达官之宅,当属特例。十分有趣的是“狮”的形象刻画,在砖石木三类材质中都有体现,小者盈寸,大者数尺,梁托柱撑之处采取“倒狮”的结构方式,俯首帖耳,憨态可掬,栩栩如生,呼之欲下,绝少张牙舞爪之凶气。“蝠”的组图也极有特色,多为十字组合或与“古钱”相配,取“福在眼前”之喻义。具体的图案有:“花篮”,其为暗八仙之一,是蓝采和所持宝物,有“花篮内无凡品”之意。篮内神果异花,能广通神明,寓意吉祥、庆贺,是吊牌造型常用的式样,且花篮式样本身也有一些造型上的变化。“葫芦”,又称薄芦、壶芦、瓠瓜等,也是暗八仙之一。葫芦藤蔓延绵、累累结籽、籽粒众多,故被人们视为子孙万代的吉祥物。葫芦还是道士随身携带之物,据说其中常装有神药或其他宝物,所以常有宝葫芦之称。在配件上常被用来做拉手饰件。“蝴蝶”,蝴蝶飞舞与繁花似锦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古人诗句中对此常有描绘,如“年瑞人欢花解语,春融蝶舞鸟知音”。故在装饰中蝴蝶也被用来指事春光,或作为吉祥物以表现美景。“蝙蝠”,“蝠”与“福”谐音,在吉祥用语中专指幸福,如:福分、福地、福星高照等。人们很早就将蝙蝠作为吉祥物用于装饰艺术中。蝙蝠的图案是人们用美好的想象和丰富的联想创造出来的,并把蝙蝠的飞临寓意为“进福”,希望幸福会像蝙蝠那样从天而降。“瓶”,由瓶字的字音而来,“瓶”与“平”谐音,取“平安”之意。瓶本身的造型、命名亦含有吉祥之意。花瓶在中国传统装饰上被作为平安的象征,寓意安泰、平安、如意。常出现在一些箱柜类家具的面叶上。“如意”,指一种器物,柄端作手指形,可如人意,随佛教从印度传入我国(梵语“阿那律”之意),僧侣说教时为了备忘,将其要点记录在上,经常应用。民间按如意形做成如意纹样,借喻“称心”、“如意”。在图案造型上如意的端头多为心形、灵芝形、云形。在传统家具五金配件上主要表现为如意形面叶、如意形拍子,如意形面条,如意形包角等,是常用的纹样装饰。“鱼龙变化”,“鱼”与“余”谐音,“余”又可引申为“富裕”,“吉(击)庆(磬)有余(鱼)”,“击”与“吉”谐音,“磬”与“庆”,“鱼”与“余”同音韵,故成具有生活美好、年年有余的吉祥含义。这类图饰应用最广,以之表示喜事好事绵绵不断、绰绰富裕(余)。“双鱼吉庆”纹样寓意吉祥,汉代已有发现。鱼形吊牌是传统家具上常用的式样。

雕饰“狮”的柱础

暗八仙之葫芦

    “钱纹”,“钱”与“前”同音同声,古钱有孔,寓意“眼前”。钱在古时又称泉,“泉”与“全”。同音同声,两枚古钱寓意“双全”,十枚则寓意“十全”,蝙蝠衔着用绳穿起来的篆书寿字和两枚古钱的纹样称为“福寿双全”。钱纹在饰件上主要以镂刻或錾刻的形式出现,是配件上常用的装饰纹样。

蝙蝠图装饰的石础

    “汉字纹”,中华民族文化以书画同源为基础,汉字象形为文,便形成了一种文字图案,于是亦成了装饰的题材和内容。“福”、“禄”、“寿”、“喜”是最常见的形式,能表现出鲜明的装饰效果,其表现形式多样,有用文字直接表现的,有用动植物图形表现文字的。

福星高照的牌匾

鱼龙变化

    “回纹”,即“回”字形纹饰,形态是以一点为中心,用方角向外环绕形成的图案。清代家具四脚常用回纹装饰,在家具配件上也常有此纹样装饰,一般以镂刻或錾刻的形式出现。

四周装饰的回纹

汉字纹

    “万字纹”,纹饰写成“卐”。字为古代一种符咒,用作护身符或宗教标志,常被认为是太阳或火的象征。字在梵文中意为“吉祥之所集”,佛教认为它是释迦牟尼胸部所现的瑞相。

以动物图案组成的“福”字

    “方胜纹”,是一种几何形的吉祥图案,两个菱形压角相叠而组成,既有“优胜、方正”,又有“同心”之寓意。方胜也常见于八宝图案中,明清以来成为家具吉祥图案中常见的装饰之一,如“方胜拉手”。

万胜纹

    “太极图”,又称作阴阳图,图为黑白鱼形纹组成的圆形图案。太极为原始混沌之气,是万物万象的根源,太极图形象化地表达了阴阳轮转、相辅相成这一万物生长变化的哲理。

    “铺首衔环纹”,铺首系兽面的一种,常凸出眉、眼、鼻和獠牙。铺首又为龙子之一,因性好闭而饰于门上,作为门扉上的环形物,有镇凶辟邪之意。

    “牡丹纹”,牡丹花大色艳、富丽堂皇,是中国名贵花卉,有“花中之王”、“国色天香”的美誉,在中国传统观念中被喻为繁荣昌盛、富贵吉祥的象征。

来源:《湘西苗侗族乡土建筑与装饰艺术研究》
时间:2013-01-0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