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永恒岳阳楼

将祖烜


    20世纪60年代,毛主席走遍大江南北。据传,一次在原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陪同下北上洞庭。专列上,远远望见湖畔一幢高耸的古建筑,主席问:“那栋将军盔顶的房子,是不是岳阳楼?”

    那就是岳阳楼。千里平波、岸芷汀兰的湖畔,岳阳楼以它的高与奇,抓住了一代伟人的目光。千百年来,它就是以这样的姿态和神韵吸引着中国和世界的注意。

    唐开元三年,张说来守岳阳,首次将这座名为“南楼”的城楼命名为“岳阳楼”,并带来一代诗风。从此文人骚客慕名而来,足之所踪,目之能及,溢于言表,诉诸笔端。《全唐诗》中,一口气收录了30多首李白、杜甫、韩愈、刘禹锡、元稹、白居易、李商隐等吟咏岳阳楼的诗篇。宋代滕子京重修岳阳楼,求来范仲淹一篇《岳阳楼记》,更使它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里程碑。纵观三湘大地,没有另一处胜景披戴过如许的珠光宝气。

    岳阳楼因范仲淹而扬名,滕子京因《岳阳楼记》传世。庆历四年,滕子京贬谪巴陵,忍辱负重,勤政廉政,仅一年,他的名字成了于百年吟诵诗文不可回避的名字。可惜我们对这位千古文化功臣的事迹知之不多。

岳阳楼

    清代湖南道州才子何绍基书丹的窦垿联,因其高度概括与深重的拷问,成为后代引用得最为频繁的句子:“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岩疆。渚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

    可惜,古代重义轻理,每每将岳阳楼的奇归结为抽象的文化价值,往往忽略了岳阳楼独立的可观、可览、可触、可摸的建筑科学和建筑审美价值,请看:

    环境是如此恰当。一台挑出,三面环湖,一楼独立,万顷碧波,四季变幻,江湖横溢。“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

    形制是如此别致。明代画家王椎在《三才图绘》中记载:“岳阳楼,其制在三层,四面突轩,状如十字,而各溜水。今制,架楼(即重楼)三檐,高四丈五尺。”三层、三檐、盔顶、纯木,整栋建筑全部用卯榫结构固定,没有一颗铁钉,体现了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的典型特征。

    空间是如此优美。隔而不隔,透光容景。四面湖廊,一步一重天。明诗人杜庠的《岳阳楼》云:“茫茫雪浪带烟笑,天与西湖作画图。楼外十分风景好,一分山色九分湖。”

    人们往往骄傲地认为,一座纸上的、诗文的、历史与民间流传中的岳阳楼,已经建成为非人工的纪念碑,是可以千秋万代的。其实,地上的立体的岳阳楼实实在在是弦歌不断,香火不绝。

    从传说中三国东吴大将鲁肃训练水军的阅兵算起,岳阳楼维修、大修、重修,仅记录在案的就有50多次。每一次都整旧如旧,浴火而重生。

    建筑史的一般观念中,习惯于以建筑材料来区分东方与西方,往往想当然认为木构建筑在恒久性上必然让位于石构建筑,可以举出金字塔、帕台农神庙、古罗马斗兽场的例子。这其实是一重大误区。我国台湾建筑家汉宝德曾经精辟地论述过中国建筑的特质:“中国人反映在建筑上的并不是对时间有抗拒性的材料,而是生物性地不断推陈出新,配合了生命中不可避免的起伏与激荡。同时建筑是生命的一部分,不必以有限的材料去抗拒无尽的时间,而是随着生生不息的人类的生命,一再以新面目出现。”

    对于历朝历代重修岳阳楼的后人都要重温历史,又要推陈出新。因为常变而赢得永恒。

    岳阳楼作为一个重要的案例,它的历史证明了一个真理:中国木构建筑才拥有物质又超越物质的永恒。

来源:《念楼骄---将祖恒建筑随笔》
时间:2006-06-1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