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湘西民居的外部造型

魏挹澧


    湘西民居的外部造型丰富多彩,自由灵活。步入湘西少数民族的村寨,展现的是一幅长长的画卷:层层重叠的马头墙高低错落,掩映在绿树青山与蒙蒙雾气之中,有凌空欲飞的气势;轻灵秀美的吊脚楼或融合在奇峰怪石间,或依附于河滩溪水旁,透出一分温文尔雅的气质;乱石交错的石墙面,笔直高耸的碉楼,雄浑古拙,显示出原始的粗犷与古朴……所有这一切都是依恋在湘西这块神奇的土地上,融合在大自然之中,显示出对自然的崇拜和原始的浪漫色彩。

    1、造型与自然的融合

    与大自然的融合是湘西民居造型上的主要特点。建筑显示出的美以广阔的自然景物为依托,而自然环境因有了建筑的点缀又充满了人的创造与活力。湘西民居与自然的融合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古老的风水理论使建筑顺其自然

    风水说本身就是对大自然的地形、地貌崇拜的结果。诸如背山面水、背枕龙脉、坐北朝南等因素,都是出于与自然的有机结合,以决定吊脚楼的位置、房屋方位、大门开启方向等。这就使得建筑外部造型融于自然环境之中。

    (2)建筑的体量、尺度与自然的谐调统一

    体量与尺度是反映建筑形体外观的重要因素。这里崇山峻岭、急流险滩比比皆是,湘西的先民对这些高山大河、高树巨石体现出的超人尺度和巨大的体量,由衷地崇敬和惊叹,同时又带有几分恐惧与折服,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下,又受天然材料的制约,建筑的体量与尺度只能是臣服于超人尺度之下,依附在自然山水之中。湘西风土建筑无论是群体,还是单体的尺度,都反映出对大自然的遵从。

    (3)材料、质感、色彩与自然融为一体

    湘西民居就地取材,量材而用;质感既丰富多变,又谐调统一;色彩则是朴实无华,清新素雅。天然的石料、木材、青砖、灰瓦,局部的白灰装饰,造就了与自然界浑然一体的建筑形象。局部的淡黄、灰绿、暗红色的勾边装饰又在自然环境中显示了人为的创造,这种不突出强调自己,不造成与自然的对立,正体现了湘西风土建筑的特点。

    2、造型的非理性与偶成

    如果说湘西少数民族在自然观上与汉民族有相通之处的话,那么湘西少数民族的伦理观念、文化心理结构则与汉民族有较大的差异。汉民居常体现出明显的世俗理性精神和强烈的伦理色彩,而这两种观念在湘西居民中则是较为淡漠的。明确的轴线、对称的布局、严格的尊卑秩序,无不体现出汉民族建筑的理性发展。无论是北京四合院,还是福建民居、浙江民居、安徽民居,尽管都有其灵活可变的成分,但却蕴含着较强的世俗理性和伦理观念。而湘西的风土建筑,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非理性的,充满着浪漫色彩。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无明确的轴线和固定的方位

    轴线意识在湘西民居中是比较淡漠的,虽然大多数房屋都是三开间,但作为灶房、牲口圈、杂屋的偏厦、披屋等,搭接随意,削弱了平面的对称性;吊脚楼往往加在建筑的一侧,以形成有机的整体,但并未突出和强调轴线的作用。另外,以上一些次要部位的墙可以是斜面、曲面,自由灵活,由此,立面造型不强调方正、规矩。建筑布置的方位在很大程度上由风水先生选定,虽有一定法则,但无固定格式,因而也是很灵活的。

    (2)构图上中心意识不强

    湘西风土建筑在形体组合上是一种不均衡的统一,并无刻意突出某一部位的痕迹,一切都任其自然。在构图上往往无明确的中心,经常是“散点构图”或“多中心”构图,这也正是非理性和浪漫色彩的反映。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主体建筑因体量高大而决定了其主导地位,但它却往往不是视觉中心;相反,体量相对较小的吊脚楼,却因其轻巧的造型、优美的翘角和精细的装修而格外引人注目。类似情况十分普遍,即使在理性相对较强的门窗花格部分,有时虽有对称的构图,但不一定有明确的中心。正是由于这种中心意识的淡薄,才使湘西民居受各种陈规旧俗的约束和条条框框的影响较少,民间工匠的聪明才智才得以发挥。

    (3)形体组合、形体交接的随意性

    湘西风土建筑常常由于地形、风水等原因,而使形体交接非常随意。除常见的直角相交外,还有不少斜向相交组合的例子,尤其是围墙院门与主体建筑之间的连接形式更是多样,无同定的章法,斜线、折线、曲线以及其他形式均有。形体交接处并非处理成完美和谐的过渡,而是显出原始的粗犷。屋顶构架的交错,不同材料的直接撞击,更是反映出一种非理性的思维方式。而正是由于类似的“粗野主义”手法的运用,才给形体组合带来多种变化的可能。

    (4)不同手法、不同风格、不同年代的建筑形象并存

    湘西许多建筑为分期建设逐步完善的,各种辅助用房,也随经济条件的改善而逐年建造。这样就使不同风格、不同手法的新老建筑形象集于一体,反映出丰富多彩、不拘一格的性格,从另一个侧面体现出形体组合中的“偶成”效果。

    3、造型与功能

    功能实质上包含精神功能与物质功能两部分。精神功能也就是视觉、艺术、审美上的要求。由风水先生确定的房屋方位、朝向,吊脚楼的位置等实际上也包含着精神上的寄托。各种形式的马头墙,除功能要求外,也是为了满足视觉艺术上的需要。屋脊上的装饰物起到丰富轮廓线的作用,其实它也是源于古老的传说,寄托着人们的某种精神需要。可见,精神功能对湘西风土建筑的形体具有一定的影响。以下主要从物质功能的角度分析使用功能对造型的影响。

    (1)主要的使用功能,导致建筑主体形式上的相对稳定性与体量上的主导地位

    民居的主要使用功能是比较简单的,卧室是居住空间,带火塘的厢房是交往空间,堂屋是中心活动空间,这使得建筑的主体部分的立面呈现“程式化”。而由于主体的空间进深较大,使它在体量上往往显示出主体建筑的地位。

    (2)辅助功能导致建筑形式上的多样性

    辅助功能的内容十分广泛,主要包括厨房、厕所、猪牛栏、杂屋、贮存间、谷仓、柴房、烤烟房等。相对来说,其空间比主体小,因此安排这些使用空间时,就有很大的灵活性。披屋、侧屋、披檐、腰廊、吊脚楼等都是南于辅助功能的要求而出现的,这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建筑的造型。附属部分的体量、高度都不及主体部分,形成主次分明的构图,既符合人们的审美习惯,又体现出客不欺主这一原则。

    (3)防卫功能带来围护材料不同质感,引起门窗开启方式、大小比例等外观上的变化

    防卫的意识在经济不发达、社会地位尚不高的少数民族地区是十分明显的。由于防卫的需要,湘西苗族人民把石砌建筑和木构架吊脚楼这两种古老的建筑形式很好地结合起来,由此形成了古朴厚重、虚实对比的外观形式。围护材料因石、砖或土坯的使用而显得更加丰富。建筑的窗洞也考虑了防卫的要求,做成内大外小的“八字形”。昔日用于防卫目的的石砌碉楼现已失去原有的功能,而成为苗族村寨的标志物。

    4、造型与地形

    要想使建筑与自然环境亲近融合、谐调统一,就必须尊重与结合当地的地形地貌。而紧密地结合地形,又必然会产生出各具形态的建筑形象。可见紧密结合地形是形成湘西风土建筑造型特征的一个重要因素,因而它是外部造型中的一个显著特点。

    湘西,素有“八山一水五分田”的说法,反映这里山高水急耕地少的特点。山坡峭壁、河溪险滩占十之八九,建筑物如果不紧密地结合地形则无立足之地。湘西人民世代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中,自然能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依山就势、顺乎自然成为湘西建房盖屋的重要原则。

    “扶弱不扶强”是湘西民间建房的口诀,具有朴素的哲理。湘西的民间工匠却很好地用它来反映建筑与地形的关系,使它与风水理论具有同样的效力。所谓“强”是指地形较规则、平坦的地方;“弱”则指地形不规则,有高差、陡坎、溪沟的地方。对地形“弱”者加以扶持,便是很好地结合了地形。“扶弱”的方法,可以是加一个吊脚楼,或是偏厦、侧屋,或其他辅助用房,最终目的是弥补地形之不足,充分利用土地,同时也丰富了外观,开阔了视野。

    地形一方面限制了建筑,另一方面也给建筑带来生机。地形的高差是促成吊脚楼形成的一个重要因素,而地形不规则,往往也会带来不规则的建筑外形。在湘西常常看到这样的现象,建筑物的檐口标高不一,二层挑廊有宽有窄,吊脚楼形状不甚规则等,这些大多是由地形限制而引起的。

    巧妙地与地形结合,给湘西风土建筑带来特色,但是崇山险滩也并非湘西所独有。为什么偏偏在湘西的河岸边展开了连片的吊脚楼呢?这也许就是民族文化和民族心理的差异。沿河的一面,在防御功能消失以后,人们迫不及待地要回归自然,接近自然。在这种心理支配下,于是便形成二楼伸出外廊,下部设立垂直支撑或斜撑的吊脚楼式的建筑。民族文化中的防御心理,对地形的选择亦有很大影响。苗族自古就有“依山建寨,聚族而居”的习惯,建筑也往往是“择悬崖凿窍而居……构竹梯而上下,高者百仞”。直到今天仍有苗歌唱道“云筑路,雾当墙,苗家住在高山上……”这种高山之巅的建筑、村寨,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不仅起到防御作用,而且使建筑环境形成了独特的气势。

    5、辅助功能组合引起体型变化

    外部形体是内部空间的反映,也是内部功能的间接反映。在湘西风土建筑中,除了主要的生活居住功能以外,还有许多的辅助功能。下面从披屋侧屋的设置、围墙大门的组合、内部空间利用引起的反映等几方面分析。

    (1)披屋的设置

    在湘西风土建筑中,披屋可以满足多种辅助需要,因而被广泛采用。但披屋的做法却又随各自的功能要求、审美要求、经济状况的不同而各具形态。披屋的建造并无固定的章法和成规,住宅的正面、侧面、背面都可以加设披屋。

    在背面加设披屋多半是为了扩展附属使用功能,同时增加房屋造型的韵味。

    有些建筑在正面加披屋,做成披檐,下面做廊,成为室内外的过渡空间,同时起到突出入口的作用。

    另外,在湘西的不少地方常常将屋架后面加长,形成披屋,当地称“加拖”,即“拖”出一间的意思,这种做法加大了进深,扩大了空间,而且做法简单,被广为使用。再者,还有一种侧披屋面形式,是由于要增加侧屋,平面呈“└”形,位置与吊脚楼相同。

    总之,湘西风土建筑的屋面设置具有特色且形式多样,有歇山屋面、悬山屋面、带马头墙的硬山屋面,还有四面相等的钻尖屋面等。就一个屋面来说,可以不方不正,需要拖长时,长度也可不一。搭接构造多样随意,一个屋面的坡度也可变化,很多屋面的整体,产生很美的空间构成效果,是丰富湘西风土建筑外部造型的重要因素之一。

    (2)围墙、大门与建筑的组合

    围墙、院门的建造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防卫的需要。苗族人民的防卫意识强于土家族和汉族,因而在苗族村寨里围墙与院门要比土家族村寨多。湘西风土建筑中围墙院门与主体建筑的结合方式丰富多样。一个好的组合方式可以为建筑增色、添彩。

    有的房屋主体建筑部分是“└”型平面,围墙却呈圆形。围墙的质感变化丰富,下层为深褐色虎皮石砌成,中间为砖墙,外面用白石灰装饰,上层为较深色的檐口,用砖做出线角。也有的围墙,下面的基础用片石砌就,上部为夯土墙,顶部挑出用以防雨的檐口用土坯砖斜砌成锯齿状,在阳光之下,产生奇妙的阴影效果。这种围墙仅在最上部用砖或瓦铺成一个小双坡,以防雨水。围墙与整个建筑连为一体,形成变化丰富的外轮廓线并有很强的动态感。

    八字形院门是湘西风土建筑中一个很有特色的部分,与围墙组合在一起。八字可以不对称,它的形成往往由风水理论决定。三拱桥、泡水一带有不少这样的实例。

    (3)建筑的局部处理对外部造型的影响

    湘西风土建筑还通过一些局部处理手法,使外观形成各种凹凸、虚实、光影的变化,丰富了建筑的外形。

    倾斜的封檐、卷棚式封檐,不少都是为了利用檐下的低矮空间而设置的,使外观整体富有变化。

    设置柜台常见于过去的商业小街上。在凤凰县沱江镇、保靖县老街上的店铺,因设置柜台增强虚实凹凸的变化,同时也明确了室内外的界限。

    另外,出于防卫需要,不少苗族建筑底层部分做成实墙,但二层部分往往因晒谷、乘凉的需要而做成通透的栏杆,在质感对比及虚实变化上都丰富了造型。

    6、结构、材料对形体的影响

    任何建筑物都是人们凭借一定的物质材料,通过某种结构及构造方式建造而成的。不同的结构形式、不同的材料势必带来风格各异的外观形式,结构、材料与建筑的外形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在湘西风土建筑中,形体变化主要是由结构与材料引起的,而结构的完美与材料的不同质感又丰富了建筑的外形。

    湘西民居的结构与材料的选择运用是一种自然、朴实思想的流露。就地取材,量力而行,绝无矫揉造作的结构类型和华而不实的材料堆砌。从结构上讲,湘西风土建筑基本上都是木构架承重,由砖墙、土坯或木板作为外围护。这种“墙倒屋不塌”的结构方式与古老的中国建筑有着共同的血缘。从材料上来说,则有木、砖、青瓦、片石、页岩、卵石、树皮、茅草、竹子等,依照人们不同的经济条件而灵活选用,从而形成了湘西多种多样的外观风格和丰富的质感变化。过去,湘西与外界隔绝,又盛产木材,大多数的民居,除屋面用瓦之外,其余建筑材料包括外围护墙全部用木材,但是,这种全木建筑现在已少见了。

    (1)结构呈现的力量

    湘西古老的木构架形式发展到现在,使得承重结构与围护结构各自成为独立的系统,这给外观处理带来很大灵活性,人们可以自由处理“围与透”“虚与实”“凹与凸”的关系。这种灵活性,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内部空间,而且可以美化外部造型。保靖县老街上许多商户,正面结构为双挑挂,带二层卷棚,下设象鼻形挑坊,利用了檐下空间,也把结构构件与装饰融为一体。另外,有不少建筑在出檐部分采用双挑的形式,使得出檐深远,加强了光影变化,使建筑正面形成了一个类似外廊的空间,以避风雨。

    在湘西木构架建筑选料时,常常利用天然弯曲的木料来做挑枋、穿枋和撑拱,既可承重,又带有装饰性,同时使建筑物自然起翘,出挑线条优美柔和,自然大方而不造作。曲线型的穿枋还给建筑物带来一种戏剧性的效果。

    这种结构形式受力合理,既给建筑外观提供灵活变化的可能性,又使木构架本身体现出一种力量的美感。吊脚楼的通透轻巧,支撑材料的原始粗犷,屋角升起带来的稳定感和丰富的轮廓变化等,无一不是木构架这一结构形式的杰作。

    另外,在湘西常常可以看到这种情况,土坯墙只建到二层楼面标高处,上面透空或用竹子、茅草围护,材料形成对比。这种做法在结构上是考虑土墙的稳定及自重,功能上则是需要楼层的开敞空间。

    (2)不同材料的灵活运用

    湘西长期以来经济落后,交通不便,修房建屋只能就地取材,这样使建筑外观在色彩质感上都很好地与自然融为一体。

    不同的材料呈现不同的建筑性格,而不同材料的搭配又给建筑带来无穷的变化。下面结合实例分别介绍各种不同材料的应用。

    木材在湘西运用最为普遍。一般的木装修都不涂油漆,仅涂以桐油,用以防虫防腐,保持了木材的本色,使建筑古朴、淡雅、沉稳。

    砖石建筑以苗族为多。此种建筑坚实厚重,给人以坚不可摧的安全感。山江一带的碉楼多用砖石砌成。它高耸挺直,虚实对比强烈,高低结合适宜,呈不对称均衡的构图。

    片石墙在湘西也被普遍采用,如茶山村的片石丰富,开采方便,而且平整光滑,加工简便,因此,被广泛采用。从铺地、垒台阶、砌墙、做栏杆、筑护坡等几乎无处不用,甚至有用片石做瓦的,令人感到仿佛进入了一个用石板筑成的村寨。

    山江乡常用片石砌门楼,开设拱形门洞和拱形窗,拱也是用石块砌就。有的门楼上部设空透的木栏杆形成平台。门楼质感粗糙,纵横交错的片石墙显示出一种原始的粗犷。在峭石林立、绿树如茵的背景衬托下,更呈现出一种巍然耸立的气势,这就是材料选择与自然相结合而产生出的感人魅力。

    不同材料在同一建筑上的结合,以丰富建筑的外观,这在湘西是屡见不鲜的,如在山江、泡水、三拱桥等地常可看到这种组合方式。墙的底层用砖或片石砌筑,以示基础永固,中间用土坯,上面是木构架及木板。这样不仅符合力学要求,充分发挥了材料的性能,而且在外观上给人下实上虚的印象,下部厚重,上部轻巧,也符合人们的审美习惯。

    树皮墙、树皮瓦和茅草屋的存在主要是经济贫困所致,在城步、靖县及其他各地都有。由于材料独特,而形成带有古雅的风格。如城步县某宅为树皮所筑,其形式仿照木构砖瓦房的外观,做了两层挑廊,屋顶、外墙、内隔断都由树皮做成。茅草房现已很少见,但少数贫困家庭,局部用茅草做土墙的保护层或屋面,也别有一番风味。

    卵石墙和竹板墙在湘西不是很普遍。桑植县某宅以卵石砌墙,所用卵石大小搭配,色彩各异,甚为醒目。竹板的运用也大多只限于某一局部,常见于山寨住宅。侧墙用竹子编成,外面抹上黄泥浆加以维护和装饰。由此可见,不论什么层次的建筑物,人们对它们都有一定的审美要求。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各种材料的运用大大丰富了湘西民居的外观。丰富的天然建筑材料,对湘西民居的灵活可变及与自然融合等特点的形成,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7、吊脚楼

    提起湘西风土建筑,人们会自然地联想起吊脚楼,它几乎成为湘西风土建筑的代名词,是湘西民居的精华所在。吊脚楼因为别具一格的造型而产生了独特的魅力,它既体现了湘西风土建筑的清新秀美与舒展大方,又反映出民居形式中的古朴粗犷及其原始的野性。吊脚楼这一形式,很好地反映了湘西风土建筑构图上的自由灵活和浪漫情趣,要研究湘西风土建筑的形体外观,吊脚楼无疑应列为重要的课题之一。

    吊脚楼的形成与发展有悠久的历史。有人认为它是由最古老的居住形式——巢居演变进化而来。据历史工作者介绍,湘西早在周朝以前便已形成吊脚楼。在此以前,湘西少数民族先民由于经常受害于洪水、野兽、虫蛇等,因此,居住方式由洞穴进入森林,由地面改为树上,构木架巢,由此开始了巢居生活。韩非《王蠹》中说:“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随着时间的流逝,巢居形式进化为树权屋,即用天然树权作为构架,上盖茅草以避风雨。从选址上看,大多位于悬崖峭壁之上,因基地窄小,为扩大使用空间,往往向外悬挑,木构架间用葛藤连接,以木柱支撑,下不住人,这便是吊脚楼的雏形。同时为了行走安全方便,于是在悬挑的一面由藤条做成“丝檐”,类似于直楞式栏杆,这也许就是吊脚楼栏杆的最初形式。现在的吊脚楼与普通平房相连的组合方式,也可以认为是巢居与穴居两个最为原始的建筑形式的融合、折中与发展的结果。虽说这一观点尚待进一步考证与补充,但吊脚楼从湘西这块土地上发生、繁衍,并深深地扎下根来,并得到人们的厚爱,是不容置疑的。吊脚楼对于湘西阴雾潮湿的气候和山中野兽虫蛇的侵扰,无疑具有很好的适应性。

    吊脚楼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变,至今形成了两种风格、形式迥异的外观,一种是清新雅致,一种是古朴粗犷。如若它们同出一源,那么究竟从什么时候、在什么力量的驱使下,才导致了这种风格上的分野,尚需探求。

    由于湘西少数民族只有语言而无文字,致使各种历史演变过程的资料极少,因而对各种说法都难以考证。目前所能做的,只能在现有资料的基础上,对湘西吊脚楼的形体组合、外观形式、比例、尺度、色彩、质感等方面做粗略的分析。

    对于吊脚楼的两种不同形式,我们不妨以“挑廊式”与“干阑式”加以区别。

    (1)挑廊式吊脚楼

    挑廊式吊脚楼是因它们大多数都在二层挑出一走廊而得名的。

    建造挑廊式吊脚楼仿佛是为了追求清淡、脱俗,它不仅外观上显得古朴典雅,就是选址也极少在城镇之中,而寻找山中的清宁。它们或位于丘壑岗峦之间,或位于漪涟池水之旁,或位于蟠根附壁、山藤盘绕的峭壁之上,或位于急流险滩、临水绝壁之巅。有的依山就势而建,更显山峰的陡峭,有的顺绿水清山而筑,更显一分幽深淡雅的秀丽。这种外观与自然的融合是人们对自然崇拜的反映。建筑与环境的自然融合,很少有人工斧凿痕迹,这亦是湘西风土建筑之一大特征。

    这类吊脚楼空透轻灵,文静雅致。高高的翘角,精细的装饰,轻巧的造型是它们的主要特点。若从地形上看,吊脚楼往往占据地形不利之处,如坡地、陡坎、溪沟等,而主体部分则“心安理得”地端坐在平整的基地上,这样既弥补了地形的不利,图了吉利,并且很好地与自然结合起来。若从吊脚楼与主体的结合方式看,有一侧吊脚楼、左右不对称吊脚楼、左右对称吊脚楼等三种形式,其中以一侧吊脚楼最为常见。在平面上有“└”型和“冂”型两种。在体量上,吊脚楼与主体相比显得矮小。从层数上看,二层、三层的都有,以二层的为多。

    “挑廊式”的名称只能概括一部分吊脚楼的特征。目前有不少虽保留了这种模式,但已不做挑廊,其中的种种变化将在下面实例部分详细介绍。

    吊脚楼相当集中的泽家村属永顺县管辖。这里青山环绕,风景秀丽,土家人民世代辛勤耕耘,繁衍生息。秀美的大自然赋予他们以艺术的灵性,成群的吊脚楼又赋予自然以智慧的灵光。泽家村某宅三开间的主体部分与两开间的吊脚楼直角相连,似乎已形成约定俗成的“规矩”。吊脚楼下层谷仓、上层卧室也是常见的“功能分区”。

    若近距离观看,映入眼帘的是细致的花格栏杆,合理的构造,木材柔和的肌理,片石台基粗糙的质感。若从稍远距离观看,可见轻灵欲飞的翘角,空透与封闭的虚实对比,朴实无华的色彩。若从更远的地方放眼观望,隐约可见山林小径蜿蜒曲折至吊脚楼下,几步石阶更增野趣。跌落的山势,茂密的树林,映衬着翘首耸立的吊脚楼,构成一幅绝妙的图画。如果仔细分析其形体外观,不难发现,吊脚楼部分有意或无意地被加强、突出,主体部分体量虽然高大,并有“客不欺主”的组合原则,但吊脚楼因其细致的装修、通透的支柱、轻灵的翘角而成为视线的焦点,主体反倒颇受冷落。泽家村大部分吊脚楼都有类似的特征。

    一些吊脚楼在形体组合上有与众不同之处。吊脚楼与主体建筑并无完美和谐的过渡,而只是保持一种若即若离、似连非连的关系。这种屋面的直接组合,材料的直接撞击,自然而无矫揉造作的处理手法到处可见。也正是这种非理性方式带来了形体组合的灵活性。这种组合形式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风水地理决定的。吊脚楼所处地段标高比主体建筑地坪一般要低,底层做架空层以防潮防虫。有的吊脚楼下部支撑不同于一般,设45°角斜撑,类似撑拱。它是用天然曲线形木料加工而成,形成了独特的外观。

    地形地貌的情况也是决定吊脚楼设置的重要因素。不同的地形导致不同的形体组合方式,从下面两个吊脚楼中不难体会形体与地形的关系。

    某宅是一座带两层吊脚楼的建筑。背枕龙脉面向平川是风水的基本要求;一条淙淙的溪流从吊脚楼下横穿而过,以示财源不断;一石拱小桥横卧溪上,两旁峰峦起伏,郁郁葱葱,峰回路转,溪水长流,真可谓得天独厚。建筑的吊脚楼设在低洼沟坎之上,视野开阔,装饰复杂而略显繁复,吊脚楼下部片石柱墩及承重构架雄浑刚劲,与上面栏杆的纤细小巧形成强烈对比,而主体建筑的倾斜封檐板加强了建筑的完整性。值得一提的是吊脚楼的形体与周围路径的关系。湘西的工匠们凭着朴素的直觉,悟到了步移景异、对景借景之妙的真谛。不少吊脚楼位于小路旁,虽然不一定构成底景关系,但在回家的路上首先映入眼帘的往往是吊脚楼,形成了对吊脚楼最佳的欣赏角度。

    沙湖彭宅有座三层吊脚楼,在造型、比例及与自然的结合上都是比较突出的代表。从所处地段来看,背靠大山,前为陡坎,四周树木环绕,竹林叠翠。正房为五开间,五柱八挂。吊脚楼有一层完全处于主体地坪以下,三层水平的栏杆恰好与山势的等高线相呼应。倾斜的封檐与外露的挑枋,既是很好的装饰,又形成一种韵律。未经装饰的木板、栏杆,经长年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已变为素雅的深褐色,与自然环境浑然一体。

    上述吊脚楼虽然存在着某些差异,但总的来看却具有许多共同特点,即几乎全部使用木构架与木装修,一般不砌砖墙或土坯墙,因此外观轻巧空透。苗族的吊脚楼除与土家族的有许多相似之处外,也还有明显的差异。这就是苗族大多数吊脚楼以砖或石板做外部围护材料,反映了苗族人民的强烈防御心理,同时也带来了稳重、厚实及相对封闭的外观。

    苗族幸福寨龙则林宅是很不错的例子(见图)。道路不对正门是风水说之要求,也自有其道理。当人们踏着秋日落叶,顺石板小径而上时,四下一望,茫茫然不知建筑物在何处,可转过一弯,便见一吊脚楼豁然伫立眼前,令人精神一振。看其外观,似乎与土家族的并无两样,精细的挑廊,组织成方圆结合的图案,深远的出挑形成很好的气势。与土家族不同的是,形体组合与交接更显严谨。吊脚楼下局部封闭,同主体入口处的部分凹入形成很好的虚实对比。

外观

    有些苗族的吊脚楼不仅在主体上加砖墙,而且还常在吊脚楼下部用砖或石块加以围护,以保全牲口不致丢失。《凤凰厅志》记载:“牛马鸡犬杂处其旁,不嫌其秽,盖防盗也。”将吊脚楼的下部围护起来也是防盗措施的发展。但这种做法却失去了吊脚楼原有的通透风格,在茶山、从良坡、三拱桥等地都可以见到。

    以上所介绍的吊脚楼是“名符其实”的挑廊式,挑廊形成了它们的主要特征。但有些苗族村寨的吊脚楼在挑廊的外围全部用木板装修,并设有木窗。这样的外观不同于开敞式,但也保留了吊脚楼向外悬挑的特性。如三拱桥龙宅是一座面向开阔田野的三层吊脚楼,其外观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吊脚楼高于主体部分,因而非常醒目(见图)。这种做法虽不多见,但也足以证明体量上的“客不欺主”原则并未被奉若神明,而是根据需要灵活掌握。第二个感觉就是虚实对比较强,光影变化丰富。厚重的实墙,上开若干小窗,凹入的门廊,形成深深的阴影,构成一个“灰”空间。吊脚楼本身三层,底层为猪圈,二层为卧室。因它本身未设翘角,未用空花栏杆,而显得不够轻巧。

剖面

立面

二层平面

一层平面

    此外,另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形式。

    挑廊式吊脚楼直接建于水边的很少见。水拨洞某宅是个十分难得的例子,它位于河西岸边的悬崖之上,山崖怪石嶙峋,古木森森,气势巍然。吊脚楼本身并无特别之处,只是吊脚楼下做成过街楼形式。由于巧妙地结合了自然地形,与青山绿水、波光倒影融为一体。行船不论是上行还是下行,它都成为河上的良好景观。

    吊脚楼与主体斜向相交,由于道路与地形所限,列比洞涂宅吊脚楼与主体部分呈约130°角相交。斜向组合的构造方式是很随意的,屋面的交接与屋架的过渡无定式,然而这却形成了灵活的形体变化。形体与地形的巧妙结合,带来了更多的实用空间。

    吊脚楼为不规则平面,吊脚楼平面一般为矩形,而从良坡某宅为结合地形,把吊脚楼做成不规则四边形,并且建成过街楼形式,吊脚楼下就是该宅的入口,很有特点。

    建筑的多向挑廊形式,幸福寨某宅是目前见到的唯一例子。该楼建于北向山坡上,体量较大,平面为四开间,楼上部分在前面、后面及左右两侧分别挑出走道,饰以雕花栏杆,屋角微有起翘,远观时整体性很好。由于坐落于公路侧面的山坡上,居高临下,而显得气度非凡。

    以上介绍的都是在主体一侧加吊脚楼的形式,这一类型在湘西挑廊式吊脚楼中占多数。但主体左右两侧都加吊脚楼的形式也不少见。两侧加吊脚楼的有左右不对称与左右对称两种不同情况。

    左右不对称时,两个吊脚楼往往并非同一时期所建,建筑风格可不相同。与主体部分同时建造的吊脚楼彼此风格谐调统一;而后来加建的吊脚楼可能出自不同工匠之手,致使外观形成不同风格。它们虽建于不同时期,有不同风格,但民间工匠都巧妙地创造出谐调的外观,使之成为较为完美的整体。湘西风土建筑的形体外观,并不都和谐统一,也不失对比的调和,是一种对立的统一体。而不同格调、不同年代建筑物并存,是由“分期建设”的习俗所致。湘西建筑物往往没有确定的“竣工”时刻,主体骨架完成之后,各种装修、加建、扩建在未来若干年内不断进行着。建筑物正是在不断完善充实的过程中,形成“多样统一”与“偶成”的特性。

    左右对称式吊脚楼比不对称的稍多。对称的形式天生就有一副稳重严肃的面貌,因而对称式吊脚楼在外观性格上与一侧吊脚楼的轻巧活泼有一定差异,显得较为端庄。

    王村向宅位于湘西闻名遐迩的风景胜地王村(芙蓉镇)。该宅左右几乎完全对称,吊脚楼部分稍有起翘,与其侧面的乱石墙面形成很好的虚实与质感对比。它面向荷花池,荷叶碧波,掩映着画一般的倒影,别有一番情趣。王村某宅,已有百年历史,也是对称式吊脚楼,是一座整体造型和比例较为完美的建筑。它的天然弯曲形的挑枋和弧度较大的曲梁,形成了戏剧性的效果。

    (2)干阑式吊脚楼

    所谓“干阑式”就是底层架空、上层居住的一种形式。它也由古老的巢居形式演变而来。《旧唐书·南蛮传》中有“山有毒草及虱蝮蛇,人并楼居,号为干阑”。我们所称的“干阑式”吊脚楼也有类似的特征,故由此而得名。

    “干阑式”吊脚楼似与河流急滩结下不解之缘。从对挑廊式吊脚楼的介绍中不难发现,它很少直接位于河滩岸边,往往散布在崇山茂林之中。而“干阑式”吊脚楼却相反,它们的嵯峨风姿往往以群山为背景,以河滩作衬托,成群连片,浩浩荡荡地沿河岸展开,是湘西干阑式吊脚楼的主要特征。在苗族聚居的酉水两岸,如拔茅、隆头镇、峒河岸边的吉首,沱江之畔的凤凰城,都是“干阑”吊脚楼集中展示其风采的地方。由此而形成了上述传统城镇的风貌和沿河的主要景观。它们以群体体现出的宏伟壮阔、气势磅礴的美,给人带来心灵的震撼和艺术的享受。

    除了河岸以外,在湘西南的城步、靖县等地,也零星可见干阑式吊脚楼位于山坡峭壁之上,但个体所显现的气势要比河岸边的群体吊脚楼逊色得多。

    这种干阑式吊脚楼的外观主要特征,是悬山屋顶,檐口、腰、檐、腰廊形成的水平线条与下边纵横交错的垂直支撑形成强烈的对比。它雄浑粗犷,体现了一种原始野性的美。这类吊脚楼布局上的特征,是紧密地结合地形,整个建筑物从陡坎、河岸处向外伸出,下部由木柱支撑,底层全部架空。

    下面结合实例具体地加以分析。

    湘西历史文化名城凤凰,沿沱江岸边展开的吊脚楼与河中急驶的小舟、岸边洗衣的妇女构成了极富乡土气息的图画。成群的吊脚楼以其磅礴的气势震撼着人们。吊脚楼多数为二层,局部三层。水平腰檐之下,设带形窗,阳光下形成强烈的水平线条。吊脚楼下部的杉木支撑,大小不一,排列不整,甚至东倒西歪,体现出残垣断壁似的原始美。吊脚楼群在一定距离内设有石阶码头,为了利用这一交通面积的上部空间,有些吊脚楼的侧面加了一间悬挑的披屋,既增加了层次,又丰富了造型。

    吉首峒河岸边吊脚楼悬出于峒河之上,绵延百米有余,呈线形群组。它起伏跌落,层次轮廓变化丰富。下部的支柱直接落在嵯峨巨石之上,间或有几步石阶与河街相通,再配以绿树小草,点缀出一片生机。可惜的是,经历了一场火灾之后,这一百米吊脚楼奇观现所存无几,实在令人惋惜(见彩图)。

    拔茅是酉水岸边的一个小村,全村由两条沿河叉的小街组成,呈八字形,由于常年水位低,由河岸至河床沙滩高差约十余米。小村地势险要,自然环境十分优美。沿着酉水及其支流拔茅溪的一面,是两条弯曲连绵的吊脚楼群,吊脚楼的另外一面,就是拔茅村唯一的两条小街,在酉水与拔茅溪交汇处架一风雨桥,将两条街相连。由于河床很低,桥似天堑,为小村增添了一景。高低参差的吊脚楼,不仅很好地适应了险峻的自然地形,而且还给村镇环境增添了挺拔高耸的气势。

    山地的“干阑式”吊脚楼数量不多,这样的吊脚楼一般建于坡度较陡的山地,平面为简单的矩形,立面由悬出墙面和带形窗组成,窗中设腰檐,呈现强烈的水平线条,体量不大,下有支撑。在城步、靖县较多,常见的为二层三开间。另有一些体量较大的,为三层五开间,气势比较雄伟。

来源:《湘西风土建筑》
时间:2010-10-1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