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湘西民居的木构架及材料

魏挹澧


  湘西地区各族人民建造住宅,一般是就地取材,因材施用,充分利用当地的自然材料作为房屋的结构构件和围护材料。

    1、木构架的基本形式

    湘西原为盛产木材之地,自古以来人们便用木构架作为房屋的承重结构。同时,木材易加工,便于扩建,因而被广泛使用。最常用的木构架为穿斗式,也有部分抬梁式、人字式及混合式。

    (1)穿斗架

    穿斗架由柱、穿、挂组成(见图)。柱一般为直径20厘米左右的圆木柱。根据房屋进深大小,一个穿斗架可设三柱、五柱或七柱,多为奇数。穿是横穿柱心的矩形穿枋,其断面高宽比为3:1左右。穿枋在结构上起着柱间联系、稳定构架和承托挂柱的作用,使柱、穿、挂形成一个完整的结构排架。挂是设于柱子之间,本身不落地的短柱,供架檩用。柱与挂共同限定了构架的步架间距及数量。

    穿斗架以五柱八挂和三柱六挂者居多。前者在每个柱间各设两个挂柱,后者在每个柱间各设三个挂柱。也有部分构架为五柱六挂、三柱四挂、七柱十二挂等(见图),主要视房屋进深大小,灵活运用。

    位于房屋不同部位的穿斗架,其穿和挂的设置有所不同。通常,位于两山的穿斗架,穿无论长短,均贯穿所有的柱和挂,挂也均落于最底层的穿上;而位于中间部位的,则仅有主要穿枋贯穿前后柱,挂柱也自然落在不同高度的穿枋之上。这样既可以节省材料,也便于楼层空间的处理。位于下层的穿枋,伸出檐柱之外变为挑枋,其上架檩,以承屋檐。

    穿斗架纵向以穿相连。横向,即各穿斗架之间,则依靠檩条、楼板、大斗枋、落檐枋及灯笼枋等保持整体结构的稳定性。

    湘西地区的房屋以三开间最为普遍,即由四品穿斗架所组成。也有二开间、四开间、五开间。开间尺寸从九尺到一丈二尺不等,进深大小可以柱挂多寡确定。因为每一步架的水平距离是基本固定的,约在一尺五寸至一尺八寸之间,柱挂多则进深大,柱挂少则进深小。通常,三柱六挂进深较小,在一丈五尺以下;五柱八挂则进深较大,一般在二丈以上。

    建造房屋的一般程序,是先将地面整平,将柱穿挂组装成完整的穿斗架,用木杆将其撑起、竖直、定位,然后搭檩、钉椽、盖瓦。墙体、壁板等一般不随主体结构一气呵成,要视时间及家庭经济状况而定。

    为防止柱子和其他木构件受潮腐朽,柱下设有石柱础或磉墩,柱间为条石拦枋,拦枋之上设木地脚枋,将柱子从底部联系在一起,以防柱子移动。同时,地脚枋还是镶装壁板、铺地板不可缺少的构件。

    湘西苗族在穿斗架中穿的使用和选材上有一个古老的传统——以枫木做第一穿。苗语称“枫树”为“堵米”,“堵”汉译为“树”或“木”;“米”为“母亲”或“妈”。枫树即为“母亲树”,意思是苗族为枫树所生。用枫木做穿将前后五柱相连,象征一家大小相亲相爱,五族(湘西苗族有龙、吴、杨、石、麻等五大姓)同宗团结一心。

    (2)抬梁式、人字式及混合式构架

    抬梁式构架与其他地区的基本一致。此类构架一般仅在大型民居的厅堂中使用,少数民族住宅中少有所见。

    人字架是以斜木取代挂柱,檩直接架在斜木上,其作用与叉手相同。此类构架可能由当地原始的“权权房”演化而来,目前仅见于偏僻的山区村寨民居中,有些地方则仅用在辅助用房中。

    所谓混合式构架,是指上述几种构架在不同部位的混合使用。在穿斗式构架柱挂上放置斜木,可视为穿斗架与人字架的混合。这种混合形式可使檩的位置不受柱挂间距的严格限制,同时还可增强构架本身的纵向刚度。有些大型民居在明间的厅堂使用抬梁式构架,其他各间仍使用穿斗架,若从整个结构体系看也是一种混合形式。看来两种构架只要步架一致,混合用于一座房屋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另有一种构架则介于抬梁式与穿斗架之间,其柱子的设置类似于穿斗架,但柱间的局部构架又与抬梁式相同,可谓两构架形式的变体。

    2、屋面

    (1)屋面构造及材料

    湘西地区属亚热带山区气候,降雨较多,四季温和。因此,房屋屋面防寒隔热的要求较低,因而构造简单,一般只在檩上钉椽,椽上覆瓦即可。这种做法经济便利,有利于厨房及火塘烟雾逸出。除瓦屋面之外,在多林山区也有用杉木皮做屋顶材料的,做法是在檩上纵横双向钉木板条(相当于稀铺望板),上铺杉木皮以防雨水。杉木皮质薄而轻,材宽且长,若铺2~3层,雨水则不易渗透,也耐腐烂。少量住宅或其杂房以茅草或页岩盖顶,予人以质朴自然的感觉。

    (2)举折

    民居屋面无明显举折,仅在檐柱上下坡度稍有变化。据永顺县沙湖工匠介绍,檐柱以上为步长1.58尺而升高1尺,合0.6~0.58举;檐柱以下为步长1尺而斜长1.15尺,约合0.5~0.55举。又据凤凰泡水工匠介绍,屋面坡度为步长1.8尺而举高1尺(见图)。

    (3)升山

    一般住宅屋脊表面看似平直,无明显升起,其实大部分屋脊在两山皆较明间略有升高,谓之升山。升山的高度一般是每间中柱升高3寸;若为五间房,脊两端需升山6寸。有些住宅则升山较高,屋脊两端呈明显的起翘。

    3、出檐与封檐

    为遮阴避雨,防止墙体受风雨侵蚀,房屋出檐一般较深,并进行封檐处理。除少数公共或纪念性建筑(如戏台、祠堂、庙宇、牌坊或大型民居等)采用斗拱出挑外,一般民居均用挑枋出挑。出挑可分为单挑、双挑和三挑三种类型。

    (1)单挑出檐

    由一个挑枋出挑屋檐的为单挑出檐。出挑的挑枋一般是由穿斗架的穿枋伸出檐柱之外,位置和作用与挑尖梁相同,俗称硬挑。有些挑枋不是由穿枋伸出,仅是穿过檐柱,其后尾插入后面的柱或挂中,俗称软挑。挑枋多选择自然弯曲的木材根部,前大后小,挑头上翘,形如大刀,粗犷简洁、轻巧而有力。

    单挑又有单挑单步和单挑双步之分。

    单挑单步的出挑深度约一步架(见图);

        单挑双步出挑深度约两步架,中间设坐墩(见图),用材较大,现很少采用。

 

    (2)双挑出檐

    双挑是用两层挑枋出挑两步架,其中挑两步的称大挑,挑一步的称二挑,出挑方法与单挑出檐相同。但为了坚固和美观,双挑的做法多种多样。双挑双步是指两个挑枋独立出挑(见图)。

双挑坐墩是指在两层挑枋之间设一短柱(瓜童),坐于挑枋之上(见图)。如果下层挑为一步,则坐墩在其端头;如果下层挑为两步,则坐墩在其中间。下层挑在结构上具有支撑上层挑的作用。坐墩多为莲花形,亦有鼓形、瓜形及其他形状。

    双挑吊墩的结构作用与双挑坐墩相同,只是短柱不是坐于挑枋之上,而是被挑枋穿过,柱头吊在挑枋之下,做成垂花柱。

    (3)三挑两步

    由于大挑出挑深远,若用材较小则不免下垂。有时为加强大挑,在其下层另伸出一步挑枋,双挑则变成了三挑(见图)。

三挑双步

    其实,上述吊墩或坐墩的做法也常用三层枋联合出挑,可谓三挑吊墩或坐墩(见图)。挑枋出挑几层为佳,关键看出檐深度、挑枋用材大小以及屋檐至楼层在立面上的高差。

三挑吊墩

    (4)封檐

    封檐主要视经济条件、出檐形式和墙体围护材料而定,同时又与地域或民族习惯直接相关。在土家族居住地区,如永顺泽家、利比洞等地,出檐多为双挑,出檐深远,墙体维护材料为木壁板。封檐做法一般是在落檐枋至挑檐枋之间斜钉木板,用材与墙体一致,檐下外观整洁大方。如果经济条件较差,则暂时不封或仅封前檐。在苗族居住地区,如吉首矮寨、凤凰山江等地,出檐多为单挑单步,封檐仅为竖向木条或者敞而不封;山江地区外墙多用土坯石块,封檐则是将墙体延伸至屋顶,用砖做外墙时也常如此。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较讲究的做法是卷棚封檐。卷棚封檐与楼层外装修一并考虑,其做法是在落檐枋和挑檐枋之间设“S”形的小木肋,里面钉薄木板,过渡自然,外观幽雅(见图)。

    4、吊脚楼的结构与构造

    (1)吊脚楼与正房的关系

    吊脚楼在平面布局中位于正房的一侧或两侧,一般与正房相垂直,相当于一般民居中厢房的位置。根据“客不欺主”的建房原则,吊脚楼的间数、开间及进深尺寸、屋脊高度及屋高均较正房少和小。其构架一般为三柱四挂、三柱六挂或三柱二挂的穿斗架。如果吊脚楼与正房同时建造,则结构相互连成一体;后来加建的则可能与正房相脱离。其进深一般与正房的次间(三开间)或稍间(五开间)的开间同宽,檐口与正房持平,中柱则一般与正房前金檩同高。

    (2)屋顶、翼角及檐口

    吊脚楼的屋顶一般为歇山顶,少数为悬山顶,坡度基本与正房相同。翼角可分起翘和不起翘两种。而且,在不同地区起翘高度和形式也有较大差别。永顺地区的吊脚楼起翘较大,吉首、凤凰地区起翘较小或不起翘。起翘的高度一般按方5斜7原理斜出,翼角平面比正檐多出5~7寸。起翘做法与一般的角梁做法不同,是用一斜出45°的大挑枋将翼角高高托起,翼角檐口的曲线则是用自然弯曲的木料做檐檩而直接形成的,用材巧妙而简洁。翼角的檐口从起翘点开始,在挑枋端部钉木板捧檐(衬檐)。捧檐的高度依挑枋端头的高度而定,它既可防止挑枋外露部分遭雨水淋而朽坏,又使翼角的造型得以强调(见图)。但有时捧檐做得过于厚重,又与平身檐口截然断开,易给人以臃肿累赘之感。

立面

外楼梯

 

 

    (3)挑廊与底层角部处理

    吊脚楼通常两面或三面设廊出挑,廊步宽度在2尺8寸左右。挑廊吊柱有吊墩和坐墩两种做法,均由挑枋承起(见图)。一层挑枋出挑一步,二层挑枋出挑两步,以承托檐口。吊墩做法与单挑吊墩相同,形似垂花;坐墩则是将柱子坐于栏杆下的连枋之上。

    吊脚楼底层角部处理有几种方法。一种是像翼角一样由斜出45°的挑枋支撑角部吊柱,这种做法需将挑枋后尾插入后部柱子或固定在其他构件上,以平衡由角部吊柱传至挑枋端部的压力,在结构上较难处理。而且,由于要躲开角部纵横向两个挑枋,斜出挑枋需在二者之下,使得本来较低的底层空间又降低一个挑枋的高度,影响底层使用。一种较理想的方法是在角柱之外另设一短柱,支撑斜出挑枋,挑枋后尾则插入角柱之中而无需后伸,较好地协调了结构上的矛盾。另有一种方法是不设角部吊柱,而由两侧垂直相交的连枋来承托角部的荷重,翼角出挑也是如此。但此种方法较易下垂,结构上不如前者合理。

    5、墙体围护材料

    南于木构架承重,民居中的外墙或内墙一般仅起围护或空间分隔的作用。

    (1)外墙

    木板墙 多用于土家族居住地区,苗族居住地区也有采用。其做法是在柱、穿、枋间所形成的框上装明枋,镶木板(装板)。装板的方向有竖向横向两种,其外刷桐油,保留了木质的本色。

    土坯墙 土坯未经烧结,强度低,抗弯性能差,因此一般均侧砌。为防潮湿,通常在土坯墙底部砌石,其上部或是砌满整个墙面,或是只砌一定高度,再往上则用竹或草做围护。为保护土坯,一般在墙外刷石灰浆。

    垒石墙 用片石、块石或卵石砌筑而成。其底部常用料石,上部则为毛石、卵石,用卵石砌筑时,常选用规则片石镶门窗边框。这类墙体,尤其是卵石墙,质感自然,色彩丰富,给人以质朴之感。

    砖墙 一般用于较发达的城镇和乡村。砖砌山墙常做成各种形式的马头墙,外轮廓富于变化,造型纤秀而大方,具有强烈的地方特色。

    夹泥墙 这类墙是用竹、荆条等织成笆,固定在木构架上抹泥而成。随着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夹泥墙已较少采用。

    上述几种外墙材料还经常混合使用,如砖石混合、土石混合等。一般的木板墙防火性能差,在用地紧张、房屋较密集的情况下,火灾的隐患尤为严重,为此,多数民居常将外墙做成砖石或土坯墙,内衬以木板,形成夹壁墙,较好地满足了防火的要求。

    (2)内墙

    民居中的内墙一般均为木板墙,做法与外墙相同。二层阁楼一般不住人,所以也不设隔断。苗族居住的有些地区,由于生产、生活习惯和经济条件所限,房屋室内常不加分隔,有隔断的也常做成“拆装”式。但苗族住房多设黑色的“帐子”,以满足个人的私密性,同时,空间不加同定分隔也便于招待客人和纤纱上机。

来源:《湘西风土建筑》
时间:2010-10-1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