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湘西民居的建筑装修

魏挹澧


    如果说湘西的风土建筑是以其轻盈、秀美在我国传统民居中独树一帜的话,那么湘西民居中许多独具匠心的传统细部装饰处理,则更能从一个侧面突出它的民族性与地方性。

    由于受特定生活环境和生产方式的影响,在长期与自然界的搏斗中,湘西地区的少数民族逐渐创造了本民族的宗教和文化体系。随着生产和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这些文化体系不断得到改变和充实,并由低级向高级、由简单向复杂、由单一向多元发展。而历史发展的每一进程,都具体反映在建筑形式上。在建筑装修上的反映,便是建筑中屋脊、山墙、门、窗、栏杆、柱础等处的饰物造型和装饰图案处理。

    1、门

    湘西地区建筑中门的处理有多种形式。各种形式的选用与户主的经济条件、社会地位以及建筑主体不同的使用性质有关。常见的门可分为实拼门、框档门与格扇门三种。

    (1)实拼门

    实拼门是用木板材拼成,后面加装龙骨,坚固耐久,可做成单扇、双扇。因其质地坚固,防御性强,一般用做宅院的大门、后门、侧门等。

    在山区一些外墙为砖石的住宅中,实拼门的做法简单,仅将木材刨光拼装,很少修饰。大门一般分为两扇,门洞宽1.2米左右,高约2米,两侧有摇梗嵌于门楹与门臼之间。一般门洞均设门槛,或为石砌或为木制,高度由十几到三四十厘米不等。后门和侧门一般为单扇,做法与大门相同,但宽度稍窄。在大户人家的厨房、厕所等次要房间,也常用这种单扇拼板门。据民间丁匠介绍,拼板门的板数应为单数,而且每块板材的纹理与树的生长方向一致,不得倒置,但据实地考察,有单数,也有双数,比较自由,可见许多工匠仍是“量材而用”。

    在祠堂、寺庙等公共建筑中,大门也常采用双扇实拼门,不但较普通住宅门宽,而且门板较厚重,外表涂以深红或褐色油漆,板面有菱形或方形的花纹,或绘以宗教故事或人物彩画;也有的在木板上复钉竹条,镶成万字、横竖、回文诸式样,颇为美观。门面装有铁制门环,门环形式各有不同。门背装门闩,门槛较高。沉稳厚重的外观,使整个建筑显得宏伟、森严,在视觉与心理上,使公众和信徒臣服于神灵。

    (2)框档门

    框档门的构造是以木料做框,镶钉木板。木板可以等宽,也可以宽窄不一。木板中间之横料民间称光子。

    框档门较实拼门轻巧,外表大都有简洁的菱形或方形雕饰,显得美观大方,但因镶钉的木板较薄,其坚固性不及实拼门,一般用在大户人家住宅的内部厅室和普通木构建筑的大门。门扇或单或双视具体情况而定。总的来看,在大户人家和市镇居民的住宅中,框档门用得较多,但山区住宅却较少采用。

    (3)格扇门

    在湘西民居中,格扇门的处理手法十分丰富。因其轻巧、空透,被广泛用于内部厅室和商户双道外门之摇门(较矮)。可为两扇、四扇、六扇,也可采用八扇。平时只开两扇,其余用门闩固定,遇有喜庆、亲朋集会时,方将整个厅堂敞开。每扇门宽约0.6米,高2米,靠摇梗为轴转动。门的构造类似于框档门,两边有边梃,上下两端是“横头料”,中间一般分为四档,两大两小。上一大档是棂格花饰,中间一小档,下面一大档,再下面一小档的做法与框档门的做法一样,外面都有几何形或动植物雕饰。根据棂格的形式和组合规律又可将其归成几类。

    ①在以四扇或六扇为一组的格扇门中,各扇的棂格搭接方式基本一样,自成一组图案,没有一个突出的中心,给人一种均衡、平静的感觉。

    ②在一组格扇门中,除常开启的中央两扇外,其余各扇图案基本一致。中央两扇组成一个完整的图形,以中央门缝为轴左右对称,构成一个明显的视觉中心,既突出了中轴线,又给人一种引导作用。

    ③在一组格扇门中,中间两扇图案相同,其余各扇自成图案。图形在相似之间有所区别,显得和谐统一,又区别于中间格扇。

    2、窗

    窗也是整个建筑中引人注目的视觉中心之一。因此,无论古代建筑还是现代建筑,无论是公共建筑还是普通民居,窗都成了建筑中重要的装饰处理部位。窗的形式与大小的选择直接影响建筑本体的风格。

    在湘西民居中,窗的形式多种多样,由简到繁,由粗到细,处理手法巧妙而娴熟。依据形式的不同,可分为直楞窗、平开窗、花窗和格扇窗等,各具特色。

    (1)直楞窗

    直楞窗一般用在山区以砖石结构为墙体的住宅和市镇居民的次要房间中,其外形和构造都很简单,一般以两根横料和几根木楞拼成,大小约1米见方,无任何修饰,也不刷油漆。由上下两横料固定于墙上,不能开启。冬季寒冷时糊以薄纸,夏天再将纸撕去。由于这种窗的窗洞较小,中间又有较粗的木楞分隔,所以通风和采光效果不佳。但因其造价低廉,且直楞相拼比较坚固,制作省工、省时,所以广为山区居民采用。即使现在建房,这种形式仍被采用。

    (2)平开窗

    平开窗在湘西民居中的应用不是很多。一般用在吊脚楼或转角楼的檐廊下,多为两扇,做法比较细致。以两侧摇梗为轴转动,棂格的搭接方式和图案处理与花窗的构图原则一样。各种图案与轻巧的吊脚楼相配,更增添了几分秀美。

    (3)花窗

    花窗在湘西地区市镇和山区都使用得极为广泛。其外形美观,但构造较复杂,固定于墙上,一般不开启,形式变化自由、灵活。纤细的棂格、精致的雕刻和镂花,组成一组组丰富、优美的图案,或简洁明快,或复杂精细。不同地区、不同时代的图案形式,并不完全是窗本身在功能和工艺上的发展,而是当时、当地社会文化和审美意识发展水平的反映。根据图案形式,可将它简单归成下述几类。

    棂格搭接呈平纹、斜纹、冰裂纹或井字形图案,各部分均匀分布,无明显的视觉中心。

    图案中部有一明显的视觉中心,或虚或实。如为实心,则大都有精致的动植物雕饰,有的还有人物动态场面,多为当地的民间传说故事。棂格与棂格之间有花草、飞禽、走兽等精巧的镂空花饰与之相连,显得精细、活泼。许多构图处理手法都是其他地区少见的,具有很强的地方性。这类图形多为对称构图。

    有的花窗竖向对称构图。这种图案棂格搭接不拘于平直方正。组成棂格的线条有直、有曲,也可以是不同的角度相交。棂格之间或密或疏,整个图案有极强的工艺性。

    (4)格扇窗

    格扇窗一般多用于内部厅室的正面。除去厅室大门(多为格扇门)外,其余开间由格扇窗全部贯通。窗扇的尺寸及数目视具体建筑的开间大小而定,以双数为原则。两扇可开启窗的两边是中梃,下部是90厘米高的墙体(砖石墙或木板墙),上部有窗过梁。窗扇的图案丰富多样,精巧细致,但每扇的图案均一样。棂格的搭接方式和图案构图原则,均类似于花窗。当格扇窗全部关闭时,其效果与关闭的格扇门相差无几。

    3、栏杆

    栏杆是吊脚楼或转角楼必不可少的围护构件。湘西民居中所用的栏杆做法和形式,比一般汉民居中的更为复杂和多样。根据栏杆的形式可将它分为两大类。

    (1)直栏杆

    直栏杆常用于室内楼梯和回廊等处。它本身又包含两种形式:一种是方楞直条式,无任何修饰,做法简单,仅满足最基本的安全需要;另一种是圆柱式或圆柱雕花式,其木条呈圆柱形,上面刻出纹样,再涂以油漆,既坚固美观,又典雅大方。

    (2)花饰栏杆

    花饰栏杆用得极为广泛,一般安装于走廊两瓜柱之间。因柱距不等,构图处理不尽相同,当两柱间距离不大时,一般以两柱为边界成一整体图案,或平缓,或突出中心,因楼而异,以美观、安全为原则。当两柱间距离大时,一般将其等分几份,其中每一单元都是相同的图案。棂格花饰的搭接方式及图案形式,都与门、窗花饰处理手法类似,但出于安全的需要,棂格不如门窗纤细,雕饰也不如门窗精致和空透。

    在吊脚楼上,栏杆位于建筑中最突出的位置,其精美的图案与建筑本身及门窗的图案互相呼应,构成和谐的统一体,给建筑增添了活力。在湘西民居中,吊脚楼的栏杆是人们乐于装饰处理的地方,图案多样精美。

    4、外檐装修

    在湘西木构建筑中,外檐处理有多种手法,不同建筑的形式各异。

    在普通单层住宅中,外檐处理比较简单,仅在檐口下做一块封檐板,很少修饰,也不涂油漆。檐底不抹灰,也不封死,任挑梁外露。这种做法简单、经济,而为一般民宅所常用。

    在吊脚楼上,因两端有翘角,檐的做法又不相同。除平直部位的封檐板外,在屋角起翘处常用2~3层曲线形的封檐板装饰起翘的屋角,这一做法当地叫“捧檐”。经过这样处理后的翘角,看起来整体性较强,既挡住了裸露的梁枋,又以柔美的曲线,勾画出起翘的屋角,从而大大增强了吊脚楼的整体美。

    湘西城镇住宅相对村寨有不同的要求。住宅多为两层,檐口距地面高约6米。由于街道狭窄,外檐自然容易暴露在人的近距离视野范围之内,需加以处理。城镇中的商户大多建成“前店后宅”的住宅形式。基于商业竞争的要求,也比较讲究外檐装饰处理,常见的檐部处理方式有以下几种。

    (1)搁板式

    檐部用刨光的木板拼装遮住了梁、枋,因而外观显得整齐、大方,且构造简单、经济,对于一般民居,不失为一种较好的处理方法。

    (2)卷棚式

    这种方式是将条形木板加工成弯曲形,然后拼装成整体曲面檐板。同搁板式比较,这种方式显得细巧、精致,它既达到了装修的目的,又给人一种美的享受。这种独特的处理方法在别的地区还不多见,充分体现出湘西工匠独到的技艺。

    (3)卷棚与檐廊相结合

    这种处理手法与前两种略有不同。住宅的二层檐廊出挑,形成一个类似于阳台的空间,使卷棚与栏杆结合形成一个整体,既有利观瞻,又扩大了使用空间。在出挑栏杆的瓜柱下部,用与前檐墙连接的“象鼻”形构件将瓜柱托住,使外观显得极其精美、轻巧。湘西工匠借用大力神——象的形象作为挑梁,充分表现出他们丰富的想象力以及对动物的崇拜心理(见252页左中)。

    5、梁、柱

    建筑中的梁、柱是重要的承重构件,通常也是重点装饰的部位。但由于湘西地区过去比较贫困,普通平民住宅梁、柱的处理十分简单,在有些部位的梁,巧妙运用自然木材的曲线美,而柱基本不加修饰,只在大宅院和公共建筑中才对梁、柱加以装饰处理。

    最常见的是在柱上部用卷草花纹镂雕的斜撑将柱与梁有机地结合起来。由于这种做法比较简单,外观也显得简洁大方,而被广泛用于大户人家的厅室。

    在一般民居中,梁都不加装饰,只在主梁中间,绘以八卦或裹上红布,是一种吉祥的象征。而庙宇、会馆等公共建筑的梁,多数要加以装饰。湘西喜动植物纹样,通常梁的两端饰以植物图案,有荷花、卷草等,中间则是动物图案,有狮、虎、麒麟等。

    6、柱础

    为了防止柱子受潮腐烂,碰撞损坏以及承载能力的需要,人们往往在柱子下部放一块石头,使柱子作用于石块之上,这便形成了最初的柱础。随着社会生产的发展、人们制作工艺水平的提高和审美观念的进步,柱础由原来简单的石块,演变成了鼓形、瓜形、斗形、方形、六角形或八角形。由于湘西地区长年多雨,气候潮湿,很多柱础比北方民居的显得细长,竖向高以使木柱底部远离潮湿的地面。柱础的表面雕刻着形态各异的动植物形象,以龙、凤、鱼、虎、狮、麒麟、天马、卷草、荷叶等为主。饰物形象,精雕细刻,处理十分得当,成为室内重点装饰。

    7、马头墙及脊饰

    (1)马头墙

    在市镇民宅、祠堂及山区的大宅中,马头墙被广泛采用,其形式多种多样,处理十分灵活。墙体一般由青砖砌成,高出屋脊的部分做成平行的阶梯形,或呈鞍形、弓形,具体形式皆由主人和工匠的喜好来决定。

    湘西地区的马头墙大多做得比较轻巧,一般为三跌,也有一跌、二跌、四跌、五跌的情况。跌数的多少及每跌的高度,由屋面坡度的大小及长度来决定。当建筑出现前高后低(如六柱五挂)的情况时,两边的跌数也不同(即前少后多)。墙顶均有墀头,由砖出挑三步,抹以白灰,粉刷时也做一些花饰。墀头顶做成人字形小青瓦面,脊顶饰以青灰,再嵌竖立的小青瓦,脊角用瓦或砖垫高,做“卷草”向上高高翘起。内埋铁筋、外饰青灰。几组翘角并列,显得轻巧、别致。

    (2)脊饰

    屋顶筑脊的目的是为了防风、防漏、坚固耐久,也是两坡屋面的分水岭。在大部分土家、苗家山寨,屋脊的处理十分简单、巧妙。一般是由小青瓦不同的叠砌方式筑成,较少使用灰砂。做法是先将两片小青瓦沿脊覆盖,然后再将小青瓦整齐地立于盖瓦之上。在屋脊中部做有压顶,也由小青瓦砌成不同的形式。竖立的小青瓦从中部分别向两头倾斜,脊角也由小青瓦以不同的方式叠砌而成,一般都稍稍向上翘起。在一些经济条件较差的人家或次要房屋,屋脊做法更为简单。此时盖瓦之上不再压竖立的小青瓦,脊角也较平缓,这种屋脊防风、防雨的效果均较差。整个房屋基本没有装饰,外观朴素、自然、清爽。

    有些屋脊在盖瓦上抹青灰,再将小青瓦竖立其上,建成后有一白边,防风、防水的性能都较好。一些旧式官员的住宅中,屋脊饰物有表示其职位性质及大小的作用,文武各不相同。武官住宅正脊中部是一“戟”饰,左、右各一枚铜钱,以显示其财富。

    在较大的住宅或公共建筑中,脊的做法较复杂。脊部一般用青灰塑成孔洞或镂成空透的花饰。正脊中部塑一“葫芦”,脊角一般做成鱼龙吻的形式,高高向上翘起。灰塑的花饰高出脊面较多,花纹也不尽相同。在大的寺庙中,正脊大多做成二龙戏珠的形式,其他部位的龙饰也较多。

    总之,湘西民居中丰富多样的细部处理手法,不仅反映出民间工匠高超的技艺,也生动地反映出当时、当地的社会生产及社会文化的发展水平,具有较强的民族性与地方性。

来源:《湘西风土建筑》
时间:2010-10-1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