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长乐:600米老街,承载千余年繁华



  

  62日,汨罗市长乐镇,小孩子在麻石老街上玩耍。这条老街有着悠久历史,繁盛时期人流熙攘,曾是“岳阳地区第二大集散中心”。(组图 赵赫廷)

  

  62日,汨罗市长乐镇保留的回龙门。

  

  62日,汨罗市长乐镇一家制鞋厂。

  一座城镇,多大才算适宜?演变过程中,扩张和萎缩的内在逻辑是什么?

  当小门小户的手工行市,被现代工业所取代,旧时缓慢扩张、“原点不变”的古商镇,又该如何面临城镇化的摧枯拉朽?

  新型城镇化样本调查的第三期,我们追古溯今,寻找城镇演变背后关于效率与效益的种种线索。

  开篇自汨罗市千年古镇长乐始。

  这是一个小镇,一条600多米长的麻石老街,就是这个“乡镇商业中心”的全部内容,1000多年未曾改变。繁盛时期,街上排布547家不同的工商户门店,人流熙攘。

  在重农抑商的中国传统语境中,因为地形因素或主动或被动的长乐古镇聚焦于工商业之上,以土地高度集约的发展模式,为今人提供了一种“不盲求规模、却重视单位土地收益”的思考向度。而其面临的“老城”与“新区”的抉择,同样是今城崀山、中方和祁阳正在思索的问题。

  一种现实是,中国梦背后的新型城镇化,正在改变中国大多数城镇,关于“城”的发展冲动开始在三湘四水蔓延。

  当发展的激情逐渐被收益率的理性要求所取代的时候,如何实现城镇化效益与效率的最优发展,成为当下城镇化思考中的核心所在。

  人与城的矛盾,老与新的抉择,土地开发粗放与集约的取舍,三种维度的博弈,正在寻求一种中国新型城镇化关于理想与现实的平衡路径。

  初夏的阳光微醺,懒洋洋地粉饰在连片黑瓦和泛黄木门上。

  略有些破碎的麻石板,路面磨得光亮,那是拥有一千余年历史的老街从骨子里透出的骄傲。这是汨水旁的千年古镇长乐,历史上“岳阳地区第二大集散中心”。

  长乐古镇因交通而盛。因为居于旧时水运、驿道的节点,军事,商业,往来繁忙,盛极一时——这与大多数传统古商镇的存在价值相似。但它又选择了明显不同的发展路线:不求城镇规模,但重经济质量。这个小镇,不负其“长乐街”的曾用名,以“一条主街+巷道”的小城格局,高度集约的工商业发展,占据“区域集散中心”达千年之久。

  在缺乏大规模投资的传统古镇话语体系中,“不盲求规模、但重单位土地收益”的长乐古镇,正在为中国小城镇的推演提供一个集约路径的典型性样本——就在2000年,镇区建成区面积2.2平方公里的长乐镇,镇区创造的GDP总值为1.9亿元,每平方公里土地产生的GDP0.86亿元。

  水道上的繁华商埠

  长乐镇的崛起,就是一部中国古商镇因交通而兴的演变史。

  或水运,或驿道,古商镇总是占据便利的交通优势,使之四通八达,能方便与各地文化、商贸、经济做交流,方成就赫赫声名。大如城市,像杭州;小似集镇,如长乐。

  据《汨罗市志》记载,早在南朝梁大通年间,辖罗县、湘阴、玉山、湘滨、岳阳、吴昌6县的岳阳郡,郡治设在长乐(今长乐镇长南村)。而隋文帝开皇十一年(591)湘阴县县衙也设在长乐。这意味着,1400多年前,长乐便成为了湘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与长乐有关的故事,从“水”开始。

  这个位于汨水以北的小镇,水运交通发达。它作为汨水旁的一个重要渡口,是对接城陵矶的重要中转站。因为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长乐镇开始在湖南湘北城镇发展历史中,刻印痕迹。

  “长乐是湖北到长沙的必经之路,以前靠河运,这里是岳阳地区第二大集散中心。”作为长乐古镇历史的研究者之一,土生土长的长乐人薛松林记得,“最多的时候一天有一百多艘船进出。”

  因为承接水道和驿道的连接地带,从明清时代开始,长乐镇从最初的小街市,开始积聚来自周边地区的经济动力,成为了一个以商贸中转和工商业为主体的集散中心。

  1947年出生的本地人周怡茂曾见识过长乐的旧日繁华。“去湘阴,汨罗的人都在这里上下船,来来往往的船只停泊在码头,甚是繁荣”。

  那样的时代,这头连起码头,张望古水道上帆起帆落的繁华盛世;那头深入乡野,延续十里八乡的往来繁忙,盛极一时。

  尽管已经过去快60年了,但当时晚上码头上装卸货物的热闹场景,周怡茂至今记忆深刻。因为水道和官道的四通八达,长乐古镇上,即便更深夜静,商埠仍人流如潮,“晚上也走船”。

  史料为证,在《岳阳百年大事记》中记载:“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工商业颇兴盛,其中棉布行有数十家,集散运转的有茶油,年吞吐量达10000余担,还盛产雨伞,烟草。”

  夕照下,汨水边,曾经喧嚣的石板码头,早已被时光和水泥河堤覆盖。

  一条老街的集约化样本

  6月,长乐镇,老街。

  穿着布鞋的薛松林,步伐矫健地在麻石老街上穿行,不时停下来,微微抬手在木门紧锁的老房子面前晃过,一点看不出73岁的年纪。“这栋房子,以前是铁匠铺,这间是南货店……看这块石墩上还刻着字,是过去私墙的证明。”古老的基墙上,“徐三泰”三个字隐约可见。

  共计600多米长,45宽的主街长乐街,是长乐古镇由古至今的一条商业街,分成上市街和下市街(旧为“普庆、同庆、吉庆、北庆、永庆”等五街)。古到什么时候?老人也说不清具体年份,但关于镇的记忆“就是从街开始”。

  在长乐的城镇推演中,“街”与“水”一样,是最为关键的词语之一。

  长乐街这条麻石老街,是对接汨水码头与湘阴、岳阳的主要通道,在本地人郑志坚的记忆中,“(上世纪)60年代以前,是通往湘阴、平江的主街,从码头上卸了货,都从这条街运往各个乡镇。”

  据汨罗市长乐镇故事会传承人陈范兴的考证,麻石老街的时间自隋唐时始,“这条老街的历史,比回龙门还早”——回龙门是目前长乐镇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古迹,可考文献记载,其修建于唐德宗建中元年。

  与大多数中国古镇不同的是,在整个镇区的发展中,古镇始终围绕商业街道布局,千余年亦未曾改变。关于长乐镇工商业的起落兴衰,一直以一种内生性的自我循环反复为之。

  一个值得玩味的数字是,在这条长度一直没有大变动,保持600余米的老街上,以工商业最繁华的1951年为例,个体工商户达547家,其中商户386户,工户161家,从业人口达到1480余人——几乎是走一米即可换一户商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集约式发展,是长乐老街最典型的街道铺陈格局。

  武汉理工大学2008届硕士研究生金毅,在他的毕业论文《湖南汨罗长乐古镇研究》一文中分析,由于建筑属于紧凑型的形制,长乐古镇每户所占空地都十分有限,房屋规模受到限制,不允许自由发展,只能以最集约的矩形形式发展。“位于上、下市街两侧的建筑,这种秩序尤为明显。”

  走在留存老建筑相对较集中的上市街,这种集约式发展的感觉尤其明显。因为街市的缘故,沿街的老建筑大多是宅店合一、前店后宅的老宅子。“前面临街的房子大多是可以拆卸木排门的临街店铺,每个门面宽度差别不大,大多都是3-4米一缝(当地一种计量名称)”薛松林说。

  在过去的年岁,上市街和下市街聚集了大量不同行业的店铺,“在最繁华的时候,还分门别类有不同的商业段,集中销售,就像现在的美食一条街,服装一条街”,薛松林说。

  在大规模投资缺位的小城镇发展话语体系中,长乐古镇这种镇中心叠加式发展的集约模式,显然为城镇从街市向集散中心的“进化”提供了一种更为现实的模板。

  不求规模的大幅度扩张,但谋求单位土地收益的运作模式,使得城镇的经济得到快速提拉。

  失落背后的城镇格局之变

  在《马桥词典》中,韩少功是这样描述“自己挑木进山必经的”长乐镇。

  “它有贯穿全镇的麻石街,有流淌于麻石上的甜酒香和木屐声,通向热闹而且湿漉漉的码头,也有一些似乎永远不会探出人面来的紧闭门窗。”

  但现在的长乐古镇,与韩少功笔下的相比照,差不多也是另一个世界了。有些店铺不见了,有些店铺改头换面了。

  长乐古镇,正在遭遇大多数湖南古商镇所面临的共同困局。这些依山傍水的古商镇繁华于公路运输还不发达、大小河流上还没筑坝的时代。但现在,公路改变了一切。

  长乐通汽车的历史,从1958年修省道开始。金毅在《湖南汨罗长乐古镇研究》中提及,1980年后,因为公路的兴起,长乐镇逐渐开始“分裂”成老镇区和新镇区。

  大多数类似于陈范兴这样的本地人,也认同这一看法。“老镇区依然以长乐老街为核心,而新镇区则以长乐老街与十字街为主轴,开始往汽车站方向聚集。”

  这个曾经借力于自然地形的优势,依靠小城集约发展模式的古镇,实现了城镇发展的加速度。但在交通方式改变的语境下,严重依靠商贸流通活跃度的古镇老街工商业者面临“失落的危机”已无可逆转。

  一栋老房子外,斑驳墙面上宝蓝色的“杨福盛烟酒”几个字,似乎仍然停留在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气氛里。继承了百年老屋的杨海涛,仅仅只能以一年3000-4000元的低微收入聊以度日。

  不断有人离开这条老街。也有些人,则将过去的老铺子变成了自家的居所——就在上市街街口附近,曾经喧嚣热闹的街市,已经基本上变成安静的住家。2002年搬到上市街的鲁月英说,因为十字街通向公路,“现在上市街靠北门这块,已经基本上没人做生意了。”

  在对古镇进行深入研究后,金毅提出,“由于长时间对土地的固守,商品经济发展的滞后,经济基础的薄弱,阻碍了城镇的更新。”

  事实上,数据显示,在1982年至1993年的11年间,长乐镇镇区建成区面积仅仅从1平方公里增加到1.1平方公里,而房屋建筑面积则激增至22.89万平方米。

  超负荷运转的古镇,开始思考如何在依然保持老街活力的前提中,实现新生。

  老故事与新镇区

  610日,当长乐镇故事会传承人陈范兴与长乐故事会的表演者们一起在北京延庆县参加第五届北京端午文化节的时候,1600多公里之外的汨罗长乐镇,家住郑家大院的余拥军,正在自己的方缘鞋业厂房里了解最新的意大利订单生产情况。

  陈范兴在对外推广长乐镇的文化传承——故事会。而余拥军则在出外发展多年后,返乡投资了一个40多万元的鞋业制造厂。

  这似乎是当下长乐古镇如何实现老城新生的一种解决方案。一边,是对古老文化和历史的保护,传承;而另一边,则是在打通经济发展更为广阔的市场通道。

  事实上,在长乐执政者的发展思路中,老城与新区的发展抉择,并非简单的推倒重建或者固步自封,而是寄望于一种各有侧重的执政表达。

  正在送审的《长乐镇总体规划》编制者、湖南省城市学院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游博士是这样理解长乐镇的发展规划,“保护与外扩”。

  一面是保护,对于古镇保护将保证核心区的范围,通过道路与绿化两种元素的保护,与周边居住区适度隔离。“未来可以将古镇作为旅游的重点项目,在保护区内不新建,不改建和扩建,适度控制原址修建。”

  而另一边,则是新城区的外扩,通过行政中心的迁移,引导整个镇区向西北角迁移。“整体思路将县道041线作为县城的主轴区,推动镇政府往外迁移,041线的改造,通过行政中心的迁移,往西北角迁移。”

  事实上,从目前长乐古镇的发展来看,“居住在老街,生产在新区,贸易往外走”的一种趋势开始出现。

  郑家大院的一半,曾被余拥军祖父买下,然后又成为公产。而在2010年以来,在外做生意的他,开始陆续将房子买回并定居于此。

  3年前回家建厂,现在员工有五六十人,一个月的营业额平均都在十几万元。”在他看来,长乐现在有人力资源成本优势,“如果有贸易渠道,回家开厂并不会比在外做生意差。”

  类似于余拥军的制造业从业者,正在构成长乐镇经济的支持力。保安工具制造、长乐甜酒、长乐镇地方特色食品加工业、建材、商贸、服务业发展迅速。

  长乐还在规划建设占地面积1200亩的故事民俗园、占地500亩的高新产业园。

  现在看起来,曾经受益于集约开发的长乐镇,依然没有选择大拆大建的城镇化模式。但随着镇区的外扩,新的园区能否续写麻石老街寸土寸金的辉煌?

  [古镇档案]

  长乐镇位于汨罗市东北部,与京港澳高速公路、107国道紧密相连,距岳阳市70公里,距省会长沙市仅82公里,全镇总面积58平方公里,辖17个行政村()委会。

  长乐镇盛产水稻、棉花、油菜、油茶,通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集镇初显规模,镇区形成了“三纵四横”的基本框架,公路运输四通八达。根据长乐镇政府办资料显示,通过长期实施工业兴镇战略,大力提高乡镇企业的整体素质,大力发展个体私营企业,创造了镇域经济特色。形成了以机械制造、电子建材、食品、造纸为主的产业群。尤其是以保安工具制造为重点的机械制造企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中南地区最大的保安工具生产基地,是名副其实的“保安工具之乡”。(文洁)

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时间:2013-06-2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