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60年来,我们是怎么对待长沙地下遗址的?

薛小林 朱辉峰


  半个多世纪以来,考古工作者已经通过考古,初步证实长沙城市发展的历史。不断出土的文物,为丰富长沙城史增添了新的证据链。但随着近年来城市建设急剧加速,长沙市的这些埋藏在地下,证明长沙城市历史发展的实证正面临着危机。最近的潮宗街古城墙事件,就是这一危机的反映。若干有识之士都在呼吁,保护长沙城活着的历史,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
  1949年之前湖南的考古基本上由盗墓主宰着
  长沙城可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214年前。老考古工作者、湖南省博物馆原馆长熊传薪,曾向有关当局建议,设立一个长沙建城纪念日,唤起民众对传统文化的追思。对于他献身多年的长沙文物保护,他不无忧虑地感慨以前保护意识不强,现在各方面的意识加强了,但说得多,做起来难
  早在西周时期,就有过关于长沙的记载,但是否有长沙城还很难说。长沙有史可查的建城历史,得追溯到公元前202年,西汉建立后,汉高祖刘邦封吴芮为长沙王。
  当时中央王朝对南方的统治还不是十分稳固,位于南岭以南、跨越秦汉两个朝代的赵佗政权,和中央政府时分时合。赵佗的南越国名义上虽然属于汉朝,但却不怎么听朝廷指挥,汉武帝征讨南越,分五路兵马发兵,其中有四路从湖南进入。因此长沙国成为征讨南越的桥头堡,地理位置异常重要。
  在长沙河西湘江沿岸的山包上,有吴、刘两姓长沙王的墓葬群,而湘江东岸今五一广场一带,发现过汉代到明清的古井、陶器、城墙遗址等遗迹。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考古实证,考古学者们已经达成共识,从汉代以来,长沙古城的旧址基本上固定在五一广场一带,历时二千余年而未变。
  1949年之前湖南的考古基本上由盗墓主宰着,早在1942年,长沙子弹库(现人民中路湖南省地质局院内)就被盗掘出一幅中国最早的帛书,上面有关于巫术的图案,后被卖往美国。19492月,陈家大山(今湖南省军区一带)出土了一幅人物龙凤帛画,也是被盗掘出来的,是中国最早的画卷,现藏湖南省博物馆。
  1950~1952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袁家岭一带发掘出40多座楚墓,这是建国后文物部门在长沙正式发掘地下文物的开始,出土有漆器、陶器、竹简。1954年,在仰天湖出土了一批竹简,为中国出土的最早一批竹简。1957年左家塘发掘的一批楚墓,出土了中国最早的一支毛笔,另外还出土了一批珍贵的蚕帛,对了解2400年前战国时期楚国的纺织业提供了很重要的资料,上面有家庭式作坊的记载。
  1960年代的多次考古发掘,发现仰天湖、杨家山、小林子冲、柳家大山(今火车站)、砂子塘一带,包括长沙东边的小吴门、南门以外,都是墓葬分布区。
  1972年,顶着杀头风险女尸没火化,但马王堆12号墓原址没保住
  1970年,文物部门在长沙浏城桥一处挖防空洞的工地,在桥下发掘出一处春秋晚期的墓葬。经考证为楚国南方一个比较高的军事将领墓,规模比较大,出土了一把近3米长的矛,和有柄的戈,还有很多陶器、兵器、竹木器等随葬品。该墓位于浏城桥的丘陵地带上,有助于了解长沙城的变迁,表明当时这一带还是郊区。
  据考古专家、湖南省博物馆原馆长熊传薪介绍,长沙城最早的城区,在东牌楼、坡子街一带,当时湘江在这里回旋,此处靠湘江近,有码头,这是长沙城战国直到汉代的城区,后来以此为中心向四周扩张。
  浏城桥的春秋晚期墓发掘时上面是房子,这一带是交通要道,当时没有拆房子,是在地下发掘的。文物发掘出来后,遗址还保留在那里。后来说要在原址修陈列馆,最终没有修,现在还保留着发掘后的原址。这也是那个年代不多见的保留原址的墓葬。
  1972年,同样也是挖防空洞,挖出了举世震惊的马王堆墓。熊传薪参与了这次发掘,熊从当地住户的门牌上看到,这个地方原来叫马鞍堆,从当地有两座马鞍形的山而来,后来却误传为马王堆,以为是五代时马王的墓葬,但1951年考查调查时,认为应是汉代的双女冢。也有认为是西汉刘氏长沙王母亲的墓。
  考古发掘证实是西汉长沙国丞相利苍和妻儿的墓。墓葬没被盗过,里面的东西保留完整,最重要的,是出土了一具历经两千多年仍保存完好的女尸!女尸出土后,19725月,在湖南省博物馆展出,观者如潮,在国内乃至全世界都引起了轰动。
  但当时正处于文革期间,有人认为会转移革命斗争的大方向,认为女尸是封资修的东西。据传当时分管文教的四人帮成员姚文元曾下令将女尸火化,但湖南省的考古工作者坚持要见姚的书面批示文件,不能把口头传达作为依据,冒着杀头的危险,拒绝火化。
  尽管是女尸,经防腐技术处理,体现中国防腐技术水平,所以这个东西还是一种文物,她不仅是一种女尸,熊传薪回忆,他们用这种方式为一桩世纪性的文物大发现辩解。女尸最终保存了下来,而且据说还可以继续保存至少两百年。
  但马王堆12号墓的墓坑没有保住,现在只留下3号墓墓坑在原址,一般人参观都去湖南省博物馆。
  1996年,如果不是那个叫孟科保的年轻人及时挽救,走马楼吴简会怎么样?
  1974年,对曾被盗掘过的子弹库战国墓重新发掘,出土一幅人物御龙帛画,反映楚国人死后灵魂升天的内容。绘画技巧精湛,和陈家山人物绘画堪称姊妹篇,现在作为湖南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但墓址也没保护下来。
  1976年,河西咸嘉湖修路时,文物部门发掘了西汉长沙国王妃曹墓,出土一枚玉器印章。1976年,在象鼻咀发现了西汉吴姓长沙国第四代王吴著的墓。
  到了上世纪90年代,随着长沙城市开发加速,一些在建设过程中浮出的重大考古发现随之而来,但是也惊心动魄,暴露出这一城市运动对地下文物的威胁。
  直到这一时期,文物考古仍然没有被纳入到建设的审批程序中,像现在一样。文物部门在每个工地开工时,还是要主动找上门去,奔走在建设单位和政府部门之间。向建设单位宣传文物保护法规有点像乞讨,长沙简牍博物馆原馆长宋少华用平静的语气自嘲道。
  1993年发掘的渔阳王后墓,位于原湖南财经专科学校(今湖南财经学院)内,学校要在墓地所在的小山包位置建办公楼,开工时并没有通知文物部门。但长沙市考古部门的工作人员事先做过调查,开工后来到现场交涉,在发现墓葬后要求停工。
  墓葬发掘后出土的珍贵文物和黄肠题凑形制,让这一发现成为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原本计划在原址建陈列馆,但最终不了了之,现在在原址处搭建了一个棚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1996年在长沙走马楼发现的14万枚三国吴简,超过了之前国内发现所有简牍总和。但这一世纪性大发现,却是在一个叫孟科保的年轻人——长沙市文物工作者的抢救下幸存下来的。
  当时开建平和堂工地的挖土机已经把简牍挖出一部分当做污泥倒掉,一部分危在旦夕。挖土机这时坏了,正在维修。孟科保在发现一枚有字的简牍后立即去公共电话亭打电话报告,随后在长沙市文物工作者一番惊心动魄的抢救后,吴简终于幸存下来。
  但推土机对文物的威胁,也让亲身指挥这场发掘的宋少华多年后不寒而栗。宋事后常常想,如果没有那一系列的偶然,会怎么样?
  吴简出土后,原来发现它们的22号井不复存在,在平和堂深挖的地下三层停车场,原发现吴简的位置,做了一个井模型,在长沙平和堂五楼进行了几年免费展览。如今它们躺在天心阁下的简牍博物馆里。当年参与发掘的李鄂权想到不能在原址修简牍博物馆,心里还是有一道坎
  进入21世纪,一个项目就挖掉大半边城
  我担心再过几十年将无古可考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考古界都认为西汉吴姓长沙国的墓葬区在河西,刘姓长沙国的墓葬区在河东火车站一带。但2006年发掘的风篷岭一号墓,却改变了考古界的认识。
  熊传薪等专家介绍,河东五一广场、东牌楼一带是西汉长沙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河西是墓葬区,河西天马山到咸嘉湖一带是吴姓长沙国墓葬区,咸嘉湖到风篷岭、三汊矶大桥一带是刘姓长沙国墓葬区。
  但风篷岭一号墓发掘后,却在2008年底,引来一个跨省盗墓团伙疯狂盗掘,有11座西汉王陵墓被盗。《三联生活周刊》报道称,中国的文物法规定,不主张主动发掘文物,但如果遇到工程建设等情况发现文物,应进行抢救性发掘,这一状况导致考古追着盗墓走
  这一事件给西汉王陵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导致计划中的王陵考古遗址公园缺乏文物可展示。
  进入本世纪后,尤其是近几年来,五一广场、东牌楼这一长沙古城遗址的核心地区,在旧城改造、棚户区改造等种种名义下,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开发,一些大的项目,动辄数千亩。
  一个项目就挖掉大半边城,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郭伟民不无忧虑地告诉《湖湘地理》记者,近年来长沙市修地铁、建高楼等城市建设,往地下深挖十多米甚至数十米,长沙市地下的文物都被掏空了,这对于文物考古来说不啻于毁灭性打击,任其这么发展下去,再过十年、二十年,长沙没有古迹了。另一受访专家也提出了同样的忧虑,我担心再过几十年将无古可考
  2011年在东牌楼棚户区改造时,发现的明藩王府遗址实行整体性切割,所谓异地保护异地保护无异于是对文物的破坏,郭伟民一针见血指出,他曾经希望把这一遗迹建成考古遗址公园,成为城市绿地休闲区,但无奈这一愿望化成泡影。
  就在此次舆论聚焦的潮宗街工地,2010年,发现了一段成功堤遗址,但最后也没保护下来,现在已在原址上建起高楼。只是前几年在坡子街发现的宋代城市供水设施,其中一段在原址处用玻璃罩起来,供游人参观。
  太多的文物古迹在这一城市改造运动中在劫难逃。五一广场一带发现了大量古井,有陶圈做井口的,有石圈做井口的,有木圈做井口的,形形色色,林林总总,郭伟民感叹,光把这些井保存下来,就可以做一个井博物馆。
  长沙市政府内部一位人士向《湖湘地理》记者笑称,该市的棚户区改造,在原址建起来的却不是棚户居民住的房子,而是豪华公寓,而且对地下文物破坏严重,要是在香港、国外,是要判刑的
  据了解,潮宗街古城墙保护方案已送往国家文物局审批,结局还未揭晓,人们将拭目以待。
  专家发声
  地面上的长沙,没有明代以前的建筑了
  郭伟民(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潮宗街的这段古城墙,是两宋、元明清将近千年之久的城整个叠加在一起,形成一个前后上下的叠加关系,基本反映了长沙历史变迁。它与长沙很多重要的事件联系在一块,极其重要,也极其宝贵。这段古城墙是不是要保护,这根本用不着讨论。首先它是文物,会发生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对民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对全人类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笔遗产。它的文化的力量,精神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不需要再去阐释,只要人到这里看到这个千年古城墙,就会有敬畏之感。那么对于这样一个地方肯定要进行保护,至于保护的方式要进行科学论证。
  长沙这一历史文化名城,经过这几十年,特别是近几年的城市建设、旧城改造,地下文物已经越来越少了。可以说,潮宗街这段古城墙,或许是空前绝后的,以前没有发现过,也许以后也永远没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地面上的长沙,没有明代以前的建筑了,都是后来建的,甚至大多数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修建的,包括天心阁,墙基是明朝的,此外都是建国以后的东西。如果这么下去长沙没有古迹了,我们都看不到长沙明清以前的东西了。那么我们到哪去看呢?只有到博物馆去看。真正的历史,真实的历史遗迹去凭吊的地方没了,这是一个非常遗憾的事。
  城市考古中的文物保护,在全国很多城市都做得比较好,比如广州的北京路,从西汉到隋唐到明清时期的一条道路,不同时期都有地层叠加,在地下保护起来,用玻璃保护一段,让大家可以看到。扬州的唐代宫城保护,杭州、南京的宫城、街道、遗迹,都得到保护。此外还有洛阳,汉魏、隋唐洛阳城。西安也是不遗余力保护,让人感受到历史的厚重感。
  长沙是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不只停留在口头上,我们有屈原、贾谊、马王堆,问题是这些都只能在博物馆里面看到了。假如潮宗街的城墙能原址保护,可以达到以下效果:一、市民能知道原来的城墙在地底下,距湘江河岸有100多米,地面在不断加高;二、湘江河岸在往西移;三、更重要的是,这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空间感、现场感、真正的文化遗址,没有离开环境,增添长沙市历史文化名城魅力,表明长沙作为楚汉名城的历史和价值。
  因此它是极其重要的遗产,加以保护,给我们的后代留一点看得见的东西,在原址保留一点古代的长沙。什么叫老长沙?如果这点都没有了,以后就没有老长沙了,完全是个新长沙,以后人家就没办法谈文化,搞文化交流就没办法谈了,在和外界,和国际、国内的历史文化名城交流上,远远处于下风。长沙和欧洲的某个城市,像佛罗伦萨、那不勒斯、米兰、威尼斯能相比吗?其实长沙能和这些城市相比,远远比这些城市的年代要早。为什么人家有那么多古迹,有那么多引以为自豪的东西,我们现在就没有了?他们的市长如果到长沙来,肯定会以他们的文化而骄傲,我们长沙能谈什么?长沙什么都谈不上,历史都没有了,和他们比你比得过吗?
  长沙城区1949年以来重要考古点分布图
  时间地点出土文物保护情况
  1  
  1952
  袁家岭
  发掘出40多座楚墓和汉墓,出土漆器、陶器和竹简
  原址不存
  2
  1954年  
  仰天湖  
  出土竹简,为中国最早的一批  
  原址不存  
  3  
  1957年  
  左家塘  
  楚墓,出土中国最早的一支毛笔,另出蚕帛  
  原址不存  
  4  
  1960年代  
  仰天湖、杨家山、小林子冲、柳家大山(今火车站)  
  发现有墓葬分布  
  原址不存  
  5  
  1970年  
  浏城桥  
  (以前叫工农桥)  
  发现春秋晚期墓,出土陶器、兵器竹木器和一件近3米长的矛,一件有柄的戈
  原址不存
  6
  1972
  马王堆
  (以前叫马鞍堆)
  出土著名的马王堆女尸
  仅保留3号墓坑,
  12号墓坑不存
  7
  1974
  子弹库(位于长沙市人民路,重新发掘,1942年曾被盗掘)
  出土人物御龙画
  原址不存
  8
  1976
  咸嘉湖
  发掘曹墓,出土玉器印章
  原址不存
  9
  1976
  象鼻咀(位于原望月公园,现王陵公园内)
  发现长沙王吴著墓
  原址保护,
  拟建王陵考古遗址公园
  10
  1983
  望城县铜官镇
  发现长沙窑遗址,出土比较完整的瓷器近万件(这个不在长沙城区)
  原址保护,
  拟建考古遗址公园
  11
  1993
  原湖南财专(今湖南财经学院)校内
  发现西汉渔阳王后墓
  原址保护,
  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12
  1996
  五一广场走马楼
  发现三国吴简
  原址不存,
  建有简牍博物馆
  13
  2004
  坡子街
  发现南宋自来水设施
  原址部分保护
  14
  2006
  望城县
  星城镇银星村
  发现风篷岭一号汉墓
  原址不存
  15
  2010
  湘春路
  发现唐宋至明清护城河遗址
  原址不存
  16
  2010
  潮宗街
  发现成功堤遗址
  原址不存
  17
  2011
  东牌楼
  发现明代藩王府遗址
  原址不存,
  异地整体切割保护
  18
  2011
  潮宗街
  发现宋至清时古城墙
  原址尚存,
  保护措施未知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时间:2012-03-2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