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楠木洞探幽

赵玉芳


  秋高气爽阳光普照。今天和高年级师生一道去“楠木洞”游。

  按照学校统一按排,我们九点钟正式出发。我带了一点点心,其余什么也不带。倒是一些学生想得周到,带了手电。楠木洞座落在沅江灰洞坳山村后面的大山里,离我们学校约有五六里路。上午的春日还不厉害,然而一个小时的路程也使我们始感有点疲劳。一路上领略了那美不胜收的田园山水风光后,目的地到达了。下了公路,绕着田间小道过两个弯,躁热的身体就觉得有了凉意,接着有学生喊:“到了!楠木洞!”

  我快步向前猛地一抬头,一下子就被眼前的奇景惊住了。在一个约两人多高的洞口上,丛生于洞口顶崖上的一株株粗大的楠木树无数根青枝藤叶瀑布似的飞泻而下。真是妙极了,此洞是因此而得名的吧。由于头抬高了,以致于太阳帽掉了下来。

  我加入了洞门口一二十人的欢呼雀跃:“楠——木——洞,

  我——来——了!”洞内顿时回声阵阵。

  俯瞰洞底,洞里的学生一个个变成了一两岁的小孩子,多矮呀,洞里深处传来的说话声也已成阵阵轰鸣。数堆大小不一的岩石象不规则的台阶一样蜿蜒洞下。从那看不见的洞底深处冒出的淡淡的烟气,似云雾飘忽不定,使我们真有置身仙境、飘然欲去之感。

  我们扶着由大小乱石组成的台阶徐徐而下,一步一曲折,虽然头昏眼花,也一步不敢偏。

  下得乱石阶,再行数十步,借着洞口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展现在眼前的是“千丘田”,窄窄的田塍纵横交错,直上侧面一山洞,不知有几百几千。良田”里水儿清清,一派娴静优美的田园风光。两旁伫立着许多大钟乳石,象巨象,象路驼,又似守卫在这里的警卫人员。顶上的钟乳石则似尖山倒挂,参差危耸,将坠不坠,两壁嶙嶙峋峋的样子使人感到目眩心惊,不敢再看。只是钟乳石顶尖部分晶莹透明,一滴一滴的水,象和尚数念珠般一粒粒滴落到“千丘田”里,只可惜那如音乐般的“叮咚”声被后面进来的师生们的嘈杂声所掩盖。

  饱吸了良田里的清凉泉水给予的力量,再往斜下坡走,里面有个更长的洞,光线更加微弱,隐约只见一点人影。在大家的惊呼声中夹杂着潺潺水声。如果把洞口看作洞神的口,那么这里便是洞神的喉管了。

  我正犹豫时,一位同事说:“未进里面,不算洞客哟!”一句话,把我的好奇心又鼓动起来,难得到此一回,不到长城非好汉,走!大家带来的手电在这幽深洞里只能照出小蜡烛般微弱的光,借着这微弱光线扶崖而下就好象“瞎子摸路”一般。人与人之间只看见模糊的影子。我们一行人都爬得拉起了风箱,但游兴丝毫不减。

  在一个有教室大的洞中,又一幅梯田层层的田园风光展现在我们面前。我再抬眼四处观望,忽然发现一个有窑般大小的石磨,顶上一个龙头似的岩石昂首,几层梯田组成的圆坝围着一泓清水,听介绍知道这是“龙盘磨”了。

  从“龙盘磨”下行,更有艰险在前头。为了一睹楠木洞的深处,我们在卵石夹道、流水遍地的黑暗小道摸索着前进。小路在两旁陡峭的石壁的勒夹下,又窄又长,手电光一照,晶莹闪亮的钟乳石在我们的头顶上直闪。

  由于我注意到了头顶,脚踩在水浸的卵石上一打滑,身子打飘,平衡的概念还未闪出,就象木头人似的往水中摔。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同伴狠劲扶了我一把,哈哈,才幸免成落汤鸡。

  在这每前进一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脚上,没想到头又被重重地撞了一下,眼前金星直冒。

  这路虽有两米多宽,高度却逐渐变扁,最后大家必须蹲着使劲低头才能过。

  三四米后,前面已是一片开阔地,但路仍是湿漉漉的。我们昂首抬头舒了一口气后,又在乱石中择路前进。

  继续前进至二十米远,出现石头砌成的方门,头微低便可过,然而那地上的水齐学生的膝盖。一个学生喊着“好冷”,我后面一个学生便自告奋勇要背我过去。

  我见他比我高一点点,长得还结实,就同意了。

  十步左右便又是平路。我下得地,穿过乱石堆,前面一条溪流(象是阴河吧)横在我们面前。

  不知道哪来的清幽幽的水哗哗地不断地从左方流向右方黑古隆冬的洞里去,似乎流向没有日月星辰的地方。

  十几个师生卷高衣袖裤脚,争先恐后地趟着齐漆盖的流水,往左方洞逆水而上。突然,一位女同事傻愣愣地坐到水里去了,顿时引来大家捧腹大笑。

  一个高个头学生过去扶她起来。

  她呵呵地笑说:“痛快!好凉快啊!”说完又继续前进。

  空气是潮湿而又凉飕飕的,前面是水坑。我心想前面肯定也就是这样了,千篇一律,想偷懒不走了。

  另一个女老师打着和我打招呼,我便邀她一块儿出去。她指着地上的一堆鞋说:“我还得给他们看看鞋。”

  我便坐下来也不走了。她将手电关闭,顿时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世界似乎已毁灭。

  我不禁浮想联翩起来:解放前湘西地区以土匪多而著名。要是土匪躲到这里来,肯定是很难找到的,但是我们的军队官兵最终在比这“楠木洞”更艰险的乌龙山全歼了土匪,真的了不起啊!

  不一会儿,去洞深处观景的几个男同伴兴高采烈地趟着水回来了,七嘴八舌地向我们汇报:“不去吗?太可惜了,里面多好看啊!”

  “里面象个大厅,不,简直象龙宫,有岩菩萨、有石桌、石凳……还都闪光呢……”

  “前面岔道太多,我们怕迷路不去了。不然,越到里面越好看!”

  听着这叽叽喳喳的议论,我直后悔刚才没有进去看看。

时间不等人,已是下午三点了。我们打着手电,踩着水与卵石铺成的闪光的路往回走。我又被一个学生背过水坑。

  由于眼睛适应了黑暗,走到“喉管”处伫立洞中间昂首而望。唯见蓝天一线,眼睛倒有点不适之感。把此处叫做“一线天”应该是很合适的。

  穿过“一线天”,爬上乱石堆砌的“台阶”,楠木洞豁然开朗。外面暖和多了。如果把我们比作是“胶卷”,那么我们进洞摸黑时可以比喻成是“冲洗”,出来后晒太阳可以说成是“曝光成型”,大自然的美景便留下脑海里了。这时我真想象孙悟空在水帘洞时那样也大叫一声:“这里也是个洞天福地也!”

  从洞口再回眸往洞里望,险尽道夷,大路就在脚下。

  在回归的路途中,楠木归的一切,还不断地回映脑际,这一切是那样地清晰,仿佛自己还置身洞中一般。楠木洞不象美丽极了的公园,不是人工雕饰的痕迹太浓,就是天然之美稍逊,它使我们实实在在领略到它的自然美。我不禁浮想联翩:洞因为有了水。才有了灵性,产生千丘田、龙盘磨、闪光的钟乳石,闪光的路。哪位唐代诗人设若花费点登山之苦,有缘寻觅到这一奇观,一定会吟出更为优美、奇特的绝句来。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