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浦峰古寺记游

赵玉芳


  我的家乡浦市对岸的浦峰古寺,建于唐代时期。它坐落于滔滔东去的沅江东岸,已有千余年的历史了。

  这年春天我终于有机会,和几个同伴过了江,踏着铺满卵石的沙滩,走上缓缓而起的小山冈,去游览刚刚开始修复的浦峰古寺。

  不多时,一座古色古香、结构精巧的寺庙出现在我们眼前。寺庙门朝南开,庙脊上棕色的莲花宝象一个大葫芦,在阳光照耀下熬是好看。

  寺里的菩萨早已打光,只有一个巨大的观世音塑像引人注目。佛像头顶精美华丽的峨冠,双目微垂,正襟危坐,给人一种稳重端庄、慈善安详的感觉,那嘴角上永恒的微笑,似乎是为如今人们过上了好日子而感到高兴。

  寺庙左右两侧的柱子上贴着一幅远近闻名的对联:“金钟撞破岭头云觉觉觉觉先觉觉后觉无非觉觉,木鱼敲落山边月空空空空色空空相空总是空空”。原来的古钟据说只要一敲,邻近四县(泸溪、辰溪、沅陵、麻阳)都能够听得见的。可惜那古钟现在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个替代品钟远没有以前那样的效果了。

  观世音塑像下是供桌,桌上放着供品,一盏明灯,老式香纸从香炉里燃放出一种古香气味。整个殿堂充满着肃穆的宗教气氛。这时佛像旁的一幅逼真的风景画吸引住了我。我走近仔细一看,图下一行小字映入眼帘:“浦峰古寺原址”。

  这座建于唐朝的寺院比“文革”后遗留的现在这个样子好看多了呢:四五幢牌楼被绿水梯田合抱,四周苍松翠柏掩映,牌楼恰似一叶绿色海洋中的小舟,我看着看着,顺口呤出杜牧的诗句:“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

  这时有三四个尼姑进来上香。她们都是女貌秃头,显得有点和尘世格格不入的。

  她们给灯加油,加香纸,然后面对佛像祈祷。

  这里完整的保留了一个古老的世纪,时光好象“啪”的一声,在那老蓝布衣衫上凝住了。

  我们步入后殿,真想不到,这里已破落得不成样子。地上长满了齐膝深的野草,屋顶由于长年失修,已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在正面墙的残碑上,依稀可辨清朝一个皇帝到此游览写下纪念文字的字迹。伴着叹息声,我感到很遗憾。

  虽然我不信什么佛教,但作为一个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人,看到此地的名胜古迹遭到毁坏,能不惋惜吗?

  我们回到前殿,为了听到一个真正的信佛者谈谈佛教,终于不揣冒昧地问:“听说这座古寺要修复?”

  “是要修复。”她简明的答道。

  “那从什么时候开始?要到什么时候完全修好呢?”我随口问。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她要走的样子。

  我迫不及待地提出了新问题:“既然佛法无边,为什么古寺在文革中会遭到毁坏呢?”

  她仔细看了我一眼,见我表情庄重,不象是戏言,才说:“这是个‘机’的问题,没有信教的‘机’了嘛!过去三胡灭佛,也毁庙宇,打菩萨,后来佛教也大兴。现在‘机’又来了嘛。”

  她回答得很玄,这种玄,倒不失为一种多年来在无神论者包围中培养起来的机警。

  我们走出这座古气沉沉的寺庙时候,江边吹来了阵阵凉风,我们仿佛闻到了时代的气息。江上来来往往的轮船传来的隆隆声,又宛如时代的脉搏在跳动。

  我坐在船上回头再次看浦峰古寺,仿佛看到了千百年来劳动者的智慧。我想,当这座寺庙通过能工巧匠的修复点缀后,我会再来游览的。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