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浦市的商业组织机构



  (一)会馆

  明清时期,沅水是西南一带与东部的主要连接线,而浦市,则是东西连线上的一个中转站。明末清初,浦市有“小南京”之雅称,物产丰富,商业繁荣。全国各地的商人来浦市经商,内地与外埠的物资得以互通有无。当时有湖南、江西、江苏、福建、浙江、安徽、山西、陕西、湖北、四川等10省以及本省的常德、宝庆(邵阳)、溆浦各府、县的客商,分籍先后在浦市建立了商业性质的联络联谊机构,俗称“会馆”。各地老乡忙时经商,闲时在会馆里“喝茶唱戏打牌”,遇有紧急和困难之事则团结协作,共渡难关。当时浦市有所谓的“十省会馆林立”,其实所谓的“会馆”,就是“同乡会”的代名词。民国初年,这种民间组织因不能对外代表全镇商务、仅局限于老乡之间,而被更为实用的“商会”组织所取代。

  (二)商会

  民国三年,浦市成立商会,名曰“泸溪县驻浦商会”。“商会”这一群众团体的民间组织,成为浦市一个举足轻重的机构,它与镇公所、警察所三者之间形成鼎足三分之势。镇公所负责贯彻和执行国家法令政策,警察所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其余一切均由商会发挥主要作用。浦市商会一共产生了十二届会长,会长一般由得德才兼备之人担任。商会制定《商会法》,要求商人在行规范围内办事。

  首届会长程梧岗,以经营绸布和盐庄起家,牌号福履成(江西籍),浦市十二大商号之一。

  公元1917年,程梧岗因病辞职,程九如任第二任会长。公元1920年,李仁斋被推选为第三任会长。他曾留学日本,家中开设丝绸、烟庄。公元1935年,“辰浦战役”红军前卫五师第13团刘汉卿团长进驻浦市,担任浦市商会会长,协助红军筹粮筹款。公元1936年,经营“天生银楼”牌号的熊百川,因为人正直、在商界名望较高,任浦市商会第八任会长。期间,他为安定商界,成立了武装组织”商团”。公元1939年,经营桐茶油行的谢涛被推选浦市商会第九届会长。他重视商业道德,深受城乡人们的好评,后又接任第十届商会会长一职。公元1945年,经营烟草行庄的瞿恒森老板瞿海筹被推选为第十一任商会会长。1947年,瞿因调任浦市田赋征收处主任,商会推选朱文林为第十二任会长。朱系浦市正街人,为人正大光明,经营绸布业。其人热爱教育事业,与姚秩安创办了“浦市私立志仁中学”。

  因为商会的带动,浦市的商业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发展,各行各业日渐增多。解放后,商会解散。

  (三)工商业联合会

  1951年3月,浦市全镇召开各业代表会议,组建“泸溪县工商联合会筹备委员会”,公推雷家兴为主任。1953年6月,正式成立了“泸溪县工商联合会浦市分会”,李科被推举为分会主任。1962年,胡斌生担任浦市分会主任,会址由原商会旧址处迁移至唐家弄,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历时16年的“工商联合会”结束,直到文革结束后才重新恢复。当时浦市工商业联合会下设一办两股和32个同业工会。“一办两股”即办公室、总务股和组宣股,下辖一个“摊贩委员会”;32个同业工会的负责人分别是:绸布业16户同业公会唐国盛主任,百货业14户同业公会余深主任,糖果酱园11户同业公会雷建喜主任,南杂业56户同业公会李坤禄主任,瓷陶业7户同业公会米显贵主任,国药业8户同业公会李万均主任,屠宰业18户同业公会刘奉清主任,书纸业16户同业公会曾孝本主任,鞭炮业68户同业公会李维和主任,熟食业26户同业公会饶志刚主任,米粉16户同业公会李太接主任,客栈业15户同业公会吴桂英让任,茶馆业7户同业公会柴柱国主任,染坊业7户同业公会邓复兴主任,制酒槽坊8户同业公会张再凡主任,烧纸业13户同业公会向景求主任,香烛业7户同业公会唐文元主任,大木业8户同业公会剪福兴主任,小木业1l户同业公会瞿明聪主任,园木业13户同业公会范国远主任,油漆业5户同业公会米成旺主任,大铁业16户同业公会唐大雄主任,小铁业13户同业公会尹长主任,竹器业16户同业公会谭良主任,理发业23户同业公会周安金主任,缝纫业24户同业公会宋裕和主任,银饰业6户同业公会陈隆炎主任,丝线业8户同业工会罗瑞森主任,行商业32户同业公会王必亮主任,豆腐业26户同业公会李枝茂主任,此外还有粉条作坊6户和面粉面条作坊20多户以及榨油坊、碾坊、熬硝坊等,共32个同业公会。因为有了工商联的的具体指导,上述手工业者才在1956年以后顺利的进入了公私合营的轨道,融入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发展的主航道。

  (四)国营商业

  1950年2月,泸溪属于沅陵专区管辖,沅陵专区专门派人来浦市设立国营“贸易商店”。经营食盐、火柴、纸烟等商品。1956年元月随着全国性合作化高潮的到来,浦市的手工业如缝纫、竹、木、铁等“同业工会”按行业讲行了资本过渡,从私有性质转变为集中生产的“生产合作社”的集体所以制。商业如绸布、百货、南杂等行业,统一划为“红旗”和“跃进”两个商店,但性质有区别。“红旗”商店属于半国营性质的全民所有制单位,“跃进”商店为集体所有制的合作组织。两者都由“浦市供销部”领导。1958年上级根据精简机构的精神,供销合作社与各商店合并统一,改为采购生资商店。1959年初,撤消浦市贸易商店,分别成立浦市供销部、浦阳供销部和浦市批发转运站。1961年,国营与民营再次分家,商业局划分为一局和二局。1963年一局与二局合并为民贸局,浦市有9个商店和一个转运站。文化大革命期间,各商店处于瘫痪状态。1970年转运站改为“浦市供销社”,领导各商店企业。1977年“浦市供销社”改为“浦市综合公司”,辖5店两站一厂。如此反复而已。

  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合作化”的高潮中,“跃进商店”改为“集体商业公司”,拥有从业人员110多名,业务上显赫一时,后终因时代大背景的制约,于1993年夏天,宣告全部解体。

  无可否认,国营商业在“繁荣经济保障供给”的方针指引下,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但也走了一些弯路,如大跃进时在商业领域提出的购销任务,导致了弄虚作假、浮夸风、共产风的盛行。

  

  (原始资料由雷建喜提供,向海军编辑整理)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