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冶铁·桐油·鞭炮

向海军


  浦市成为湘西地区最重要的商贸古镇,与其发达的商业经济紧密相关。明以来,浦市依托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以冶铁业起家,成为一大集市。冶铁业衰败后,在市场磨砺下的浦市商人,已经具备了商人的开阔视野,他们适时在桐油和鞭炮业领域寻找新的发展空间,从而把浦市的商业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历经百年商业发展的浦市,奠定了其商贸古镇的历史地位。

  浦市炼铁业始于明末,清时发展到极致。民国九年(1920年),浦市名人廖名缙应家乡人之约,撰写“入云复修水星阁山记”一文。文中记载:“唯浦口一市,豁然开朗,山迂回而水演漾,为数百所仅见。市中以产铁闻海内,峨舸巨艑,放洞庭,下长江,列夏口,灌输乎东南之大半。在清道咸以前,海禁末弛,欧铁输入者盖少。市之人坑冶起家,带财号数十万者,踵相错也”。可见当时浦市炼铁业的兴旺发达。浦市人爱津津乐道的瞿唐康杨四大家,主要依靠冶铁业发家兴家。铁矿石从五斤坡一带开采,炼出生铁、毛铁,满足东南数省需要。

  冶铁业的兴起带动了浦市商业家族的兴旺。旧历过年时,一整条街只能挂“唐”字灯笼。有一家不小心挂出了“龚”字灯笼,马上被唐家滋扰;他们改挂“唐”字灯笼后,唐家又派人上门送礼,以示歉意。瞿孔子铁业发家,家财万贯,据说在湖北汉口开了360家商店,生意非常兴隆。家业传到瞿三毛手上后,开始衰败。“黄鹤楼飞金”是流传于地方的关于瞿家衰败的传说。据说瞿三毛大肆挥霍以至于无法在浦市立足,有些老人就告诉他说:“汉口还有你的家财。”瞿三毛于是到汉口,他在汉口受到了优厚待遇,汉口有360家商号都是他的。他就到一家,吃一家,卖一家。他还把得来的金银制成薄金片,尽情玩乐。一次,他在黄鹤楼请了几个漂亮舞女,地上铺满黄豆,驱使舞女在黄豆上面跳舞。快乐的瞿三毛一时兴起,爬上了黄鹤楼,将金片飞花撒下,图一时之乐。瞿三毛最终以讨饭了结一生。

  鸦片战争失败后,我国国门被打开,洋钢洋铁侵入内地市场,浦市炼铁业逐渐衰落。至今,上起李家码头、下至湾底沿河一带的铁渣遍布。

  代替冶铁业的是桐油行业,桐油业成为浦市继冶铁业后的第二大行业。发展桐油业的代表家族是李、吉两家,尤其是李家。当时浦市桐油生意繁忙,下湾有几座桐油加工房。老码头,大码头,日夜加班抬油,号子声不断。后街有两个油篓行,一是虢姓“兆”字号,一是杨姓“保”字号,两家篓行共有200多人。篓用竹篾织成,用纸糊好,每篓内装134市斤桐油。桐油原料来自云南、贵州、四川等地,这些原油在湖南制成秀油、洪油后,再从浦市运往常桃、汉口、南京、上海、广州等地。据传说,陕西馆的立柱,都是用桐油浸泡过,才不致腐烂生虫。

  至民国期间,桐油行业进一步发展,当时油行分为行(音“行”)行(音“航”)和坐行两种性质。行商往来于农村进行收购,共分三路:“上路行行”收购麻垅桐山一带油农产品,有刘老四、刘兴发、刘玉兴、王顺记、李永升、赵星记、陈道德、陈冻儿、李接子、李启辉等;“中路行行”收购白羊溪、兴隆场一带油农产品,有王必相、姚复亮、杨发友等;“下路行行”收购李家田、洗溪和潭溪一带油农产品,有石绍纯、姚龙成、姚松记等。“坐行”则坐店收购,将油农或油贩送来的产品,按统一规格包装入油篓或油桶,整船的运往常德、汉口销售。坐商财力雄厚,当时拥有上千桶桐油资本而著名的行号有“成人美油行,福康祥油行,熊德丰油行,吉大祥油行,谢兴盛、姚正吉、天成、立生恒、聂金福等油行。抗日战争打响后,由于政治与地理中心的转移,洪江逐渐代替浦市,成为油行业的中心。

  浦市鞭炮的历史悠久,早在明朝就有鞭炮生产户。据《辰州府志》记载,浦市鞭炮专业作坊有120多户,人员多达数千。千家万户制作鞭炮,使浦市成了远近闻名的“鞭炮城”。当时,鞭炮的制作工序十分复杂,而且全部手工操作,因此有“点火放炮、七十二道”的说法。十二大家兴盛时,程万兴家的鞭炮垄断了浦市出口市场,本地原料也多从他家批发。程家的鞭炮从杉木炭粉到自制土硝加硫磺,到自制火药,十几种成分混合而成,无自爆之危害,在生产和运输上都极为安全。其生产的鞭炮远销东南诸省。地方上则遇喜事用它,开业庆典用它,红白喜事用它,开船上梁用它,迎来送往用它,迎送宾朋用它,连交易买卖成功也用它,几乎无事不用它。当时浦市的几大商号均将鞭炮作为向外扩张经营的主要业务之一。民国中期,浦市鞭炮业和各行百业一样,逐渐走向低谷。

  冶铁、桐油与鞭炮行业的逐渐衰落,见证了浦市商业从兴盛到衰败的全过程。浦市,犹如昨日黄花,从辉煌走向了寂渺。

  

  (刘升焜提供部分原始资料,吉隆泽口述部分历史场景)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