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射铺城,土司王朝兵工厂

刘纯玺 刘善福


  土司王朝兵工厂射圃城,座落在老司城上游五华里处的灵溪河畔。

  这里,四周青山环列,山林间峰峦峥嵘,悬崖陡峭,古洞神奇。这里,一弯绿水环绕,河谷悠长,鱼翔虾戏,瀑泉泼珠。地方上土家人叫它为射铺,译成汉话,即打造刀枪的作坊。而今,它是一座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名叫上河村。但古城的城墙、城堡、城内街巷遗迹仍历历在目。如果你想一睹它的风姿,须溯灵溪河而上,泛舟碧花潭,穿过“神仙打眼”古栈道,走过义母湖峡谷,翻过万笋山。这使得很多探奇、旅游的外乡人无缘走进它。星斗转移,沧桑变化,历史老人将它遗落在这深山河谷之畔。

  据文物部门考证,射圃城始建于五代以前,原为当地毕兹卡人锻打农具的铁匠铺。后来土司王招募数名打造兵器的铁匠师傅,当地毕兹人则亦农亦工,后来发展成了一座军工厂、兵器库。扩建了城墙、城堡。在城中偏南。四周有卵石砌成的围墙,进出仪一道呈园拱形的大铁门,并有专人守卫。作坊内砌有数十座炉台,配有风箱、铁磴。每一座炉台配上、下手二人。上手持小铁锤,大铁钳、看火候,掌握技术。下手持大铁锤,拉风箱。当毛铁烧红后钳出搁上铁磴,二人轮番锻打,打出所需器武雏形立即让其吃水冷却,然后再回炉煅烧,再进行冷打冷锤细加工。

  那时打造的兵器主要有:钩镰枪、弩箭、飞钗、大刀、火铳、飞抓、脚码子、鞋钉等。钩镰枪的枪尖锋利,并装有扁镰形月牙刀,其柄长丈二有余。当年土司彭翼南率土兵赴东南沿海抗倭,土兵们持钩镰枪、弩箭,大摆“旗头阵”,尽斩倭寇而获“东南战功第一”。飞抓配有铁练,用于抢关夺城攀援城堡之用,敌我双方马上撕杀,亦可抛出生擒活捉对手。火铳,当地土民叫啄子炮,子弹为生铁浇铸的铁砂子,打一炮可飞出数十粒铁砂子,命中率极高。脚码子缚于水草鞋底部,铁钉钉在油桐油过的布鞋、兽皮鞋底部,行军作战防滑之用。另有铁夹、飞钗、火铳也是土兵围猎捕兽不可缺少的工具和武器。

  当年射铺城铁锤叮当,应山应崖,常年不绝,炉火熊熊,浓烟冲天,映红灵溪河上下几里,有竹枝词。

  铁锤叮当火势熊,

  射圃铁匠忙其中,

  钩镰枪弩壮军威,

  东南抗倭建奇功。

  兵器打造完工后,立即藏进射圃城地下室的兵器库内保管。有的分别送到各旗各洞以保卫山寨和练兵之用。而今,射圃的辉煌已经随着土司王朝的覆亡而远去了,十几户毕兹卡子孙依旧恬静的生活在这弯神奇的山水之间,进山春种秋收,下河捕鱼捞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的山水依旧原汁原味,保持着原始的生态环境,显得十分古朴。人们走进山村,扑面而来的是荡荡古风,甜甜的山野气息,当地土民亦会讲给你一些遥远遥远的传说故事,让你回味。

  很久很久以前,射圃也常受山外贼兵的侵扰、抢劫。有一年,山外一伙贼兵一路杀进射铺来了。一路上见人就杀,见屋就烧,毕兹卡人遭大难了。镇守土司兵器库的大将热其八挺身而出,他招呼老小妇女们躲进后山石牛洞,青年后生们前往迎战。来到义母湖口,远远地看见贼兵潮水般涌了过来。这时,忽然听见后面有人连声呼叫:“儿呀,你要为毕兹卡人争气呀”。热其八回过头一看,原来是白发苍苍的老娘,踉踉跄跄跑过来了。他扶住娘说:“娘,毕兹卡人有难,现在是儿用武的时候了,你坐在这里,等儿打败了贼兵再背你回家。”说完,他大吼一声,顺势将河边一株抱围粗的古柳连根拔起,冲了过去。热其八舞动古柳虎虎生威,毕兹卡后生们个个勇猛冲杀。贼兵一连冲了三次,打得头破血流,腰折骨断。有的打下碧花潭喂了娃娃鱼。热其八见贼兵败阵逃跑,追上去又打,古柳打断了一根又拔一根,一直打到天黑才发现自己的兄弟们也悲壮地战死了无数。这时,天黑了下来,贼兵又打起火把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了。热其八急忙一把将娘挟在腋下,单身一人迎战贼兵。一直打到第二天天亮,贼兵又败了下去。他放下娘松了一口气,见娘咧嘴呲牙的,热其八便对娘说:“娘呀娘,儿硬是打老火了,你还笑哩。”当他仔细看娘时,一下子,惊呆了。原来娘的身驱早已被挟扁了。热其八伤心地大哭了一场,哭得天摇地动,才捧起河边的砂土掩埋了娘的遗体。义母湖口这个地名就是这么来的。

  过了一会儿,贼兵又冲杀过来了。这一次贼兵知道热其八力大无穷,不敢短兵相接,首先抢占了万笋山头用箭射。这样,热其八手中的古柳失去了威力,被逼上了义母湖绝壁,没了退路。贼兵的箭簇蝗虫般射来,热其八手中的古柳左挡右遮,由于连续奋战了一天一夜,热其八的手臂有些软了。突然一支箭飞来,射中了他的右手腕,顿时鲜血直流,再也不能挥动古柳挡箭。这样,毕兹卡的英雄热其八被乱箭射死了。但是,他没有倒下,他象一棵古柳那样傲然挺立在石壁上。贼兵哪个敢上前?!直到太阳落山,一群乌鸦在热其八身边飞来飞去。“呱呱呱”地惨叫着,贼兵才慢慢地摸过去,见他满身是箭,象刺猬一样,鲜红的血液还在“嗒嗒嗒”地流着,两眼鼓起桐籽宝宝大,怒视着前方,站成了一尊“热其八岩”。

  千百年来,热其八的英灵保佑着毕兹卡人的安宁生活,保佑着射圃这座千年土司小王朝兵器库的安全。

  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是一部悲壮而又引人深思的故事。岁月沧桑,日月轮焕,而今它己走进了野史的演义之中。

  登上高高的后山坡,放眼四望,小山寨尽收眼底,依山而建的古城墙遗址断断续续赫然在目,环绕山寨的灵溪河不失为天然护城河风彩,几条苍老的鹅卵石古街道两旁的断墙废院内卷缩着几栋破旧的花格门窗木屋。可见当年射圃城堡的格局是何等壮观。问及当年土司王打造刀枪的作坊遗址,老人摇摇头感到十分茫然地说:“刀枪库是我们土家人的龙脉,哪个胆大的敢来挖宝!”后来,他讲述了一段令人费解而又真实的情形。

  前些年,社会上一些烂儿中流传“想发财,要致富,不如打开射圃兵器库”的说法。一天深更半夜,一泼流子烂儿亮着手电筒来射圃盗宝,刚刚摸到义母湖口,突然看见峭壁上一个身材高大魁伟的土家汉子,手握一株古柳树,恕目而视,吓得烂儿们抱头鼠窜。几天后传闻,是镇守兵器库的热其八显灵,赶走了烂儿们。后来又有几个不法之徒,从后山窜进射圃,在寨子边一栋牛栏里掘土,妄图打开兵器库,挖下一米多深的泥土后,发现下面全是鹅卵石拱砌成的人字形面层,用挖锄轻轻一敲,发击“嘭嘭嘭”的空洞响声,“啊,莫非土司王在下面设有机关暗器?!”吓得不法之徒跳河而逃。活生生的盗宝案,让射圃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也让射铺的今天与昨天拉得更遥远了,更漫长了。听着老拔普的讲述,人们思索,这是神话,这又是事实。是的,射圃从远古走到今天,它辉煌过,燃烧过,血祭过,那高大雄伟的热其八岩不正是土家族之魂吗!

来源:《土家族古都老司城》
时间:2014-04-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