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走进土司打岩场

刘纯玺 刘善福


  在老司城的人文古迹中,土司打岩场并不为常人所道。因为它的名字显得粗糙、野蛮,没有一点儿诗情画意,而被众多的人文景点所淹没,很少有游人去光顾它、探索它。因为它远离老司城百十里,或许它根本算不上老司城的一道人文风景,游人无须打听它的存在,无须去走玩。但它当年确实是大自然钟爱的一处山地,确是老司城的根基。它让灵溪河畔耸立起了巍巍城门,护卫着土司王朝的威严。它让紫禁山坳耸立起高高的“子孙永享”牌坊,令世人景仰。它镌刻、记录着土司王朝的伟绩功德,化成“德政碑”,昭示着土司的后代为民执政。

  今天,在“保护、开发”老司城资源的建设中,专家们进山采集石料样品、考古山石的形成、论证石料质量。开发商进山评估开采运输石料的成本,这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

  土司王打岩场位于老司城西北百十里以外的润雅五官村。这里崇山环绕、山丘绵绵。一处名叫“阿八岭”的开阔峡谷地,就是当年土司王的打岩场。当地村民介绍:“这里的岩山是磨刀石、磨子、碓坑的上好石料。前些年有人开采过,运往广州还赚了大钱哩!”抬眼四望,这里没有树,没有草,山上、地下全铺着厚厚的一层碎石渣。一股泉水从高高的山丘石缝中淌出,淙淙地流入开阔地,滋润着碎石渣上的苔藓、绿藻和地衣、一道道坚韧的葛藤、一行行纤柔的菟丝草。有的象一篇篇古奥的甲骨文,有的象一笔笔狂放不羁的草书。写的是什么呢?是山神仙女留下的天书吗?是外星人考察地球给人类递交的一份外交照会吗?当地村民讲述了这样一个动人的传说:

  古时候,天上通了眼,落了七天七夜大雨。洪水齐天,万物遭劫。女娲娘娘炼石补天,万物复苏,生机勃勃。女娲娘娘看看手中剩下的一粒白岩籽儿和一粒黄岩籽儿说:“看你们这样儿,补天是用不着了,到地下去吧”。岩籽儿问:“我们去哪儿?干什么呢?”女娲娘娘说:“天地万物,生生灭灭,都有自己的价值,不必忱心,土司王等着你们哩”。说罢随手一丢。白岩籽儿心里明白,老司城乃一方“龙凤宝地”,于是便落在了老司城东门的灵溪河畔,添了发孙,长成了一座万笋山,后为老司城“玉笋参天”一景,供人们游玩。黄岩籽儿一看慌了神,“叭”地一声落在了这个地方。它默默地等待了亿万年,长成了一座灰黄色的山丘。后来,土司王修建老司城,调集石匠,走遍“五十八旗”采样石,在这里发现了润雅石。土司王驾下一位地理先生掂掂样石说,这石头透着一股灵气,雕龙可腾云驾雾,琢凤可展翅九天,是一块宝石。土司王大喜,于是抓丁派粮,动用千万土民开采润雅石,在金銮殿后垒起“福石山”,说什么“背靠福石山,江山万万年”。挑选能巧石匠,雕凿石人、石马、石鼓、石门档,装点老司城。

  传说故事生动活泼,有眉有眼。当地人曾开采取石,制成磨刀石运往广州去发财,也有名有姓。后来在考察中于厚厚的石渣下面又发现了几尊尚未定型的石马、石狮、石人和一个个石鼓、石门档等建筑物的装饰品。通过考古、研究,才解开这一千年古谜:润雅石结构严密,坚硬而有柔性,色泽灰黄而熠熠生辉。早在新石器时代,居住在这里的土民就用它磨成利器猎取野物、缝制蔽体的兽皮、击石取火。宋代绍兴五年(1135年),老司城第十世土司王彭福石宠重修老司城,在这里开采石料建城门修城墙,雕塑石人、石马、石鼓、石碑装点老司城。

  今天,人们来到土司王打岩场访古,夕阳下,凝视这片被人们遗忘了的碎石渣,金色的余辉洒在那一尊尊未成型的石马、石人身上,突然觉得它们变得鲜活起来。那一个个被拉长的投影,大小高矮错落,显得那么雄伟,犹如一队队整装待发的骑兵。抚摸它,追思着那远去的土司王朝的辉煌,它们究竟担负着什么样的使命?它们这么坚持着、沉默着、等待着。一百年过去了,五百年过去了,一千年过去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它们终于盼来了再度扬鞭跃马的辉煌时期。

来源:《土家族古都老司城》
时间:2014-04-0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