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里耶秦简

廖静仁


    里耶位于龙山境内,是酉水河上的重要码头,昔时因其商贸繁荣与永顺王村、泸溪浦市、吉首乾州并称“湘西四大名镇”,享有“金里耶”的美称。然令人遗憾的是,这座其实秦时即已十分繁荣的小镇,却不见经传,古书上没有记载。直到1996年,考古专家在此考察,通过一些碎砖、残瓦和作坊区遗址,才初步断定里耶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古书上没有记载的古城遗址。2002年,通过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数十名专家与工作人员的挖掘发现,里耶是一座战国时即已修筑、延续至秦汉的古城。古城临河而建,紧靠酉水,残存面积约2万平方米,夯土城墙和城濠呈锅底状护卫着古城。城内,人们当时使用的陶制的下水管道,建房用的木桩柱洞穿墙而过。在古城北部和西部,城濠和城墙壁保存相当完整。考古人员解剖了100平方米,确定该城为两次建成,第一次筑城是战国时期,第二次是西汉时期,都是用黄土夯筑而成。城墙外的城濠总深度为6米,城濠第一次修筑时规模较大,宽度近20米,夯筑而成之后宽度变窄,只有12米,以河卵石为墙料,墙身至今仍十分坚固。从古城出土的建筑材料、陶片、青铜器以及生活堆积物分析,可以基本确定此城是战国时期修筑的军事城堡。同时被发掘的还有距古城四里左右的麦茶村古墓群。九座山丘上共有300多座古墓,经过对百余座古墓发掘后出土文物分析,里耶在战国时期即已有较高的文明程度。在不足五里的范围内,还分布着战国、西汉、东汉三座古城址和与三处古城址时代相对应的成百上千的墓葬群。它们与里耶古城遥相呼应,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城市体系。考古人员在发掘中,发现古井多口,其中的一号古井被专家称为“中华第一井”。此井深达10余米,井距地表3米左右,井壁呈黑色。据专家研究,该井始建于战国,废弃于汉初。此井出土了数十件青铜器、铁器、玉器和秦朝小钱,发现了铜矛、铜剑和箭镞以及一双相当于现在46码的仍非常结实的棕麻编织的草鞋,在深淤中发现一把在中国考古史上堪称最早的油漆刷子,以及一枚“酉阳丞印”封泥。西阳作为县曾被发现在《汉书·地理志》中,人们一直以为是西汉初年所设。这枚秦封泥的出土,说明西阳县在秦朝就已存在。而短暂的秦朝在此只维持了几十年的统治,或许战国末年的楚国就已经在此设县进行管理了。深淤中还出土了一枚“(洞)庭(司)马”封泥。而最惊人的发现是该井出土了3万枚简牍,简牍除少量是竹质外,绝大多数为木质,形态多样,长宽各异,有的简牍甚至薄如刨花。简上字体为秦隶,其字体结构多保留篆书的结构,但用笔较方,笔道劲健,与秦汉的书风一脉相承。秦简纪年从秦王赢政二十五年到三十七年(前222—210),十几年连续不断,文字达30余万,内容十分广泛,涉及当时社会的各个方面,诸如通邮、军备、算术、记事、行政设置、官职、民族等,提到的地名有迁陵、洞庭郡、临沅、弋阳、酉阳、沅陵、阳陵、汤阴等数十处,职官有司空、司马丞、守丞、令守等。专家认为,这是当时的官署档案。这批简牍一方面证实了史料,另一方面填补了史料的不足,比如,南阳户里版这批户籍资料的出土证明了秦国编户齐民政策的实施,“令黔首自食田”简证明了秦国所颁布的“使黔首自实田”令,秦朝以法律形式真正确立了土地私有权;“迁陵以邮行洞庭”简则填补了史料空白;关于乘法口诀表,《管子》、《荀子》、《战国策》等先秦典籍中都提到“九九”,即乘法表。20世纪8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张家界的一个东汉时期遗存中也发现过乘法口诀表,两汉文献中的相关记载就更多了。这说明乘法表的应用在春秋战国时即已普遍,但秦代以前的实物尚未发现过。考古专家在里耶古井中发现的一枚写有乘法表的木牍,是迄今见到的最早的实物。这片木牍上写着“四八三十二、五八四十……”篆文口诀,这样的口诀至今还为启蒙儿童所习诵并广泛应用于日常生活。里耶古城址的发现,填补了湘西地区乃至全国秦汉时期古城,尤其是秦代古城考古的空白;里耶出土的3万余枚秦简,是20世纪出土秦简的7.5倍,是一笔珍贵的史料,“北有西安兵马俑,南有里耶秦简牍”,由此可见里耶秦简的影响及重大意义。

里耶秦简

里耶秦城遗址

来源:《千年湖湘胜迹图志》
时间:2010-08-0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