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追找瞿匪始末

吴俊湘口述 吴东整理


   说起里耶街上的瞿敏生和瞿胡子瞿伯珍,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瞿敏生何许人物,1939年就当上了里耶伪政府镇长,后来又跟随瞿波平当了土匪,成了瞿波平部下第一旅旅长,当时才有三十多岁。瞿大胡子是瞿敏生的叔父,伪省参议员,在里耶街上拄着自由棍,眼睛望着天上走路,谁挡了他的路,就三岁大的小孩也会被打,是出了名的恶霸地主。

   1949年冬,人民解放军四二二团经过几次战斗,打垮了瞿波平和师兴周两股势力较大的土匪,里耶获得了解放。瞿波平率部向解放军缴械投诚,瞿敏生和瞿大胡子假称休病,就到常德躲了起来。1950年春,土改反霸运动开始,要将他们捉拿归案。

   当时我已经二十多岁了,农民,还当村里的民兵队长。记得是元月份的一天,我在吴家溪犁地,收工后回家,走到龙潭沙子堡左长华房前,就碰到了七八位解放军同志,他们叫我把牛拴住,抽杆烟休息一会儿。我放下扛在肩上的铧口,把牛拴好,就坐在屋街沿上扯开了。一位带队模样的问我:“你是哪里的人?”我答到:“长潭青江溪的。”“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吴俊湘。”“你家的楼子旁边是不是有两棵大树?”“是的。”“那你是个好老百姓。”从那以后,我就同那位解放军同志交上了好朋友。

   9月份的一天,长潭农会主席左云龙领着两位解放军找到我,问我认识不认得瞿敏生和瞿大胡子,我说我怎么不认得!当年瞿敏生所部驻扎在吴家溪,向各家各保各甲摊派粮饷,我家也被分摊了一斗多米,由我背着米送到了吴家溪,这样认识了瞿敏生。另外,瞿敏生同我们村里的一个地主是亲戚,他到过青江溪几次,所以我也认得。这样我就答应与他们一起下常德去追找瞿敏生和瞿大胡子。我记得同行的还有一个里耶街上叫徐树达的,带队的是四二二团的李侦察股长,一排副,四川一个姓张的班长,另外还有三位战士,一共八个人。我们搭乘我老庚白京友的船从里耶出发,坐了四天的下水船到了常德,我们住在常德大河街北河旅社。同当地公安部门取得联系之后,就开始了追找瞿敏生和瞿大胡子的工作。

   偌大的一个常德,要找到这么两个人谈何容易,好在当地配合的公安同志情况熟。开始两天我们分成四个小组,找遍了常德所有的旅店和妓院,都没有发现踪迹。原来瞿敏生并没有住在旅店和妓院里边,而是住在三板桥的一个妓女家里。那个妓女才二十来岁,瞿敏生已经同她姘居好几个月了;瞿大胡子则躲藏在他常德读书的媳妇的学校里。

   第四天清早,我们就将瞿敏生和瞿大胡子找来。瞿敏生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李侦察股长对他们说:“瞿波平向我们交代,说你还有一挺机关枪、四支短枪没有交出来,你们现在就同我们一起回里耶去,把这些事情搞清楚。”

   这样我们就带着他叔侄从常德往里耶赶。

   由于当时的湘西土匪还没有完全肃清,社会也比较混乱,我们上船之后,为了防止他二人逃跑,特别是晚上,我们经过商量之后,就把他二人放在船里间。我们七八个人就一字排开地在外间。为防止暴露目标,我们就在外间一个挨着一个地躺着,由一个人不睡着,睁着眼睛,张着耳朵听有无动静,估计有两个小时的时候,就将睡在旁边的同志弄醒,让被弄醒的同志又继续监视两个来小时,就用手将睡在旁边的另一个人弄醒,让弄醒的这位同志又继续监视两个来小时,其余的人睡觉。如此这样走了五天时间,到了沅陵。

   到了沅陵后,我们住在解放军驻沅陵办事处。在那里就听到镇压反革命的反霸斗争已经开始的消息。为了安全起见,李侦察股长就向里耶团部发电报,要求团部派一个排的兵力到花垣接我们。

   到达沅陵的第二天,瞿家叔侄提出要求到距沅陵不远的一个叫青蓝的山上有个叫马援庙的地方去敬菩萨。为了稳住他二人,李侦察股长同意了他叔侄的要求。

  从山脚到山顶,要走一里多十分崎岖难行的山路,瞿大胡子走路不行,更不要说是难走的山路了,李侦察股长就派我和一排撑着他一步一步地到了山顶。

   到了马援庙,瞿敏生和瞿大胡子上了香,烧了纸,又跪下去对着神像磕头,手巴头磕得咚咚地响。我和一排副挨着站的,一排副将我手轻轻一碰,嘴角向他二人一呶,悄悄附着我的耳朵说:“他们在这里磕头敬菩萨,回到里耶嘴巴就要啃泥巴。”因为就是说要枪毙。敬完菩萨以后,我们就下山,下山的时候比上山时更困难,瞿大胡子一步都不能走,我和一排副就挽着他胳膊拖着走,费了好大的劲才下得山来。

   李侦察股长安排坐从沅陵至花垣的车,座位十分有限,我没有上车,仍然搭乘我白家老庚的船继续上行。临行之前,李股长对我说:“你搭船要快一点赶到里耶,我们要开大会。”

   从沅陵到里耶的上水船,当时已经到了枯水季节,上行的速度很慢,需要九天的时间才能赶到,等我们的船到里耶的前一天,瞿敏生和瞿大胡子都被人民政府镇压了。

来源:
时间:2013-11-19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