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里耶古镇的古戏曲之二(道情)

王发胜 彭清华


   “道情”是曲艺中的一种艺术形式,她介乎于说书和弹唱之间。道情有说有唱,有叫眼有对白,有击板乐器伴奏,一般情况下,无管弦乐伴奏。她是一个艺人用内八块外八块功夫表演的艺术。

   道情这种表演艺术形式是1943年陈化龙(因为他多才多艺,人们都尊称他一声烂师父)带来的。烂师傅在秀山时,没有剧团演戏,他为了养活一家三口,就学了道情这种个人表演的艺术。接着他又到了茶洞,虽然在茶洞教汉戏有丰厚的报酬,但他未丢下道情这种艺术,仍旧从每场最少得十块大洋的酬金,到茶洞街上大户人家或茶馆打道情,一打就是三年,所以烂师傅来里耶打道情时,艺术上已经成熟,赢得了里耶各界人士的称赞。

   打道情使用的伴奏乐器(也可以说成是道具),只有两件:一件是斑竹筒:有两市尺长,筒围约八寸,筒拍打的一头蒙有猪小肠皮(将猪小肠上的油和杂物刮掉,然后将猪小肠吹大,让它阴干。用的时候,剪Y约五市寸长一节,剪破,蒙在竹筒上,用一块布包竹圈箍着)。另一种是两根宽二指,长一尺五寸的竹块,其中一块捆有一个小铜铃。左手抱着竹筒,打着竹板——这个竹板可叫鱼鼓板,也可叫匀板,它的作用是击板。右手拍打小肠皮,起造气氛、击眼的作用,当情绪激动时,还可以用指弹奏,发出叮咚不绝的声音。

   烂师傅是教汉剧的师傅,有深厚而独到的念白功和演唱功,凭他深厚的内外功夫,说出的道情当然比一般人说的更能感染观众。他所打的《活捉三郎》这一段鬼戏的道情,曾迷住了不少的老头子老太婆,也吸引住了孩子们。

   这段道情的曲调低而柔,极富于表现悲而诉说的感情,老头子老太婆就喜欢这个韵味,所以能吸引他们。《活捉三郎》这段道情的另一个特点是道白的性格化,加上烂师傅唱道情时总是紧闭双眼,脸上似乎无表情,到了关键时刻,他突然睁开双眼,扫视全场,真是令观众铭刻肺腑。例如阎惜姣变鬼后,深夜来敲奸夫张三郎门时的道白:

   阎惜姣:三郎口!

   张三郎:——哼!

   阎惜姣:开门啰!

   张三郎:哎!

   这时烂师傅把二郎腿的双脚向右边一挪动,表示已开动,再睁双眼全屋寻找,没见人,一副惊怕的样子,再以三郎的语气问:

   张三郎:你在哪里嘛?

   阎惜姣:我在你后面啥!

   张三郎:(害怕的样子)啊……

   小孩们看到这里,赶紧往大人怀里钻,但又不得不看,所以到最后了,越怕看就越要看越想看。

   烂师傅给别人做大寿时肯打《曹福走雪》这一段,因为他以一种清高而漠视一切的口气唱出八仙的特点后,接着唱出老曹福忠于主人的品格,很得寿星们的欣赏。

   八洞神仙离广寒,仙姑荷花香云天。

   汉钟离手中摇摇扇,铁拐李拄棍把路赶。

   国舅手拿道情渔鼓板,采和仙子提花篮。

   吕洞宾身背斩妖剑,张果老倒骑毛驴望蓝天。

   韩湘子吹箫戏人间,笑我作人不作仙。

   八洞神仙哈哈笑,笑我曹福保主不周全。

   你也笑来我也笑,老曹福冻死在雪山!

   烂师傅在里耶打道情打得最多的节目,还是那些阔少爷、少奶奶、大姑娘最肯听的,例如:《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卖油郎独占花魁》、《李亚仙治目》等,这些节目有完整离奇的故事情节,有相恋相离的动人场面,所以能吸引观众,久演不衰。

   下面就用已故的杨胜博老先生1979910口头传授烂师傅1945年打的一段道情来作本文的结尾:

   酬简

   莺莺小姐唱:听说是恩兄病奴心不忍,

         有好歹是父母害他残生。

         想当初他救过奴的性命,

         今日里奴只得以恩报恩。

         想到此急忙忙把绣阁来进,

         进绣阁提羊毫一挥而成。

         将身儿来至在园亭站定,

         候红娘她到此寄语张生。

   红娘唱:老夫人只知道张生染病,

       哪晓得我小姐昨夜害人。

       抬头看见小姐园亭站定,

       半欲半欲吐定有话明。

   莺白:红娘,你打哪里来?

   红白:奉了老夫人之命,看望张生病体而归。

   莺白:张生的病体如何?小姐呀,唱:

      可怜他白脸儿瘦得难看,

      终日为小姐废食忘餐,

      他倘能出一点风流之汗,

      张相公自然是清吉平安。

   莺白:既然张生有病,我这里有药方一个,你速速拿去,张生一见病体便愈。

   红白:咿呀,我只知道我家小姐会琴棋书画,谁知我家小姐还是一个郎中。

   莺白:休要多嘴,速速前去。

   红白:小姐告退。唱:

      难道来尘世上人儿无信,

      我小姐她本是相国千金。

      想当初隔花墙答诗酬韵,

      勾引得张相公坐卧不宁。

      昨夜晚把张生在花园约定,

      事临头她那里假意生嗔。

      他一片热心肠成了话柄,

      只害得张相公卧床呻吟。

      到今朝又送什么仙方灵引,

      奴双足好一似线不离针。(红下)

   张生(上)(叫喊)崔莺莺,崔小姐,你害得小生好苦啊!

   唱:崔小姐你害得生这等模样,

     怕只怕我张君瑞有命不长。

    适才间卧牙床昏迷半晌,

     醒来时相思泪滴湿了衣裳。

     老夫人遣医生看我的贱样,

     哪知道生的病哪比寻常。

     到如今任凭他神仙下降,

     医我病除非是小姐红娘。

   红娘上唱:急忙忙我把这书斋门进,

   张生插白:哎哟!

   红娘唱:张相公你休得大放悲声。

       可怜你远方人在此染病,

       并没有亲信人问你一声。

       倘若是病深沉丢了性命,

       离乡井别故土好不伤情。

       我看你并未曾希望贤圣,

       又何需梦不离柳影花阴。

       你休想女佳人同床共枕,

       耽误你读书人早跳龙门。

       我劝你从今后苦读孔圣,

       以期待到来日独步青云。

   张生白:红娘,怎么去而复返?

   红娘白:非是奴去而复返,适才亭园遇见小姐,赠有药方一纸,她叫你一看病体便愈。

   张生白:什么?你小姐有药方一个,那你早又不说!

   红娘白:那我还讲迟了罗?

   张生白:你若是早说,我也好焚香跪接啥,拿来我看。

   念: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佛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白:好呀。这一下好了。

   红娘白:相公,为何见了这张药方这样的狂喜?

   张生白:你家小姐真正送的是一张救命的药方,我怎么不喜哟!

   红娘白:她上面写些什么呢?

   张生白:她上面明明白白写的今晚一定来会我。

   红娘白:她是怎么写的?

   张生白:她是写的一首诗。

   红娘白:那你就不要理解错呢?你念给我听听。

   张生边念边解:“待月西厢下”,她是说要我待月亮出来时在西厢等她。

   红娘白:第二句呢?

   张生白:“迎风户半开”,她是说她那时一定出来。

   红娘白:那第三句呢?

   张生白:“佛墙花影动”,她说是等月亮与花影移动的时候。

   红娘白:最后一句呢?

   张生白:“疑是玉人来”,那她就来与我相会嘛。

   红娘白:那你就不要想错呢,又像头回那样得一场空想。

   张生白:红娘姐,那你就放心,小生虽比不上诗贤诗圣,我还可算一个评诗的老手呢!

   红娘白:那就好了。

   唱:她有心你有意这回一定,

     有情人成眷属从古至今。

     今夜晚准备好阳台候等,

     等一等南海岸救苦的观音。
来源:《古镇——里耶》
时间:2013-11-19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