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庚辰古侗寨生活习俗

吴景军 编辑


   【服饰】侗族服饰,独具一格。布料都是自种棉花,通过自纺、自织、自染而成的,称为侗布。服装的颜色一般为青、深紫、白、蓝、浅蓝等,男女的装束也因季节、年龄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男女服饰:男子包头青帕、紫帕。包头帕很讲究,帕长1.21.8丈,宽56寸。裹头的形式有圆型、角型、人字格型等等,角型多为青年人的包头方式,是在头的顶端高高耸立着一个角,显得英俊、剽悍。

   男子身穿缀有三个荷包的对襟短衣,短衣上前襟缀有九颗布扣。着宽腿便裤。夏秋,脚穿稻杆或苎麻织的草鞋,精美、大方、实用;冬天,缠裹腿,脚穿钉鞋布鞋。但贫困家庭的男子,只有草鞋穿,下身只身一条单裤过冬。

   女子服饰比男子讲究,尤其是姑娘更加注意打扮。她们有灵巧的双手,能织、能编。庚辰妇女戴青布头巾,发髻挽于脑后并插银梳。着裤或百褶裙。头帕两端还饰有人纹,鸟兽图案,留有流苏海绒。姑娘多戴双线细花帕,少妇多包深紫色侗布头巾。发髻常戴银梳,髻边常系发围。上衣无领,无扣,开襟青侗布带子衣。领口、袖口翻滚边,衣袖短而宽,袖长至肘。寒冬时戴贴肘手套。内有贴胸襟。腰系一条宽如掌、两头有花须的青布板带,在背后打活节。

   妇女的下装,可分为裙和裤两种。解放前,大都穿齐膝的青侗布百褶裙,腿上有包滚花边的单层裹腿。解放初期,少妇着裙,姑娘着裤,现在都穿裤。

   侗家女有“穿戴不离银”之说,她们金银器不离身,人人有首饰,个个戴首饰。首饰以银质居多,种类有项链、耳环、吊环、头簪、银梳、银项圈、手镯、银帽、银花等。耳环有各式各样的,有圆的,扇形的,有花朵的,也有竹叶的,竹根等等。在这些银饰中,最大的是项圈和银帽,最大的银项圈可以从颈挂到腹部,有八九斤重,银帽也有八、九两重。姑娘着盛装时,头上扦着银簪、银梳,戴着银帽,耳上垂着耳环,手上戴着戒指、手镯,项圈层层叠叠于胸前,还有的戴银到脚,全副银器达一、二十斤,全身银光闪闪,走起路来叮当作响,显示着富庶、荣耀和华贵。

   随着时代进步,侗族服饰已有很大变化。女子银饰和花边衣裙已少有穿戴,男子包头青帕、紫帕现已消失。改革开放后,盛行着运动装、休闲装、中山装、军装,名牌西装也进入了庚辰侗乡。

   【饮食】作炊:糯米,须在头天晚上浸泡一晚,一日蒸一次,蒸熟后用大葫芦瓜盛装。冬季一整天仍保持温度,夏季存放几天也不馊,上山劳动时携带也方便。籼米饭则不同,每餐都要煮,比较费时、费事。每日烧一次茶水全天饮用。侗家人常说:“三天不吃酸,走路打倒窜”,“侗不离酸”,这指的是侗家有嗜好酸食的习惯。常年家家有酸坛,四季不断酸,酸食的种类甚多,味道鲜美,以酸下饭,以酸醒酒。

   炊具:炊具简单而适用,一般是以火堂为操作地,火塘中放个铁制三角撑架,用鼎罐烧饭,用铁锅炒菜、炖菜。火塘可以作炊,亦可以冬日取暖。

   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用撑架煮饭的年代已不复返了,全改省柴灶或用煤灶,有的还用上了电饭煲和液化气灶。

   就餐:解放前,侗族就餐均在火堂边,用一矮桌摆菜,用矮凳围坐。餐罢,矮桌收拾较方便,收起靠在火塘边板壁上便即可,有的矮桌还可收拢挂起,不占地方。

   合拢宴:合拢宴是侗家一种独特的饮食文化。其独特性在于它是一种集体宴客:村里来了客人,各家各户都从自己家里用篮子提来饭菜共同招待客人,酒菜是侗家酸鱼、酸肉等特色酒菜,用长木板连接在一起当桌子,主、客围着就坐用餐,体现了侗族团结、和睦的美德。

   合拢宴有大、中、小三种类型:

   大型的是在几个寨子共同修寺庙、桥梁竣工庆典之日,为更好地招待远方化首、善士(捐款捐料者),各寨男女提篮备菜来合宴,共同招待客人,人多时可达几百上千人。

   中型的以团寨为单位,这是做芦笙集体招待笙匠或集体招待来本寨“为也”的乡客,由主寨各户备菜来合宴,人多时也有二、三百人。

   小型的以房族(甫拉)为单位,如姑娘出嫁时招待迎亲客人或送回门酒时招待送酒客人,房族内各户都备菜(鱼肉)来合宴。饭后按对方户数,把鱼肉用笋皮打好包每户一包回礼。

   特色食谱:

   鱼羹:侗称“更霸”。庚辰素有用水田、池塘养鱼的传统,每当秋收前放田水和八月放塘水时,都要捞鱼并请亲朋来吃鱼羹。制作方法是:将鱼破开,取出内脏洗净煎炒,然后放清水煮沸,将适量糯米粉掺入,熬煮成粥,放佐料、加盐即可。

   糖羹:侗称“更糖”。糖羹多是感情较深的青年男女晚上宵夜时煮食。就是用糖(红片糖最佳)和糯米粉熬粥,或是春节期间将糍粑切成小片放入糖水中煮柔即成。庚辰在大年初一每家每户都必吃糍粑糖羹,以示生活甜甜密密。庚辰侗乡除吃“鱼羹”、“糖羹”外,还有“豆羹”、“肉羹”、“笋筒羹”、“蝌蚪羹”等。

   年粑:俗称“糍粑”。将糯米蒸熟,倒入粑粑槽(侗语称“当”)中,用专用的棒棰舂捣烂成粑,再趁热把捣烂的粑粑用手挤成圆状并摊薄。年粑通常不加颜料,也有人用黄栀子(侗语称“拉俄”)煮水淋进煮好的糯米上,再行舂捣,即变黄色,既好看又香味可口。

   粽粑:侗语称“吁”,即端午粽子。将糯米泡好,用箸竹叶包裹成三角形或长方形并捆好,再用草灰水煮熟即成。

   酸鱼:侗语称“霸问”。制作方法:将鱼洗净破开,取出内脏,用盆渍盐约二至三天,尔后稍晾干,再用木桶或坛子腌制。腌制时用炒熟糯米作糟,每铺一层鱼洒一层糟,上面用箸竹叶盖好,然后盖好木桶中盖并用石头压紧,最后再盖上外盖、密封,放置于阴凉处,数月后即可食用。

   酸肉:侗语称“难问”,酸肉有猪肉、鹅肉、鸭肉、牛肉等,制作期间以冬季最佳。制作方法与腌鱼相同。

   酸菜:侗语称“骂问”。能腌制的菜有:萝卜、黄瓜、长豆角、刀豆、四季豆、芋头杆、芋头、辣椒、茄子、大蒜、生姜、蕨菜、笋子、洋姜、西红柿等,腌菜主要用陶制坛子。腌制方法:将菜洗净放入坛中加盐、加冷开水即可。要特别注意防止坛子漏风,坛沿水槽要经常保持满水。

   生鱼片:侗语称“霸醋”。用草鱼(鲤鱼亦可)去鳞、刺,切成薄片,稍晾干,用盘子装着备用。另用碗盛醋或酸水,加入适度食盐及鱼香草等作料,就餐时夹一片鱼浸入酸水碗片刻即可食用,吃起来味道可口。生鱼片是庚辰侗乡一道名菜。

   酸煮菜:侗语称“骂抗”,是庚辰侗家特色菜之一。酸煮菜有素、荤两种。“素酸煮菜”一般用青菜等作原料,先将青菜洗净,放入鼎罐或铁锅加水再加放少许糯米闷煮,把米煮烂后,加入酸水再煮。“骂抗”凉食别有风味。白菜苔、鲜笋子、蕨菜、芋头杆、苔藓等都可作原料。“荤酸煮菜”以鱼、虾子等为原料,放入锅内加酸水一起用文火煮,煮好后加入佐料即可。冬天煮酸水鱼,与白豆腐同煮,将豆腐煮空,放凉变成鱼冻以后吃,别有一番风味。

   苔藓:侗语称“斗”,是冬季至次年开春时肥水田里和鱼塘里长的绿色青苔,属于藻类植物,富有各种维生素、纤维素。是时,妇女们三俩成群结伴去捞青苔。做法是:将青苔在河里洗净滤干后,放入锅中煮熟、加盐即成。青苔既可热食也可以凉食,如加入酸水煮成“斗抗”凉吃,更加可口。吃青苔可以起到清热解毒、清肝利肺的作用,还可清洁胃肠、预防胃肠癌。

   打油茶:侗语称“哆协”。侗族待客,有“茶三酒四”的习惯。凡客人来了,茶既可解渴,又可解饿,所以深受侗家人的欢迎。油茶的主要原料和制作方法:原料有糯米、食油、茶叶、黄豆、生姜、食盐、水等。制作时,先将食油烧熟,放少量糯米炒成黄色,再加茶叶炒焦略炒片刻,加入适量的水,煮开后放盐,放入姜片,将茶叶渣滤出,即成糊米茶叶水。然后摆碗放料,款待宾客。碗中主要放入饭豆、黄豆、芝麻、油爆米花等,加半杯茶水,即是油茶。泡好后,一碗一碗地按辈份顺序端给客人吃。如是饭前敬客,则一人一碗。若专请客人吃油茶,则必敬三碗,主人心里才高兴。

   酒:侗语称“拷”。侗家人好饮酒,酒文化底蕴十分深厚。酒成为侗家时时相伴的伙伴。生活中以酒为礼,以酒待客是常情。“无酒不成席”,客人来了,饭菜摆上了桌,主人便请客人坐上席,自己在一旁陪伴敬酒。酒有烧洒、苦酒、甜酒。烧酒酚醇可口,苦酒苦中生甜,甜酒甘甜如密,沁人心肺。主人敬酒时,以酒歌助兴,“席上荒疏把酒敬,无非借酒表寸心,劝君畅饮杯中酒,宾主相亲一家人。”因此,酿酒盛行,家家会酿酒,侗家绝大多数妇女都会做甜酒、苦酒,并以酿制能手为荣。许多人家常年备有“甜酒”、“苦酒”,这是他们待客必备的佳品。

   【婚配】

   婚恋:侗族的婚姻大多以青年男女自由恋爱为基础,而且青年男女之间的婚恋交往是公开的。但是,青年男女的婚恋交往必须遵循一个原则:男女双方必须是可以缔结婚姻的。所谓可以缔结婚姻,就是:男女双方不是同一房族的、不是姨表兄妹。只有在这个基础上,这些青年男女之间的婚恋交往才能得到家庭和社会的允许。

   过去,庚辰村青年男女的婚恋交往形式主要有:赶墟、行歌坐夜、玩山坐日、为地瓦等。

   婚娶:庚辰村寨的婚娶有许多独特之处。

   婚姻范围:庚辰村的男女青年之间的社会交往,因高山的阻隔,交往的范围狭窄,只习惯于附近各个团寨活动,所以,婚姻缔结大部分仅限于庚辰本村之内,远的也只不过到林溪的高友、高秀以及坪坦一带。

   婚期的确定:庚辰村过去都盛行在春社(插秧前)、秋社(摘禾前)和大年三十结婚的习俗,具体迎娶日期和新娘进屋时辰,要请日理先生来选好日时。

   接新娘:按照日理先生指定,新娘一般在傍晚或凌晨吉时进屋。指定傍晚进屋,则在当天上午选用两名妇女去接。若指定凌晨进屋,则用两名男青年晚上去接。

   出嫁:经过“催媒”和“送日期”的两轮往返后,女方就在房族里的未婚女子之中,确定谁当出嫁伴娘,送“回门酒”又是谁做陪回伴娘,一切安排就绪。新娘出门的时候,只带几件换穿衣服,用一竹篮提去,还要顺手把门拉紧。这样做,意在保住家里的运道气数没有跟她出嫁离家而带走。出嫁后,在夫家住宿三夜,不圆房,和伴娘与送回门酒的人同回娘家。

   入门仪式:在迎新娘来的这天(晚),夫家请来房族(甫拉)和近亲的主妇到家里来迎候新娘。接新娘来到村外寨边,即燃放鞭炮,用此以示道旁邻居,有婚嫁禁忌的物事则避,同时也给在家里等候的人打个招呼。新郎家在门外放井水一桶,禾把一把,新娘到家又点燃鞭炮,入门时让新娘把水桶,禾把一并提进门来。这表示新娘入门,随之带来“富贵荣华”的吉兆。进了门,见到满屋的男女老少在迎候,这象征“人丁发旺”的意思。入门之后,把一竹钉钉在堂屋的中柱边上,意即固定、永不动摇。接着就让新娘把已爆好的爆米花油茶装碗,一一敬过之后,稍停片刻,才入席共进晚餐。如果新娘是凌晨进的屋,则进屋后先烧一锅油茶,再请家里的老人起来吃茶。然后,新娘就和伴娘到碓房舂米去了。因天还未亮,万籁俱寂,碓款的声音很响。故庚辰一带凡是谁家清早碓款响,就知道谁家来了新媳妇了。

   吃新娘茶:新娘进屋当天吃完晚饭后,家里事先备有煮好的豆子和玉米等,新娘则着手忙于爆米花、烧开茶水。约摸二更时分,寨子里的男人除去老年人和幼儿外,其余都燃爆竹来贺喜吃新娘茶。首先是那些未脱懵懂的少年赶去吵吵嚷嚷讨要吃茶,吃了之后,接着壮年来吃,再后来是青年来吃,一直闹到将近拂晓。妇女则安排在第二天的下午来吃新娘茶。庚辰村每有新婚之喜,男人青、壮、少年都得吃三夜茶。第一夜说吃新娘茶,第二夜说吃伴娘茶,第三夜说吃陪回伴娘茶。

   婚宴:庚辰村传统的婚宴历来较为简朴,但又极为隆重,具有特殊的风情。新娘在傍晚进屋则翌日宴客;若凌晨进屋即当日宴客。

   办酒宴客时亲朋男女同来赴宴,亲朋送来的礼物多是一条几斤的腌草鱼为重,其次是腌肉及其他物品,另有用坛子装着自家烧的米酒和几升糯米做一担,有的还赠送婚联,去者叫“送酒担”去喝酒。客人来到门外即点燃鞭炮,以示恭贺。主人出来接担收礼,并敬上一碗糯米爆花茶。稍息片刻即入席就座。

   入席时,庚辰村除了新郎外婆家的舅舅们需要妥善安排外,其他来客历来不讲究上下席的座次安排,各人自己主动去选那爱好相同,情趣相投的一伙为一桌。酒至半酣,新娘用茶盘端来酒杯,伴娘执着酒壶跟随,向所赴宴的客人各敬一杯酒作为见面礼。客人把这酒干后,就用几枚银毫或铜钱垫杯回敬。

   庚辰村过去结婚办酒宴客,开销并不大,只要有一头百多两百斤的大肥猪,并且还可以从中留出用作送回门的礼物,又没有鸡、鸭、鹅肉之类,更没有山珍海鲜,仅仅有猪肉和腌鱼。这些东西,每样都切块作片,餐前,每样一两片地均匀摆到桌上,然后入席落座,每人一份。桌上还有大碗满装的“庙王”(侗语,即米粉肉)和其他小菜不少于10个,有半数掺些猪内脏杂炒。庚辰办酒,也许在当时还有人认为并非很难。其实,难就难在“配搭”上,要大摆酒席举行隆重的结婚庆典,新娘得头戴银花、银耳坠、银项圈、银梳,臂套长钪和银手镯等首饰,有这样的一身装扮,才称得上是配搭得当。

   请新娘饭:侗语称“oux denv”(音“苟顿”),即新婚之后,男方房族所有家庭,由近房开始到远房,每家每户都要轮流请新娘吃一餐饭,每次都有房族里的几个主妇陪同。如果房族户数多,加上新娘来夫家的时间少,则这个过程延续的时间就比较长。这个习俗,主要是为了让新娘尽快熟悉本房族的亲属。

   送回门酒新娘回门,送回门酒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礼节。一般的回门酒,送猪肉3040斤,腌鱼2030斤,烧酒三、四十斤,糯米饭几斗,还有饭豆和玉米、爆花米及茶油等,是次日给全寨妇女泡茶用。另给新娘的舅舅家送些肉、酒类,以示甥女对外祖母家的敬意。同时,还要送给伴娘几天辛苦的酬劳禾把,可用一根长扁担,两头排满,中间只留下能活动挑着就行了。把全部要送的礼物分做八担、十担,然后让穿戴整齐的少妇一行人,每人一担地挑着,徐徐向新娘家行进。

   回门酒请来的客人全是妇女。在庚辰,女人没有喝酒的习惯,因此,在厨手把煮熟的肉和腌鱼切成小块后,再用竹片串起,每样几片地圈做一圆串。进餐时,每人都得到一串,饭前只要把手洗净,就可以一手捧坨糯米饭,一手抓着肉串圈就地随便地吃着,连碗筷都可以不用。

   【生育】

   生儿育女被视为侗家人的大事。由于侗族还保留着以血缘为核心的房族(甫拉)大家庭,所以生儿育女不仅是夫妻小家的事,而且是全房族(甫拉)的大事。又由于侗族还保留母权制痕迹,因此,也是舅家的大事。

   侗家媳妇生孩子,全家高兴,临产前,娘家母亲或嫂子会送一碗肉、米饭催生。婴儿落地后,给婴儿包扎时,双手均包裹在布衣里,还用带子捆上,包三天或五天(意在长大后手脚“干净”)。婴儿出生后,当天请左邻右舍吃甜酒。

   穿黄衣:庚辰侗乡有送“鹅黄衣”的习惯。当外婆知道外孙诞生后,就用黄色布作好婴儿黄衣给外孙送去,让外孙穿上。侗族历来崇拜一种叫“雁鹅”的大鸟,侗族认为是他们的祖先。雁鹅幼时为黄色绒毛,所以送鹅黄色衣,穿上它就意味着可以得到祖先的保护,可以岁岁平安、大吉大利。

   打“三朝”:新生儿出生后,侗族有打“三朝”(侗语称“笋霞”)的习俗。所谓打“三朝”,就是请大家喝新生儿酒。头一胎打三朝时,外婆家邀约整个房族的男人、主妇一起,担着猪肉、甜酒、鸡、鸡蛋、银帽、花背带(侗语称“霞”)、襁褓,抬着猪(已杀)以及衣被、箱笼、衣柜、木桶等嫁妆(庚辰境内凡出嫁女子的嫁妆,都是待其生育第一胎后才由娘家送去),一路放着鞭炮到男方家祝贺,男方则办酒席招待。婴儿下地的第三天,要找些枫叶、四眼草、班鸠窝等草药来熬水洗澡,以防疱疮。同时还请日理先生做“南堂”,南堂要摆金竹(竹子)四条、银钱五综、老酒一坛,并要五彩纸各色一张,剪作“花苗”,祭毕就把“花苗”的两头竹片插到每根竹子上头的筒里,用麻线捆成一把,要在人静的凌晨拴在常青古树傍,这表示感谢花林婆婆送子之恩,并以“花苗”回敬。

   【寿庆】

   凡六十、七十、八十岁为大寿,隆重庆贺,大宴宾朋好友。如父母健在,既使上了六十岁也不搞寿庆。

来源:《通道古村寨》(之一)
时间:2013-11-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