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浦市辰河戏名师小传

廖子森 龚仁俊


  辰河戏自明代兴起,历时近四百年,是一种独具特色的地方戏剧。近百年的辰河戏舞台上,曾出现过十余位艺德高尚、技艺精湛的浦市辰河戏名师,现简介部分如下:

  安启家——泸溪县浦市镇人,生于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家道小康。安自幼酷爱听戏,年方十岁即参加浦市围鼓堂班子,学唱辰河戏。他童音清爽,吐字圆润,一曲唱罢,四座称赞。辰河戏名师杜凤林闻讯,亲自前往面试,见安启家聪明伶俐,颇堪造就,收为弟子。杜凤林专攻净行,教安启家专习花脸。师徒两人共同努力,五年之后,便在浦市辰河戏班中出了名。同治初年,浦市遭兵祸,商业凋零,戏剧演出空前冷落,而洪江依然经济繁荣,万商云集,各地戏班就聚集洪江,洪江因而成为名角竞技角逐场所。安启家移居洪江后,起初没有名声,便投师访友,虚心学习众家之长,技艺飞进。洪江地方人烟稠密,庙堂会馆唱戏,人山人海,场内常因喧哗不能静场,能否“压场”、吸引观众注意力是评判演员功底深浅的标准。某日,安启家在洪江万寿宫登台演出,未出马门,先大喝一声,如炸雷猛响,剧场之内顿时鸦鹊无声,啼哭着的小孩也立即止住哭声。后来就有了:“安花脸一登场,小伢儿不哭娘”的说法。自此,安启家被誉为“花脸王”。

  安启家演唱辰河戏前后有六十年之久,足迹遍及沅水中上游各地。辰、沅、永、靖各府、州、厅、县,黔省的铜仁、镇远、思南各府、州、厅、县,安花脸所到之处,备受欢迎。安的戏路宽广,高(腔)、弹(腔)、文武行皆精,他在《红梅阁》、《海瑞打朝》、《专诸刺僚》、《搜宫副诏》等戏中扮演的花脸角色,人皆称绝。他的蟒袍戏中的蟒架子功,赤膊戏中的滚肚功,均为人所赞赏。弹腔戏《火烧于吉》是他的拿手戏。他根据《三国演义》中对孙策的论述,抓住了孙策少年得志、带领江东六郡八十一州虎踞江南的特点,塑造了一个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的艺术形象,使观众得到了美的享受。民国元年,公兀1912,安已六十四岁,仍与常德汉(戏名王金奎)、荆河戏大花脸吴寿满,在洪江合演《火烧于吉》,观众称之为“花脸三绝”。

  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安启家开班招收艺徒,他尽平生所学,精心传授。某日,洪江万寿宫首事仗势要挟安启家演出某戏。安当时已年高体弱,怕演出难有当年风采,便婉言谢绝。但首事毫不让步,导致口角。首事恼羞成怒,贴出了“革条”,禁止安启家在洪江会馆唱戏。安为淫威所逼,只得在古稀之年辗转流离于湘、黔边境各地,继续演出。

  民国九年(1920),安启家病逝于贵州榕江,终年72岁。

  

  米殿臣——泸溪县浦市镇人,生于清同治元年(1862),别名米六儿。米幼年时参加浦市围鼓堂学唱高腔戏,稍长时戏路渐宽。高台班名师杜凤林发现其身材魁梧、嗓音宏亮、爱好唱戏且有戏德,即收入双红班学艺。其时,杜凤林早年所授大徒弟安启家,其艺名噪于洪江。杜凤林见米殿臣身材、嗓音与安启家入门时不相上下,便决计以花脸行当培育他。数年之间,米在边学边演中渐露头角,成为当家花脸,人称“米花脸”。

  清光绪六年,公元1880,浦市两家会馆同时开台唱“愿戏”,甲馆聘洪江仁和班安花脸为台柱,乙馆聘本地双红班米花脸为主角。按师丛看,安、米二人同出杜凤林门下,一师所传,技艺自当不相上下;按经验看,安启家艺龄与米殿臣年龄相等,其戏艺当然略胜一筹。开台之日,安、米各据一台,同时扮演“王灵官”。“愿戏”开台前必须抬着灵官周游街市,灵官必须手执钢鞭(檀木制成,外加黑漆),高举头顶,不得途中稍微下坠。“钢鞭”虽说是木制,但重量亦有两三斤。浦市五里长街,周游一圈约10余里,慢慢游行,共约三个多小时。常说好手难举“四两”,米殿臣恐途中手软,“钢鞭”下坠,贻笑于人,遂事先在背上捆一根粗楠竹片,从袍服内通过手臂直达手腕处,再用细麻绳扎紧,外用衣袖遮盖,丝毫不露破绽。如此扎办,即使手软,有竹片支撑也不致手臂稍曲,且举鞭也不费力。环街游行之后,两“灵官”迎面相遇于街中心,注目互视,相持良久,安启家举鞭的那只手终于软了下来,而米却纹丝不动,观众大笑说:“安花脸的‘王灵官’认输了”。自此,米殿臣名声大噪于浦市。安启家事后对人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园中新竹超老竹,浦市这个码头今后归米殿臣矣”!尔后安启家去洪江另创“码头”,终身不返浦市演出。

  米殿臣是辰河戏中的首座花脸,戏路极宽。辰河戏中的高腔、弹腔、文戏、武戏样样皆精,唱功功夫到家。花脸戏中的袍带戏、草鞋戏门门擅长。其拿手好戏有:《放告认母》、《薛刚哭城》、《洗马沐鞭》、《尉迟耕田》、《专诸刺僚》、《醉打山门》等。他在《洗马沐鞭》中扮演尉迟恭洗马,生活气息极浓,对于溪的位置、水的深浅、马的高度与长度、马头及马尾所在的方向,都能通过精堪的表演表现出来,使人觉得戏台上真有流水潺潺,有战马溪中伫立,等待洗刷,特别是他以脚浇水沐鞭的神态,令人叫绝。

  米殿臣自清光绪六年(1880年)至清宣统元年(1909年)先后在浦市双红班、辰溪四喜班、洪江仁和班、溆浦太和班等辰河高台班参加演出。每到一地,他都在班中扮演主角。宣统元年,浦市康少白与向代健(字少康)联合创办“双少班”,康、向二人联名致书米殿臣,邀请其搭班,米殿臣欣然自溆浦返乡。宣统二年起(1970年),米一直在该班演出,是双少班的台柱,双少班从而名噪沅水流域。双少班从组建到散班历时40年,为辰河戏高台班中寿命最长的“江湖班”。米殿臣协助向代健呕心沥血经营双少班,吸引了不少当时辰河戏中的名角前来搭班。为了光大戏剧,他们还培育了不少“娃娃班”,这些“娃娃”后来也都成为了各地辰河戏剧团中的骨干力量。

  民国二十二年农历六月十四日(1933年8月5日),米殿臣病逝于浦市家中,终年七十一岁。

  

  米寿生——名花脸米殿臣之子。生于清宣统三年(1911年)。从小体弱多病,身材矮小瘦弱。其父见他过于孱弱,认为他非学戏之料,便不让他入双少班闯荡江湖,留他专在家中读书侍母。寿生的母亲熊氏,是浦市围鼓堂老前辈熊国华之女。熊国华与辰河戏高台班名师杜凤林交往甚密,杜常至熊国华家造访,共同研讨琢磨辰河戏之戏文、曲牌、鼓点、唱做功夫等,熊女常在座聆听。成年后,她嫁与米殿臣为妻,暇时,夫妇常谈辰河戏。当地无论高台、围鼓,每有演出,她常前往观赏。以上种种,致使熊氏对辰河戏有了相当的造诣,熟记的戏文、曲牌比一般演员还多。苦于当时禁止妇女上台演出。熊氏在家,便常唤寿生至前,母子对坐,将辰河戏一一传授。寿生人虽瘦小而心性颖悟,教之过目不忘,又肯刻苦用功钻研,不久,即将其母所授之戏学透。后,在围鼓堂初试锋芒,便受称赞。寿生演出,其母必临场监督,发现表演错处,必鞭笞之。邻人前往解劝,其母说:“唱戏是大事,天地人神鬼皆听之,唱错戏可以骗人,不可骗天地神鬼(旧时唱戏多为酬神还愿),我今不严格要求,他日后登台时必遭人‘草鞋’打”(旧时演员在舞台上出现差错,观众可于台下向台上演员投掷烂草鞋或甘蔗蔸以示嘲笑和惩戒)。米母立有家规:唱错一字,鞭打一下,跪一支香,背诵整篇戏文词句,直至香熄方止;如错漏多处,则彻夜跪至黎明方休。寿生婚后,米母执家教如旧。寿生妻常从旁求情,米母说:“此事非媳妇所能管,你可以代我监督他”。

  米殿臣随双少班在外演唱数年,回家后见儿子已熟谙辰河戏,能唱能做,大为惊异,遂带他人双少班跟班学艺。寿生初习小生,因脸型、身材欠佳,遂改学花脸行。其父悉心传授,寿生亦刻苦精研,勤练武功,身体逐渐强壮,终练就一身武功。在当时高腔不太讲究武功的情况下,而寿生之武功独到,实属难能可贵。寿生为弥补体型、脸型不足,故注重绘脸谱,常将头顶剃光,油彩绘至聪门处,又将左右两颊尽量拉宽,使脸膛显得宽大,再在袍内加穿棉袄,靴底增高一寸余。上装之后,身躯显得高大魁梧,与日常判若两人。为练胸膛音、喉音,他常口对坛子大喊,练出一副宽宏厚重又略带沉郁的膛音。观众评论米寿生在辰河戏的成就上超过他的父亲,“青出于蓝而胜于兰”。

  米寿生的辰河戏表演以“蟒袍戏”最佳。他唱《薜刚哭城》,一字一泪,感人至深。《带剑进宫》、《放告认母》、《赏军访袍》、《沙陀搬兵》均为其拿手戏。“草鞋戏”也演得不错,其中以《醉打山门》、《砍旗闹寨》、《专诸刺僚》等最好。

  米寿生父母相继去世之后,他染上吸食鸦片之恶习,烟瘾日大,身体瘦弱,于1950年病逝于辰溪县潭湾,年仅三十九岁。

  

  陈德生——别名陈老五,陈以别名为艺名。德生祖籍属乾州厅(今吉首市),祖上为乾州军户,父弃军从商,寓居泸溪县浦市镇,入泸溪籍。德生15岁就入杜凤林、向梅峰所组建的大红班学艺,得前辈老艺人龚超良及刘喜发的指点甚多。由于他勤学苦练,技艺长进很快。因其面貌酷似猿猴,师傅们便让他专习“丑角”(俗称“三花脸”)。光绪未,陈德生已渐露头角。提起陈老五,沅、泸、辰、溆,妇孺皆知。宣统元年,向代健筹建双少班,陈德生已是该班中当家名丑。

  陈德生戏路正派,表演艺术注重含蓄,虽演丑行,举手投足却极为讲究,从不做低级动作博取廉价笑声。其主演的丑角戏《丁瞎子闹店》、《活捉三郎》、《吊妆楼》、《礼成拜门》、《王贵攻书》等,脍炙人口。他演《闹店》中的丁瞎子时,能将黑眼珠全部上翻,眼眶内全是白眼,眼皮也可以根据剧情不时的眨动;他在台上走路时以拐棍探路、并以耳代目的斜身神态简直跟瞎子惟妙惟肖,人称“活瞎子”。陈德生还善演娃娃丑,他在年过半百时扮演的《王贵攻书》中的王贵、《礼成拜门》中的礼成、《吊妆楼》中的兰继子都准确无误的表现出了天真活泼、顽皮嬉戏的童稚之气,技艺高超。

  陈从事辰河戏演出45年,在双少班中生活达三十八年之久,为双少班立下了汗马功劳。

  民国三十六年(1947),陈德生年满花甲,病逝于浦市。

  

  陈依白——1921年4月出生于泸溪县浦市镇。4岁时,陈依白就常常去天后宫看别人唱戏,记下了许多高腔段子。5岁时,陈不满父亲给自己请私塾老师,天天偷听父亲与哥哥唱戏,并在父亲的刺激下,一气把《伍子胥过昭关》中伍子胥一夜白了胡子那段唱全了,其父从此不再干涉她学戏。8岁时,陈依白第一次登台,饰演《目连戏》里的观音,一下子就把满场观众给震住了,人们纷纷议论:“陈家那伢真了不得。”

  为了练好技艺,小依白每天清晨爬起来和哥哥一起学武术、练唱腔,冬夏不歇。高腔大师石玉松看她是颗好苗子,无私向她传授技巧,要求她不仅要“唱腔到,动作到,心也要到”。陈依白苦练高腔技艺,进步极快。她唱《荆钗记》中的钱玉莲、《盘花》中的柳二姐,表演贴切,转调自然,句句声声都紧扣戏中人物心理,唱至悲凉处,往往催人泪下。

  解放初,沅陵成立辰河戏剧团,她成为第一个女演员。此时她风华正茂,容貌俊秀,高腔技艺也达到一个高峰。沅陵戏迷对她的表演喜爱至极,剧团无论到哪儿演出,都有群众跑到戏台前点名要“陈老师”出场。

  1956年,陈依白主演的高腔剧目《李慧娘》赴北京汇报演出并取得巨大成功。许多观众虽然不知道那个有着一头乌黑秀发的年轻女子叫陈依白,却都知道她是“李慧娘”。演出结束后,周恩来、刘少奇、贺龙、陆定一、田汉、周扬都接见了她。当年,她就参加了由中央文化部举办的“全国第二届演员讲习会”,京剧大师梅兰芳、尚小云等人到堂授课。学习结束,陈被推荐加入了中国戏剧家协会。

  1973年,被错划为“反动文艺权威”的陈依白落实了政策。溆浦县剧团请她帮忙去整理辰河戏曲,她欣然前往。此后工作几经调动,但她都没间断辰河戏的整理工作。1998年3月,年届77岁的陈依白从湖南艺术学校怀化分校辰河戏科退休。陈依白的一生共收集曲牌468支,整理剧本324部,培养艺术人才140余人。

  21世纪初,陈依白闲居在家,意识时有混乱,却时刻牵挂辰河戏剧的发展,无事常在家哼唱辰河戏,也常和一些老人去附近寺庙里哼唱高腔片段,记性出奇的好。她常说:辰河戏是“高价艺术”,希望这一古老的戏剧能薪火承传。

  2003年,陈依白病逝于泸溪县城白沙,逝前犹在哼唱辰河高腔。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