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媒山、狩猎经、见财有份

刘纯玺 刘善福


  狩猎,上家人叫赶仗,又叫赶肉。

  灵溪河两岸崇山峻岭,沟深谷幽。境内万峰列阵戳天,千溪纵横悬流,百年古树苍绿,奇花异草丛生,是飞禽走兽的乐园,更是土家人的天然猎场。远古时期,土家人就在灵溪河两岸开展狩猎活动。

  从史籍和地方志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记载,这里的土家先民毕兹卡人称“溪州蛮”,饰“短裙垂鬓”、“喜渔猎”。到了五代以后,溪州一带实行土司制度,各旗设有舍把头目,专管或兼管狩猎;“深山密箐,皆土官围场。各洞建立狩猎排,即赶肉的专业户,给狩猎这项古老的生产活动涂上了官方色彩。民国《永顺县志》绘声绘色地记述了土家狩猎,捕鱼的情景:“每冬行猎,谓之赶仗,土司先令舍把头目等视虎所居,率数十百人用大网环之;旋铲其草,以犬警兽,兽奔则鸟铳梭标毙之,无一脱者,明代嘉靖年间,溪州宣慰使土司彭宗舜带领一伙土兵于灵溪河畔的自灵山下撒下围场,捕鸟猎兽,发现“花园坑”、“岩壁庄”,在河岸悬崖上题刻的“观猎台”如今仍历历在目。走近仔细辩认,还可以看到竖排着的一行字为“都宣慰使思垒捕猎游此山记云”的落款字样。

  一位当年“赶肉的专业户”老拔甫曾回忆说:土家人赶肉的习俗有多种,有的师傅传授的猎神叫媒嫦,是个女猎手,我师傅教给我的是七个猎神。赶肉的办法大致一样。他家的祖宗是猎户排的头目,他自己也是靠打猎为生一辈予。他对媒山菩萨的一些情况很熟悉,并且自己亲自供过,打猎还真灵验,没有媒山菩萨就赶不到肉。这种菩萨有七种,都是土家族打猎的老祖宗,又是打猎能手、神仙。所以后来的人把他们当做菩萨来供敬。

  这些菩萨从来就收藏在最隐避的地方,任何人都不知道,但偷别人的菩萨又最灵验。这样来,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其实媒山菩萨只有大手指大,用花椒树根、马桑树根和棉藤花藤子雕凿而成。

  据说媒山菩萨喜欢被人骂,如骂千刀万刮的,乱刀砍的……等等,骂得越伤心越灵。这样骂不是骂到媒山神,而是骂了野物。这样,有的人就偷砍别人家的花椒树根雕媒山菩萨,别人家知道了就尽伤心词儿乱骂,骂得鸡飞狗吠,而偷的人却闷到心里高兴。后来,又发展成干脆偷别人家的媒山菩萨,别人还骂得伤心些,偷来的媒山菩萨还灵些,敬了媒山打得的野物还多些。于是,你也偷,他也偷,有媒山菩萨的人收了又收,藏了又藏,隔了几天又换一个地点,藏在房前屋后,收在田边地角,所以媒山成了土家人的猎神。

  媒山猎神有煽洞大仙、放狗娘娘、翻天倒行、独臂大王、钻洞大王、神箭大王、飞钗大王一家七口,他们赶肉的本领大得很。老拔甫煽洞大仙,最有经验,负责理脚迹,发现野物钻进洞后,立即点火烟薰;老婆婆放狗娘娘,跑不动就放猎狗理骚气,跟踪追击;老大翻天倒行,行走如飞,爬岩跳坎追赶野物摔断了双脚,用双手倒立追赶野物;老二独臂大王,力大无穷,在与野物搏斗中被咬断了一只手臂,仍然用另一只手将野物生擒活捉。老三钻洞大王,下天坑、钻山洞手脚快捷灵活,无论野物藏在何处,都逃不脱他的手。老四神箭大王,一把铁弓百发百中。老五飞钗大王,与野物搏斗,一把飞钗直取野物咽喉。他们一家率毕兹卡人进山赶肉,使山里庄稼不被野物遭踏,保卫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后辈人奉为土家族猎神。

  溪州土家人把灵溪河两岸当作自己的猎场。在长期赶肉活动中,掌握了许多野兽的生活习性和出没规律,积累了丰富的捕猎经验,狩猎的技巧非常熟练;利用食物诱捕饿狼、谗猴:装弩箭、安套、施豪让野猪、虎豹自投罗网;堵卡、伏击与野兽短兵相接,杀死野兽;查找野兽藏匿洞穴,用烟薰逼野兽逃窜,猎手们群起捕杀;放猎狗驱赶毛兔、麂子等等。也有专项捕猎能手,如打虎匠、捕猴王、打鸡神枪手,他们掌握一定专项技能,具有制服某类野物的诀窃。

  进山赶肉前夜,敬祭媒山猎神是不能忘记的。祭祀的过场有:接神、安位、催山;捕获猎物回家后,还要谢神、送神。祭祀中的祷词:

  煽洞大仙哟,放狗娘娘哟,翻天倒行哟,独臂大王哟,钻洞大王哟,神箭大王哟、飞钗大王哟,弟子奉请,请你们寻山赶仗。三十六山哟赶往一山,三十六弯哟,赶往一弯。要赶在弟子前面行哟,不许远赶远行。中间修起毫光大路哟,二边修起悬岩徒坎……

  秋去冬来,一夜风雪,叶枯草黄的山野,便换上了银装,树林白了,山崖白了,溪沟白了,山路白了。土家寨子又热闹起来。一阵阵邀喝声中,人们扎紧腰帕,打紧绑腿,脚裹棕片,套上防滑的脚码子,扛上啄子炮、麻豪、拿起梭标,挎起酒葫芦,带着早就摇头摆尾,跃跃欲试的猎狗进山了。

  狩猎的场面是非常紧张的。在老猎手的指挥下,猎人们各就各位,查野兽脚迹的查脚迹,堵卡的堵卡。俗话说“狗解人意”。“要嚎——”一声,猎狗便箭一般钻进了大森林中去了。一会儿林了里便传来“汪汪”狗吠声,这是猎狗发现兽迹,嗅到热骚,向人们发出的信息。这时埋伏在卡子边的猎手们睁大着眼睛,按着啄予炮的扳机,握着手中的刀、钗,处于极度紧张的临战状态。四周山头上,人们“要哈——要哈——”声彼此起落,敲竹梆声磕杉刀背声,应山应崖。如果野兽侥幸避开卡子,亡命而逃,猎手们便人人使出山里人特有的赶山本领,与野兽开展一场穿山林,攀悬崖,越山涧的突围与阻截,奔袭与迂回,亡命与追捕的竞技大较量。猎枪声中,当野兽中弹负伤后它会疯狂般亡命地向猎手们反扑过来。这时勇敢的猎手们,便挥起刀钗、梭标,又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殊死大搏斗。

  最后胜利属于猎手们的。为奖赏第一枪或第一梭标杀伤野兽的猎手,人们把野兽大耳向后一抹,然后从齐耳的地方砍下,把头赏给猎手,余下的肉食按人头各有一份。如果此时有外乡人,过路客,路过这里,也同样享爱一份,这叫“山里赶肉,见者有份”。

来源:《土家族古都老司城》
时间:2014-04-0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