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张谷英生产习俗

刘继德


  农业生产习俗 新中国建立前,境内水稻一年只种一季,秋收后种油菜、养麦、秋茴等旱粮作物,新中国建立后逐渐改为一年种二季水稻。稻田犁耙多则四犁四耙(即每犁一次加耙一次),少则二犁二耙。插田之日,扯头手秧,称“开秧门”,一般是放鞭炮庆贺,并在秧田边插三根香、烧三片纸后由主家扯头手秧。请帮手插田时,半上午要送茶到田头“过中”,要分盐蛋或饼子、包子,称“发载田包”。为防止“发秧婆风”(扯秧时,手、脚沾毒而肿),第一次下田扯秧时,扯秧一把,拦腰插入泥里,使秧蔸向上。栽田时,人们常互唱山歌,有“栽田不唱歌,谷少稗子多”之说,实为调节疲劳。收割水稻多用扮桶或打稻机。逢久旱不雨,则抬菩萨、立神坛、烧香跪拜、敲锣打鼓,昼夜不停,称“求雨”。遇禾苗发生虫灾,则扎草龙、抬菩萨、打锣打鼓游乡,或用竹子夹纸钱,涂以雄鸡血,插到禾田里,以祈消灾,称“青苗条”。新中国建立后,“开秧门”、“求雨”、“青苗祭”等习俗已消除。

  林业生产习俗 新中国建立前,很少育树苗,主要靠积蓄成林。封山育林时鸣锣35天,竖立“禁牌”,若有人犯禁,则责令其放炮、打锣三天,严重者罚款游乡示众。群众历来重视屋前屋后植树,尤其是村庄后山,认为后山是一村之来龙山,多植常青杂木和毛竹,不许在后山捡树枝、扒落叶。称屋场前或左、右流水处的山为“关山”(风水山),山上的树称“关山树”,“关山树”受全屋场人保护,不许砍伐。对祖坟山上的树,封禁极严,不许任何人侵犯,若有人侵犯,称“动草惊坟”,轻者罚设酒席陪罪,重则告官治罪。新中国建立后,许多林业旧俗已消失,但植树造林已蔚然成风。

  畜牧业习俗 张谷英地处山区,多养黄牛为主,喜分养。母牛产子时,多由牧牛人接生,若胎包未下,则于脐带处系以草鞋或草把,认为这样可引出胎包;小牛下地后,立即将四蹄胶层剥去,剥下的蹄胶称“八卦”,接生者凭八卦向牛主报喜,牛主须给喜钱;对病牛、老牛,多不宰杀,牛临死时,主人给牛戴上草帽或斗笠,披上衣服,让其自然死亡,认为牛一生太辛苦,愿其“来世变人”。境内喜养猪,新中国建立前,山区或丘陵一带一般不养种猪和母猪,认为养种猪是“不光彩”,唯有一些孤人或半残人才养种猪,用以谋生。小猪出栏,谓之“散窝”,散窝时,主家先择吉日,通知各买主齐来自选。肉猪(大猪)未出栏前,忌屠夫看猪,认为屠夫有“煞气”,看了不吉利;凡小猪、肉猪卖出时,主妇要提潲桶在屋门口大声唤猪,认为这样才不会使自家“空栏”;每年端午节要在猪栏土点香、插菖蒲艾叶,称“敬猪栏神”;除夕夜,要烧香燃烛,在猪栏墙壁上贴“六畜兴旺”的红纸条。县境居民喜养狗、猫等家畜,捉小狗不用花钱,但忌在亲戚家捉狗养,认为狗尚义,若日后亲戚失和,会落个人不如狗的名声;小狗捉回后,要在土地庙前揩屁股,认为这样就不会到屋前屋后拉屎。捉小猫时要给主家一升米,谓此猫会捕一升米(粒数)的老鼠:小猫捉回时,要在篓外裹以衣服手巾,防猫识路跑回原处;小猫捉回家后,主妇捉住小猫绕自身三圈,谓以后就会守在自己家里;为防狗咬猫,则抱小猫对狗拜三拜,认为就不会咬猫;猫死后,不土埋,须用稻草包裹,挂于树上,称“挂盐包”,或将死猫置于农田流水处,认为猫骨可除蚂蝗。孵小鸡时,常请阴阳先生择定孵鸡位置,位置无碍则不会出寡蛋、殒鸡;为防鸡瘟和“七姑娘”(黄鼠狼)偷鸡,则用红纸写上“姜太公在此”或“王老兰在此”贴于鸡笼上。新中国建立后,以上许多透信习俗已消失。

  手工业习俗 境内称手工业者为“匠班师父”,手工业者称请其做手艺的主家为“东家”或“主东”,称所做业务为“东老”。学徒从师称“拜师”,称其师为“师父”,称其师妻为“师母”、“师娘”,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说,学徒期限,皆为三年。学徒从师期间,要包揽师父家一切家务,有“徒弟徒弟,三年奴隶”之说,学徒脱师后,仍要向师父送节礼、年礼。东家请匠班,一请一年,一年之内,东家不可换匠班,匠班不可辞东家。匠班师父入桌吃饭,不坐主位,坐则两腿并拢,不交脚翘椅,不多话,不盯视人,夹菜不乱翻,添饭不带筷子。木匠的开山子(斧头)柄不可斗满眼,谓不算满江湖;木匠的五尺,不能拖着进东家门,角尺要用肩扛着,不能夹着走路,不能竖置东家的神龛下。木、砌匠做屋时,屋高不离八,门宽不离五。剃头在各类匠班中位处最末,遇别的匠班在一家时,剃头工具箱不可放于堂屋上方或东方;剃头时,剃头师傅未打湿手,不可按剃头者的头,谓“五龙不下水,老龙不低头”;对不同的剃头人,要从不同位置下剃头刀,有“左剃君王右剃臣,劈面一刀出家人(僧、道),后边剃的钉抓钉(手工业者)”之说等等,新中国建立后有些习俗已废除。

  其他行业习俗 清末民国初期,境内兴办的“私垫”或“义塾”。学生发蒙读书时要先行入学之礼,由家长领学生携篮盛香、浊、酒、菜至私塾,向先生(老师)请教后,于贴有“大成至圣文宣王孔子之位”处焚香、放炮、跪拜三次,转身再向先生一拜,呈上酒菜请先生便饮。先生授课称“上书”,学生练字称“习字”,学生将所学书从头到尾背诵一遍称“包本”,学生离家到外地食宿读书称“出担”。县境尊师重教之风甚浓,素有“爱子弟、重先生”之说,除大宴会必请先生外,逢年过节,须向先生送肉、酒、面条、鸡蛋之礼,以酬谢先生。

  商业行规颇多。一个店铺,只可经营一行,称“一行一业”,很少兼营。市场物价由同行会议定,不可随意变价。店铺职员、学徒只许站着,不许坐。称“站柜台”。雇请职员,一年一定,每年正月初四由店主召开“高升会”,决定店铺人选和辞退职工。商业行言市语较多,如用“由、中、人、上、大、王、主、井、羊、非”或“子、少、乍、秤、钞、天、浅、杠、叶、流”等代表110的数字,称肉为“过路子”,称鱼为“摆尾子“、“河西子”,称鸡为“莲花子”,称面条为“子条子”等。称行商为“做船水生意”或“挑小货担子”。船民忌说“翻”、“沉”二字,如水烧开时,不能说“在翻翻开”,对城陵矶要说“浮陵矶”,称陈姓老板为“浮老板”等。新中国建立后,许多旧习俗和禁忌自然革除。

  放债称“放帐”,欠债称“欠帐”,放谷帐称“放头谷”,借贷利息称“加×乘息”、“月息钱”、“新谷钱”、“头碰头”、“印子钱”等。讨债称讨帐,一般在秋后,债主多请人挑着箩筐、蔑篓上门讨帐,或有请告化子(讨饭的)讨帐的,称“强告化”,告化子坐在欠帐人门口,坐讨坐吃,不给不走;或有进行迷信恐吓的,当欠帐难讨的,债主声言要到猪槽、牛栏里烧帐薄,让债户来世变猪变牛还债,或烧到菩萨庙里,让神明降罪等。讨帐一般讨到大年三十晚,翌年初一、初二、初三不准讨帐,有“初一早,老子欠帐不准讨”之说,债户一般在元宵节(正月十五)前不还帐,怕一年不吉利。新中国建立后,有些习俗已革除。

  

来源:《民间故宫张谷英》
时间:2014-07-1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