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芷江县满天星与春阳滩

田景坤


   芷江春阳滩电站大坝下游两公里处远古素名“满天星”。氵舞水河面最宽处也在此段,河中原来有一个美景如画,天然似锦的芦苇长洲,渔雁、白鹭成群宿洲为巢,是它们理想的天堂。洲头横顶“皇后塘”深潭;春电厂房处原叫钟鼓滩,有排排梁三座,隔洲处有一座叫干坡梁,这四座渔梁离“皇后塘”很近,原是大洪山乡现“皇后滩村”的老业;下游300处有七座渔粱,原是新店坪镇春阳滩等组的老业。沿边山河道一线就是湘黔航运船最担心的急流险滩“满天星”,船工们一不小心,船只飞流直下就会撞击在黄岩上,打烂沉没。

   满天星河段风水极好,是便水内八景的全部位置。站在下游看春电,游客不知道河水从哪来,站在春电大坝往下看,看不出河水往哪流,此河段上下都好像有一道天然的屏障,把水拴得太绝了,这里是鱼类生存发展最佳的水域。每当春夏洪水期季节过后,清亮的沙石和河床里到处都是大群大群的游鱼,在河里亮白及戏水,使人看见不由发呆,久久不能离去。此处鱼源相当丰富,芷江下河,甚至清江,麻阳的渔夫转至这里捕鱼,上有晃州、玉屏、岑巩、镇远等地渔船到此务业。据老人说:自古以来,这里渔舟密涌争流,渔灯夜似星麻闪亮;在下流往上游看去,那数不清的渔灯好似与天相连,特别是月黑无星夜,无数的渔灯就变成了天上的星星一样,古人把这夜景叫做“满天星”,是一幅景绣如画的仙境。古人流传诗歌一首:“皇后塘下夜渔灯,光烛遨荡数不清;不怕昼黑无明昭,张目江中满天星”。但“满天星”这急流险滩对船只是那样凶猛无情,最大的罪魁就是洞坎飞流直下的黄岩,还有乱石成群的千子岩,这里不知有多少船只被打烂,多少生命被夺去,旧社会在当地流传有一首歌谣:“砍柴莫砍倒钩藤,有女莫嫁船上人;记得那年撞翻船,只见篙子不见人……”因此,湘黔两地的船下满天星前必须在“皇后塘”庙门口码头停留,等待满天星人的驳船驳货,请当地标工(船师)下这急流险滩,到下游安全地段又再驳货,那时的生意人、船上人水运路过此地是何等的艰难啊。

 

满天星河段

 

   由于满天星急流河滩延伸较长,船夫航运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稍有不慎,损失不可设想。于是明末清初官府把便水河段委任给田永敬负责管治,到了清朝由田永敬后裔田祖珍(田阁风)负责管治,而且还负责纤路畅通无阻(砍蓬补修路面)。由湖南省最高法院沅陵第一分院下文公鉴:芷江河段从公坪与榆树湾交界起至晃州桥档下,全长110公里由芷江县衙管治,谨呈芷江县府执行管理。……后芷江县衙下文,沅陵府法院批准,将榆树湾起至芷江江西桥档下由蒋姓管,芷江江西桥以上至细米溪下由张姓管(张有兰),细米溪口以上至晃州桥档下由田姓管(田阁凤,又名田祖珍),田阁凤为了打官鱼,请来了中方潘家鸬鹚船,将自水滩以上至晃州桥档下通过县府协调划给了潘家管,每段管区上交调便费白银四两三钱。

   明末清初,“满天星”人为了治理“满天星”船道,将急流中间拦腰围河筑堤,堵水建筑渔梁,大大降慢险滩流速,同时增加了船道水深度和水量度,把泛滥成灾,急恶之水分成上下两节,上下的水势变缓了许多,打烂船只的概率减少了许多,同时也解决了田姓人家一部分生活来源。每年阳春三月,太阳升起,气温和水温升高时,“满天星”的男人们就要赶在洪水前赤着身子修梁堤和梁架,男子汉在水上作业,忙碌不停,比作阳春还重视,庄稼人说:我们阳春三月下种在田地,你们做梁堤阳春三月在河中,那么就要靠春天出太阳才能下水干活,有人借故把“满天星”又叫“春阳滩”,因此,“满天星”又得“春阳滩”的名字。

   解放后,县委政府和航管部门为了船运事业的发展,非常重视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的安全,任命舂阳滩田景春为满天星便水河段管理站长,负责船运安全的有关事宜。1956年田景春发动父子兵消掉了大黄岩,使船只安全通航,田景春和当地民众得到了县地通报表扬。19578月县政府组织了几个岩匠爆破队,以舒师傅(舒孝树父亲)、干师傅、李师傅等几十人对“满天星”滩河中的乱石群以水电雷爆破进行全面扫“雷”清理,苦战两个多月,河道被整治得畅通无阻。1958年数只15吨级的大木船为贵州汞矿装运大型机器顺利运到终点。1977年冬,以“满天星”为命名的水电站开工了,因别地有相同地名后改为春阳滩电站。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6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