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洪江婚丧习俗

傅俊波


  【婚姻】 

  在旧社会,男女青年的婚姻,由“父母之命,媒灼之言”所主宰和封建迷信所摆布,不少男女青年成为封建婚姻的牺牲品。婚姻式有八字婚姻、冲喜婚姻、指腹婚姻、转亲婚姻、兄弟姐妹婚姻和二婚等。 

  【八字婚姻】由媒人撮合说项,将男女生辰八字请人合算,相全,婚姻就可以成立;如果八字相冲相克,则作罢。有的因女家贫穷,自小订婚后,送至男家生活,俗称童养媳。童养媳在男家备受虐待。 

  【入赘婚姻】俗称招郎上门,即男到女家落户。一般是因为女家没有子,希望入赘的女婿,能继承烟火,传宗接代和养老送终。 

  【冲喜婚姻】男女订婚后,男方病危,认为需要结婚冲喜,则匆忙成婚;也有未订婚而结婚冲喜的,这多系男家有权有势,迫使女家不得不答应。这种婚姻往往造成悲剧,丈夫一旦死亡,女方则终身守寡。 

  【指腹婚姻】两家母亲怀孕时,双方订立君子协定:一方生男,一方生女,将来就合姻成亲。 

  【转亲婚姻】兄弟中的弟弟去世,妯娌中的嫂嫂去世,弟媳可以再转嫁给老兄;反之,则绝对不行。 

  【换亲婚姻】男家的兄妹与女家的兄妹年龄相当,互相交换结为婚姻,俗称“扁担亲”。 

  【兄弟姐妹婚姻】男家两兄弟、女家两姐妹,年龄相当,可双结为伉俪。 

  【二婚(再婚)】男女因丧偶而再婚。在旧社会,丧偶男人再婚习以为常,而丧偶妇女,即使还年轻,又无子嗣,也往往迫于社会压力而难再嫁他人,成为封建礼教的牺牲品。但是,也有些妇女敢于毅然决然地再嫁他人。成为封建礼教的叛逆者。 

  【重婚纳妾(讨小老婆)】富有之家,男方已有妻室,又娶新妇,称为重婚纳妾。 

  洪江旧时婚姻礼仪繁琐复杂,其程序有说媒、送庚、订婚、送吉(报日)、结婚、下厨、回门和谢媒等项。其中饶有兴味的是: 

  【抢喜筷】当新娘的花轿抬离女家中堂时,女家把红筷子抛撒在中堂里,男女两家的人相互抢夺,谁抢得归谁,气氛融洽欢快。 

  【驮轿杠】当花轿抬走时,女方家族的小孩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紧紧地驮住轿杠,不让抬走,这时男家就要给小孩分送喜糖和红包,小孩才会放手让花轿抬去。 

  【戏新娘】当花轿抬到路上,男方抬轿的亲友小伙们有意戏弄花轿里的新娘:一时把花轿偏向左边,一时把花轿偏向右边,上坡时前面的抬得老高,下坡时后面的抬得老高,让新娘在花轿里坐立不安。抬轿的小伙们还要开玩笑地说:“咦,伙计,新娘的屁股是尖的,害得我们左偏右倒。”“新娘子,你倒舒服,把我们累死了。”这时,女方的人就要求情说好,送糖送烟送红包。 

  【线吊棒】新郎新娘在洞房吃合卺(交杯)酒时,除新郎新娘相互喝交杯酒外,还要吃线吊鸡翅膀和鸡腿。即用一根红丝线的两头紧紧拴两个鸡翅膀,让新郎新娘同时各吃一只,新郎新娘拉来扯去,要颇费功夫才能将鸡翅吃完。这时主持人对新娘说:“恭喜新郎新娘比翼齐飞。”吃“线吊棒”(鸡腿)时也同样如此。吃完,对新娘说:“恭喜新郎新娘根同连理,花开并蒂。”围观亲友则鼓掌欢庆。 

  【闹新房】洪江闹新房有“三天不分大小”的习俗,认为新房越闹越发,就是父亲、祖父也来闹房,大人闹房,小孩就翻箱倒柜找红包、找喜糖。 

  【考新娘】结婚后的第三天,新娘“三朝下厨”,男家姑娘们就要“考新娘”,试测新娘的智慧。例如把香葱内塞上小竹棍,使你切不断;把火简口涂上烟煤,吹火时,就会在嘴巴边上印上一个黑圈;还有刀上涂墨、烟囱里塞砖等,花样百出,新娘一不小心就会贻为笑柄。 

  1950年4月国家颁布了《婚姻法》,实行一夫一妻,婚姻自主。男女青年通过自由恋爱,婚姻登记,即成为合法夫妻。丧偶男女再婚、男子入赘女家,只要经过登记,都受到法律的保护。青年的婚姻和老年人的婚姻,更是受到政府和社会的普遍关注。结婚礼仪也摒弃了旧时的繁文缛节,实行婚事新办:俭朴大方,宴宾以茶点、喜糖表示新婚如糖似蜜,幸福美满。近年来,大操大办、铺张糜费的陋习,渐然复起。 

  【丧葬】 

  洪江民间认为老人逝世是“白喜事”,在门楣贴上“当大事”的白纸或贴一张白纸,表示家有丧事。孝子孝孙等都要头戴孝帽或扎白孝帕,身着不缝边的白粗布孝服,外套麻背心,腰系白布孝带,脚着草鞋,以示哀痛。穷人家一般是“三朝必葬”,不选择吉日良辰。孝子去亲友家磕头报丧,先送上一双草鞋,表示亲友前来抬丧帮忙。接受了草鞋的亲友,第三日清晨都会自动赶来抬丧,不要分文报酬。中等人家和富有人家老人逝世后,有着繁琐的礼仪,要经过报丧、知宾、择地、选日、祭奠、宴宾、送葬、复三、超度和守制等程序。其中以知宾、祭奠、宴宾、出殡、送葬和守制为主要礼俗。 

  【知宾】丧家宴请少数亲友,商议丧事的办理和人员的分工。一般有主事(总负责人)、总管、招待、外事、内事等。分工以后,各负其责,孝家则不管具体事务,只是守灵服孝。复三后,孝家宴请这些人,以资酬谢。 

  【祭奠】祭奠分为3种:家祭、客祭和路祭。家祭由孝家自己主祭,早、中、晚举行祭仪,连续3~7天。开祭行礼时,需礼生5人:通赞4人。通赞主礼,辅赞前后各2人,前唱后应,中为孝子,来往穿梭于灵堂各行礼之处。另外还有歌童2~4人,司唱赞礼歌。夜晚行礼开祭时,还要加上讲经(《孝经》)读礼(《礼记》)的礼仪。礼生的穿着:戴礼帽、夏着纺绸长衫,冬着长袍外套马褂,温文尔雅,一派儒家气度。最后一晚的祭礼最为隆重,亲属好友都要候在灵堂,直系晚辈则要跪在灵堂参祭,行礼如仪,最后所有亲友都要手执点燃的线香,随着礼生、歌童,唱念文天祥《正气歌》,绕棺3匝,然后移开棺盖,瞻仰遗容,告别亡人,盖棺闭殓,这时哀乐齐秦,炮声雷鸣,哭声震天,这叫做“大堂别”。其它的晚上祭祀结束后,就是唱孝歌、打围鼓或开展其他娱乐活动,坐夜守灵。客祭,由至亲好友带上祭礼(有的还带上礼生)到孝家主祭。路祭,在出殡时灵柩经过的路上,亲友们在路旁摆设香案、祭品祭奠。逢有路祭,灵柩要停在路祭的地方,接受祭奠,直到路祭结束后,灵柩才能继续行进。 

  【宴宾】出殡前一天,孝家要备宴酬宾,洪江俗称“吃豆腐”。席上稍备水酒,菜肴一般,但一定要有白豆腐,而且边吃边添,直到无人吃时为止。宴宾时,任何人都可成为“座上客”,因为洪江有“人死时饭甑开,不请自己来,放开肚皮吃,吃了不要带”的习俗。但是熟识而去白吃“白饭”的也只是一些游手好闲的人,一般居民是不去的。宾客在吃完饭后,还要拿一个碗——长寿碗,满满地盛上一碗饭,加上菜,带回家去。特别是有钱人家的高寿人逝世后,要特地定制一批印有“寿”字的饭碗,专供宾客带回家去,一人只带一碗饭,决不会多拿多带。 

  【出殡】清晨由6人(前2后4)或(8人后4)把灵柩抬离灵堂,在大门外停下,扎好杠绳,再起灵送葬。洪江周围都是山,因而扎的一律都为抬高杠。灵柩抬上肩后,直到落井为止,沿途无论山高路陡,都不能放下或着地。送殡的行列:引路幡前导,依次为“打路鬼”、“开路神”、堂锣堂鼓、仪仗队、花圈、祭幛、孝子,拉纤送葬的宾客、灵柩、鼓乐队、送葬内眷(大都是坐轿)。灵柩抬到墓地后,井穴内铺上石灰包,用索把灵柩放入井内,拨正方位,覆土封好,铺盖草皮、砌好拜台。 

  【守制(守服 守孝)】清末民初,洪江还沿袭守服的习俗。守服,根据生者和死者亲属关系的不同,守服时间有3年、1年、9个月、5个月、3个月的不同。到民国时期,这习俗已逐渐破除。在长辈逝世后的第一个新年春节期间,孝家不能贴大红春联,只能贴兰底白字的对联;孝子要在家守服,不能外出拜年、赴宴,也不能宴宾。这一习俗一直持续到解放前夕。 

  旧时习俗以为老人去世需“入土为安”,故兴土葬,致使洪江周围山间,处处坟冢,占地不少。新中国成立后,改革了丧葬礼俗,丧事从简。大多采取“三朝”安厝,整个过程也剔除了封建迷信的内容。夜间守灵,以清唱现代戏、现代歌曲放映电影和录相代替了过去唱孝歌、开祭等迷信活动。如果死者是干部、工人,所在单位将举行追悼会,悼念死者。特别是在安葬方式上有了突破性的改革——改土葬为火葬。市政府于1971年7月筹建了火葬场,1985年9月颁布了《洪江市殡葬管理规定》,得到群众的支持,许多人留下遗嘱:死后火化。至1988年,已火化3519人。

来源:《古韵洪江》
时间:2007-01-1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