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宗族——湘南人居村落的族居特点

胡师正


    湘南传统人居基本上是以宗族为主居住的。这在房屋建筑结构,起居空间的安排,村落的整体布局,祠堂的位置及建筑模式中不难看出,其中折射出的文化符号无一不是围绕着家族组织的需要而展开。此种宗族一体居住可以说是中华文明的集中体现,从远古以来,直到近代大体如此。这与中华民族的生息演变,文化形成与变化息息相关。也与中国长期处于农耕文明的历史有关,这种农耕文明实质上是私有制的产物。所以,宗法制度是伴随着具有中国特色的私有制而产生的。其中的象征便是各式各样的图腾。从中国最古老图腾文化中我们可以看出,商族以GFEA1为图腾的阶段大约是从母系制到父系制的过渡,母系社会最后一位女首领简狄,因为在丘河之滨拾到一只蛋,吞了下去,生下了契,意味着从商代的契开始,中国社会进入到了父系氏族。这种演化在世界各民族那里差不多。以男性为家长的父权制家庭,丈夫掌握着主宰家庭的权柄,妻子则被贬低,变成生孩子的简单工具,实际上是男子独裁制。而在中国却是在父系制取代了母系制之后,氏族没有解体,由氏族转化为家族,图腾崇拜逐渐演化成了祖宗崇拜。

    祖宗崇拜是鬼魂崇拜中特别发达的一种。鬼魂有男有女,按说被崇拜的祖先,也应该既有男鬼,又有女鬼,但在中国历代祖庙里,坦然地享受牺牲玉帛的,却差不多都是男鬼,女鬼们至多列席作陪。在漫长的中国古代社会,女鬼们很少能够成为祭祀和崇拜的对象。她们多半只能在民间传说和文艺作品中出现,例外的也许只有一个“妈祖”,但她已不是鬼,而是神。理所当然地受到祭祀崇拜的只有男鬼。他们生前为人,死后为鬼,却要享受后代子孙的香火牺牲,顶礼膜拜,因为他们是祖宗。在中国,祖宗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他们简直是后代子孙生死荣辱的依据与目的。比方说生孩子,是为了列祖列宗香火旺盛,祭祀不断,血统延绵不绝;又比如要干一番事业,是为了光宗耀祖;有了成绩,是祖上积德,有了错误是辱没先人。中国人敬祖,是把祖作为父系制度和男权政治的象征。祖宗的确立,祖庙的建立,表示这个氏族的建立。以祖庙为中心,族长率族而居,叫做祖籍。祖立则籍立,祖在则籍在,祖毁则籍亡。后来氏族变成了国家,祖便成了国家的象征,所以叫祖国。由于宗族的祖宗主要是男性,所以人居村落的布局结构都是以家庭为细小单元,而家庭中户主则是男性。例如永州江永的上甘棠村历时千余年,世代传承达三十二世之多,时至今日,上甘棠村现有居民435户,人口1865人,除7户杂姓是解放后迁入外,其余都是周姓族人,周姓的子孙达到376人,这376人全都是上了族谱的同辈男性,女性是上不了族谱的。因此,人居村落的活动场所、家庭中的起居安排,基本上以男性需求为主,女性需要为辅。这些都是因为祖宗崇拜把持着中华文明的结果。

    由此,不难看出如下几点:

    1.人居村落族居的根本特点——彻底安全。在一个村落里全都是自己的家人、族人,祖宗一脉而承的宗族里,没有任何人不感到是安全可靠的。由于是一家人、一族人,生活上互相照顾、帮助,一切后顾之忧都不存在。这种安全感是由宗族血脉所构筑的,因而是牢不可破的。在这里没有什么别族的利益,只有本族人的生存利益,本族利益至高无上,本族人也就彻底安全了。

    2.人居村落族居的生活目标——确定无疑。在族居的村落里,每个人的生活目标都已经被牢固地确定了下来,从出生到老死,基本上在这个村落里,一生的生活蓝图早就由祖先确定无疑的划定好了。尤其是男人,终其一生都不能离开村落,他们承担着传承血脉的重任,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养老送终,成了他们一生的生活目标。女人则可以嫁离村子,她们一般不能在族人中结婚生子。因此,女人们在古村落里基本上属于外人。在这一生都被确定无疑的生活目标锁定之后,人们的所有一切都被静止、稳定,而缺乏任何的生气。

    3.村落族居的发展目标——保守落后。历经千年的古村落,虽然不乏中华民族祖先的聪明才智,文化大观,建筑奇迹,环境优美,但总体上呈现出的是一种特定社会的保守与落后。这与时代有关,与农耕文明有关,村落族居的自闭与盲目的自足带来中国农村长期的保守与落后。这种保守固步自封的程度可以说是空前的。从房屋的建造可以看出,其中的许多建构是千年不变,千篇一律的。形成一种稳固的一成不变的建筑模式,其中所呈现出的落后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来源:《湘南传统人居文化特征》
时间:2013-11-2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