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张谷英村民俗文化探窥(上)

余振东


   “张谷英”是一座拥有600多年悠久历史的民居古村。自开族始祖张谷英“由吴人楚”落籍渭洞以来,绵延25代,衍丁8000余人,尤其聚族而居2000多人。除其历史建筑文化深邃而瑰丽外,其民俗文化(当然民居文化也可归属为民俗文化)也玄妙神秘、扑朔迷离。笔者不无兴趣,“入境问俗”姑且探窥之。

   什么是民俗和民俗文化?

   大凡民者民众也,民间也,“社会”之引伸也;俗者习俗也,风气也。合谓之(一地)社会之风气(习俗)也。

   不过,我想为什么要把民间社会的“风气”称之为“民俗”?莫非,也是出于一种阶级区别吧!因为,古来就有“雅”与“俗”之分。自然,“雅”者贵族也,“俗”者百姓也。社会一当有了这种贵贱等级的划分,即便连生活习惯都有了尊卑雅俗了。难怪连汗腺分泌物都有“香”“臭”之分的——《红楼梦》里焦大这些人流的都是“臭汗”,王熙凤那些人流的都是“香汗”。

   姑且不去深究“民俗”的褒贬词义,仅就“民俗”——民间社会风俗习惯而言吧,去作一个社会和历史的探窥。首先,作为“民俗”,它是具有明显的差异性的。

   1、民族差异。不同民族的“民俗”各有不同。比如在图腾崇拜上,有的民族崇拜“龙”,有的民族崇拜“牛”,有的民族崇拜“猪”,有的民族崇拜“鸟”。在“婚俗”上,有的民族倡行“走婚制”,有的民族倡行“试婚制”。在“丧俗”上,有的民族倡行“土葬”,有的民族倡行“火葬”,有的民族倡行“天葬”,有的民族倡行“海葬”。在服饰上更是异彩纷呈,不同的民族在服饰上具有很大的差异,只要在服饰上就可以区分得出不同民族来。这就是“民俗”在民族上的差异性。

   2、地域差异。古代交通、信息落后,地域之间交流处在闭塞状态。由此,各个地域在窄狭的范围内便形成了相对独立的生活习惯,进而,在这个窄狭的范围内相互模仿,便形成了这个地域的共同社会风俗——民俗。有的也是因自然条件形成的,即这个地方只出产这种物产,因而,彼此也只有这个东西和只喜欢这个东西。由此,而形成了某一人居群落的生活偏好。久而久之,这种偏好也就形成了这一人居地域的社会“民俗”。比方北方人喜欢吃牛肉,喝奶茶,而南方人却吃不惯。这都是地域差异在民俗上的体现。

   3、文化差异。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域,接受的文化教育不同,因而,所奉行的信仰、所遵循的礼仪、所习行的语言和文字也都有所不同,由此,所体现的“民俗”也就出现了差异。比如西方国家与东方国家包括观念、伦理、习性等许多方面都有较大的相异性,概言之都是观念、文化方面的差异。

   综上所述“广谷大川异制,民生其间异俗”(《礼记·王制篇》)是产生“民俗”差异性的基本根源。所以,汉代班固把民俗定义为“凡民涵五常之性,而其刚柔缓急音声不同,系水土之风气,故谓之风。好恶取舍,动静亡(无)常,随君上之情欲,故谓之俗”。故,荀子早在他的《强国篇》中告诉我们要“入境,观其风俗”。由此,我们去探窥探窥张谷英村的民俗文化是很有必要的。显然是对张谷英村的历史文化的一种挖掘,对开发张谷英村的古民居文化具有深刻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在此,笔者还当提出一个问题,既然“民俗”是一种历史的具有相对地域特征的民间社会风俗现象。那么,它算不算得上一种“文化”?

   回答当然是肯定的。

   1、文化本身就源自民间、源自劳动人民的生活与生产。历史唯物主义认为文化是劳动人民创造的。事实上劳动人民从结绳纪事,到象形文字,到仓颉造字,到蔡伦发明造纸术,到毕升发明活字印刷术……,说明文化的每一历史环节,无一不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就是西方“悲剧”艺术也是源于古希腊时代的民间祭祀活动的。悲剧一词的希腊读音意思就是“山羊之歌”。“山羊之歌”是古希腊民间祭祀酒神狄奥尼索斯的祭典上合唱队员演唱的酒神颂歌。据说祭祀时合唱队员身上披着羊皮,扮演着人羊神萨提儿的角色,由此而称之“山羊之歌”。萨提儿扮演的植物神——酒神狄奥尼索斯,长发多髯,前额伸出两个小角,这是他具有无上威力的标记;手中执着一枝华美的神杖,这是春的象征;头上戴着常春藤花冠,表示他的威力不受季节的影响;在他前面的篮子里或手杖的顶部还有一具粗壮的“生殖器”,显示他巨大的创造力量。在那长长的神前面走着一群群穿着节日盛装的处女,冠以花环,纤美的头上顶着盛满祭品的篮子。神的后面走着一群五光十色的信徒,或者兜着羊皮,幻奇地装扮成半人半羊神,或者扮成烂醉如泥的“阳物”崇拜者,宽松的衣服染满酒精,面目又以酒糟或桑椹汁染污;这些都象征酒神的强烈创造力,以及酒的熏醉与狂暴的刺激力量。由于传说中酒神的暴亡和他最后胜利地复活,他又是死的征服者,因此在他凯旋行列中也要有“死人”参加。一群信徒就扮成阴毒恐怖的地狱之客,他们用铝粉把脸涂抹成死白色,先以白色尸布笼罩全身,待到他们委弃这些尸衣时,就显露出狰狞恐怖的面貌。行列中这些来自地狱的行尸是唯一不带法罗斯标记的,因为按照当时的信念,来自阴间的死人是没有性别的。这一队半人半羊神,烂醉如泥的阳物崇拜者,以及穿着尸衣的行尸组成的队列走进祭台,而当呈现山羊——祭品时,他们就载歌载舞来吐露对神祗的崇敬。这种叙述狄奥尼索斯一生事迹的歌就称为颂神歌,由装扮半人半羊神的歌队咏唱,有领唱者,并用短笛伴唱,唱时还围着祭台跳舞。半人半羊神俗称羊人,歌队就称为羊人歌队,而所唱的歌则称为悲歌或山羊之歌,而我们称之为希腊悲剧的,就是直接从歌队产生的。后来这些人不再去装扮半人半羊神了,但“山羊之歌”或“悲剧”的名称却保留了下来。由此,植物神——酒神——狄奥尼索斯的扮演者——萨提儿——成了人类的本相,人类最高最强的激情之体现,接近神灵而乐极忘形的饮客,与神灵同甘共苦的多情伴侣,宣泄性灵深处的智慧先知,自然的万能性爱之象征了。在后来的悲剧中,这支原来扮成半人半羊神的歌队并不消失,虽然在形式上有些变化,但已构成了悲剧的一个属性。希腊“悲剧”艺术也由此诞生了。可见这种类似我国民间傩戏原始祭祀形式,则是西方古希腊“悲剧”艺术的起源。从古今中外的文化、艺术史中可知,文化与艺术的本身无不源自民间、源自人民劳动的生活与生产,无不体现于民间社会的“民俗”之中。

   2、民俗不仅是民间社会的一种风俗事象,而且,是劳动人民的心底文化。虽然“文化”源自民间,源自劳动人民的生活与生产,但随着人类社会阶级的出现,“文化”也逐渐成了统治阶级的一种专制,本来创造文化的劳动人民便又异化成了它的“奴隶”。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占居了主流地位,劳动人民便难以享受充分的“文化”自由了(也因读不起书而成了文化的盲人)。于是,劳动人民的情感只能借助“民俗”的方式——诸如年俗、节俗、婚俗、丧俗等等方式——宣泄出来,以满足自己的“文化享受”。而这种自发的民间方式只要地域性的流行和共享就行了,毋需要借助政治去强加。因此,民俗不仅是民间社会的一种单纯的风俗事象,而是劳动人民的心底文化。

   3、民俗文化属于民间的文化,民间的文化是民族文化的根基,是延续一个民族发展的文化的象征。虽然,民间文化被称之下层文化,即所谓“下里巴人”文化。但,它是民族文化的另一半,也是一种品类宏富、内涵深广、载体独特的文化。其涵盖面包括民间的物质文化、社会文化、精神文化和口头语言等各种社会习惯、风俗事物。

   其中,民间的物质文化包括人类的衣食住行和手工艺制作等物化形式组成,如民居、服饰、农耕方式等。

   民间的社会文化是指人类社会集团中氏族、家族、宗族、村落、乡镇、市镇及各职业行业集团等民间组织,所创造的约定俗成的一种文化。

   民间精神文化即民间意识形态,包括民间信仰、民间宗教、伦理、道德、文学、艺术和口头语言等。

   然而,上述包括民间的物质文化、民间的社会文化、民间的精神文化这三个层面的民间文化,都首先出自“民俗”。这种“民俗”一经成为某一地域的一种共同现象,便就形成了这地域的特有的一种“民俗”文化。这种特有的地域性“民俗”文化,不仅是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的还会成为人类社会共有的“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张谷英村的古民居建筑不仅是一种物质的“民俗”性文化,而且,它那富有民居传统的建筑艺术,它那600年“聚族而居”的家族理念,它那“孝友传家”的氏族家风……又是某种“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只要我们注重保护、挖掘、整理,说不定在那一天还会申报为世界性的“非物质遗产”呢!

   总之,民俗文化是民族文化的重要内容。它反映着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文化创造和人们的精神风貌。我们应当加以认真探讨和研究,特别要加强对张谷英村、这一全国历史文化名村的民俗文化的研究、保护、挖掘、整理,使之更加丰富它的历史文化内涵。

来源:《张谷英风物史话》
时间:2013-11-2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