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文选德——重视张谷英古村落的第一人

余振东


   如果说张安蒙是发现张谷英古村落的第一人,那么,文选德则是重视张谷英古村落的第一人。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张安蒙对张谷英村的发现,也许张谷英村还在长夜中沉睡;同样,如果没有文选德对张谷英村的重视,也许张谷英村还在惺忪中彷徨。因此,张谷英家族的后人们不仅应该世世代代记住张安蒙这个名字,而且,也应该同样世世代代记住文选德这个名字。是他们一个代表民间,一个代表官方,共同把张谷英村推向了极致。

   自张安蒙一九八九年发现张谷英古村落后,且通过她自费的电视媒体推介和宣传,才使社会渐渐对张谷英村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不少人才知道在湖南岳阳渭洞那个大山之中,还遗存有一座保存完好的拥有600多年历史的神秘的古民居建筑群。

   然而,发现并不等于重视。只有发现了同时又得到重视了,才会产生出巨大的社会影响和时代效应。

   不过民间的重视也是有限的。只有官方的重视才有产生社会影响和时代效应的那种巨大推动力。

   张谷英古村落期待着官方对它的重视和推动!

   虽然,那几年,偶尔也有着不少官方的人来过“张谷英”,但多是属于慕名而来浏览消闲的,却很少有人怀有深深的情结对它投以真正的重视。

   这样的期待张谷英村人从张安蒙发现算起,整整有了十年。十年了,直等到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三日,在无意中才真正等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学者兼领导——中共湖南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博土生导师文选德。

   这天,选德部长依然戴着那付黑边老花眼镜,坐着一部三菱吉普,带着他的属下——省直宣传系统上十位厅局长,从省城长沙风尘仆仆走进张谷英村的。

   文部长虽是“不速之客”,但显然不是来消闲度假的,而是带有一种特有的目的专程而来的。

   不过,渭洞山里人一般都很直观,他们不尚空谈,只看省里来的大领导能给他们拔多少款,给多少钱,带来多大利益。

   然而,围观的村民,只听得文选德部长说的一不是钱,二不是款,而是说的对“张谷英”的“研究”,即研究“‘张谷英’民俗文物的保护、开发与精神文明建设的结合”!

   话音刚落,山里的人在原本热切中就有了一些淡淡的失望。他们失望地认为,这种不着边际的“研究”不会给“张谷英”的利用与开发,带来多大的实际意义。

   然而,选德部长却似乎没有注意到山里人的这种急切的心理,依然独个儿那么自信、那么铿锵地说:要把“张谷英”与黄丝桥(湘西的一座古镇)定为全省“精神文明创建与历史文物保护、开发”的重点单位。并指示当地市、县宣传部门务必认真加以探索和总结,走出一条“创建、保护、开发”的成功的创建之路来。文部长面对随他而来的省直宣传系统各单位负责人,逐一指定项目,要求他们都要以实际行动为“张谷英”的“创建、保护与开发”办些实事、作点贡献。

   尽管不乏有人对文部长的这些要求和指示持有某种怀疑心理。但,这天选德部长还是特别的自信,并且从自信中还透出了几分兴奋。只见他一股文人的雅趣在冲动,他情不自禁地一扫往常的那种拘谨与谦让,欣然拿起笔来,饱蘸浓墨在宣纸上写下了“六百年古代迷宫,五千年传统文化”两行凝重而飘逸的题词。

   下午,选德部长和他的部属们别了“张谷英”而去。然而,“世故”的山里人还总是以那种素常的怀疑心理,揣摸着文部长的返程,不会有太多的回声。然而,可爱的山民们判断错误了,文部长却与别的官场人物大不一样,他对“张谷英”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即一个学者对一种古村文化的独有情结,和一个有身分的人对自己所说过的话的一种负责精神,……。正是这种特殊的感情和独有的情结,就是这一年,文部长竟然一连三次亲自“回访”了“张谷英”。每一次都是带着关切、带着热望、带着深深鼓励而来而又去的。

   文部长定下的课题,当地组织是不能怠慢的。按照文部长确定的“创建、保护、开发”方针,县委、县政府派出工作组,深入“古村”,认真地开展了一系列的创建活动。

   “不信东风唤不回”。经过第一年的努力创建,这个原本早已不适应现代人居住和生活的历史遗存——张谷英大屋,环境卫生有了根本改观,乱拆乱建己被基本遏止,“家族”集体荣誉意识有了明显增强,……。就在这一年,经过省、市精神文明创建部门的严格验收,张谷英村摘取了湖南省“文明村镇”的荣誉桂冠。

   尽管,这块省级“文明村镇”的金色奖牌来之不易(仅就帮助村民告别那种世俗陋习都着实不容易),然而,说句实在话,“张谷英”人还并不怎么稀罕和看重这块来之不易的奖牌。“张谷英”人所需要的,也是“张谷英”人所期盼的依然是钱——开发和建设的资金。

   殊不知那钱——那开发和建设的资金,其实就已渗透在这块来之不易的省级“文明村镇”的金色奖牌之中了。因为通过“文明村镇”的创建,起码通过村落卫生环境的改善,给慕名参观者留下了一个良好的古村印象,从而也就产生一种“连动效应”,游客多了,门票收人增加了,钱也就随之寓于其中了。不过,这种隐形效益还不甚明显,短期增量也不会太显著。

   但是,人们还是从中感觉到了无形资产的魅力!憨厚的村民们是多么想能多几块类似的甚至具有更高级别的更富有含金价值的牌子啊!

   村民们如是幻想。作为选德部长呢,又是怎样一种想法呢?显然,他是满意的,然而,他又是不满足的,当然他也是抱有更大“幻想”的。

   选德部长更大的目的和愿望是:争取获得“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块更赋有历史文化价值的“金牌”!

   因为,作为学者的文选德,是深谙“古村落”那种独特的历史、文化、经济、旅游价值的!也是懂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种含金量的!

   文部长的这种愿望,不是幻想。因为,通过一年来的“文明村镇”创建,他看到了变化,他也看到了成功,也使他更加增添和坚定了问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信心。于是,他指示省文物管理部门重视和抓紧“张谷英村古民居建筑群”争取“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申报工作。

   作为文部长的部属,作为当地的县、乡、村组织、作为省、市、县文化、文物主管部门,又何尝不理解文部长的一番良苦呢!

   然而,问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谈何容易!张谷英村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都不是,怎么有可能一步登天——直上九天揽月、蟾宫折桂,争得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项金灿灿文化诺贝尔呢?

   领导的魅力是巨大的!学者的魅力也是巨大的!有了文部长的魅力,有了文部长的信心和决心,就是最大的条件和优势,就是最大的信心和力量!

   在文部长魅力的感召和激励下,申报工作开始了。在省、市文物专家的指导下,普查、论证工作也进展得很顺利。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紧张工作,一本沉甸甸的《(张谷英村古民居建筑群)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论证报告》终于完成了,也相继上报了。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中国五千年悠久文化中的历史精华和杰出代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称号,更是那些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的最好的“身份证”和最有力的“护身符”。诚然,国家对于它的审批无疑是十分审慎的。为此,国家文物局组织了50多位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建筑技术研究院、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军事博物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文物研究所等单位文物、考古、古建筑等方面的专家,成立了一个专家评审委员会,从多个学科专业的不同视角,从各界专家学者的不同学术领域的观点碰撞,从全国各地申报的1120余处不可移动文物项目中,精心遴选出了518处,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其中古建筑248处。张谷英大屋居然以其古民居建筑群的雄厚实力和扎实准备,被名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的第367位,与我市汨罗屈子祠、岳阳文庙等古建筑一起登上了黄榜。

   这是一张多么有份量的“身份证”,这是一块多么有荣耀“进士匾”,这是一座多么有价值的“功德碑”……。在这个“证”上、在这块“匾”上、在这座“碑”上,铭刻的不完全是谷英始迁祖肇造的600年遗存下来的基业,它铭刻的更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时代见证,同样也铭刻了文选德部长对张谷英村的一分重视和关爱,……。

   张谷英村有了这张“身份证”,则便可以阔步走全国,阔步走世界了。

   张谷英村正是有了这张“身份证”,才有资格举办“2002中国湖南旅游节·岳阳张谷英民俗文化活动”;才得以跻身第一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张谷英村正是有了这张“身份证”,才有身分和地位笑迎天下嘉宾。泰国诗琳通公主才会慕名从皇室走进这座的“民间故宫”!

   张谷英村正是有了这张“身份证”旅游效益才不断地攀升,门票收人20万、100万、300万、……逐年上升!

   “张谷英”的复兴,“张谷英”的发展,“张谷英”的成功……,都发韧于“文明村镇”的创建,发轫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第一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争取,发轫于文选德部长的重视和关爱,……。

   文选德——不愧重视张谷英古村落的第一人!

来源:《张谷英风物史话》
时间:2013-11-2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