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传统村落的人居环境

伍国正 吴越 郭俊明


  湖南省东北部的岳阳市,西临洞庭湖,毗邻鄂、赣两省,境内人居环境优美,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相映生辉,名胜古迹甚多,素有“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的美称。现保存完整的被誉为“天下第一民俗村”的岳阳县张谷英村和平江县黄泥湾村古建筑群就是其中两例。

  张谷英村位于岳阳县张谷英镇。自明洪武年间,由始祖张谷英起造,地袭人名,经明清两代多次续建而成。古建筑群规模宏大,由当大门、王家塅、上新屋三大群体组成。其“布局之妙、巷道之幽、排水之奇、空间之活、雕饰之美、用材之雅、石桥之玄、制作之精,堪称‘八绝’,宛若‘迷宫’”(图1)。

  其形离势合的布局,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忠孝悌信的家训,诠释了齐家济世的伦理观;凝炼厚重的风俗,折射了修身养性的道德观。质朴的风韵,聚于一居,深邃的文化,钟于一村……构成了研究湘楚文化的“活化石”。

  黄泥湾古村落位于平江县南江镇黄桥村,距张谷英村约50km。整个黄桥村300余户全都姓叶。据《叶氏族谱》记载,始祖于明洪武25年始迁平江县,择居燕额岭,经世代之创建,先祖之缔造,平畴十数平方公里,土沃出肥,物阜产丰,叶姓聚族而居,历世蕃衍,已成当地旺族。现存古建筑群始建于[清]嘉庆二十二年,当时占地约5000m2,以中厅为主轴,两边的天井和厢房对称分布,左右铺陈,纵深发展,似多个“井”字联排,走道回环,浑然一体。正屋的前门位于外墙大门的斜左2m处,站在外墙大门处只能隐约看见大堂里的布局陈设,藏而不露。

  张谷英和黄泥湾古村落都是典型的清代江南庄园式民居建筑群,至今仍保持着明清建筑的风貌。笔者经过对两处古村的调研考察,发现其人居环境特色鲜明,体现了中国传统村落尤其是江南地区传统村落人居环境的诸多特点。

  2 人居环境的特色

  2.1 生态的村落环境

  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是中国传统建筑环境的独特表现,古代村落选址重视环境,讲究生态。张谷英和黄泥湾古村落的选址,四面皆是青山环绕,负阴抱阳呈围合之势,小河贯穿全村,村落自然环境优美,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

  张谷英村属于“四灵地”,后山(即玄武)来脉远接“盘亘湘、鄂、赣周围五百里”的幕阜山,其余脉的四座小山峰,像四片大花瓣,簇拥着这片建筑,很适于“藏风聚气”。盆地中央有一座“龙形山”,左右铺陈,纵横扩展。村落背依“龙身”,正屋“当大门”处在“龙头”前面(图2)。有渭洞河水横贯全村,俗称“金带环抱”,河上有石桥58座。

  黄泥湾村的选址很似张谷英村。《叶氏族谱》云:“先祖度山川之锦绣,选风俗之纯良而卜基,故洞中胜景万千,古迹尤多。幕阜山二十五洞天圣地,红花尖即为余脉。昌江水三十里,流声不响,白沙岭是其泽源。东观山排紫气,南眺土出黄泥,右是坳背虎踞,左为游家龙盘。塝上无塝,只因屋连;洞里非洞,皆属车通。……拱桥松柏,古色古香。太子桥、斑鸠桥,旧痕仍在。石马庙、关帝庙,遗迹可寻。公路沿溪水而上,有如银色彩带;学校伴拱桥而立,形似泼墨丹青。傅家岭松涛滚滚,国华丘稻浪滔滔。山林果盛,水库鱼肥。又竹垅仙拇,石马寒湫。古神仙之遗迹,蜈蚣折口,狮子昂头,大自然之朽成。更如燕岩若燕、狮岩如狮、马踏尖之蹄印、豪头岭之凉亭,天然合人工一色,新创与古迹相辉,盛景如画,赞前人择地之优良,景上添花,志后代创业之艰辛,乡土可爱”(图3)。

  2.2 轴线的院落环境

  中外建筑单体都讲究对称,但中国建筑,空间布局尤以轴线对称见长,这主要体现在受中国“周礼”思想影响较大的建筑体系当中,如古代的都城规划和寺庙布局,都以主要建筑位于中轴线上,次要建筑位于两侧,左右对称布局。以房屋、墙垣等围合成院落,以院为中心;或是以主单元(正殿、正厅)为中心,次单元(两厢)围绕主单元,一正两厢,并以抄手廊连接,组成建筑群体或一座建筑。如在各地民居中的庭院空间,其特点就在于把“院子”作为建筑平面的组成部分,室内外空间融为一体,以房廊作为过度空间,院周围建筑互不独立,相互联系,注重人与生活,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

  张谷英和黄泥湾古村落,聚族而居,是我国传统建筑文化的杰作。总体布局依地形呈“干支式”结构,内部按长幼划分家支用房,采取纵横向轴线,纵轴为主“干”,分长幼,主轴的尽端为祖堂或上堂,横轴为“支”,同一平行方向为同辈不同支的家庭用房。主堂与横堂皆以天井为中心组成单元,分则自成庭院,合则贯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独立、完整而宁静。体现了强烈的儒家“合中”意识和浓郁的世俗伦理观念。穿行其间,“晴不曝日,雨不湿鞋”(图4)张谷英古村落占地50000多平方米,先后建成房屋1732间,厅堂237个,天井206个,共有巷道62条。黄泥湾古村落由于年久失修,现存面积约3000m2,有近20间卧房、厢房保存完好,天井48个。

  2.3 “以人为本”的艺术环境

  众所周知,在中国古代,皇权从来都是高于神权的。这就决定了中国历代建筑的人性论,非神性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也是其核心之一。历来中国人都非常注重把人和现实生活寄托于理想的现实世界,建筑考虑“人”在其中的感受,更重于“物”自身的表现。这种人文主义的创作方法有着其深厚的文化渊源。例如,在建筑材料上,中国传统建筑用木材,不追求其永久性,是非永恒的思想,是中国文化基础中非永恒观决定的。梁思成曾经说:“古者中原为产木之区,中国建筑结构既以木材为主,……但更深究其故,实缘于不着意于原物长存之观念。”在建筑审美行为方面,中国人偏于抒情,偏于寄托理想。从宏观的规划到单体建筑的装修、装饰,都可看到对理想美的追求。如皇家建筑中的龙、凤雕饰,以及各地建筑上以“吉祥如意”为主题的“福、禄、寿、喜”及诗画装饰等都充分体现了中国建筑是以人为中心,反映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反映了人们对居住环境的艺术追求。

  张谷英和黄泥湾古建筑群是土木建筑的技术成就,也是民俗文化的艺术精品,体现了历代主人对居住环境的审美追求。建筑群整体上是土木结构,悬山式小青瓦坡屋顶,然而屋场内石刻比比皆是,如石桥、石井、石狮、石鼓、石门框、石柱础甚至石柱等。石刻字迹线条清晰,图纹多样,栩栩如生。

  雕梁画栋,是建筑群建筑艺术美的重要组成部分,令人目不暇接的雕画,栩栩如生。窗棂、隔扇、屏风、家具及一切陈设,皆是硬木精雕。题材如:“鲤鱼跳龙门”、“八骏图”、“八仙图”、“五子登科”、“蝴蝶戏金瓜“、“鸿雁传书”、“松鹤遐龄”、“竹报平安”、“喜鹊衔梅”、“喜同(桐)万年”、“龙凤呈祥”、“龙凤捧日”、“麒麟献瑞”、“麒麟送子”、“四星拱照”、“花开富贵”、“小鹿腾跃”、“松鹤祥云”、“太极”、“八卦”、“禹帝耕田”、“菊竹梅兰”、“诗词歌赋”等等,反映了人畜风情,绝少有权力和金钱的象征,而洋溢着丰收、祥和、欢乐的太平景象,民族风格极浓,具有很多高的艺术研究价值。再如,所有厅堂脊檩都采取双檩同时承力的设计,下檩下表面是雕刻装饰的重点,除正中浮雕有一个“阴阳太极图”或“八卦图”外,两侧一般雕以龙凤等吉祥图案(图5)。不仅是作为压邪气保吉祥之物,而且蕴含着古代哲学思想,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易经》云:“天地万物同生一原,天地即太极所造”《周易·系辞上》中有“《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之说。据当地居民讲,太极图代表天地一体,造化阴阳,能为全族人保平安、佑富贵。

  2.4 尊书重教、孝友家风的家风环境

  古语云:“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张氏和叶氏子孙能聚族而居几百年是与其“尊书重教、孝友家风,隆礼重义”的家族文化分不开的。

  张谷英村世代尊书重教,被誉为“书香门第”。全村的族规是“当大门”祖先堂上的金字对联和横匾:“耕读继世;孝友传家”,横批为“世业崇儒”,强调“兴门第不如兴学第,振书声然后振家声”。张氏人礼义兴家,族规严格,族谱中记载家训16条:“孝父母,友兄弟,端闺化,择婚姻,睦族姓,正蒙养,存心地,修行检,勤职业,循本分,崇廉洁,慎言语,尚节俭,存忍让,恤贫寡,供赋役”以及“不求金玉富,但愿子孙贤”;“遗子美金满瀛,不如一经”;“忠孝吾家之宝,经史吾家之田”;“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寒可无衣,饥可不食,读书一日不可失”。全族的族戒五条:“戒酗酒;戒健讼;戒多事;戒浮荡;戒贪忌”。

  黄泥湾村族谱中的五条家训为:“忠君父;亲父子;睦兄弟;和夫妇;诚朋友”。另外还有“睦族论”和“宗约十二条”等。

  张氏和叶氏的族规、家训、家风,为我们昭示了这两大家族赖以维系的精神和力量源泉。几百年来,这两大家族就是在这样的人居环境中“共生、生存、共荣、共乐和共雅”,体现了传统人居环境“天人合一”的哲学观,成为研究湘楚明清民居的“活化石”。上海同济大学王绍周教授说,张谷英村可以作为汉民族聚族而居的代表,它集中国传统文化、平民意识,建筑艺术、审美情趣之精华于一体,在中国乃至世界建筑史上都有重大价值。张谷英古建筑群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黄泥湾古村落还“犹如深闰中的少女”,未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保护刻不容缓。

来源:《建筑》第24卷
时间:2006-11-06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