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观湘西民居环境有感于城市环境设计

罗素娜


  引论

  近些年来,城市环境问题日益严重,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不同程度地受到破坏,人们在生理及心理等行为上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对于环境问题,人们在深感忧虑的同时,存在着消极和积极的态度,消极者逃离“城市荒漠”,向往田园生活的“净土”,积极者努力寻找一条与自然更为协调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即城市环境生态化设计。

  在探讨城市环境设计之前,我们试以湘西民居环境为例,分析人们所向往的田园生活净土的“村落环境”,通过对比从侧面反映“城市环境要与自然有机结合,并创造富有时代感和地方特色”这一观点。

  湘西民居环境是一种在漫长的岁月中根据需要自发地调节发展而成的村落环境。城市环境是人类有计划、有目的地利用、改造自然而创造出来的高度人工化环境,它往往是一个地区及至一个国家的经济文化中心。村落环境与城市环境虽然在地理、经济和文化上有很大的差别,但它们都是由自然因素、人工因素和社会因素三方面构成的。

  一、自然因素

  环境中的自然因素,不仅是维持生态平衡不可缺的砝码,也是人类美好情感的寄托。人是自然之子,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其物质循环、食物链,都是依靠自然生态平衡进行调节的。所以,环境设计的首要任务就是使人们有回归自然的安抚,但这并不是说去单纯地恢复环境的原始自然状态,而是应将人工要素与自然要素和谐地结合为一体。美国景观建筑师西蒙德认为:“应该把自然(山、峡谷、阳光、水、植物与空气)带进集中计划领域,细心而有系统地把建筑置于群山之间、河谷之畔,并于风景之中。”其实,这种思想与我国传统的自然观即“天人合一”的哲学是一脉相成的,湘西民居环境布局也是这种观念的体现,从中我们不难吸取对今天的城市环境设计有用的精华。

  在自然环境中,包含着风水、生态及景观的自然因素,三者相辅相成,共同影响着人类生活。风水揭示了生态的循环关系,而只有生态平衡的景观,才能唤起人类的美好情趣与情感寄托,景观才具有游览性与观赏性,也才谈得上具有科学、艺术、历史、经济价值。

  1 地形与地域气候

  湘西位于湖南省西北部,境内山水之间多小型盆地,属亚热带山区气候。湘西是一个多民族(大多数是土家族与苗族)聚居的山区,长期以来是一个较为封闭的偏僻角落,惊心动魄的自然环境和巫楚文化蕴育了湘西民族的独特性与自成一格的民居环境。

  2 选址

  湘西民间长期流传着带有朴素民间哲理的阴阳五行风水说,用阴阳图表现自然界的循环运动,包括生态与建筑。五行相生相克(图1),表达了人、住宅、环境生态之间的密切关系,用于对村址及建房居地的选择,常寻找“藏风得水”之地(图2),这与中国山脉水系之大概以及纳阳御寒的气候实利功能目的符合,这种自然环境和较为封闭的空间,很有利于形成良好的生态和小气候(图3),所以湘西的向阳寨、靠山庄与河边村颇多(图4),而且,河边的村落多选于河流的凸岸,即风水中的“攻位于讷”。

  湘西村落择地营造良性生态循环的手法,一样适用于我们今天的城市环境设计,不仅城市作为一个大整体,应选择在负阴抱阳、背山面水之地,对业已成形的城市,新建的小区与局部规划依然可营造类似的局部空间良好气候:把高楼放在北面起着大山的屏障作用,低矮建筑置于南面,建筑群坐北向南,前面留出空间,配以湖水、喷泉或溪流,绿树草地遍布其间(图5),只有整体与局部统筹兼顾,悉心保护植被与水质,城市的生态平衡才能得以维持。

  二、人工因素(功能上)

  环境中的人工因素是人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而带来物质文明的特征,它表现在功能的舒适性和方便性上,包含着建筑、机械等人造物。然而,建筑作为环境的主角,它不仅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有遮掩的内部空间,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不同于原来的外部空间。从环境设计角度来看,环境的人工因素可分为环境形式、环境意象和环境意义,三者相互渗透、相互结合,共处于环境的整体之中。

  1 环境形式

  (1)建筑组群的类型

  湘西的村落,历尽数百年的沧桑,留下的有以下几种形态:a、线型村落;b、平行等高线台阶式村落;c、群组型村落,包括围绕晒坝(场坝)的四面周边式或三面周边式围合、围绕池塘亲水空间群组及串联式群组;d、散点型村落;e、山顶村落。这几种村落形态,都是湘西人因地制宜,将村落选在不宜耕种的坡地上,一方面建造时完整地保护了大山的植被,另一方面,村落掩映在绿树丛中,成为山区景色的点缀,与自然环境一起构成湘西独特的风土环境。

  (2)道路街巷与河流

  在湘西,除了连接村与镇之间的干道带着人工痕迹外,村落之间的路径几乎完全是顺应自然环境在众人脚下拓展而成的,沿着山脚、河溪左右弯转,上下沉浮延伸,与自然环境显现着不可分割的默契。

  村镇里的街巷,天真质朴,因用地紧凑,地形复杂,故巷子一般窄小且曲折,约二至四米不等,陡峭的地段便用踏步连接,路面几乎都用随山可采的天然片石铺成,与住宅基部或底层的片石墙浑然一体,湘西街巷空间独具特色:封而不死、透而不旷,狭长的街巷常被石拱门划分成明显的段落而又能相互渗透,形成了层次丰富的空间景观。起落的马头墙、翘起的飞檐与偶而从住宅院子里飞出的大树绿枝一起,构成了街巷空间天际线的轮廓,幽深的窄巷显得更加的安详安静(图6)。沿主街道敞开的店堂使不算宽阔的街道空间得以扩展到室内,店铺中琳琅满目的货物也大大丰富了街道景观的色彩。

  现代城市由于交通需要,马路修得笔直平坦,容易令人感到平淡无味,所以,路两旁的环境更得细作设计。街道的路幅宽度有限,为扩大景深,宜采用远取近借的办法,使景观向两侧和远处延伸,故临街界面宜空不宜实,宜透不宜堵。在高楼林立的路段,街道显得更加狭窄,这时,路两旁树木的屏障作用便可减弱高层建筑带给人的压迫感。绿化作为软质景观,即柔化了充斥硬质景观的城市空间,又反衬出建筑的阳刚之美,同时,绿化本身所具有的形体与色彩,又使它可以成为空间的主体,控制整个空间。除了地面上的绿化与小品外,屋顶花园、随阳台台阶式向里退缩的绿化,即可丰富街道景观,又使局部小气候得以优化(图7)。

  在居住小区或步行街中,应尽量设计曲折多变的小路,把卵石、片石、原木等富有乡土气息的天然材料带进小路,与水体,小拱桥或其它小品一起营造出充满人情味的街道环境。

  湘西河流众多,河网串起了沿河村镇,这类村镇的生息与发展莫不与河流密切相关,那富有乡土气息的湘西文化艺术也与河流有着必然的内在联系。河流往往与沿岸顺应山势坡形层层向上的建筑物一起构成村镇的空间层次和起伏变化的轮廓线,凤凰县城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沱江穿流而过,临江的吊角楼把长长的支撑伸入水中,使建筑空间与江岸空间以及水中倒影互相沟通、渗透。江面上的石拱桥既分割了水面,又把两岸建筑的带状空间划分成段落,桥的桥孔也形成了一幅幅美丽的框景(图8)。在这里,山峦、村镇与河流浑然一体,自然质朴,极富感染力。

  人们把水比作城市的血脉,拥有河流的城市因此充满灵气与美感,只可惜许多城市里的河流已失去原来的清白,甚至发臭。广州的珠江,江面上飘浮的垃圾不计其数,污废水使江里的鱼儿销声匿迹,被破坏了的生态平衡令两岸风光也大打折扣。所以,如何利用好河流也是城市环境设计成败的关键。除了搞好水质外,沿河绿化可使滨河道四季有丰富的色彩,增添另一道风格美。小区开发时,应尽量保留原有的河溪并加以改造、美化。在城市的公共空间,用人工手法引入小水面或喷泉,可丰富空间并调节局部气候。

  (3)广场与场所

  在湘西村头街巷交接处或居住群组之间,分布着大小不等的广场,构成村镇的主要结点,是人们聚会、赛歌、休息的场所,常设在神庙、家族的祠堂、或戏台、井台前。没有堂皇公共建筑的村落,村中较大的晒坝(场坝)便成为村民们意向的中心,融功能与象征为一体,晒坝的一隅常植风水树,树下用石砌神灵象征物,村民们相信风水村与神灵能保佑全村。村落里的池塘一样被赋予了强烈的精神象征意义。

  现代城市住宅均为多高层建筑,居民缺少公共空间与邻里沟通,导致人情冷漠。所以借鉴湘西的周边式围合群组,用建筑物的阴角围合出一块共享空间,做绿地、水面或儿童嬉戏地,便可创造一个聚气又聚人心的场所。作为城市中心的广场,更是城市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广场宜用建筑物的阳角围合,以显得更宽阔、畅通。抬高(或架空)、下沉、起坡(或台阶),都能使广场的活动领域和空间形态产生不同的效果。广场通过辐射状的台阶与城市道路相连接,人行道上的人可直览广场的一切景色,广场上的人又拥有相对独立的广场空间,水体、绿化与地上的鸽子都传递着自然生态的消息。广场的中心主体也可赋予某种精神意义,从而令场所精神具体化,人们在此获得情感的补偿。

  (4)环境的艺术性

  a、建筑小品 小品在环境中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赋予空间积极的内容和意义。湘西人总是利用天然材料创出各式景观小品、城门楼、钟鼓楼、塔楼、石砌的寨门以及那水中的跳墩、梁桥、拱桥、风雨桥、码头、凉亭等,无不在诉说着湘西的过去与现在。

  多年来我们的城市小品甚为缺乏,对小品没有给予充分的重视,城市空间环境因而没有主题与文脉,激不起人心灵的深刻感受。小品设计一要从属功能上的要求,二是从属艺术上的要求,才能唤起人们的审美情趣。

  b、形式美的规律 自然法则是人类建筑活动的根本法则,包罗万象的自然界本身便充满和谐统一之美。湘西人本能地使自己的生活方式与自然秩序相协调,各种建筑物就取材、砖瓦、木材、石料从质地到色彩、造型都与环境建立良好的关系。远远看去,那山上山下的村落,如同地里长出来的,带着一种韵律与节奏,与山上的石头、树木即对比又和谐,如同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水墨画。

  在现代都市环境中,运用融合、嵌入、微缩、美化和象征等手法,在点线面的空间领域中,通过尺度与比例、均衡与稳定、主从与重点,引入自然,再现自然,使人们从有限的天地中,得以领略到无限的自然带给人们的清新、愉快,使都市与自然既对立又统一。

  c、生活艺术化 起初是人塑造环境,随后是环境塑造人。环境艺术是一种生活的艺术,它能陶冶人们情操,提高艺术鉴赏力,反过来这又会促进环境艺术创作水平的提高。

  2、环境意象

  环境意象是通过空间的结构框架、功能使用和具有典型特征的建筑符号表现出来的内涵。人工环境的形式,作为心物结合的产物,必然体现环境的物质功能、经济技术水平,同时体现人们一定的心理、精神要求和特定的社会礼仪、生活习惯、文化习俗、历史传统,即是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吊角楼叫人想起了湘西,北京香山饭店的空窗与院落令人想起了江南园林。这是因为它们作为特定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已为人熟知并成为一种公认的标志与符号,自然地唤起人们联想到其背景。

  3、环境意义

  这是一种隐藏在形象结构中的内在文化含义,是一种非功利性的精神反应。梁思成先生很早就指出:环境是有意义的。它全面地反映了那个社会的本质。哲学宗教、自然崇拜以及道德伦理观自觉或不自觉地融于环境的规划布局和具体设计中,起着教育的作用。如湘西的晒坝与池塘都具有精神象征意义。环境的意义在于观赏性、刺激性与启迪性。

  三、社会因素(意识形态上)

  社会因素是指由社会结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历史传统所构成的“无形”的社会文化系统。

  1、环境与历史

  人类一切发展的历史不仅仅通过文字记录下来,更通过建筑文化与环境艺术体现出来供后人揽胜、博陈、反思、寄怀以及继承、发扬。一个凯旋门,记载着拿破化征战欧洲的历史,美国新奥尔良市意大利广场,采用蒙太奇的手法,不受现实空间和时间的连续性限制,把欧洲各历史时期的柱式排列在一起,造成时空的转变,展示欧洲的建筑史。湘西吊角楼悬柱柱头上的装饰——“瓜子”,也记载着先民们的图腾崇拜。

  2、环境与文化

  文化以物和环境的形式加以表现,物与环境反映了不同文化的价值观和信念。世界各地、各民族所使用的物和所建立的环境,充分展现了文化的不同内涵,成为独特的风土环境。湘西深受巫楚文化的影响,巫文化中的神怪巫术、祥瑞征兆形成了湘西人民的审美情趣,体现在湘西的工艺图案、建筑装饰,歌舞、服饰与民俗上,成为文脉延续下去并加以发展。今天,后现代建筑风格风靡全球,环境设计追寻文脉已成潮流。高科技的引入,也使环境的时代性更加鲜明。许多的社会问题只靠人的素质改进还不够,却可以通过科学技术来弥补。为解决盲人过马路问题,日本的京都市在十字路口设置不同的鸟鸣声代表红绿灯。德国斯图加特市中心广场,利用太阳能供电的自动控制设备限制汽车的进入。可见,现代环境设计已不是简单的规划和美化问题,而是一种社会环境的全面再创造。

  3、环境与行为

  人的行为与环境处于一个互相作用的动态系统之中,环境不可避免的影响人的行为,给行为以限制、鼓励、启发和暗示。环境设计的中心和目的是为了使人与环境构成一个共栖共生、和谐完美的生态体系。所以设计工作必须重视人的心理、行为需求。

  (1)空间知感行为

  人具有独处和与他人交往的需求,人对空间的知感有私密性、领域、个人空间和拥挤四种。湘西人的生活、工作空间延伸到村落外围和田地和山谷,个人空间大,便有趋向群处的需求,所以房子毗邻相接,街巷窄小,反而倍感亲切,私密性要求不高。城市人口密集,人流多,人们的活动只限于一片混凝土森林里,个人空间小,所以感到拥挤、烦躁,需求高私密性。为解决这问题,环境设计上除了尽量为使用者提供宽敞空间外,控制人的密度知觉,用分割空间和避免信息过载的手法,可降低拥挤感。

  (2)心理行为与活动规律

  湘西人的文化背景、生活习俗、宗教信仰等都很接近,所以形成了他们在心理行为与活动规律上表现较为单一的纯朴民风。而都市人来自四面八方,他们的文化背景、社会阶层、年龄阶层、社会角色、性别、健康状况等都各不相同,所以在心理行为、活动规律和对环境的需求方面存在着或大或小的差异。环境设计时必须考虑这些因素,尤其得为残疾人提供无障碍设计。

  (3)行为场所

  在某些环境场所中常常重复发生某些稳定的行为,这就是行为场所。它反映了人的行为与空间的对应关系。如湘西的某些街道,一到赶集日便成为集市,供人们商贸、交流。引入行为场所概念,有助于了解某一环境中人们的各种行为模式,从而在设计中统筹兼顾,一一作出安排。通过结穴,定域提供必要的设施、活动的舞台和角色表演的道具,创造各种各样的行为场所。

  环境中的自然因素、人工因素和社会因素是互相联系、不可分割的。它们共同构成了人类丰富的物质与精神世界。今天的城市环境改造已成为全球共注的命题,基于人的多层次、多方位需求,体现一种动态的、多样的、综合的效应,城市环境发展呈现三种趋势:一是对自然的模仿,用现代手段实现高层次的人与自然和谐。筑波中旅馆广场的层层台阶,其自然原形就是梯田;二是对历史的继承,二次世界大战时,希特勒就认为“毁掉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产,这个国家的民族就难以生存下去,若文化遗产还存在。国民就会以此为精神支柱而要求独立。”历史环境的价值由此可见一斑;三是对自然、历史的反叛。随着社会的进步,旧的模式不能满足人们要求,反叛情绪油然而生,人们尝试探索新的模式。如目前都市里高消费与高情感的逸乐取向,是因为现代城市生活压力所造成的较空虚的精神世界需要用多趣味性、高娱乐性、自我参与性和高刺激性的环境来加以调节。

  (作者单位:510500 广东工业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主要参考文献:

  1、《环境艺术设计》

  2、《建筑外环境设计》

  3、《建筑环境欣赏》

  4、《环境艺术设计与理论》

  5、《湘西城镇与风土建筑》

  6、《风水与建筑》

来源:
时间:2014-03-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