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千年古镇

于志新


  这是一个山水险恶且风光奇丽的古镇。

  这是一个人文淳厚建筑独特且久远悠长的古镇。

  这是一个没有名人而名扬天下的古镇。

  武陵山。乌江水。

  龚滩,鬼斧神工天地所造。

  中国明朝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山崩地裂。《酉阳县志》如实记下这段乌江峡谷灾变:“大江之中,横列巨石,大者如宅,小者如牛,激水雷鸣,惊涛雪喷。”乌江阻断,遂生龚滩。

  乌江断航,“上下船只卸载过,运输换船货堆山”。龚滩,乌江上游原本默默无闻的水码头,由此形成“上达重庆下通两湖”的川、鄂、湘、黔几省商贸集散中心。重庆的百货布匹、自贡的盐、内江的糖逆江而上至龚滩运转达湖南贵州;山里的桐油、木材、生漆、药材等山货集于龚滩,顺江而下入长江至重庆去江浙。鼎盛时,镇上开设上百家商行,岸边停泊二百条木船,运盐的背夫竟有六千多人。百千背夫一旦出动,呵气成云挥汗成雨,二三百斤盐包在背上象小山,那黑压压一片移山倒海的阵势压上路来,连剽悍的湘西土匪也不敢近前。

  龚滩,曾经名扬天下。

  头仰脖酸,非如此不能看龚滩。

  徘徊于江边码头,脚下乌江,奔腾咆哮穿滩透岩一泻千里。对岸贵州,刀切式笔直的万丈高悬崖峭壁沿江边一字形摆开,几十里延绵不断似一面巨大的石屏风。头顶古镇,凤凰山麓也是一字形排列的吊脚楼,嵌在陡坡石壁上浑然一体。

  龚滩,一个让人仰视的古镇。

  吊脚楼是古镇一景。站在江边望上去,凿石为基,磊石为础,硬杂木、杉木柱左一根右一根撑乱石支木屋。乍看,似乎有点错乱无章;细瞧,方知每一木每一柱绝不多绝不少,够用为准恰到好处。最绝的是蟠龙楼下,一棵几人抱的古树枯死了,干脆就用它做了吊脚楼的大柱子。那古树立于巨石壁上,撑起一片楼,昂昂然活像具威神力的金刚。古镇的一切都是为生计而设造,没有一点浮华气息。古拙,是龚滩的风格。

  古镇里沿着山脊用青石铺就约三里长的石板街,历时千年的青石板质地坚硬如铁。这石材取自乌江边,连无坚不摧的乌江水要想在其上雕刻点什么也不容易,但石板街上的青石板却布满了小凹函,当地人称之为“杵眼”,小小“杵眼”里蕴含着龚滩独有的千年人文奇观。

  码头上到古镇石板街的通道“大梯子”,也是龚滩奇观。临江呈九十度、高二、三十米的峭崖原本没路,龚滩人搬来上千条石依岩垒出一个斜面,搭成宽约四米的百步石梯,码头上的货便由此运上古镇,送往酉阳、秀山、鄂西、湘西等地。山水险恶登攀无路,不怨天不怨地垒它一条通天道,这就是龚滩人的性格。

  百步“大梯子”石阶上,同样是密密麻麻的“杵眼”,它们源起于同一个古老的故事。

  山陡,平原的挑担不好使,运货全凭背篓和打杵。背篓上端口大下端口小,篓里塞满了篓口上还可以横着放两麻袋货。几百斤重的背篓上背起步便停不下来,歇气要靠打杵,打杵是背篓的配套工具,用一米左右长的硬杂木棍制成,触地一头尖尖的包上铁皮,手抓一头与一截弧形弯木对接,上坡可借力,累了可撑住背篓歇气。“三步两打杵”,“杵眼”,竟是千百年无数背夫在坚硬如铁的青石板上杵出的雕刻。在今人的眼里,三里长街上那如恒河沙数的“杵眼”,真的是一部注满背夫血泪但又难以解读的“无字天书”。

  临江一幢小木楼,挂着《子南茶社》招牌,那里是古镇最有文化韵味的品茶去处。

  已于前年仙逝的罗子南老先生是镇上公认的满腹文史诗书的秀才,他留下了几千首不重复的灯谜和对联。龚滩民俗喜欢家家大门贴对联。为方便过往客商走夜路,沿街房檐下还挂着各种样式的檐灯,猜灯谜贴对联也成了镇上过年时节重要的娱乐文化。

  大自然在留给龚滩险恶生存环境时,没忘了赐予它一份厚爱:乌江水、贵州山、百步梯、吊脚楼、黄桷树、老鹰茶、绿豆汤、龚滩女..龚滩,是一个要你住下来细品慢嚼余味悠长的古镇。

来源:《中国摄影家》
时间:2014-03-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