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湘中传统民居的探索

邹伟华


  摘要:湘中传统民居是在湖南中部地区特定环境因素影响下形成的居住形式,强调土生土长、代代相传。资水以及资水船运,是湘中传统民居聚落形成与发展的主要线索,是湘中传统民居分布的重要依据。湘中传统民居类型主要分为干栏穿斗式和天井院落式两种。湘中传统民居具有:注重札乐的平面布局;就地取材、因材致用的营造原则;天真、质朴的装饰。

  关键词:湘中 资水 传统民居 聚落

  中图分类号:TU-0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8260(2011)06-0086-02

  

  湘中是指湖南省中部,即现在行政划区的娄底、益阳、以及邵阳北部。湘中具体位于雪峰山以东、阳明山以北的资水流域。地形地貌复杂,为丘陵盆地地区。而且,属于亚热带湿润气候区,四季分明,春夏两季降水量较多,春夏之交雨量集中,具有“梅雨”季节之称。湘中人口众多,农业发达,盛产稻谷、油菜籽、茶叶、柑橘等农产品。在陆路交通不发达时期,发展资水船运,使大量的农产品能经资水达洞庭、长江,以销往各地,促进了湘中经济的发展。同时,资水船运也成为湘中了解域外文化的重要途径。

  湘中传统民居是指在湘中地区特定的自然条件、生产方式、风俗习惯、社会文化等因素影响下所形成的居住形式,强调土生土长、代代相传。湘中传统民居是湘中千百年风雨沧桑的见证,经过无数次更替、演进、碰撞、融合,形成了能仂调自然环境、社会结构、人们生活的居住形式和居住环境,形成了能融合乡土材料、传统技术与民间文化的民居风格。湘中传统民居体现了人、建筑、自然和社会环境的有机统一,以及村料与技术、功能与形式的有机统一。

  1 湘中传统民居的分布概况

  湘中地区河流水网密布,其中最主要的河流就是“三湘四水”中的资水。资水源起莨山(今邵阳市新宁县境内)直达洞庭。出于生活、生产用水的需要,湘中许多规模较大的城镇都沿资水而建,或者沿资水的支流而建。此外,资水还是横穿湘中地区的重要水路交通干道。经过资水可以到达洞庭湖、长江以及更远的地方,资水不但方便了湘中各大城镇之间的联系,而且,为湘中与外界交流创造了有利条件。可见,资水以及资水船运,是湘中传统民居聚落形成与发展的主要线索,是湘中传统民居分布的重要依据。

  在湘中地区,城镇中的民居都是沿街道布置。虽然有溪水、山泉盘曲在街道之间,形成江南水乡特有的景致,但是与其他地域的水乡相比,这些城镇中的水网只是以提供生活、生产用水为主,很少担当交通作用。街道联系着城镇中的各处民居,同时,它又将城镇分成了若干个街区和村落。传统民居分别根据血缘关系或者业缘关系,分布在不同的街区和村落之中。

  自隋唐以后,湘中进入了重要发展时期,经济文化繁荣,社会安定,外省移民大量涌入,各姓氏都在湘中安家落户、繁衍生息。为了有力的组织族内的劳动力进行农业生产和有效的处理族内的公共事务,同一族姓的居民代代聚居,形威了同族同姓集中居住的街区、村落,即以亲子血缘关系为主线的传统民居聚落。以至出现了以姓氏作为地名的表况,如李家湾、杨家边、周家冲等。随着商品贸易的发展,许多城镇中出现了小型商业街和配合资水船运的货物集散码头。由于受小农经济和行业特性的影响,一些从事商品供销的业缘群体将商铺、作坊和住宅综合安置在商业街旁,而一些与资水船运相关的业缘群体则选择码头附近聚居,其中既有富甲一方的商贾,也有驾船为生的船夫。

  2 湘中传统民居的类型以及特点

  中国初始民居大体以长江流域为界,形成北穴、南巢两种居住形式。“巢居”是一种为适应南方特殊的自然条件而产生的居住形式,大体发生在丛林和湿热地区。“巢居”促成了以木构架为支撑体系的发展思路,穿斗架和榫卯技艺的发展,使构木为巢的天然巢居向人工构筑的干栏穿斗式民届演变。干栏穿斗式民居具有上下左右分隔灵活的特点,而且能适应山区宅基地的不同高差,因此,干栏穿斗式民居在历史上曾普遍出现在中国南部的广阔地区。随着北方移民大量涌入南方,南北文化大融合;一种由南方干栏穿斗式和北方合院式融合而成的天井院落式民居,广泛出现在南部地区。

  由于受自然条件、地理环境等客观情况的影响,湘中传统民居类型与其他南方地区基本相同,主要分为干栏穿斗式和天井院落式两种。湘中为丘陵盆地地区,各类传统民居常利用坡地进行营建,平面和空间的布置灵活多样。湘中传统民居讲究简朴实用,注重以最经济的手段最大限度地满足生产、生活的需要,并目适当的给于装饰,以实现建筑形体的美观。从形制方面分析,湘中传统民居具有以下特点:

  2.1 注重礼乐的平面布局

  礼乐文化主要以“伦理道德”为根本,渗透于中国传统社会的方方面面。湘中传统民居作为中国传统民居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平面布局方面能明显的反映出礼乐文化的影响。如:以中为尊,东为贵,西次之,后为卑等礼乐制度,反映在住宅中以奉着“天地君亲师”牌位的堂屋为中心,正屋为主体,中轴对称,厢房、杂屋向两侧发展的基本布局。再根据家庭成员长幼关系、主从关系,在这种基本布局中安排适合的使用对象。

  由于经济条件、家庭规模、宅地形状的差异,湘中传统民居的平面类型却是多样化的。在湘中传统民居中,最简单是“一正”式平面,即正屋呈一字状布局,多为3~5个开间,它是形成其他平面形式的基础。其次,是“一正一横”式平面,这种布局方式就是在正屋的一侧加上横屋,使主次关系明确。在湘中农村地区最流行的是“一正两横”式平面,正屋和两侧横屋围合出一个具有庭院特征的半限度空间,而且其布局紧凑,主从关系和功能划分更加明确,最大优点是便于扩建。以上几种类型都属于湘中干栏穿斗式民居中常见的平面形式,而湘中天井院落式民居的平面形式则具有四合院的特征,即房屋围绕天井四面布局成一个对外封闭的院落,而且这种形式可以天井院落为单位往纵横方向进行多次扩展,形成适应大家族聚居的天井院落式民居组合。

  庭院天井是湘中传统民居中常见的空间形式(图1),庭院天井具有改善住宅通风换气、日照采光、排泄雨水和满足居民室外纳凉、休息、劳作的作用,而且还具有调节小气候和美化环境等功能。由于受地理环境和气候因素的影响,湘中地区四季冷热差异大,因此,湘中传统民居中的庭院天井普遍建得较小,这样更能创造夏日的阴凉和阻挡冬日的寒流,有效的调节了居住环境的小气候,而且也节约了用地面积。

  2.2 就地取材、因材致用的营造原则

  基于民居大量营建、乡民自己建造的情况,就地取材成为了经济、便捷的必然选择,使山之木、原之土、滩之石、田之草都成为营造民居的材料。再将木制成柱梁、土制成砖瓦、石制成阶沿,根据这些地方材料的特性,发展相应的施工技术,做到因材致用。

  湘中地区的植物种类繁多,林木覆盖较广。其中能作为建材资源的植物种类也比较丰富,如杉木、松木、樟木、竹材和稻草等。而且,优良的桐油、生漆,又为木构架结构的发展创造了条件。由于木材取材方便、加工便利,早期的干栏穿斗式民居就属于“全身是木”的木构架结构,整个房屋由直接落地的木柱支撑,柱间穿插着梁、枋,柱上搭接着檩、椽,它们之间通过榫卯连接成一个整体的木构架,来承受楼板与屋顶的荷载,而且都以木板为壁。随着人口的激增,木材资源的缺乏,干栏穿斗式民居面临演变,最先是混入一些非木质材料进行改良,如编竹夹泥墙取代木板壁,但整体还维持着木构架的结构形式。后来因制砖技术发展,形成了砖墙承重的砖木混合结构。

  湘中地区的红壤土质较好,而且煤的矿产丰富,为砖的普及提供了有利条件。由于制砖技术的不同,砖的种类有两种:一种是经过煤、薪等燃料烧制的青灰砖、褐红砖;另一种是用日光晒干的土砖,砖内还掺杂着稻草。青灰砖常采用空斗作法砌成封火墙、山墙以及院落的围墙,具有良好的防潮、隔冷、隔热的性能,但是,制作成本、技术要求远高于土砖墙。砖墙承重的砖木混合结构,是指檩条、楼板都直接搁在砖墙上,由内外砖墙承受楼板、屋顶的荷载,湘中地区俗称“山墙搁檩”(图2),由于各项性能都比木构架的房屋好,后期的干栏穿斗式民居、天井院落式民居都不同程度的采用了这种结构形式。

  湘中地质物理条件复杂,石材的种类繁多,其中以青石、麻石尤为普遍,而且,这些石材都被广泛的用于传统民居当中,如:常采用青石、麻石制成勒脚、柱础,以缓解地面潮气对房屋木构的不利影响;在一些重要建筑中设置用白麻石制成的门枋,有的石门枋上还会雕刻一些祥禽瑞兽、文字对联,以标识出该建筑的特殊身份;在夯土台基截面设置青石或麻石制成的阶沿,有的阶沿和地面相接处也铺石板,天井地面则铺满石板。此外,还有常见的石板路、石台阶、石柱、石礅、石桥等,各种以石材为建筑材料的例子数不胜数。

  2.3 天真质朴的装饰纹样

  在传统民居中,各种装饰纹样随处可见。这些装饰纹样不但具有对建筑的装饰作用,而且,它们所表达的内容还具有祈盼丰收、长寿、子孙繁衍昌盛等寓意。湘中传统民居中的装饰纹样,从表达的内容到表现的手法,都具有中国传统装饰纹样的基本特征,但是,其艺术形式则更偏向于一种乡土的天真与质朴。

  装饰纹样所表达的内容,都以民俗文化中象征吉祥的祥禽瑞兽、植物、人物、器物、文字、符号等作为表现元素,如:麒麟、牡丹、八仙、如意、“万”字纹等。采用形象和语音的巧妙结合,将各种吉祥元素组合成具有某种吉祥寓意的装饰纹样,如:喜鹊站在梅花枝头,寓意“喜上眉梢”;蝙蝠、梅花鹿、麒麟、喜鹊的组合,象征“福禄寿禧”等。此外,还有刘海砍樵、霸王别姬等市井故事为题材的装饰纹样,也在湘中传统民居中十分普遍。

  在湘中传统民居中,装饰纹样的表现手法有木雕、石雕、砖雕以及彩绘,雕刻的形式以浮雕、透雕、半圆雕以及线刻为主,彩绘则常用传统颜色中的墨黑、朱砂、花青进行描绘。木雕常用在梁枋、雀替、窗棂、门楣等木构局部;石雕多用于柱础、阶沿、石门枋、抱鼓石等石材部分;砖雕主要用于山墙的端面、漏花明窗等砖墙局部;彩绘则只用于山墙雨坡的下檐处。就其工艺性而言,则注重一种朴实无华的技艺,如:对龙的表现,不是它繁缛的细节,而是它起伏的动势(图3)。

  与其他江南传统民居中的装饰纹样相比,这些装饰纹样所表现的形象天真、敦厚,所运用的工艺古拙、朴实,其艺术风格没有追随清代的华丽,反而更多的是明代的古拙以及农家的质朴。而且,只对建筑的重点部位进行适度的装饰,这也是湘中传统民居注重简朴、讲究实用的审美观的体现。

  3 结论

  湘中传统民居是湘中历史、文化发展的见证,同时,又是生活在湘中地区的人们尤其是农民的居住现状。从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考虑,就应该保护和尊重传统民居,而从居住的现状考虑,就必须改造传统民居和发展新的传统民居。然而,现存的传统民居聚落和居住形式,毕竟是数百年前在农耕社会所形成和完善的,在很多方面都已不能符合现代人的生活需要。因此,对于传统民居文化的保护,只能在少量的、典型的、极具文化价值的传统民居中进行;而对于旧传统民居的改造和新传统民居的建没,则应该在广大的、普遍的民居中完成。

  

  (责任编辑:北方)

  

  参考文献:

  [1]单德启.从传统民居到地区建筑[M].北京: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2004,(8).

  [2]陆元鼎.中国民居建筑[M].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杜,2003,(11).

  [3]刘致平.中国居住建筑简史[M].北京: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2000,(9).

  [4]李晓峰.乡土建筑[M].北京: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2005,(10).

  [5]李孝聪.中国区域历史地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10).

来源:《民居与家具》
时间:2014-03-28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