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万人坑”碑记

沈梅生


  1925年(民国十四年),会同、黔阳等县遭受百年未遇的大旱灾,田地开拆,禾苗枯焦,颗粒无收,粮食极度匮乏。1926年(民国十五年)初夏,灾民纷纷外出乞讨。洪江是当时湘西比较富庶之地,来洪灾民甚多。洪江各界人士积极筹款购粮,赈救灾民。开始在市内设粥厂,供应灾民稀粥。以后改为施饭,由炎皇宫、万寿宫、轩辕宫、雷祖殿等处发筹(特制的竹块凭证),再向天王庙、灶王宫等处领饭,见筹每人施饭一瓢。洪江是个山城,田地很少,不产粮食。从常德、武汉等地运输谷米,沿沅江逆水而上时间较长,加之沿途土匪拦路抢劫,军阀、官府强行扣留,运到洪江所剩无几,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还有少数商人乘机囤积居奇等,造成米价飞涨。全城粮食供应十分紧张,人心惶惶。

  各地灾民大量涌入洪江以后(据说先后有一、二万人),遭遇连绵阴雨达一个多月之久。雨停转晴后,又遇上高温酷暑。食不裹腹的饥民,夜宿街巷屋檐下,炎蒸暑热,倍受折磨二、三个月,因而疾病蔓延,瘟疫流行。当时市政当局,视人命如草芥。不关心灾民疾苦,救灾措施很不得力。致使大批灾民死亡,一天之内死者数十人,有时甚至在百人以上,其中有些人还是身怀田契的有产者,也未能幸免。尸横街巷,惨不忍睹。

  为了掩埋死去的灾民,洪江红十字会向各界筹款,在城郊(现广场一带)购置贺姓洼地一块,派专人领函(简易棺材)埋葬。由于地域狭小,每十函一排,重叠堆放。数十日后,发出木函六千余具,仍然接济不上。于是只好将死者裸尸抛于坑洼中,以土掩埋之。饿填沟壑,尸骨纵横。据不完全统计,饿死、病死的灾民约一万余人,故取名“万人坑”,悲哉!惨哉!

  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洪江红十字会修立“万人坑第一墓碑”,标题为:泽及枯骨。嘱邵阳曾逮作记,湘乡刘镇海作书,(墓碑现保存在洪江文化馆左侧),以昭示后人,铭记不忘。

  回溯过去,展望未来,应牢记“前车之鉴”,十分珍惜今日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居安思危,不断提高防灾抗灾意识,加强防灾抗灾工作,有备无患,决不能让历史的悲剧再次重演。

  附录:

  万人坑第一墓碑记

  泽及枯骨

  邵阳曾逮谨记 湘乡刘镇海书

  丙寅之岁,会黔二邑大饥,斗米值洋三、四元,嗣夏增至五元,无籴。民间强负而至洪市乞食者,日不绝。父老谋所以赈之者,纠资粥饭,使饥民日向铺户乞饭,藉劳动而免疾病之丛生,复不负施舍之名,意良周也。先是庚申,辛酉岁饥,市设粥厂施粥,人多腹胀,谣涿反滋,谓施粥之不善,故此改施饭焉。其粥也,一钱数钱皆给以饭一瓢。先由炎皇宫、万寿宫、轩辕宫、雷祖殿等处发筹,持筹向天王庙、灶王宫等处领饭,当事者复以五色志其十指,逐日画其一,反复更替,无纠争重沓之弊,秩序甚井然也。而四乡之来就赈者,亦日愈众,籴亦日愈穷,掺之以蚕豆之属,其时殷实之户,且日食仅一粥与面麦矣。当乙丑秋季,二邑之田谷无收也。父老群谋集资,由常武购进米谷。奈沅水上下,沿江多匪,舟车往返辄经年不能达,绸缪弥缝,备尽劳瘁。而天又阴雨连弥月不止,饥民无雨具,栖无楼舍,冒雨于衢衣湿鞋濡,又无以易之者。酝酿郁蒸,自三月至六月之久,臭恶毒成,疫疠发生,死者日百数十人。我会掩厝昕昕不遑,令其壮者自相检厝,给条领函而与之以饯,其幼者一函竟二、三人焉,伤心惨目,可谓极矣。洪江市后枕上而前临水,区域湫隘,陡伤多人,无以容也。乃购市外贺姓洼地一处,每排十棺,覆之以土,土上复排,更迭以厝,即此处此碑,所谓万人坑之墓者也。呜呼!人生不过百年耳,旦暮营营,以求富贵者比比也。一旦天降丧乱,流离失所,甚至饿填沟壑,尸骨纵横,且有身系产业多契,而不能谋一饱者,其不痛耶!此古之群子,所以疾殁世而名不求焉者,意在斯乎!今人虑陵谷变迁,此坑久而夷也,为之立碑,而属余为文记之,时壬申二月也。

来源:《中国第一古商城——洪江古商城》
时间:2014-03-28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