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国难与“繁荣”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当局消极抗日,大好河山相继沦陷,各省逃亡机关、流亡难民纷纷逃往内地,浦市成为相对安定的大后方,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兴旺景象。

  教育院迁来浦市,教育院由中国战时儿童救济协会主办,里面收容着沦陷区的男女难童。

  辰郡中学、建湘中学、兴华中学、通信兵团子弟学校迁来浦市,湖南省立高等农业学校也由长沙迁来。教育部第一社会教育工作团第11施教处第2队亦在浦市安家,他们设有民众阅览室、民众学校、妇女训练班,发行两日一次的壁报。江苏失学青年工读服务团设在浦市对河江东寺,里面有男女青年学员300多人,以半工半读为主,每逢赶场日,学员上街宣传抗日救亡的道理,唤起民众抗日。

  一些医疗机构也迁来泸溪,如陆军廿二医院,里面住着一些轻伤员,多已痊愈,不久将重返前线。军政部第43后方医院,住院的大部分是第60军的负伤将士,伤愈的已重返前线,末愈的留在浦市疗养。军事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第一团,第四总队驻乡间,第五总队及直属队一部分驻在市内。

  此外,一些军政机构、难民收容所也随之而来。迁来的军政部联合军人监狱,收容有军事政治犯六七百人,包括一些爱国人士和汉奸嫌疑犯。湖南赈济委员会第35难民儿童收容所在浦市期间收容了难民儿童数百人,分布在市内各寺院中。

  各省逃来的难民为了谋生,纷纷在浦市经商,浦市的商店、茶楼、酒馆、卷烟厂、澡堂、旅社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中央餐厅、东亚酒楼、胜利酒家、江南饭店、天然居等酒家分布在十字街、正街、太平街一带,其中河南人在太平街经营的“天然居“小吃部,蒸炒技术超群,服务技术一流,顾客盈门不绝。

  商业兴旺与人气兴旺相得益彰。以前每到傍晚,镇上早就关门闭户了,而今茶楼、妓院的荷叶灯,剧院、酒馆、商号的煤气灯亮如白昼,人们拥挤在茶楼、酒馆、剧院、商店中,夜生活繁荣程度不亚于白天。

  新思潮逐渐涌现。政治部、社教团、浦市救亡话剧团等社团组办了大量的壁报、海报,他们还演出话剧,演唱时代歌曲,为民众提供国际动态消息,揭露日寇残暴行径,宣传抗战救亡。这些活动激发了人们的爱国主义情绪。

  封建迷信的权威受到了较大的冲击。进“洋”学堂的人多了,读私塾的人少了,求神还愿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许多青年进入小学、中学、大学读书,不再读四书五经。妇女们开始抛头露面,很多女子也开始上学,浦市大码头还开办了一家“女子缝纫刺绣社”。

  骤然的繁荣膨胀使城市难以承载,比如市容卫生方面,脏、乱、差等环境问题相继出现,警察所不得不派清道夫打扫,并发动通信兵和战干团的学员参与清扫运动,浦市的环境卫生才得以逐渐改变。

  人口猛增加之邻近省份相继沦陷,交通货源受阻,导致物资短缺,市场供给变得没有秩序,物价一日三涨。很多商号门口招牌上都贴有一张广告:“时至抗战时期,货物时涨时跌,目下一言为定,早晚市价不一”。人们吃穿一切物品价格飞涨,短时间内物价变化近十倍。有人借机大发国难财,有人因国难而破产,畸形的市场变化导致了畸形经济的繁荣:妓院、暗娼、赌场应运而生,专供暴发户嫖赌玩乐。“帮会”、“十八姐妹”等民间黑帮组织也相当活跃。

  许多年近古稀的人至今还记得,美国兵在浦市对河一些地方,看见年轻漂亮的姑娘,就上前侮辱调戏。抗日时期浦市在河东皂角坪修了军用飞机场,每天有飞机在天空盘旋,江面上美国士兵驾小汽艇横冲直闯,有时还用卡宾枪扫射鱼群作乐。市面上常有传闻:“某天美国兵将某某姑娘拖上汔车强奸了等”,这些事也难有人管。辰溪地面上也经常发生这种事端,无人敢管。美国兵每天大鱼大肉,吃水果、罐头,他们的潲水缸内都有猪肉、白饭、馒头。而中国兵连饭也难得吃上,就是吃饭,吃的也是糙米、霉米,还要抢着吃,抢得慢的吃不饱。

  总之一句话,国家不强大,民众一定就会受别人的欺负!

  

  (雷建喜提供原始资料,龚仁俊编辑整理)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