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人文精神的顿悟

唐凤鸣 张成城


  湘南民居以其独特风格的实体记载了过去的建造技术和建筑艺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也是一部古代留存下来的湘南民居“营造学”。同时,它又记录了发生在这里的各种事件和传说故事,承载了不同于他乡的民俗民风,是一部民俗文化的教科书。那附属在民居上的石雕、木雕、砖雕、彩绘向我们展现出一幅幅优美的历史画卷,传递出一声声吉祥的祝福,它是一幅幅民间艺术精品的画卷。湘南古民居中蕴含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基因和民族传统的基因,湘南古民居中所蕴藏的传统人文精神给了我们很多的启迪。

  湘南古民居是早期农耕文化依附自然的结果——落多分布在临河的山丘、环山的盘地,既便于生产,又方便生活。枕卧青山,怀拥碧水,远观可以心胸坦荡,近察能赏心悦目,是天、地、人合一的结果。

  宗族的结构形式是以家庭为圆心逐渐向外扩大的同心圆式层累结构,这种宗族结构在湘南古民居分布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就是以村落为单位,一村一姓,同祖同宗,有宗族的祠堂,大厅及其它公共建筑,共同祭祖先,有自己的家谱,有公田、公山、公水。这种高度聚族而居形成了基本统一的居住方式、营造模式以及村落建筑的布局,这些是湘南人品格形成的源泉。

  中国家族制度在全部文化中所处的重要地位是举世闻名的,以家庭为社会生活的重心,家庭生活、社会生活、家族繁衍、父子延续的纵向结构,深刻地影响了湘南民居的布局,大量的民居为合转式几开几进院落。这种父子延续式的纵向结构造成了中轴线向纵深延伸的居住形态,家庭人口兴旺与否决定建筑的几开几进,家族的兴旺决定村落的平面布局,决定其发展都是贴着地面走。是家庭、家族、宗族的传承形成了湘南古民居村落的规划结果。

  儒家的中庸和平静思想深刻地影响着湘南古民居的形成,它有合适的宜人尺度,从不标新立异,它强调与环境的和谐关系,这些都可以从“中”的延伸意义找到根源。建筑模式的程式化,设计手法的相同,使得湘南民居几乎无一例外都是青砖灰瓦、青石板、清水墙,构件如柱、梁、枋也是灰色,尽管它也点缀了少量的白色和彩色,但它整体呈现出的是一种灰色效应,灰色近似于无,它包含了所有的颜色,又掩盖了所有的颜色。这种灰色效应正合中国的审美意识和方法,强调静观,通过静观的审美活动去顿悟式地想象物质本来的色彩,同时,灰色又为我们将其理想化和完善化提供了想象的空间。这就是湘南古民居色彩统一的缘故。

在郴州这“林”、“邑”古城,在广阔的湘南农村,这些保存至今的古民居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本无字的历史书卷,是近几百年来传承给我们的一种深厚的人文精神,这种精神是无声的。湘南古民居给我们的最大收益,那就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和谐共处的理念,以及传统文化中的审美观念,审美趣味,这些都是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光大的。

 

参考文献:

[1]刘敦桢《中国住宅概说》 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

[2]丁俊清《中国居住文化》 上海 同济大学出版社 1997

[3]郭谦《湘赣民系民居建筑与文化研究》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5

[4]桂阳县志办公室翻印《桂阳直隶州志》 香港 天马出版有限公司 2004

[5]《湖南文物概览》 长沙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4

[6]刘城洵主编《天下第十八福地——郴州》 香港 天马图书有限公司 2001

来源:《湘南民居研究》
时间:2014-04-08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