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千年古村——上甘棠

胡功田,张官妹


 

   上甘棠村位于湖南江永县城西南约25公里的夏层铺镇,从325省道左边进去2公里,与广西相距不远,翻过几座山,就是广西富川的境地。往南80公里是广西阳朔,距广西桂林125公里。

   沿着简易的山村公路,行走几里,一路是平整的沃野良田,几座石灰岩石山从平地上矗立,像九座狮子,面向村子。在宽阔的田洞边缘,是绵延起伏的山脉,上甘棠村就坐落在这山脉之中。村子的北面是翘首耸立的昂山,南面是傲然挺拔的将军山,山上的将军石像雄鸡昂头挺身,又像一位将领,率领身后的群山跃马飞腾。这两座山就是两条龙的龙头,它们身后的千山像跳跃的青龙,从两个不同方向面对村子蜿蜒起伏地跟随着,成一个“八”字形。村子背后是坡度平缓且中部稍稍陷落的滑油山,它也是面向村子,周围的山势都是面向村子围着。滑油山就像一把太师椅的靠背,上甘棠村就是端坐在这太师椅上的明珠。山脚下到处都有暗洞,从暗洞里流出来的泉水汇成一条小溪,小溪沿着山脚壕沟,从村子后面流进两口终日水满的大塘;然后水又从大塘流进沐河,这两口塘底也有暗河水流出,从来没有干涸见到底。在地下水较丰富的时期,上甘棠是一个小岛小洲。爬上滑油山,原来有一座天井庙,庙前有一块平地,这是过去赶庙会的地方,现在庙已毁了,散布在平地四周山上的砖瓦和石础,仿佛在告诉人们,从前这里是多么热闹。翻过滑油山,只有十几里路程,就是广西的疆界。远处是一望无际、逶迤远去的五岭之一的都庞岭,它是上甘棠村的天然屏障,挡住了山岭的寒风,南来的湿雨,保护着村子里的人们世代繁衍兴盛。这里曾是通往广西的要道,是百越之民到中原去的主要道路。围墙里的古驿道依稀可见昔日的繁荣,它记载了多少过去的故事,见证了多少悲欢离合旧梦。

   村前,是由谢沐两水汇合成的一条名叫“谢沐河”的小河,它是江永桃水的主要支流,桃水古称为“沐水”。谢水发源于都庞岭的羽天岭汉江源,过S325道,于上甘棠村北口与沐水汇合。沐水发源于界头的焦源岭,东王庙为分水岭,岭北河溪为警水(厂子铺河)注潇水入长江,岭南河溪为沐水入梧江(桂江)注珠江。

   上甘棠村为何叫甘棠,听村上有的人说,因为他们祖上是从宁远大阳洞搬来的,大阳洞有一种树叫甘棠,取之名,是为了不忘祖居地。“我道其间描不尽,一图太极是甘棠”,可见甘棠村与周敦颐之间的渊源。后又有周氏子孙搬至沐河下游的一处居住,为区别村名,居沐河上游的村子叫上甘棠,居沐河下游的村子叫下甘棠。

   上甘棠村山清水秀,风景优美。谢沐河水沿昂山绕村而过,像一条碧绿的玉带。一座三拱的石桥,两座平板桥,静静地卧在河面上。河岸上是一堵由条石砌成的围墙,就像威严的卫士,守护着村子。围墙里的房屋井然有序,红墙碧瓦,炊烟袅袅;村后的高山是青石绿树,白雾蒸腾;蓝天上的白云飘浮飞升。青山、流水、小桥、人家,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风景画呀!明代《甘棠八景诗刻》说:“独石巍巍壮永明,甘棠宦绩树风声;山亭归隐寻真处,青涧闲游养乐亭。西岭横罗天外碧,昂山翠律望中清;龟山迫时如金案,芳寺更深钟鼓鸣。”把甘棠景色概括为“昂山毓秀、清涧渔翁、甘棠晓读、独石时耕、山亭隐士、龟山夕照、西岭晴云、芳寺钟声”。

   据《江永县志》记载,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在今县西南设置了谢沐县,归属交州苍梧郡,即上甘棠所在地。一直到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并谢沐、营浦为永阳县,属永州总管府,县治撤离上甘棠。唐天宝元年(公元742年)以永明岭(今都庞岭),改永阳县为永明县,属道州。又据清光绪《永明县志》载:“唐以前,恭城尚未置县,知谢沐在今永明西南乡,兼有今恭城之北境则不无可议也”。清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建谢沐乡,1956年建甘棠乡。现离上甘棠村五百米远左右,还有一座汉朝的石板桥,村子的后面有一座用石砌成的屋基,据说是谢沐县衙门的旧地址。

   甘棠村的《周氏族谱》载,大明永乐十九年(公元1422年)辛丑仲春周氏二十六世孙周贵琏、周贵瑞录写的《周氏族谱记》上说:“夫族谱者,所以知根本、定亲疏、序尊卑、明服记也,书之尧典曰以亲九族;诗之行笔曰内睦九族。上而天子犹尚有族,下而公卿庶人不知有族,可乎?若不知其有族,则兄不兄弟不弟,亲未尽似不相识,服未尽迭相争讼。此岂不若秦人视之越人者乎。吾族先自青州乃后稷之裔,本姬姓,以武王兄弟之国,遂以国姓焉。厥后由周而两汉之下,周姓著国史代不乏人。迨后魏末自始祖归仁公,以至第四世祖安时公生子二人,长如鍉生子六人,如锡生子十八。弘讳两房共二十四子,或回青州千乘县,或央韶贺道三州,吾宗乃弘本之后,官至宣政大夫,终儒林即衡州军事判官。讳通璧自宁远大阳洞迁至永明县谢沐乡机峰三水塘,生子进阳公……讳可简公爱上甘棠山水奇秀,乃于唐太和二年(公元829年)十一月初五日始迁此焉,厥后子孙愈加昌盛,衣冠愈加昌隆,由唐而宋迄元,由元至今,今年内五百年有余。岁绵不已,皆公善相卜地兆宅也。”至此,周姓一支在唐代太和年间搬至上甘棠繁衍兴旺到今天,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实际上,从谢沐县治撤离上甘棠,到周姓迁至上甘棠长达二百多年的时间里,这里还居住过其他姓氏的人。村上有的人也说,上甘棠并不是只有周姓一家,还有刘姓、龚姓、杨姓等。到宋朝时,因周子昂善看山水地形,认为上甘棠所在的地形像一把太师椅,椅子上只能容得下一人,多了就不能兴盛,反而多有争斗,因此其他姓氏就都搬走了。至于用什么手段让他们搬走,就不得而知了。

   上甘棠村现有居民435户,人口1865人,除7户杂姓是解放后迁入外,其余都是周姓族人。上甘棠村历来有多少人口,已没有任何资料可明证了,但我们对《周氏族谱》的统计,在周氏三十一世孙时,周姓的子孙就达到376人。这376人全都是上谱的同辈男性,若是加上他们的父母、妻子、儿女,基本上有二千多人。几百年来,上甘棠村的人口增加并不多,其主要原因就是以前发生过几次大的瘟疫和经常的战火。清光绪《永明县志》载: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瘟疫流行,一都(今上江圩)塘下村绝烟火数十家”。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大疫,至闭市者累月”。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瘟疫流行,桃川王家死一百多人,绝三十多家”。光绪二十八年和二十九年(公元1902——1903年),“大疫,殁男妇七八千人”。这一场大瘟疫,给上甘棠村也带来了灾难性的浩劫。村子的老人说:当时死的人,已经到了无人抬的地步,上午抬别人上山,下午就倒下,别人来抬他了。有的是一家家地死绝,人口锐减,解放初时,村里只有300来户,一千多人。几十年后,又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自然灾害,人员也大大地减少了。另外,上甘棠村是湘桂的要塞之地,又是瑶、壮族的腹地,虽然寨子本身很坚固,但是经常的兵匪搔扰,给村子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因此上甘棠村几百年来一直是这样不断地循回发展着。

   上甘棠村的前面是一片几乎望不到边的良田,散布在小山上的是平整沃土,背后山岭上是密林茂竹,取不尽的薪柴野果。村子里年纪稍大的人告诉说:过去,山上到处都是几个人都围不过来的参天古树,野生竹篁有拳头粗,1958年以前后山是原始次森林。我们在村子里可以看见他们房屋用的是二寸多厚的木料,有的人家里还有三尺见方的整木桌子,四五米长二尺来宽的长沙发凳,足以说明这里曾是树林繁茂的地方。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山上还有华南虎、豹、狼、野猪等各种野兽。由于这里土地宽阔肥沃,一条长流不断的谢沐河穿过村前,地下水也非常丰富,是一个旱涝保收的地方;而且甘棠村又有许多官宦,他们把积蓄也投入到买田地上了。因此,村子的田地南到桃川的井头山,往北到牛头坳,东西面跟富川、恭城交界,村前的整个田洞都是归上甘棠所管。

   上甘棠除了接受封建王朝政府统治,内部管理则主要由一些退职的官宦和德高望重辈份大的族人负责担任。他们以血缘为脉,按族构成一家门楼进行管理,每家门楼又分为堂,如“一单清明堂、忠厚堂”。全村一共是九单十家,分为十族。每一族有一个族长,遇到一些重大事情就召集全族的男性家长聚会,共同商讨解决。全村有事要办,就由族长们商量对策,然后由各族人各自负责解决。村内留下的大量宋、明、元、清的功德碑,都是以“各单(坊)舍银”记载的。平时邻里之间出现的小纠纷,都能遵守村规民约,相互自行解决。村子内部很少有大的矛盾,尊老爱幼,社会风气纯朴。过去这里虽然是南来北往的要道,有商店客栈,却从来没有赌博娼妓。也许这里是比较富裕吧,村里没有乞丐。就是现在,这里也少有外面世界的不良习气,全村没有一张康乐球桌。人们过着安闲自由的生活。

   甘棠村是由祖辈迁移开拓而来的,又与封建官方意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属于典型的聚族而居所形成的村落,具有农耕社会“耕读为本”的特点。整个村子的建筑规划科学,布局严谨。她充分利用了山形水势,依山傍水而建。村子成月崖形,南北两头与高山相接,村前的沐河和村后的石壕,成了两条护城河,周氏族人就在这形同半月小岛上建筑自己的家园。

   上甘棠村自北边的昂山开始,沿沐河向南布置了一条村里的主要交通干道,有1.8宽。与主干道垂直交叉又布置了9条次干道,现还留存7条。上甘棠周氏共有十族人,他们自己称为九家门楼十家厅。有九族人沿9条垂直次干道及次干道左方设置的小巷道向后延伸布置住房。在村子的中央即四五干道后面,又有一条与主干道平行的次干道,这就是称为十家厅的族人住房。它与两边的干道相通,直到后面的山塘边,塘的旁边有一口井,以前是供十家厅的人取饮用水。房屋建得比前面的要高一些,所以也叫高屋,在全村布局中起到一个中心作用。次干道起点,即称为家(单)的起点,与主干道交叉处,建有各单(族)的门楼(坊)和一个小型广场,各门楼的族人在河边建有一个自己的码头,供取水、洗涮之用。中华民国二年,为防匪、防洪,在主干道沿河建起了2来高的石城墙。处在城墙外的码头只有两个,而其它每单的码头就设在城墙内。码头修在墙边,古驿道旁,石墙下留有进水口和出水口,谢沐河的水从城墙下进出,饮水和用水各有不同的地方。很可惜,码头现在基本上已经淤塞了,只是那用条石围成的四方码头痕迹还依稀可见。在主干道南北村口设置了栅门,一到晚上就把栅门关上了,扎门上有一个小楼,供看守和负责关开栅门的人住宿。门楼也有大门,大门上开了一个仅供一人侧身出的小门,关上大门后,小孩子在外玩耍回来晚了,可以从小门进来,但是若有小偷偷牛就出不来了。通向各住屋的小巷道也有栅门,各家堂自己负责关门。全村有栅门8扇,专门有人管理,一个门楼有一个管门的,每家门楼有公用田,把公用田的租金支给管门人作为看门费用。村子里面没有厕所,人们要到村外的公用厕所方便。猪、牛栏安置在村子房屋的后面,紧靠昂山和将军山旁边。甘棠村的布局是很科学的,村后的山脉屏峰和村前的谢沐河是村子的第一道防护,河岸的石墙和村后边的石壕,是村子的第二道防护,整个村子就成了有两道防护的“围城”格局,可见,周氏族人一直将上甘棠作为一个小城来布局经营的。村子西南谢沐河的下游建有一座三孔石拱桥,村子的北边和村中间各建有小桥。但以石拱桥为全村的主要出入口。也许是村子的形势过于闭合了,他们在步瀛桥旁又建有高耸的文昌阁,与将军山相互呼应,也使村子具有流线的态势。昂山、将军山、文昌阁三足鼎立,一起拱卫着古老的甘棠村。

   上甘棠村至今仍保存明清时代湘南风格的房屋200多栋,有一座官式特征的文昌阁,以及前芳寺、寿萱亭、石拱桥、古驿道。还有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才毁掉的戏楼和大量的寺庙,从这些年代已经久远的建筑里,我们依旧可见上甘棠昔日的繁荣风貌。

   上甘棠村现在还保存一座比较完好的祠堂。位于村南山门内主干道边,始建年代不详。祠堂内为抬梁式梁架,童柱驼峰采用莲瓣座,两种柱础均采用莲花瓣图案,从这些工艺特征可以判定祠堂为明代晚期或清代早期的建筑物。祠堂内有一个长宽深均为3左右的天井,与村后的山塘是作为龙的眼睛。里面还有戏台,下雨天可以在这里演出,并可以为戏班子的人提供住地和煮饭的地方。祠堂是全村人议事的地方,专门有人看管,过去供奉了孔子及弟子的像,塑像有1.5尺高,一排近30个塑像。孔夫子塑像是一个坐像,坐在最中间,比别的塑像高出一尺多。这里曾经也做过书院,解放前这里是书堂。

   上甘棠村的周氏族人按门楼聚族而居,以一个家族为一个门楼。门楼是一族人的主要公共建筑和交通口,迎娶送嫁要从门楼出,死者不能放在别人的门楼里。门楼建筑一般比较讲究,梁枋雕花,门楼前的照墙呈“八”字形向两边敞开,表现出了周氏族人的容四海之事、纳八方之客的胸怀,也使非常紧密的房屋呈开放之势。门楼内两旁摆置了长条石凳,主要是供老人歇息或小型聚会用。只要有老人在场,小孩是不能随意坐的。原来沿主干道分设有九家门楼,现在留存较为完整的有四座。有两家门楼前有一对抱鼓石,说明这一族人曾出过三品以上的官人,没有三品以上的官人,这一家门楼是不能设有抱鼓石的。其中明代门楼之一的抱鼓石和脊梁均有明确记载,有“大明弘治六年修”字款;清代门楼之一脊梁明确记载“大清光绪五年修”字款。明代门楼之二虽然没有找到准确的纪年,但其梁架的莲花瓣座驼峰及弧型月梁呈现明显的明代早期建成筑特征;清代门楼之二具有清代建筑特征。

   栅门是全村人通向外界的主要出入口,也是古驿道的必经之口岸。向内开门,有一个小楼供看守栅门人晚上住宿。栅门的墙上有晾望窗口,外面有什么情况,看守人随时可以发现,并能通报全族的人。

   村子的主干道也是通向广西和江永县的古驿道,有1.8宽,全用青石铺成。紧靠谢沐河边有一条保存较完整的城墙,现已成了一条亮丽的风景线。村北路口的村墙里有一块碑刻,上面记录修砌石墙的全过程。

   上甘棠村现有民居大部分是清代晚期的建筑,也有不少是明代建筑。上甘棠村人口集中,而建筑用地有限,就形成了密集型的住宅群体,村子的纵深布局非常严谨。高大的风火墙,又是前栋房屋的后墙。各户均以天井组合形成住宅单元,所有的住房都为楼房,有城镇住房特点。

   通向全村各个角落的道路都是用青石铺成,巷道路旁的水沟也是用青石铺底,村内基本上没有什么泥路。巷道有的很窄,仅供一人过路,两人相遇要侧身才能过,村上的人把它叫做“紧巷”。

   房屋墙壁体都是三六九寸(10×20×30厘米)的大眠砖,次干道两边的主墙砌有一尺多厚,砖墙下部的墙脚用青方石砌有一米多高,方石上刻有花纹图案,有的是龙凤,有的是牵藤花。大面积的青水墙面,冠以起伏变化的白色腰带,极尽可能地点缀门户、漏窗,门户大部分取有宅名,现在还能识辨出来的,如“爱敬堂”、“翰里故”、“惠迪吉”、“厚德祥”等。住宅还根据家庭中做官的大小,在门前下方配有门当,没有做官的只有在门上配户对。富有色彩和变化的门窗与高大浑厚的墙面,形成对比强烈、清新明快的建筑风格。屋顶四角是突起的马头墙,有一字型、担子型(二担子、三担子)、金字(人字)型等多种式样变化和组合方式,墙檐用彩绘装饰或砖、泥雕,点缀小型青石花搁窗,形成各个巷道不同的街景。

   房屋内部是以天井为中心布置各类生活用房,天井有长方形、正方形的不同方式,天井的底部都铺满了青石;楼房有阳台。从次干道开门进去的房屋,进门就是厢房,然后是一个长方型的天井,天井里放置了一个四五尺高的石架,是给主人用来放置花钵养植花草所用。天井旁是一个走廊,主楼的大门上是各式窗花格,使正屋能充分地采光。房屋一般都是四居室和一个堂(正)屋格式,居室和堂屋的地面支有六七寸高的架子,然后铺上木地板,既解决了南方地潮影响健康的问题,又能让屋下通风。堂屋后面有的住户有一个道屋,上楼的楼梯就安置在道屋里;有的没有道屋,直接把楼梯放在堂屋后方。如果从次干道一与主干道平行的小巷道进户门的,有一进住屋,也有两进住屋的;小巷道前后两幢房屋的楼上有一廊桥相连,很好地解决了防守时互能交通的问题,可见周氏族人处处考虑御敌的需要。两进住屋的房屋,在进户门口设置屏风门,这种住屋的天井比较大,大约是3见方,天井两边是厢房,有的厢房也有楼房。有身份的客人进来就从屏风门经过天井才到堂屋,嫁女娶媳等重大事件就要从天井、屏风门进出,其它的时候或不重要的仪式,就从屏风两边进出。二、三楼通常向天井有外挑走廊,走廊配有各式各样的栏杆和窗花,很好地解决了屋内的通风、采光、交通,具有小范围的空间艺术特色。

   若是家堂的堂屋,就安置一个装饰非常美观的神龛,有两米多高。雕刻成戏台形,顶上的两头向上翘,第二层稍窄,放烛、香台,板墙中间挂祖宗像,放烛台的下面是一个三屉的暗柜,用来放纸钱、香、烛之类;暗柜的两旁是对称直地的图形花雕,向前突出,花形一般是狮子下地、龙凤呈祥、百鸟花草、鸣蝉虫鱼等,雕刻得非常复杂细致。

   上甘棠村的房屋都是楼房,偶然一望好像都是一样,一栋一栋地排列,非常严谨有序,而屋顶的马头墙却是争奇斗异。房屋内部的格局也都一样,两厢房一天井、四居房一正屋和楼房走廊,但天井、各住屋的样式又各有不同,特别是各户的栏杆、窗花,更是造型各异、百花百样。这种严谨中求变化、同中求异、庄重威严与活泼艺术相结合的建筑理念,是很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也反映了我国古代民间匠人有很高的艺术水平和高超的技艺。

   上甘棠村周围的山上一共有27块摩崖碑刻,还有一些碑块碑刻。书体有阴文、有阳文,楷、行、篆、草都有。村南口月陂亭近百米的石壁上是一个摩崖碑刻长廊,共有24方古代石刻。这些碑刻绵延了宋元明清4个朝代。

   在这些碑刻中最有价值的是文天祥的书法题辞“忠孝廉节”摩崖石刻。字离地面1多,每个字高1.8,宽1.3,正楷阴文。落题是“大宋忠臣文山公书”,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35年)永明县正堂黄平王讳士临,甘棠生员周王临、发祥、显通、集奎仝刻。

   上甘棠村现存碑刻的诗文内容非常丰富,大致有以下几类:

   一是记事文(诗),或称功德碑。二是周氏族人给一些景点的命名题记。三是劝谕警示文。四是周氏族人与其朋友和地方官员唱和诗,以及描写甘棠村风光的写景诗。五是祈求碑,表示人们一种美好的祈盼。

   这是碑刻中的绝大部分,除现能见到的,还有许多被埋在土里,或做了台阶,从这些碑刻中我们知上甘棠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千年文化古村。

  

 

来源:《永州古村落》
时间:2014-06-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