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湖南古代宗教建筑的类型及特征

柳肃


   1.湖南古代佛教建筑主要类型及特点

   我国最初的佛寺是官署改的,建筑布局是按汉朝官署形制建造,故而汉族佛寺在演变中,基本上以中国传统的院落形式作为布局特点,以南北中轴线为中心,左右对称,形成规模宏大的以殿、堂、楼、阁、亭等组成的空间组合,采用中国传统世俗建筑的院落式格局。中国早期寺院以塔为中心,寺庙的总体布局的特点是前有寺门,门内建塔,塔后建佛殿,塔位于寺中央,成为寺的主体。到了隋唐时代,佛寺建筑就改变了过去以佛塔为主体的布局,而以殿堂为中心。许多寺庙无塔,塔庙二字也就不再连用。即使建塔,也将其放在寺前、寺后或两侧了。

   宋代以来禅宗独盛,寺庙建筑逐渐发展出“伽蓝七堂”的形制。七堂为佛殿、法堂、僧堂、库房、山门、西净、浴室等。较大的寺院还有讲堂、经堂、禅堂等建筑。明代以来,伽蓝制度渐成定式。殿堂配置大致如下:寺院的殿堂配置,以南北为轴。从南往北,正中依次为山门,山门左右为钟鼓楼、山门后第一进为天王殿,后为大雄宝殿,再后是法堂或藏经楼,两侧廊房,气势庄严。正中路左右两侧的东西配殿,有祖师殿、观音殿等,大的寺院还有罗汉堂。寺院一侧为僧人生活区,有僧房、库房、斋堂(食堂)等,另一侧主要是禅堂。佛寺后部还有方丈室等,方丈室一般独立成院。

   以衡山祝圣寺为例,祝圣寺位于南岳大庙东南侧,占地20余亩,中轴线上有五进。祝圣寺第一进为山门,是一座四柱三楼式仿木石牌坊。其前为一影壁,其后以单坡顶形式加建一部分,形成门楼形式,第二进为天王殿,内供弥勒佛。第三进内供西方三圣。第四进下为说法堂,上为藏经阁。第五进左边是罗汉堂,左右墙上嵌有石刻的五百罗汉像,右边为方丈楼。左右两边为厢房、配殿、斋堂、禅堂等辅助用房。

   一般来讲,佛教中诸伸的排列顺序从高到低大致为释迦牟尼佛、诸佛、菩萨、天王、罗汉、金刚等,寺庙中各殿的设置即根据诸神的等级高低来安排。最高等级的佛在整个总平面的最高位置。靠近人口最近的殿大多为弥勒殿或天王殿,佛殿或观音殿一般在中轴线中间或靠后的位置,香客朝拜的位置也应从等级高的殿往等级低的殿朝拜。

   1)选址

   古代宗教建筑的选址与布局十分重要,不仅要求风景优美,而且比民居更加重视风水。湖南宗教建筑选址遵从周易风水理论,强调了“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也体现了对自然环境的尊重。佛教、道教理论有相当一部分是关于“生死观”的,这就要求它们不仅要了解风水,还要用于实践;其二,所谓“风水”关键在“气”,好的地址应是能藏风聚气。这些风水思想反映在宗教建筑上主要反映在基址选择、方位朝向、建筑体形、室内布置等方面。我们可以看出古人对宗教建筑的地址选择充满了理性的思考,特别看重地表、地势、土壤及方位、朝向等诸多因素,其一般均选在山灵水秀、环境优雅之地,“凡宅左有流水谓之青龙,右有长道谓之白虎,前有河池谓之朱雀,后有丘陵谓之玄武”,这种选址既是民居的最佳方法,也成为湖南宗教建筑的择地之道。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的宗教建筑选址建设,注重物质与精神上的双重需求,不仅有较高的科学价值,而且有一定的审美观念。其形态在山下多为枕山面水,在山上则是选取开阔向阳地,依山势而建,布局既符合定制又具相当灵活性,建筑与山水自然风光取得了和谐的统一。同时,湖南属于丘陵地区,宗教建筑自然根据自然地形特点来建造。如建在山下的寺庙如南岳大庙坐北朝南,前有寿涧水,后有赤帝峰,左右不远处则分别有东、西寿涧,可谓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种佳地要素为一身。又如黄庭观坐落在集贤峰下,右有白龙潭,同样依山傍水,环境优雅,适宜出家人修身养性,也是绝好的选址所在。山上的寺庙如南台寺,背依瑞应峰,于山腰选取朝南向阳的平地,总体依山势横向布局,前方空出一大块坪,建筑依山而建,即满足法事活动时人流密集的要求,又使其具有良好的观景效果。整个建筑群掩映在郁郁苍苍的树木之中,环境宜人。城市当中的寺庙如长沙的开福寺则闹中取静,在繁华的都市中以院墙隔出一方宁静的天地,建筑整体布局退后较远,总体布局靠后,以示对世俗生活的距离。

   2)平面布局

   佛寺一般以佛殿为中心,采用多进院落式布局,院落往往采用廊院的形式。一般寺庙皆是由数个院落组成,在每一个佛殿的四周以廊屋围绕,形成独立院落,大的寺院可以由许多廊院组成。以南岳宗教建筑为例,南岳宗教建筑平面构成主要有两种形制:一种是以单栋房屋为基本单位;另一种则是以“进”为单位。从单栋建筑的平面构成看,比较简单,缺乏进深,但能顺应地形、依山就势,若把几栋建筑组成具有进深的建筑群体之后,它的布局、功能、空间及艺术造型等的处理立刻变得生动起来,这也是中国传统建筑的魅力之所在。南岳宗教建筑一般分为三重四进,左右各有厢房、钟楼、鼓楼、宝库等,一些重要建筑群则更为庞大。此外,其间也有单栋建筑为主的宗教场所。在群体建筑中,正殿是最重要的部分,建筑的层层递进主要是对正殿烘托、陪衬,正殿在群体中最为宏伟,等级也最高。

   还有一些寺院采用不对称的自由式布局。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受地形条件的限制所致,例如在山上建造的寺院就常出现这种情况。各类建筑形体完全依附于地形的起伏变化,能创造出各种奇特、雄伟的造型,为中国传统建筑增添许多新颖的意趣。寺院建在山上或山下,布局都很自由灵活。多为小型宗教建筑。

   3)建筑形制

   在佛教寺院建筑群中,主殿为建筑群的最主要的建筑,一般供奉其祭祀的主神,等级、形制都为最高。佛教寺院主殿一般都是大雄宝殿,供奉佛教的主神释迦牟尼,它处在整个建筑群的中心。正殿的空间、高度、平面均要比其他建筑为大,进入后神像高耸,庄严肃穆,给人以强烈震撼,有极强的精神感染力。宗教建筑中庙宇的屋顶有重檐,也有单檐;有歇山、硬山等多种式样。但未见庑殿形式的屋顶。一般大型寺院采用重檐歇山顶,次一等的采用单檐歇山顶,小型庙宇则多为普通的单檐硬山顶。

   湖南传统的硬山式建筑的一大特色就是多采用高大坚实的封火山墙,其中以弓形封火墙、马头墙等最为常见。封火山墙是一种屋顶与山墙的组合形式,山墙高出屋顶,呈阶梯状,这样可以有效防止火灾蔓延,故而得名“封火墙”。封火墙的造型是南方地方建筑的艺术特色,而湖南的封火墙造型又尤为丰富。湖南的宗教建筑也采用这样的做法,造型多姿多彩,体现出湖南地方建筑的浪漫气质。

   中国古代建筑色彩主要来源于礼制等级,古代礼制按照人的社会地位规定他所享用的建筑的等级,色彩是表明建筑等级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所有色彩中,黄色等级最高,是皇帝专用色,黄色琉璃瓦是皇家建筑才能用的。在宗教建筑中,只有皇家寺庙或者皇帝赐建的寺庙才能用黄色琉璃瓦。所以湖南只有南岳大庙才能用黄色琉璃瓦,其他庙宇是不能用的。但是到了清朝后期,国势衰微,礼制也没那么严格了,加之离国都较远的地区,管制也不是那么严,所以湖南很多并非皇家的,也不是皇帝赐建的寺庙也都用了黄色琉璃瓦。一般较小的寺庙就用小青瓦,保持湖南本地民居建筑的风格。

   墙面一般较多用红色,以示与其他建筑的区别。较小的寺庙一般就用白粉墙,近代以后的还有很多用青砖清水墙。湖南寺庙的柱子、门窗等木构件的油漆比较喜炊用枣红色,比大红、朱红颜色更深,这是湖南地方的传统色调。没有北方寺庙大红油漆的艳丽。

   湖南的宗教建筑常常使用木雕、石雕、砖雕和泥塑的形式,对建筑进行装饰。以南岳大庙为例,其悠久传统文化的木雕、石刻、泥塑、铸塑、砖雕等工艺,数量之多,种类之全,技艺之高,无不令人惊叹。木雕的代表作为圣帝殿额枋下的透雕雀替,一方雀替,一个故事,雕古今盛事,刻人间传闻。石刻的代表作推正殿周围的汉白玉浅浮雕栏板,288面栏板,飞禽走兽,奇花异草,田园阡陌,山川林壑,造型古朴奇特,堪称庙之石雕杰作。泥塑的代表作要数正殿后墙上的“三龙戏珠”与“丹凤朝阳”。“三龙戏珠”1幅,长为19.1,高3“丹凤朝阳”2幅,长11.5,高3。该作品规模宏大,画面简洁,色彩高雅和谐,形象栩栩如生,令人叹为观止。早在明清时期,南岳庙就曾经以出色的木雕、石刻、泥塑被誉为“江南三绝”。此外,其余庙宇的作品也不少。祝圣寺罗汉堂,左右墙上嵌有石刻的五百罗汉像。

   装饰的题材内容往往带有一定寓意,有时也借用民居中使用的谐音、假音等手法获得象征效果。如佛教八宝中的“莲花”就寓示佛的说法(另有‘纯洁’的内涵),“象”代表着佛的降生,(另有‘吉祥’的内涵),“金刚杵”具有降魔护法之意等等。同时利用当地的材料、工艺、技术的特长,因地制宜,就地取材,通过图案、色彩、陈设等装饰手段,体现了其建筑艺术美。装饰作为一种艺术,必然受到文化传统的影响,其装饰题材也多赋予哲理、伦理、神性等多种意义。比如在彩绘、雕刻中就常用八仙过海、佛教八宝、鱼樵耕读等多种神话传说或民间故事,用来教化人们积德行善,潜心修炼,争取早日解脱世俗烦恼。

   在庙宇殿堂的门窗常常使用槅扇门、槅扇窗。这种门在唐代就有,明清使用更为普遍,一般做建筑外门或内部隔断,每间可用四、六、八扇。其大致划分为花心与裙版两部分:民居建筑中花心常用方格、直棂等纹样,而宗教建筑的门窗花心则多用莲花、万字图案;裙版等部位一般采用木雕花卉图案或人物故事,是槅扇装饰重点所在。

   湖南的宗教建筑中较少使用彩画。彩画是中国古代建筑装饰的一个重要种类,多绘于建筑构件上,如梁、枋、斗拱上,但北方使用较多,南方使用较少。湖南宗教建筑中的彩画装饰如果有的话,一般集中在建筑的重点部位,例如檐下、室内天花等处,在梁、枋等建筑构件上作彩画的较少。

   2.湖南古代道教建筑主要类型及特点

   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现在一般都认为道教形成于东汉时代张道陵首创五斗米道。湖南道教的起源和道教的形成几乎是同步进行的。

   在宗教建筑称谓上,道教最为复杂,最常见的是宫、观。还有一些诸如祠、庙、府、洞、道院等,有的是由民间迷信发展而来。湖南道教建筑也以宫、观为主。道教宫观在其布局、体量、结构上除十分鲜明地继承了我国传统的建筑思想、建筑格局和建筑方法,同时也注入了道家与道教的审美思想和价值观念,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道教宫观的布局与佛教寺院有相同之处,也是采用中轴对称的平面布局,所不同的是供奉的神不同,殿堂的名称不同。供奉道教主神的殿堂都设在中轴线上,体现了“尊者居中”的等级思想。两边则根据对称的原则,设置配殿供奉诸神。

   1)总平面布局及建筑式样

   道教宫观总平面布局大多为中轴对称型,中轴线上布置主要的建筑。与佛教寺院相同,道教宫观的大门也叫“山门”。最主要的殿堂一般是三清殿和玉皇殿,这是道教所尊奉的最高神灵,三清殿供奉着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玉皇殿则供奉最高天神玉皇大帝。一般宫观或有三清殿而无玉皇殿,或有玉皇殿而无三清殿,比较大的宫观才两者同时有。主殿前后左右分布的殿堂则根据各宫观不同的特点有所不同,一般较多的有灵官殿、祖师殿等。还有一些较小的宫观是专为供奉某一特殊神灵而建的,例如专供吕洞宾的“吕祖殿”等。主要殿堂以外,左右厢房,一般为道众寝食处所。

   大多数宫观的平面是轴线对称式的,只有少数自由布局制,多为山区地形条件限制所致。以南岳黄庭观为例,总平面上比较突出的特点是发生了轴线偏移。第一进是山门,为一砖石结构的四柱牌坊,左右各有门洞。沿石阶而上则到了第二进,为一长方形平面的门楼,黄庭观的轴线转换就在此处门楼。进门后左转,通过一扇拱形门洞,在右转才能看到第三进主要殿堂,其左右各有厢房数间。从平面形制可看出黄庭观为小式建筑,地位并不高。湘潭市的千手观音寺也属于这种自由式的布局形式。

   建筑样式与佛教建筑无太大区别。只是体量和建筑规模较小。主殿采用单檐或重檐歇山、其他则多以硬山为主。道教初创,山居修道者,大都沿袭道家以”自然为本”的思想,结舍深山,茅屋土阶,甚至栖宿洞穴,反映了他们顺乎自然,回归自然的旨趣。汉张道陵在巴蜀汉中创五斗米道时,设二十四治所,建筑规模也是不大而简陋的。湖南道教建筑占地规模普遍较小,接近于民间建筑。

   2)建筑色彩与装饰

   道教建筑的装饰相对佛教比较简朴,色彩多为比较素净的风格。与灰、白色调的民居比较接近。装饰一般只用在建筑的重点部位,例如入口门楼、建筑的屋脊、墙头、梁枋、门窗、天花等处。装饰手法多用泥塑、彩画、壁画、木雕、石雕等。湖南道教建筑中的泥塑一般用彩塑,即先做泥塑再上色彩。用石雕的较少,因为湖南的道教建筑相对比较朴素,只有少数较大规模的宫观做石雕装饰。

   装饰的题材内容鲜明地反映了道教追求吉祥如意、延年益寿和羽化登仙的思想。如描绘日月星云、山水岩石以寓意光明普照、坚固永生;以扇、鱼、水仙、蝙蝠和鹿作为善、(富)裕、仙、福、禄的表象;用松柏、灵芝、龟鹤、竹、狮、麒麟和龙凤等分别象征友情、长生、君子、辟邪和祥瑞。另外还直接以福、禄、寿、喜、吉、天、丰、乐等文字变化其形体,做在窗棂门扇裙板及檐头蜀柱、斜撑、雀替、梁枋等建筑构件上。

   道教建筑装饰中最常见的人物故事题材是八仙过海。八仙人物的泥塑、彩画、雕刻出现在建筑的各个部位,有的以故事场景的形式,有的以单个人物的形式。除了以人物的图像(“明八仙”)以外,还有的常用“暗八仙”的图案。所谓“暗八仙”,也叫“道教八宝”,即扇子、宝剑、鱼鼓、玉版、葫芦、箫、花篮、荷花。这是八仙手中所持之法器(汉钟离持扇,吕洞宾持剑,张果老持鱼鼓,曹国舅持玉版,铁拐李持葫芦,韩湘子持箫,蓝采和持花篮,何仙姑持荷花)。这是道教建筑上最常用的装饰图案。

   3.湖南其他宗教建筑的类型及特征

   1)湖南其他宗教建筑概况

   湖南的宗教除了佛教、道教等主要宗教外,分布最广、影响最大的就是民间广泛流行的各种原生型传统宗教。原生型宗教是在原始崇拜的母胎中孕育的,一般都保持着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鬼神崇拜等观念,相信万物有灵。在原生型宗教占统治地位的少数民族中,原始的信仰和禁忌体系成为人们的主要社会规范。这些原生型宗教尤其在少数民族中较为流行,在民族建筑中宗教的影响是非常广泛的,在这种影响中,纯粹的宗教建筑和具有某些宗教因素的建筑是不尽相同的。在纯粹的宗教建筑中,宗教对建筑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强制性的。湖南古代其他宗教建筑最多的是在少数民族地区。例如少数民族地区常见的祠庙、土地庙、盘王庙、萨岁庙等都属于当地少数民族特有的宗教建筑。

   湖南是个多民族的省份,在境内居住的除汉族外,有少数民族共520多万人,约占全省总人口的8%。其中土家族、苗族、侗族、瑶族等四个主要民族,占到了少数民族人口的99%。湖南各民族的历史源远流长,除古称”华夏”的汉族是湖南的古老民族外,苗族、土家族、侗族、瑶族等也是自古以来就长期生息在湖南境内的民族。回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则是从外省迁入湖南的。各少数民族有自己的民族语言、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湖南少数民族主要分布在湘西、湘南和湘东的边远地区,约占少数民族总人口的85%,其余15%的人口分散杂居或聚居于全省各地。如武陵山和雪峰山以西的山区,聚居着98%以上的土家族和苗族人口。湘桂、湘粤边界之间的山区是瑶族人口的主要居住地域。由于湖南省各少数民族所信奉的神不同,便形成了各自不同类型的特有宗教建筑。

   苗族的主要信仰有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等原始宗教形式,其崇拜的对象有土地菩萨、土地奶、家神、祭桥、水井等。龙也是各地苗族的崇拜和祭祀对象。图腾崇拜方面。东部地区许多苗族与瑶族共同崇拜盘瓠(一种神犬)。他们世代传说着“神母犬父”的故事,把盘瓠视为自己的始祖。中部地区一些苗族认为他们的始祖姜央起源于枫木树心,因而把枫树视为图腾。另有一些地区的苗族以水牛、竹子等为自己的图腾崇拜对象。祖先崇拜在苗族社会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湖南苗族的传统宗教活动中还有“锥牛”、“锥猪”等活动。“锥牛”是一种全村寨的公共祭祀活动,一般在村寨外的公共场地举行。“锥猪”也叫“吃猪”,是祭祖的一种方式,各家分散祭祀,一般在家内进行,因而其民居住宅的建筑形式就适应了这种家庭内祭祀活动的需要(祥见民居村落章节)。湖南苗族还有祭“傩神”,“还傩愿”的祭祀活动。“傩公傩婆”是苗族古老的洪水故事传说中的始祖,祭“傩神”,“还傩愿”的活功就是借祭祖先来消灾祈福的一种宗教活动。祭土地是为保佑村寨平安,猛兽不犯,人畜兴旺。土地庙里的土地菩萨,或是石雕,或是木雕,或是泥塑,或是两块奇形怪状的石头,按男左女右陈列。土地庙前后都种植有古树,居民认为,这些古树,都是有“灵”的风水树,“保寨树”,不能砍伐。

   瑶族的宗教信仰主要是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和鬼神崇拜。瑶族信仰梅山神,这是道教与巫术相融合形成的一种信仰。瑶族崇拜的自然神主要有山神、风神、林神、水神、土地神等。山神是他们最为崇拜的神,土地神也是他们崇拜的重要对象。他们的土地庙往往建得比较简陋,但他们都极尽所能地有时间就去拜土地神,希望获得庇佑。瑶族民间宗教信仰其次表现为祖先崇拜。湘南瑶族民间宗教信仰还表现为图腾崇拜。瑶族民间宗教信仰仍属于原始宗教信仰,而不是更高级的人为宗教信仰。湘南瑶族民间宗教受道教影响大,并且与道教相互渗透,道教传入江华瑶族地区以后,这里的百姓不光坚持自己原有的信仰,也开始信仰三清、三元、老君、玉帝等道教诸神。瑶族群众在举行原始宗教的祭祀仪式的时候大多是与道教的祭祀仪式相结合的。瑶族民间很重视还盘王愿这个宗教活动,仪式在家中或在盘王庙中进行。盘王庙一般规模不大,只是“茅茨土阶”的一个凉棚。庙设盘王神像,依据古代遗制而建。以郴州资兴市茶坪瑶族村盘王庙为例,该庙位于资兴市碑记乡茶坪村附近山腰上,是当地瑶族村民祭祀祖先和盘工节节日庆典活动的地方,总面积300平方米。土木结构,庙堂三间,布局较简单。主殿内原供有盘护夫妇等12尊瑶族祖先的木制雕像,现只剩8尊。据史料记载,盘王庙始建于1795年,历经1867年、1943年两次重建,至今基本保存完好。

   侗族信奉原始宗教,崇拜多神,无论是山川河流、古树巨石、桥梁、水井等,都视为有神灵之物,都是崇拜的对象。侗族人相信灵魂不死,有浓厚的自然崇拜、灵魂崇拜、祖先崇拜的传统。在侗族的宗教信仰中,最重要的是萨崇拜。侗乡南部地区普遍崇拜的女性神,称为“萨岁”,意为始祖母,是最高的保护神。萨岁坛是侗族特有的宗教建筑,所有的侗族村寨都有萨岁坛,一般建在村寨中比较重要的位置,或者建在村外利于公众聚会的场地。萨岁坛的建筑形式并不统一,最初是由石头垒砌的坛台。萨坛多与树的关系密切。例如通道县芋头侗寨的萨岁坛,始建于明代,分萨玛坛和萨坛两部分,萨玛坛呈扇行,阔4.5,进深4.1,石台构架,内设高祭台。萨坛植有三棵松柏,并呈三角行分布,正面两棵,后面一棵,进深6,土筑台基,拜台高1.5。通道县坪坦乡的萨岁坛,就建成一座有屋顶的小型庙宇。庙宇中间则栽种了树木。内部供奉着女神,即“始祖母”。

   土家族的宗教信仰有多神信仰、图腾崇拜、祖先崇拜、鬼神与巫术信仰等。土家族先民们也经历了早期人类的“万物有灵”观念的阶段。进入阶级社会以后,这种万物有灵信仰变成了多神信仰。多数土家人尊梅山为猎神。梅山神位设置在堂屋内(意念神位)或室外(在僻静处砌石小屋),祭祀时间多在出猎前一天晚上的夜深人静时刻。土家地区有众多的土地庙,里面供奉着土家的土地神。此外,土家人还敬奉管五谷丰收的五谷神,管六畜兴旺的四官神等。土家人的先民巴人以白虎为图腾。这种对白虎的崇拜,代代相传,深入土家人生活的诸多方面。此外,土家族中还有部分人以鹰为图腾。土家人的祖先崇拜,八部大王、彭公爵主、向老官人、田好汉、覃垕王等。信奉“土老司”,土家语称梯玛法事活动为“月耳”。土家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只有口述流传的民间文化。天王庙又称为三王庙,被称为土家族的始祖三圣。天王庙也称三侯祠、三王庙。

   2)湖南其他宗教建筑的特征

   湖南少数民族中主要是以祖先崇拜、自然崇拜、灵魂崇拜、图腾崇拜和鬼神崇拜等为主的原始宗教信仰。透过少数民族地区的宗教建筑的建筑样式、布局及建筑装饰等,可以看到他们各种宗教的观念和审美情趣。

   选址与平面布局:少数民族宗教建筑大多位于村寨中比较重要的位置,或者建在村外利于公众聚会的场地,如村口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例如苗族和部分瑶族地区的盘王庙就大多建在村口较空旷的地方,利于人们聚集。建筑也采用庭院式的布局,内部可容纳较多的人。少数民族的有些宗教祭祀活动是不需要建筑的,只要有一块场地。例如苗族的“锥牛”、祭“傩神”等活动都不需要专门的建筑,“锥牛”只要有一块较空旷的场地;祭“傩神”活动是临时搭台举行祭祀。而“吃猪”等活动则就在住宅内进行。随着社会的发展,祖先崇拜也慢慢地由一家一户的祭祀形式转而成为整个宗族共同举行的祭祀活动,并随之产生了共同祭拜之处——祖庙。而各个民族由于祖先崇拜方式不同,因此祖庙建筑也各有千秋。开始的祖庙形式非常简单。这些庙宇被当地群众称为土主庙,祖先崇拜发展到后来,出现了临时的和永久的祖庙建筑形式。有的民族崇拜祖先神,临时搭台祭祀;有的民族则建立祠堂、庙宇等建筑供奉祖先神。小型的祭祀庙宇则多为独栋式布局,建筑平面非常简单。庙宇中间位置大多供奉少数民族信仰的神像,旁边布置偏房或者没有。

   建筑形式:少数民族宗教建筑的建筑形式一般比较简单,屋顶形式包括硬山、悬山、歇山等。规模较大的庙宇,如盘王庙、天王庙等建筑比较正规。有的做成庭院式建筑,歇山屋顶,有的甚至还有戏台。例如江永县兰溪瑶族村的盘王庙就有一个较大的庭院,里面有戏台。一般的庙宇建筑等级都不高,样式简单,类似民居。有一些宗教建筑做成坛、台的形式,例如萨岁坛等。

   建筑装饰:少数民族地区的宗教建筑一般来说都是比较简朴的,旨在一些建筑的重要部位做少量的必要的装饰。装饰手法一般用泥塑、木雕较多。屋顶上的屋脊、翘角多用泥塑做出人物、动物或植物图案。门窗栏杆等处用木雕装饰,多用动物、植物图案。图案内容多取材于本民族的历史传说故事人物,或某种特有的崇拜对象,或某些象征吉祥的图案花纹
来源:《湖湘建筑 湖湘文库》
时间:2013-02-2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