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兵家必争之地

彭志坚 李渔村


   险哉富石堡

   磨岗隘又称磨市,位于武陵山北麓,石门西北万山皱褶里,一条渫水从壶瓶山的“龙门出水”一路穿山破壁而来,在这里接纳了西南而来的商溪水汇合东去,流入澧水,成为磨岗隘通往石门的水路。渠水把这里冲激成小河口、三家滩、乐坪、邓家坪、罗家坪,形成土地肥沃的山中盆地。这里是石门通往泥沙转湖北鹤峰古栈道的重要驿站,也是与慈利、桑植联系的重要谷口。这样一个所在,自然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最早占据磨岗隘这个军事要地的是元明之际的土王覃友仁、覃添顺。覃氏土王覃友仁从湖北红土一路迁徙,看到这里四面环山,中有辽阔的良田,便驻扎在这里,大兴土木,建筑了一座叫富石堡的土城,建立茅岗土司。辖管今磨市、慈利、大庸、桑植等地。

   隘,本指险要的地方,关隘,要隘。覃添顺在添平千户所范围内设渔阳隘,忠靖隘、龙溪隘、鹞儿隘、走避隘等十隘。“隘”设百户、副百户。“隘”为要害之地,加上隘与隘之间相距遥远,古时交通不便,联系困难,各隘自成行政、军事单位,添平千户所严格盘查过隘行人,严格执行明代的“蛮不出境,汉不入峒”的禁令。

   磨岗隘,是覃氏土司的重要军事基地。覃添顺将土司衙门撤到所街后,便将娴熟韬略、善剑术的夫人易淑珍留在磨岗隘。易淑珍生理奇特,长有两尺多长的奶子,民间称“搭奶夫人”。当然,也有人说“搭奶夫人”是土家语“美丽的姐儿”的意思。现在这位生理奇特的姐儿就熟睡在磨岗隘一个叫七里湾的山头,有古墓为证。古墓后面青山迤逦,前面是广阔的邓家坪。墓碑早已风化剥落,但“一品助国夫人易淑珍之墓”仍依稀可辨。1996年县博物馆、文化局以大理石阴雕石刻高1.5的“易淑珍之墓”墓碑,竖在老墓碑之前。

清泉石上流

   磨岗隘在现代历史上,仍是石门西北的要隘。大革命时期,土匪罗效之盘踞磨岗隘普安寺,还写了一副“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的对联刻在普安寺石壁上。其他军匪均小心翼翼,惧怕他,有民谚说:“不怕猪(指土匪朱疤子)拱一嘴,就怕骡子(即罗效之)打一腿”。到解放初期,人民政府在磨岗隘普安寺设石门西北办事处,皂市以上西北山区的所有军政要务均在这里办理。

   磨岗隘只是一条河谷,占据了这条河谷,便占据了石门通往湖北的要冲。守住这条河谷,便拥有石门西北乡。磨岗隘在陆路不通,水路发达的古代,自然成了石门大山中最重要的峪口关隘。磨市老街北依渫水,南临岗五,四周碧峰拥翠,形成天然屏障。老街东西长约一公里,那被岁月熏得黝黑的木板屋,一栋紧挨一栋,高低参差不齐,屋与屋相接处有隔火墙,俗称封火垛子。街就在家家屋檐下,挨挨挤挤显得窄逼。

   老街用一色的青石板铺成。青石板早被岁月踏得光溜,在阳光下发出的青光,仿佛诉说着老街沉重的历史。老街一律为木板屋,楮木、枫树为柱,杉木板作壁。对着老街的大门都是双合的木板门,门上扣着门环,贴上门神。苍老的门板上面各有一扇木窗户,做工精巧,或雕龙刻凤,或镶花嵌鹤,可以想见当年老街的富贵。

   老街十分清静。爱热闹的大姑娘青年小伙都在老街的另一边建起了新街。摊位上电喇叭里传出的叫卖声一阵接一阵,卖肉卖酒贩布售衣,卖老鼠药的、瞎子算命的吆喝声不断。老街除了几个拍风景寻古迹的外地人在此走过,平时都是过着寂寞的时光。老街的店子不是没有,都是几个老妈子守摊。几家药铺仍是曲尺柜台,卖药的也是戴了小眼镜的老中医。街上没有多少牌号,可有一户人家房檐下,还有一块木牌,上面依稀认得是“悦来客栈”。偶尔,老街上几个老人坐在木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八十年代初,潇湘电影制片厂看好这条老街,来磨市拍摄了电影《死里逃生》外景,从而磨市老街有“芙蓉镇”雅称。

   老街居民淳朴善良,日子在寂寞的时光和昏黄的灯光下平淡而安稳地过去。倘有客人歇脚,主人便会递上一支擦得明晃晃的铜烟袋,装上“兰花烟”,泡上“清明茶”,端上雪白的“炒米儿”和清香诱人的“甜酒”。当年渫河上的水手也常跑来老街住上一夜两夜,述说当年的风流韵事。

   老街所有的财富、荣耀及名誉地位都记忆在老人脑海里或者深埋在地下。磨市老街的覃道槐打红薯洞打出了700多枚铜壳子,覃道槐的邻居打猪楼坑打出了二三十块光洋。到老街挖钱成了磨市新街人的工作。每次涨大水,都有人到河边挖钱,一枚方孔钱一枚铜壳子,往往有所收获。有一次,学生唐耿林一早上便挖到一枚光洋,兴冲冲跑到营业所兑换了50元人民币。

古屋

   现在磨市老街在大山里静默着,山中悬崖沟壑处杉木搭成的木桥,有一根已腐烂,一端栽到沟里,只一根杉木连了两岸成为湘西北土家独木桥。上街后面的渫水平静如湖,常有小舟载一少女,摊开画夹描绘满眼的沧桑老街。下街后面,隔老远就听见哗哗水声,几个小伙子站在岩嘴头飞跃而下,到老远的下游河岸才冒出来,手里就有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磨市建磷矿码头,清官渡磷矿一车车运到这里,再用机帆船一船一船运到石门,那时磨市码头装货御货,一片繁忙。渫水河中汽笛长鸣,机声隆隆,河中挤满帆影。昔日繁华已成历史。渫水河早已滩多水少,老街少有人问津。“要得磨市风水转,除非后街皮凼满。”一个农人挑一担猪草,自语地唱着,从老街闪呀闪呀走过去。

   磨市老商号

   磨市做生意的多数是江西人,第一个来磨市的就是江西老傣吴裕堂。太平天国运动,民间称长造反,紧邻湖南的江西人纷纷逃往湘西北深山避难。也许还有另一些原因,譬如吴裕堂有一天搭乘木船沿渫水河谷来到磨市,发现这里是几座大山包围的盆地,土地肥沃,“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他往山上看,山上生长着大片大片的桐子树、木梓树、棕树、茶树、药材;看到飞禽走兽在林中飞窜。于是吴裕堂在膳市住下了,打出了第一个“吴荣记”商号的牌子,开始收购桐油、木材、棕片、药材、茶叶及山货皮货,又搭乘木船运到津市、汉口,换回盐巴、花布这些山中紧缺物资。不久,江西游氏来磨市打出“致中和”、“中和裕”、“中和利”商号,后来,“中和利”商号开到了津市。江西张氏来磨市经营“张荣丰”商号,江西雷氏来磨氏经营“雷福兴”商号,江西罗氏来磨市经营“罗庆昌”药号等等。

   江西人做生意,往往是结对成帮的群体行为。他们呼朋引伴,连捎带搭,或是兄弟,或是亲戚,或者朋友,或者乡邻。一个一个地加入进来,组成一队有分有合,互通有无的江西商旅来到磨市,大模大样地铺展开去,不仅气势压人,而且呼应灵活,左右逢源,形成了磨市商业大气候。《石门县志》载:“清同治七年县境有集镇28处,其中珠宝街、磨岗隘以桐木梓木油木木材享誉石门。清光绪年间,全县形成大墟场23个。以客籍商户为主,从商人员多是江西老俵,故有“无江西不成口岸之说”。

   江西商旅来磨市铺展成一条商街,他们需要聚会,需要休闲。没有动员,大家一声吆喝,就相互凑钱在磨市街上修了一个江西会馆,叫万寿宫。万寿宫既有商议厅,更有俱乐部戏楼。磨市老街的人还清楚记得戏楼对联:

   乐管弦,十二律,山歌打鼓唱,束带整冠,俨然君臣父子;

   合上下,千百年,庙会意传神,停声乐止,谁是儿女夫妻。

   万寿宫被火灾焚毁,但过年过节,开市大利均要演戏,成了传统。老街至今记得有名的覃浩然私班,有名生角李源福表演《纪行替死》,当演到纪行扮刘邦去见楚霸王时,台下一片喝彩,鞭炮不断,铜钱如雨点抛向戏台。

   江西老俵连自己的生死,都是联邦结伙的考虑。他们远离家乡,在异乡悉心寻求,刻苦努力,繁衍生息。落叶归根,成了他们遥远的梦想。于是大家一商量又凑钱买下磨市一座山头,取名江西坡。哪个商人死后都葬江西坡,彼此不感到寂寞,江西坡面向江西。可以推想,江西商人一生都颠簸在漫漫的商旅中,其间的辛苦和酸楚,实在说不完,道不尽。

古镇油榨房

   江西商人能在磨市快速打开局面,而且很快形成商业气候,这同他们讲究信义有很大关系。在上街买一匹布一块光洋,在下街决不多一个铜板。一家商号欠了另一家商号五百来两银子,后来实在还不出,借人方老板只要说明困境,借出方老板挥一挥手,算了算了。他们不排他,不愿意为眼前小利而背信弃义。民国初年,石门各商号纷纷印制私钞。磨市的江西商人只要到万寿宫一商量,可印制面额伍角的私钞,最多可印1万元。大商号私钞可在全县通行,有的在津市、汉口也能通行,小商号的在本乡流通。他们的票号私钞从来不必向官府登记,领执照,纳税,也基本没有法律的约束。面对如此的自由,诚信的江西商人却很少有随心所欲的放纵,私钞有序的流通中,没有出现过哪个商家跑了,私钞成废纸的。《石门县志》载:“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前后,私钞泛滥,全县发行私钞者不下百家,仅磨市镇即有19家。利用私钞可扩大资金,加强市场运作,有些私钞在津市、汉口也有信誉。”磨市上街下街共有109家商号,真是“生息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磨市的江西商人有着不屈的奋斗历史。民国二十四年七月(1935年)一场“乙亥大水”,致使磨市整个街坊全部冲走,淹死400多人,江西商号连同他们的财富全部被巨浪卷走。洪水过后,“雷福兴”商号中堂一下子摆放了24个灵牌。1946年秋,一场大火又将刚刚喘匀气的磨市商号推向灭绝,大火将磨市中街、下街房屋化为灰烬,一片废墟,“罗庆昌”药号除抢救几个药架外,财产全部烧毁,老板替别人救火被烧死。有的江西商号老板抱着一块木板被洪水冲到津市没被淹死,走了回来。他们徘徊在废墟上,抹了一把眼泪,再相互吆喝,东借西凑,不久又建起了砖木结构的磨市街,就是现在被称作老街的地方。不久,江西商号重振旗鼓,生意兴隆,人丁兴旺。不仅如此,还产生了许多新商号,如陈氏“德大生”、“大生永”、“同大生”、“福大生”商号,梅氏有“梅协和”、“梅春和”商号,覃氏有“春元正”、“群裕公”商号等等。“群裕公”商号对联是:

   群策群力期群益,裕国裕民并裕家。

   就是地处山边的赵家铺亦有对联称:

   半作乡村半作市,亦为商贾亦为农。

   当时商号财产主要用桐油篓子来计算,一个桐油篓子合100块光洋,“春元正”商号有800只桐油篓子,“福大生”商号有700篓,“罗庆昌”药号1000篓,杨泗商会“群裕公”船号拥有800多条船集中磨市。那时磨市商旅如云,磨市渫水河帆船往来,一片繁忙。

   磨市商业繁荣,文化昌兴,人才辈出,“罗庆昌”商号解放后走出了15个大学生,“群裕公”商号传人覃竹后的孙子覃正笛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第一个博士后。原省政协副主席游碧竹,石门县现政协副主席张天夫、原石门一中副校长雷建生均出自磨市江西商号家族。

来源:《走潇湘》
时间:2013-06-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