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虎兽山探奇

彭志坚 李渔村


   野兽出没的山峦

   虎兽山,好恐怖的名字!肯定是虎豹横行,豺狼出没的深山老林。其实,1958年建林场以来,并无人见过老虎。只有前年冬天,黄昏时大雪积了尺多厚,搞摄影的欧建明到山坳中拍雪景,见到雪地上有蒸钵大的“猫脚印”,丈多长身子拖过的新痕迹。雪天饿虎吃人!三十多岁的壮汉,吓得连滚带爬跑回场部。

   至于兽,确实满山都是:云豹跃岗,鹿子嘤鸣,野兔乱窜,野猪横行……说来好笑,就在我们上山的前几天,二十多只野猪结队从场部门口走过。一只老野猪忽发奇兴,大摇大摆走到屋门口,旁若无人“参观”起来。当时有十多人在场,于是便出现了西班牙斗牛场的情景:围着吆喝,摩拳擦掌,但无一人真敢动手。危害庄稼的野猪并非保护动物,可以打杀,但因禁猎,场里已没有猎枪,而山里人都知道,这畜牲嘴可以拱得树倒,受伤发威的野猪,敢与虎豹拼命。老野猪似乎看透了人们虚张声势,从从容容“参观”,慢条斯理离去……

   这天黎明,我在百鸟啁啾中醒来,从窗口向后山望去,兔妈妈拖儿带崽在菜地边早餐,对五步之外的人一点也不在意。招待所养了一灰一黄两只狗,对野物早已司空见惯,总是懒洋洋在门边睡觉。这天上午,灰狗忽然抖擞精神蹿上山去,不一会便拖了只大兔子送到厨房,调头上山,又拖一只回来,接连四次,拖回四只兔子,于是,我们便有了一餐美美的野味宴……

   近些年禁“伐、采、猎、网”,二万亩森林,湖口峡一线,都是原始次森林,当然也是百鸟天堂。这天彭以达老人跟往常一样匆匆走在山道上,忽觉头上降下一片白云。惊诧之间,才看清夹道古树上落下一群白鸟,红冠白羽,双翅展开长愈二米,体态悠闲高雅,山里人称之为神鸟。老人当然知道,这是全世界视为宝贝的珍稀禽类——白鹇,一数,共24只。有长沙来的一大群中学生进山作森林旅游,有个学生捡到一片尺多长的白羽,正是白鹇的翅羽。

   虎兽山现名“福寿山”。“福寿山矿泉水”已成一个品牌。明清以前此山为虎兽山,有山上的古碑为证。也不知何年何月,好心人以为山名荒蛮,便借谐音更名。哪知本意祈求吉利的“福”“寿”二字,矿泉水销到香港、台湾却遭到抵制,视为不吉。

   确实应当恢复原名“虎兽山”。山峦连绵,竹木葱茏,怪石嶙峋,泉甘草丰。一片现代文明未曾侵扰的原生态深山老林,一个鸟兽怡然生长的安乐窝。这不正是极欲回归自然的都市人向往的世外桃源吗?

   我决定用“虎兽山”为题,商之于彭老和场部负责宣传工作的欧建明,他们都说有理有理。

   湖口峡观险

   长沙乘汽车,二小时抵平江县城,再南行45公里,便上了海拔1500的虎兽山。从地图上看,虎兽山东西狭长80公里,南北仅8公里,恰似一只振翅的蝙蝠,静伏于连云山脉中段。车到山腰,只见路边两块苍黑老石壁立如门户,平江朋友说,“关门石”是上山途中一景。清代诗人童升曾有诗:“何年一斧劈成门?两片中分列石墩;只可容人鱼贯入,到来另是小乾坤。”写得颇为形象贴切。

   林场场部和招待所座落在山窝里。下汽车猛一抬头,便见一峰插云,犹如照天巨烛。同行的人说,这孤峰酷似旧时量谷的戽桶,故名“戽桶峰”。峰高约200,四围圆形壁陡,顶峰却平坦如一丘菜园。有岩缝可攀援而上,其上生有许多贵重药材。站在峰顶,天气晴朗时可望见洞庭湖。要有超人胆魄和体力,大热天穿上棉衣才能上去,否则,莫可妄想。

   招待所设备简单,每个床上却有五六斤重棉被。原来这里年平均气温12,长沙40。高温时,这里不过23,早晚要穿长袖衣。

   我泡了一杯云雾茶,倚在床上翻开《古罗杂俎》。这本书是早一天平江朋友给我的。他说,你们弄笔杆子的,要了解平江,此书不可不读。我已翻阅了一半,感到这确实是一本奇书。作者广见多闻,对平江的山水古迹,都实地考察,曾在电视台打广告,招慕志愿者自费探险连云山,研究山中的不知名巨型动物……一个退了休的林业局副局长,把开发平江的山水当成终生之职,不畏劳苦在山中奔波,其拳拳之心殷殷之情,令人感动。

   翻了几页,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走了进来,说:“这本书写得不好,聊供参改。文章是案头山水,山水是大地文章。既上了山,就多读读‘大地文章’。走,我当向导,下湖口峡去。”

   “那么,你是这本书的作者彭以达?”我们相视而笑。

   山路边,只闻流水轰鸣,却不见河在何处。拨开刚开劈的鸟道,我们手脚并用,攀藤附葛而下,穿行于莽林中。横着身子一步步挪过倒树独木桥,又爬过怪石挡道的峭壁,林中阴暗,几无立足之地。妻背个大相机,又想抢拍难得一见的镜头,同行的几个人都上了年纪,才下到半坡,大家早已气喘吁吁,狼狈不堪了。

   彭老在前面带路,两手不断击掌发出声响。原来林中多蛇,蛇听到响声多会自动让道。也有毒蛇不动不挪的,所以要特别小心。

   下到土坎边,稍稍可以站稳,大家拄仗喘息。猛抬头,几棵古树之间,一条粗如水桶的青皮巨蟒,盘缠虬绕,不见首尾,似在缓缓蠕动,大家一阵惊叫,女士们已倒退三步。彭老却哈哈大笑:蛇能吞象,若真是这样大的一条蟒,我们早成了它腹中之物了。他用手仗在“蛇”身上敲敲,发出剥剥响声。原来是一根巨藤,大家才松口气。我见过上海豫园400年古藤,不过菜碗粗细。这样粗的古藤,已逾千年无疑。

   来到峡底,只见两山之间,巨石上白色石筋如棋格似的疏密有致。巨石相夹,白水翻滚,左冲右突,顽强越过岩头,从数十丈悬岩上一泻而下,一瀑三叠,飞珠溅玉,奔向山下的水库……

   白水,汇两万亩森林、33平方公里自然雨而雪白雪白的山水,日夜不舍,奔流不止,汇成高山平湖白水水库,灌溉、发电,30年水满,库中鱼大如人。

   坐在山峡哗哗水边,清风徐来,凉气袭人。抬头仰望,峰高天小,右边山头有白水古庙,隐隐藏在翠林之间,不远外有“北风口”——石洞中吹出寒风,终年不息。山民视为潜龙呼气,多有祭祀。左边一线绝壁,高约百丈,横亘天际。据说,那绝壁之顶,刀劈斧削一般宽仅二尺,平时无人敢上。只有一个白髯老人,为采雷公屎(岩耳),每隔三四年攀壁一次。不知老人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每次来时,腰缠爬山索,不声不响攀上绝壁,胸贴壁顶,葡匐而行。蓝天白云之间,与苍鹰比翼似的,老人长髯飘飘,敏捷如猿,山民视为神人。

   大湖坪与小湖坪之间

   虎兽山是雾的世界。山雾变幻莫测,时而骤然而来,如涨潮一般翻涌澎湃,瞬间弥满山谷,孤峰高树只露出顶梢,如浮出的海市蜃楼;时而一缕轻飘,如农家炊烟柔柔地缠在山腰树梢。空气清新如同山泉。鸟啼虫鸣蝉吟,山青树翠花香,各种蝴蝶——大的如树叶,小的如蝉翅,在草丛中翩翩起舞。在这样的清凉世界,在这个自由醉氧的大氧巴中,我们这些刚从城市热岛中逃出来的人,只感到通体舒泰,心旷神怡。饭量增加了一倍,中午晚上倒头便睡,精神特别旺盛。

虎兽山深处的千年古藤

   今天又是个好天气。在彭老带领下,我们一行人盘桓在大湖坪和小湖坪之间。

   戽桶峰居中而立,右侧约三百亩一块盆地,种有一大片云雾茶,人称小湖坪;左侧大约千亩的盆地,长满竹木,人称大湖坪。高山上以“湖”冠名,似乎这里原是高山平湖,在万顷绿海中镶嵌了两颗银闪闪的明珠。也不知哪朝哪代何方神仙,挖开了山坝放干了湖水,两个“湖底”便露出了千奇百怪的石头和奇花异草。

   大小湖坪之间,漫山遍野生长着松杉槠柏梓樟,人工造的柏杉林,成片成岭。阳光照射下,道路只是绿海中的一条小巷,走在路上的人,渺小得如同一只山蚁。

   彭老说,虎兽山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质肥沃,自然成了个大植物库、大药物库。据考察,除了甘草,其他各种中草药都有。禁采以前,每年秋季,远近几个省的采药人,带着药锄弯刀,出没于山谷峰峦之中。

   说话间,一行人钻进一片莽林,站在了一棵大杉树下。仰望树梢,昨舌之余,叫人真正懂得“古木参天”的含义。我们四人手拉手,勉强将树合抱。此树储有8立方木材,为南方杉树之王。钻出莽林来到山坡边,便见两棵青皮古树纠缠一起,枝体有分有合,姿态亲热缠绵,人称“夫妻树”。再上行五里,只见一片竹林,远望并无异样,近看才知碗口粗的竹杆上金黄色与翠绿色竖向相间,称为“黄金镶碧玉”,是极罕见的竹种。

   沿古道再上行三里,山泉潺潺,如琴声悠扬。大如球场的整块花岗岩斜卧坡前,石上凹凸不平,或凹洼,或小潭,白花花的山泉在石上流淌,便一渡三折扯成数绺,如一捆乱麻纷纭无绪。潭边小憩,凉气悠悠,十多里路下来,仍是神清气爽。听蝉鸣,看蝶舞,闻花香,大家陶醉于大自然的神韵中。彭老却说,好地方多哩,走吧,上边就是摇钱树。

山村人家

   就在路边,远远看见一棵大树挺拔于山岩前。青翠树头,一串串挂满了淡黄色圆花,极像串起的缗钱。微风中,“钱串”摇曳,似听到叮响声。唐代诗人岑参有诗:“道旁榆荚仍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千多年前,这榆钱就被人珍视,被诗人涂上文学色彩。今天这树更为珍贵,山中仅有一棵,成为虎兽山一景,有大老板打主意,不惜重金欲移此树进城。山民说,休想,拿来根金树也不换!本来,大自然的造化,只有在大自然中才能充分显示它的光彩。

   白水坪古观废墟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历史文化底蕴,是一方山水的灵魂。许多年来,我和妻子外出采访,哪怕是探访一村一寨,动身前都要找来相关资料仔细阅读,以求对其历史沿革,地理形胜,民风民俗,有全方位的了解。

   此次上虎兽山,却是避暑大逃亡,匆匆而来,一无所知。想象中,此地与南岳气候地貌相似,自然山水是丰富的,人文景观恐怕是空白。

   谁知我们与虎兽山有缘,上山即与“平江通”彭老相遇。边走边谈,我才得知,这僻远山峦,曾有长时间的繁华,寂静莽林,也经历过喧闹的岁月。

   戽桶峰前30里石子路,明清时期是平、浏必经古道。古道两边,每逢风景绝佳处,古树从中恰到好处地点缀着紫竹观、安平寺、太阳庙、寒婆坳庙、祖师岩庙。岁月沧桑,有的古建筑只留下了若隐若现的遗迹。

散落在虎兽山丛林中的明代石雕

   祖师岩庙存今巍然屹立于平、浏交界的千丈绝壁上。陡壁半腰凿眼斗榫,庙基便凭空悬在横石梁上。工程险绝,疑为鬼斧神工。庙中高悬一古钟,不知何年何月所造,胖大和尚撞钟,十里相闻。牛角铜锁锁住一暗室,中藏陈真人肉身,五百年干尸不腐。钥匙挂在胖大和尚腰间,日夜不离。20027月中旬,湖南卫视记者前来拍摄,求“大师行个方便”打开暗室,胖大和尚神秘兮兮,不理不睬。

   庙前庙后有童子拜观音,坐化岩(陈真人打座处),仙人推磨,古城堡等形胜。平、浏远近百姓朝拜者络绎于途,四季香火旺盛。

   下大路,过一水流湍急的溪涧,我们踏上一条石铺小路。石路清幽,婉蜒伸入竹林深处,我们便站在了这个叫白水坪的地方。眼前展开的是一处规模巨大的废墟。废墟占地约50亩,后托苍翠高峰,前临淙淙白水,座北朝南,一番虎踞龙盘气象。山道、柱础、巨石砌驳的墙基,俯视即见,可见当年此地的恢宏气势。废墟高地中央,竹木杂草之间,或横或竖或躺或立,遗留下多尊石佛。这些石佛高约人身,雕工精细,衣带有别,姿态各异。有的拱手,谦恭如也;有的操袖,悠闲自若;有的衣袂轻举,飘飘欲仙……石佛满身青苔斑剥,都无头面。我疑为人为破坏,彭老说不是,按平、浏边地寺庙惯例,都应是石身木头。因木雕头像更精细,眉目更传神。只是年代久远,这木雕佛头已化为乌有。

   我们脚下约10平米,横竖有石佛七尊,不远的竹丛中还有几尊,共发现了十多尊,也许还有未被发现。从石佛衣带风格、万字结带装饰看来,似为明代早期道观。

   令人不解的是,这样一座规模宏大的深山古观,查遍平江县志典籍正史野史,竟无片言只语的记载。观为何朝何人所建又毁于何时,当地人都一无所知。询问樵夫野老,也不知所云。仿佛这里与世隔绝,或者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这座古观。

   这就给这片废墟笼罩了一层神秘的迷雾。

   “废墟昭示着沧桑,让人偷窥到民族步履的蹒跚。废墟是垂死老人发出的指令,使你不能不动容。”在这片神秘的废墟前,我思绪万千。

   白莲教地道

   更为神秘的是,古观地基下的暗道。现已找到暗道的四个出口。砍开竹蓬荆棘,搬掉乱石淤泥,用麻石砌成的道口赫然洞开。洞中幽深黑暗,彭老、欧阳明曾带了几个精壮汉子,手持电筒铁棍,进洞探察。走进若30,阴风嗖嗖,寒气逼人,令人毛骨悚然,跟随的猎狗四脚发颤,任人怎样唆嗾也不肯向前,只好暂时退却。

   地道口下20处,有向溪河排水的出水口。据已发现的地道口估算,这地下通道有十数里之长。显然,这是个颇为庞大的地下工程。一个普通道观,要造建这样一个地下工程有何用处?这又是一层迷雾。

   我忽然联想起石门夹山寺的地下暗道。为创作长篇历史小说《夹山幕钟》,我曾几次去夹山寺考察。李自成兵败后禅隐于夹山寺,指挥部属挖了条10多里长的地道。那地道高可过马队,三百年后一看就知,这完全是用于军事,决非民用工程。

   这无名古观的地道,难道也是一项军事工程?

   询之于彭老,彭老畅然一笑,迷雾终于揭开。在浩如烟海的方志中,终于找到同治年间修的《平江县志》。其中有关于平、浏白莲教的简略记载。原来,明末清初一段时间,这里是平、浏白莲教活动的大本营。

   白莲教起于宋,兴于元,是一个庞大的民间秘密宗教组织。明清时曾多次发动起义。虎兽山地高路险,易守难攻。教徒们啸聚于此,厉兵秣马,准备举事。大湖坪是教徒们的练兵场。多少年,这僻地蛮山之中,青灯黄卷夹杂刀光剑影,晨钟暮鼓传来杀声震天。清廷终于发现了这个造反窠子,派兵剿伐,用了七年时间才彻底铲平,所有庙观建筑毁于兵燹。

   也有野老传说,观中有道士淫邪,后院设有机关,进香的漂亮妇女多有跌入机关中,村中年轻妇女失踪多人。有一男子暗跟其妇进香,识破机关,逐向官家举报,官兵杀光道徒,救出妇女数十名,一把火烧了道观。

   数百年前留下的这片无名废墟,传说不一,迷雾重重,石佛无言,迷雾难开。

   林场江场长说,平江县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水奇山奇人更奇。民国时出过60个将军,解放后出了59个将军,真个是英豪辈出。虎兽山在大革命时期是老苏区,孔荷宠带领的红十六师,在寒婆坳一带坚持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孔荷宠的警卫员吴实(曾任贵州省省长),依恋这片热土。遵其遗嘱,去年去世后骨灰撒在虎兽山头。

   江场长还告诉我,虎兽山旅游业刚刚起步。招待所改宾馆了,适合家庭避暑的小木楼,一栋栋建于密林中了。更重要的是,要进一步挖掘虎兽山的文化资源,将组织人再次探查地道,打开地宫之门,地道中也许能找到碑碣文字或实物。废墟之谜,也许可以彻底揭开
来源:《走潇湘》
时间:2013-06-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