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泸溪•箱子岩•浦市

彭志坚 李渔村


   吉首到泸溪的公路,昔日是人喊马嘶,拥挤骚乱的。烽火连天的日子里,军民总动员,没日没夜抢修了这条湘川公路。华北、江南沦陷区的难胞,都是拥挤在这条路上,逃向西南大后方。湖南这段“三茶线”,泸溪的三角坪,至花垣茶洞镇,正是难胞逃亡的生命线。

   这条国道犹如一个舞台,既上演了悲剧,也上演了壮剧。194910月,二野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沿这条“三茶线”向四川重庆挺进。戴限镜的刘伯承,矮个的邓小平,在一大帮参谋人员簇拥下,亲临泸溪河边,反复筹划推敲。他们考虑到,这条路上的白沙河渡口、能滩吊桥、矮寨三大“天堑”,可能遇到麻烦,可能拖延进军时间。出乎意外,泸溪人民和地方武装得力地保护了天险,进军很顺利。

   公路大桥旁,百丈河谷之上,赫然悬挂一座铁索吊桥。两岸悬崖上,各竖立固定的巨大铁柱,四根平行铁索,分上下两层跨河拉过,成为吊桥的支架。下层铁索上当年铺有桥板。

   现在吊桥只剩下钢铁骨架,桥面没有了桥板。它只是一个民族在灾难中的仓皇记忆,作为历史的陈列品而存在。这是被现代公路废弃了的能滩吊桥。

   沈从文先生曾对泸溪老县城武溪镇作过细致的描写:

   泸溪县城四面是山,河水在山峡中流去。县城位置在洞河与沅水合流处,小河泊船贴近城边,大河泊船去城约三分之一里(洞河通称小河,沅水通称大河),洞河来源远在苗乡,河口长年停泊五十只左右小小黑色洞河船。弄船者有短小精悍的花帕苗,头包花帕腰围裙子。有白面秀气的所里人,说话时温文尔雅,一张口又善于唱歌。洞河水急山高,河身转折极多,上行船到此,已不适宜于借风使帆……

   到落雨天,冒着小雨,从烂泥里走进县城街上去。大街头江西人经营的布铺,铺柜中坐了白发皤然的老妇人,庄严沉默如一尊石佛。大老板无事可作,只腆着肚皮,叉着两手,把脚拉开成为八字,站在门限边对街上檐溜出神。窄巷里石板砌成的行人道上,小孩子扛了大而朴质的雨伞,响着很寂寞的钉鞋声。若天气晴明,石头城恰当日落一方,雉堞城楼都为夕阳落处的黄天,村出明明朗朗的轮廓。每个山头都镀上了一片金,满河是橹歌浮动。

   这样一座美丽的小城,现已沉入了水底。取而代之的是白沙镇。

   沅水如练,温柔地绕成一个大圆,团团托出一盘鲜花般的新城,这就是白沙镇。

   白沙镇新城街道宽阔,绿树成行,花坛上鲜花盛开,到处披翠积红,打扫得干干净净。十里河街更是花红柳绿,街边的土家阁楼黑瓦参差,粉墙明丽,屋角俨然,仿佛移来了一座座土家山寨。远处青山映衬,身边白水潺流,天人融和如此恰到好处。有人说,泸溪新县城白沙镇,是一座“大氧吧”,一座省级卫生文明小城。它比泸溪老县城更富朝气,更美丽宜人。

泸溪箱子岩  放悬棺的石洞清晰可见,让人展开对远古先民生活的遐想。

   河街之前,沅水无波,静铺如同镜面。江宽大约百米,江那边有丹崖耸立,隐约能望到丹崖之上,有一个一个洞穴,据说那就是悬棺,让人展开对远古先民生活的遇想。丹崖之上,绿树丛中有红墙黄瓦隐现,那是新建的大寺庙群。

   这里还是鸟类的天堂。水不扬渡的河面,一群群白鹭、水鸭、禾鸡,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翠羽小鸟,于水面草丛时起时落,自由飞翔。不远处突然响起阳雀的鸣叫,“桂桂阳——”一声接一声。

   有人统计了,小城中有40多种鸟类。

   洞水与沅水交汇处,正是泸溪老县城遗址,河水苍茫之间,杨柳绿成的堤岸,葱茏着伸向远方。除河岸高处有几丛房屋,一片白水茫茫。没有街道,没有市声了。那个古老的小镇,那个沈从文笔下的凄美县城,已如逝去的残梦,永无踪影。

   因为下游水电站的建成,武溪镇属水淹的范围。县委决定放弃老镇,在十里外沅水滨选址建新镇。整体规划,边建镇边搬迁,美丽的新镇拔地而起。

   一个县城,大小一百多个单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坛坛罐罐杂七杂八,要整体搬到新址,是多么不容易的事。生产建设,生活安排,水电煤气,琐碎麻烦,且一点也不能马虎。要计划周全,要指挥得当,要胆略魄力,更要实干精神……

   峰峦连绵,林木葱茏之中,一石面江耸立,石体婀娜,形如美女,这就是“辛女岩”。辛女的故事出自古籍《搜神记》。据说辛女是苗、瑶、侗、土、畲、黎六族的祖先。在泸溪县城白沙镇中,人们对这位“祖母的祖母”格外崇敬,现代化高档次的酒店名“辛女大酒店”,酒店门前立大型辛女塑像。

   泸溪县铁柱潭的崖壁上有悬棺。

   险峭崖壁上,离水面约百米高处,镶嵌一串崖穴,几个圆形黑洞。崖缝间横着几根黑木条,这就是放棺椁的木枕,这是悬棺。壁陡的崖缝边,有人工堆砌的石头痕迹,缝内葬了人体,外面用石头封上,这是崖棺。还有石洞中有船形木制物,这是船棺。这是古代巴人的三种墓葬形式,带有浓郁的神秘色彩。

   那样高陡的崖壁,古人是怎样在上面凿洞将棺木移上去的呢?

   有两种说法。一是利用涨水。古时沅江的水位一定比现在高。利用涨起的高水位,在壁上凿洞、放棺,不是难事。另一个办法,是从崖顶上用绳垂吊下去。这种办法,后人倒是继承了。近年一些不法分子想发横财,猜想那洞穴中有古人存放的金银宝物,从崖顶上吊下,摸入洞中。悬棺崖棺遭到破坏,弄得那上面空无一物了。

   沈从文曾经写道:

   这个特别著名的悬崖,是在泸溪浦市之间,名叫箱子岩。那种赭色木柜一般方形木器,现今还有三五具好好搁在崭削岩石半空石缝石罅间。这是真的原始人居住痕迹,还是古代蛮人寄存骨殖的木柜,不得而知。

   泸溪县城边浦市镇,是大名鼎鼎的“小南京”。

   沅水行到此处,河身缓缓一弓,形成一个宽阔的大港湾。河的西岸,正是这张弓的顶端,屋宇接瓦连椽,犹如海市蜃楼。这宽阔的河面上,昔日曾船桅如林,排筏浮江。眼下却是空空荡荡,不见一只船筏。这是一个经历昔日的繁荣而衰败了的码头。

   沅水中游这个最大的贸易商埠,共有23座码头。这里是修筑得最好、规模最大的一座。

   这座码头,是浦市婆媳两个寡妇出资并主持修建的。

   明代天启七年(1627年),浦市镇廉姚氏,廉陈氏两婆媳寡居在家,见正街通往沅水的码头狭窄,且已坍塌,决定修建新码头,两人掏出一辈子的积蓄千两白银,雇请手艺高强的石匠,经过几个月的操劳,这座石级宽展、规模宏大的大码头,在最繁华的犁头嘴河边落成。

   码头有三层,每隔10级修有一块长方形平台,为行人和搬运苦力歇憩之地;码头两边修有长方形岩坪,便于上下货物临时堆放。

   开始施工时,从远处运来1000块巨石,砌码头用了999块,码头竣工,还剩1块。乡人李官感其德行义举,用剩下的这块石头刻下了碑记。

   泸溪有浦市,水陆要津也。舟楫蚁拥,商贩鳞集,上街下河,往来络绎不绝。当春洪泛涨,波涛荡折,土崩路圮,行者苦之。

浦市街边正在作业的皮匠,可能这是最后的手工皮匠。

   兹有廉门姚氏,媳陈氏,婆媳孀居,相与语曰:“俗言‘不竞其禄,子孙之福。’余家有余资,两世孤孀,意者善行未修,天故未之罚乎?”幸有藐孤,盖日行利济事,周贫恤困,通有惠有;皆裕如也。目睹码头圮,概捐千金,告之市人,衮资以助,购石鸠工,缺者补之,卑者增高之,倾者筑之瓦之。百级宽厚,屡次井井,不数月告竣,往来称便,固垂之百世不朽,可以历阶而升,不致倾跌者也。

   嗟呼!广田宅,聚资财,习于鄙吝,且多行不义,不转眼而为空烟迷波,消归乌有知几几?求好行其德,以邀福根,虽高明积学之士鲜能也。巾帼如廉门好善乐施,不少概见也!于是记之。

   两位寡妇婆媳修建的这座大码头,经三百年潮起潮落,承载沉繁的历史重荷,仍然屹立于沅水之滨,永不停息的涛声,为后人弹奏了一首动人的道义长歌……

   浦市万寿宫里办了一所小学,大殿正在修复。只要看看高齐天宇的青砖封火墙,就能感受到当年的磅礴气势。正殿墙边,竖有巨碑大如门板,是《复修万寿宫碑记》:

   天地有旋转,日月有盈昃,古今有变迁。人生如蜉蝣,毒迹天地日月之间,求其所以参天地,贯日月,亘古今而不朽者,唯忠唯孝足以赅之。我同乡旋居浦阳,自先辈创建万寿宫,奉福生许仙真君,无非以大孝大忠,表先贤之典型,冀后人之绍述。岂徒春秋二祀,济济一堂,酒肉醉饱,歌舞宴乐已哉!后之人旅斯土,登斯堂,当思先辈措建之艰难,所以立忠孝之表率者,非徒供后人宴会之场也……

   碑文作者立意是高远的,“表先贤之典型,冀后人之绍述”,大孝大忠,永远发扬。

   古街,明代院子,清代门头,古文化气息十分浓郁。

   吉家头保存完好的有三座大院。青石精雕的门楼,红石岩精雕的门匾,无不显出一派富贵豪华。幽静的天井,满眼是雕梁画栋,时光黯淡了当年的辉煌金碧,却沉淀下艺术的光辉。那些阴雕阳刻,那些透雕、双面雕,一幅画,一组画,一个古老故事,一出传统的剧目,无不给人艺术的陶醉。那些窗雕,构思奇巧,工艺精湛,让人有置身艺术宫殿的感受。

   位于浦市中心的姚家大院,具有北方建筑风格。明初建成的姚家大花园,是名噪一时的著名花园。高雅的姚家绣楼,即坐落在其中。

   绣楼座北朝南,三层阁楼,底层青砖砌墙,方正大厅中,由八根大杉木柱支撑上层木楼,横放八根杉木大柱,承受厚实的楼板。绣楼一字排三间,中间为客室,小姐和女眷娱乐聚会之地;左为女工室,设有绣架书柜,是小姐们习女红、读书写字之处;右间是卧室。

   三层是晒楼,晾晒衣物的地方。站在盖有小青瓦的回廊上,可远眺古镇风光。

   当年,姚家创办的“姚恒森商号”,是“上起洪江,下至常德”名号响亮的大商号。清末到民国时期,姚家拥有巨资,却乐善好施,对鳏寡孤独多有周济,灾年荒岁,开仓施粥。浦市百姓称颂姚家:为商不奸,居绅者正,不愧君子;为富者仁,扶困济贫,可称丈夫。

   浦市有木鸡,又名斗鸡,因凶狠好斗而名声远扬。浦市木鸡体形高大,骨骼粗壮,生长发育快,毛以黑白两色为主。成年公鸡体重3公斤左右,成年母鸡可达2.5公斤,年产蛋110130个。公鸡好斗,当地人有斗公鸡的嗜好。

   每逢节假日或集市,公园、广场或街头常有数十只斗鸡参加比赛。斗鸡主人从中寻找乐趣,围观者也觉得十分开心。斗鸡搏斗时非常勇猛,宁死不屈,因此两只斗鸡相遇,会打得难解难分,如主人不在收场时采取措施,必有一死或两败俱伤。

泸溪斗鸡在梳理羽毛,准备再战。

   由于斗鸡盛行,便产生了湘西民间传统武术象形拳种之一鸡形拳。土家素来尚武,性格强悍。到清代,土家武术发展到极盛时期,乾隆至光绪年间,武举录取者达23人。有余道人善拳勇,能敌数十人。其徒各据一方,在湘西土家山寨四处传授拳术。

   土家拳术,俗称土拳,多短打近攻,动作迅疾,拳势猛烈,并借声助势。鸡形拳流行土家山寨,有100多年历史。

   鸡形拳创始人之一张海全,是民国时期的著名武术家。他从小喜爱斗鸡,家中养有数十只斗鸡,天天放鸡相斗。天长日久,斗鸡的站立、闪躲、蹦跳、嘴啄,灵活善战的姿态,给了他很大启发,形象地摹仿斗鸡搏斗姿势,造出一套鸡形拳动作,并传授徒弟多人。

   徒弟彭继禅根据师傅鸡形拳动作,结合现代武术套路,择其鸡出笼、啼叫、寻食、拍翅、展翅、追逐等形象化动作再创造,发展了鸡形拳。其动作准确快速连贯,身法大开大合,自然大方,气势磅礴,很受群众欢迎。

   清代至民国,浦市地方手工业,除了冶铁、鞭炮之外,就要数皮革业了。当时有三家大型皮革作坊:毛家皮坊、戴得升皮坊、熊吉安皮坊。他们都以手工加工牛皮,制作的皮箱、钉鞋、木屐,大受市场欢迎,成为浦市名牌。

 

   时至今日,钉鞋、木屐早已无人消受了。可手工制作的黄牛皮箱,仍受一些人的欢迎。其实高度工业化流程生产的皮箱,又漂亮又轻巧,可谓价廉物美。谁还要手工做的又笨重又老式的皮箱?

   据说,手工制作的牛皮箱,除经久耐用,装上衣物书籍,不生虫不受潮上霉。还是有一定市场,甚至还有国外游客订做。当地仍有些老人遵循旧制,日夜不辍坚持手工制作皮箱,他们是传统文化的孤独的守望者。

来源:《走潇湘》
时间:2013-06-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