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诗海碑林话元结

王衡生


  1、元结两任道州刺史 

  元结,字次山,号漫叟、聱叟、猗犴子等。河南鲁山(今河南省鲁山县)人。后魏常山王遵十二代孙,鲜卑族,本姓拓拔,后改姓元。他生于唐玄宗开元十一年(719年),卒于唐代宗大历七年(772年)。元结少年时,“聪悟宏达,倜傥而不羁。”(《元次山集》附录二,颜真卿《元君表墓碑铭》)年十七,始折节读书,受学于他的堂兄元德秀。天宝十二年(753年)登进士第。正当他踌躇满志时,风云突变。天宝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乱起,他曾率邻里一起逃入猗犴洞(在今湖北大冶县东回山上)。肃宗乾元二年(759年),由苏元明推荐,召入长安,上《时议》三篇,陈述当时兵势,遂以右金吾兵曹参军,摄监察御史、山南西道节度参谋,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史思明攻河阳,肃宗命他在鄂北、豫南(唐、邓、汝、蔡等州)招募义军,泌南山棚高晃等率五千之众,归附元结,使得史思明不敢南侵,保全十五城,立有赫赫战功。唐代宗广德元年(763年)九月,元结首次被授予道州刺史。是年冬,道州被广容以南,邕桂之西,当时称为“西原蛮”的少数民族攻陷,占领月余。元结于广德二年(764年)五月到达道州任上,开始了他在永州做官、守制和到广西收复八州的十年生活。在道州,元结写了《舂陵行》和《贼退示官吏》两首诗,形象生动地描述了道州人民战乱之后疲惫不堪的情况,强烈谴责了官吏们的横征暴敛,而且表示自己宁愿弃官,也绝不为了博得统治者的宠爱而做“绝人命”的事。杜甫看了以后,也极为感动,写了《同元使君舂陵行》诗,云:“……粲粲元道州,前圣畏后生。观乎舂陵作,歘见俊哲情。复见贼退篇,结也实国桢。贾谊昔流恸,匡衡常引经。道州忧黎庶,词气浩纵横,两章对秋月,一字偕华星。……”对元结给予了高度的赞赏。 

  唐大历元年(766年),朝廷没有同意元结辞职,再次任命他为道州刺史。大历三年(768年)进授容管经略使,不久他的母亲逝世了,大历四年奉诏守制(古时官员遭父母丧,须去职在家守制27个月),在永州浯溪寓居守孝三年。元结在永州前后近十年间,他的足迹遍及潇湘大地,还给一些不知名的山泉岩石命名,作铭赋诗,泼墨藻绘,而使这些山泉岩石闻名于世。 

  唐代宗永泰元年(765年),元结进《舜祠表》,要求建一座舜祠以彰显舜德。春天,元结巡游任属宁远县九嶷山,游览了无为洞,登上了九嶷第二峰,住宿在无为观。 

  无为洞,又名嘉鱼洞,在九嶷山玉珀岩与紫霞岩之间,永福寺后的山崖下。洞中清泉涌流,人不能进去,元结也只能游历了无为洞口,“无为洞口春水满,无为洞旁春云白。爱此踟蹰不能去,令人悔作衣冠客,洞旁山僧皆学禅,无求无欲亦忘年。欲问其人不能问,我向此中得无闷。”(《元次山集》卷三,36页,《无为洞口作》)元结在《九嶷图记》说:“如山峰之往迹,峰洞之名称,为人所传说者,并随方题记,庶几者观易之。”“随方题记”,就是指的题名无为洞(又作无为洞天),并留有大篆“无为洞天”在岩壁上。洞额有宋朝李挺祖书刻的“无为洞”三个字。沈绅作有《无为洞铭》。“南行江华,出游九嶷。恭款有虞,乃登无为。庄严佛宫,清冷玉池,兹余盘桓,白云相随。”(《湖南省志》)李挺祖又移“无为洞”三字于紫霞岩。清宁远人石光陛,在《九嶷行并序》中说:“次山山水有夙癖,洞天四字题无为,无为左崖悬百尺,上有绍兴题名碑。” 

  无为观,九嶷山的一个道士庙。元结游之,作有《宿九嶷无为观》诗:“九嶷山深几千里,峰谷崎岖人不到。山中旧有仙老家,千里花飞绕丹灶。如今道士三四人,茹芝炼玉学轻身。霓裳羽盖旁森壑,飘飘似欲来雪鹤。”从沈绅、蒋之奇同游九嶷并作《碧虚》、《无为》两铭中可知,无为观在洞口,无为寺(永福寺)在山岭上,所谓“庙临溪口,寺在山麓。”唐朝时有观无寺,后来连这座观也没有了。大概在晚唐后期,人们又在山岭上修建寺庙,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改名为永福寺,元朝荒废。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重建,到同治年间渐废。而今永福寺业以重建。这真是“起起落落经风雨,兴兴废废看世迁。” 

  九嶷第二峰,即鲁女峰,亦称杞林峰、栀林峰。位于鲁观乡山头源村旁,离舜源峰西四公里。山峰雄峙,古木苍翠。山峰上有鲁女观、桃花台遗址。春暖花开时节,桃花艳丽,遍布山峰,妖娆撩人。元结有《登九嶷第二峰》:“九嶷第二峰,其上有仙坛。松山映飞水,苍苍在云端。何人居此处?云是鲁女冠。不知几百岁,燕然饵金丹。相传羽化时,云鹤满峰峦。妇人有高风,相望空长叹。”《宁远县志》载:“九嶷女冠鲁妙典,修道于麓床山上,成仙升天,后人筑观奉祀,观四周古木参天,郁郁葱葱,观前有桃花台,建于唐朝,陡削耸峻,潇水流经台前,登临可以远望九嶷群山。”“无为”一词本来自道家,元结游九嶷山写的几首诗,都是游仙诗或抒写自己羡慕山水心情的诗,这与他后来罢守道州是有思想联系的。这些地方,至今成为人们游览九嶷山时必游的名人名胜之地。 

  元结为道州刺史期间,遍游了道州城内外的山山水水。他的山水诗文艺术表现更趋成熟。他的诗,大体是古体诗,不事雕饰,不尚词藻,语言质朴。他的散文,欧阳修说具有“笔力雄健,意气超拔”的特色,对韩愈、柳宗元的讽刺散文和山水游记有一定的影响。据有关史志记载,元结在道州城东访得了七个泉眼,为七泉取名“漶、忠、汸、涍、淔、漫、东”,作《七泉铭》,说明了取名的原由:“凡人心若清惠,而必忠孝,守方直,终不惑也。故命五泉,其一曰潓泉,次曰忠泉、汸泉、涍泉、淔泉,铭之泉上。”“留一泉命曰漫泉。”“一泉出山东,故命之东泉。”道州是一个地下水很丰富的地方,随处都有泉水从地面汩汩冒出,泉水清澈透凉,“宿雾含朝光,掩映如残虹。有时散成雨,飘洒如清风。众源发渊窦,殊怪皆不同。”(《元次山集》卷三,43页《引东泉作》) 

  夜游石鱼湖。石鱼湖在道州城郊东门村尾,东洲对面,潇水河中。这一带水清浪平,恰似一湖。每到秋天水少时,水中的一块独石就显现出来了,形状酷似一条游鱼,元结称之为石鱼,把这一带水域叫石鱼湖。“泉南,上有独石在水中,状如游鱼,鱼凹处,修之可以居酒。水涯四匝多欹石相连,石上堪人坐,水能浮小舫载酒,又能绕石鱼洄流,乃命日石鱼湖。”(《石鱼湖上作·序》)晚上到石鱼上去喝酒,醉眼观石鱼,本是小船绕石鱼行,醉眼朦胧仿佛却是石鱼绕舫行,“引臂向鱼取酒”,“醉人疑舫影,呼指递相惊,何故有双鱼,随吾酒舫行?醉昏能诞语,劝醉能忘情。坐无拘忌人,勿限醉与醒。”(《夜游石鱼湖作》)并在石上刻“石鱼湖”三字。元结对石鱼湖甚是喜爱。他在《石鱼湖上作》写道:“吾爱石鱼湖,石鱼在湖里,鱼背有酒樽,绕鱼皆湖水。”他还写了一首《石鱼湖醉歌》:“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州岛。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泛酒舫。我持长瓢坐巴邱,酌饮四座以散愁。”现在由于双牌水库的修建,石鱼经常被淹在水中,已很少露出水面。他还修理右溪、左溪;作《窳樽铭》刻在东山岩上。这一年写的诗、记、铭最多,也颇能体现其诗文独特的风格。 

  元结两任道州刺史,对道州人民做了大量的好事。《新唐书、元结传》载:“结为民营舍给田,免徭役,流亡归者万余。进授容管经略使。”颜真卿在《元君表墓碑铭》里说:“既受代,百姓诣阙,请立生祠,仍乞再留察使,奏课第一,转容府都督兼侍御史本管经略使,仍请礼部侍郎张渭作甘棠颂以美之。”《道县志》:“次山遗爱坊在北门内,为唐刺史元结立。”“元刺史祠在北门外九井前,俗呼黄龙庙。”元结接受新的任命,要离开道州,道州人民一再挽留,向上级请求给元结立一个生祠,说明了元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深受百姓的爱戴。元结离开道州不久,这个祠庙就建立起来了。人们把他称为“元子菩萨”。庙在道州城北五里的九井塘前,现已修马路到了庙前。这个黄龙庙还在,砖木结构,坐东向西,存后院一栋,前进院落已经倒塌。庙建成后,凡是来道州做官的,都会到黄龙庙去拜谒元结,以元结为榜样为官治政,每逢其生日或祭日,还要到祠庙来祭祀他。 

  零陵朝阳岩、祁阳浯溪也都建有祭祀元结的祠堂。 

  元结潇湘遗迹,最负盛名传芳后世者,当为永州境内的江华阳华岩、零陵朝阳岩和祁阳浯溪。 

  2、诗情画意阳华岩 

  阳华岩位于江华县沱江镇东5公里处竹园寨乡回山之下,系天然石灰岩组成。山势向阳,陡峭如劈。洞中有石磬,下有清泉,冬暖夏凉。《永州府志》记载:“江华复岭重冈,地远而险,其山之秀异者,自古称阳华岩。”其风景秀丽,岩石奇特,最以古朴苍劲的摩岩石刻著称于世。 

  阳华岩石壁上的最早镌刻是元结的《阳华岩铭有序》。 

  唐永泰二年(766年)夏天,道州刺史元结巡视至州南江华县,在县大夫瞿令问的陪同下,游览了阳华岩。作《阳华岩铭有序》,访洄溪老翁作《赠洄溪翁》诗二首。瞿令问在县府南面的山石上筑了一个亭子,元结为之命名“寒亭”,写下一篇《寒亭记》。据《江华县志》载:“阳华岩,岩上小山矗立,岩面向西宽敞,洞中怪石嶙峋,泉水晶莹秀澈,唐元结写有铭并序,瞿令问将《铭》以隶、篆、籀三体刻于崖壁上,世称名迹。” 

  元结《阳华岩铭有序》刻于岩内洞泉石壁上,碑长2.9米,高7.5米。其序曰:“道州江华县东南六、七里有回山,南面峻秀,下有大岩,岩当阳端,故以阳华命之。吾游处山林几三十年,所见泉石如阳华殊异而可家者,未有也,故作铭称之。”其铭曰:“九嶷万峰,不如阳华。阳华巉巉,其下可家。洞开为岩,岩当阳端。岩高气清,洞深泉寒。阳华旋洄,岭巅如关。沟塍松竹,晖映水石。尤宜逸民,亦宜退士。吾欲投节,穷老于是。惧人讥我,以官矫时。名迹彰显,丑如此为。于戏阳华,将去思来。前步却望,踟蹰徘徊。名自开得,待人而彰。我勒此石,万古不忘。”这是对阳华岩发自内心的赞美,还缠绵着一缕难以割舍的情怀。元结认为,就其“殊异”而言,确实是“九嶷万峰,不如阳华。”而且“其下可家。”可以“吾欲投节,穷老于是。”但他还是“惧人讥我,以官矫时。名迹彰显,丑如此为。”而“踟蹰徘徊”。最终,他无奈地舍弃了阳华,选定了浯溪,“爱其胜异,遂家溪畔。”并在浯溪的摩岩石壁上,刻下了名冠湖湘的“七铭一颂”。然而,瞿令问仿魏三体《石经》的绝妙书法《阳华岩铭有序》,则被永远留在了阳华岩,成了永州一大奇观。元结另有《招陶别驾家阳华作》诗云:“海内厌兵革,骚骚十二年。阳华洞中人,似不知乱焉。谁能家此地,终老可自全。草堂皆岩洞,几峰轩户前。清渠市庭堂,出门仍灌田。半崖盘石径,高亭临极巅。引望见何处,逶迤陇北川。杉松几万株,苍苍满山前。岩高暖而华,飞流何潺潺。洞深迷远近,但觉多洄渊。昼游兴未尽,日暮不欲眠。探奇饮洞逸,公独忍不然。无何毕婚嫁,免为俗务牵。”可见阳华岩风景之胜,在诗人眼里,简直就是一处世外桃源,诱得诗人“昼游兴未尽,日暮不欲眠。”他流连忘返,不忍离去,还宿在洄溪老翁住宅:“长松万株绕茅舍,怪石寒泉近檐下。老翁八十犹能行,将领儿孙行拾稼。吾羡老翁居幽处,吾爱老翁无所求。”(《赠洄溪翁》)字里行间,再次流露出他对山林胜景的留恋和出世归隐的情结。 

  自唐之后,慕名者纷至沓来,无一不沉醉在这人间胜境之中,而题咏阳华岩者甚多,其中不乏文人墨客的诗文佳作刻于摩崖石上。如宋代有程逖、何麒的《阳华岩诗》、吕敦仁的《阳华岩题名》、赵师侠的《夏游阳华岩诗》、李长庚的《新冬自宁远来游阳华诗》、蔡周辅的《阳华岩七绝》、杨长儒的《游阳华岩》、江朝仪、桂如虎题诗各一首以及明代杜渐、段锦书、韩子祁、彭弼微、蒋茂芝的诗刻和清代林调鹤、郑鼎勋、蒋琛、李邦燮的诗刻等。共有唐至清古代摩崖石刻40余方,洋洋洒洒构成了一座青石铸就的古碑长廊。其中尤以宋代安硅所命作《道州江华县阳华岩图并序》最是别具一格。时任江华县令的安硅,称“自游宦以来,所过遍历,惟舂陵古多奇迹,江山秀丽,浑然天成。”阳华之岩,“次山自为之铭,瞿令问为之书,壮其文辞,嘉其字书,亦足以冠绝后世。”又说:“昔唐四明道士叶沉囊蓄古画桃园图,而舒元舆尚为之录记,矧引斯岩复山东南之美,岂可不绘声绘色而图之,以传诸好事者哉?乃命丹青之士,慕写形容,勒之坚珉,以示无极,虽未能尽臻其妙,亦可见仿佛也。”它分两截镌刻于石壁,上截是图并篆额,下截为序,四十行正书。安硅曾作江华丞邑,“饱谙佳致”而得其乐。不料,十余年后,“复来作邑”,再“往来其间”已今不如昔,如思来亭等,访之耆老,“云已久旷也。”有感于此,乃发出一番关于文物古迹废兴成败的议论:“彼兴而成之者若何人?废而败之者又若何人耶?”扣人心弦,启人深思。他当即延请工匠重建斯亭,“此成前贤之志”并命丹青手作图刻碑,还亲自作序记其事,“使传者不虚。”他重视修复、保护阳华岩景观之举,可钦可佩,功不可没。他留在阳华岩的图与序,不仅追述和赞誉了唐代阳华岩的景观还配之以图,勾画出仙田、浮嵩阁(浮岚阁)、朝彻亭、思来亭、阳华寺与岩门等景物,何其壮观。可见,元结阳华岩铭中:“九嶷万峰,不如阳华。”“吾欲投节,穷老于是。”“于戏阳华,将去思来,前步却望,踟蹰徘徊。”实在是他眷恋阳华岩的心里话与真切举止,并非空泛的矫情。此外,还有宋绍兴金华隐士何麒的《阳华岩诗》,诗中以“语妙元次山,名高陶别驾,瞿君三体篆”之语道出了阳华岩碑刻之精妙。宋乾道节判吕敦仁的《阳华岩题名》碑则以道教隐语谋篇,而后以“心敬肃然,启首大仙,赐我修真,永脱世缘”结句,体现了吕公信奉崇拜道教的真情实意。宋文士郡人李长庚题阳华岩两首诗亦颇有意趣。其一:“阳华山水自双清,况弄朱弦金石鸣。我是行人那堪听,恐翻别调作离声。”其二:“遥指淡山如削瓜,碧云一朵是阳华。莫言古洞中无物,须信崭峻下可家。细听泉声响环佩,更看山色媚烟霞。一邱一壑平生事,不觉归鞍听晚鸦。”宋淳熙道州郡丞赵师侠的《夏游阳华岩》则是一首绝句,对阳华岩不吝赞美,褒扬之辞。这些碑字都很有特色,保存也相对完整。它们和元结的《阳华岩铭有序》摩崖石刻,都具有很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让人深情地向往。 

  “一窍壶天景最幽,洞门环抱小溪流。日华吞吐九烟紫,到此直同天际游。”(明蒋茂芝阳华岩诗刻)阳华岩今已成为游览胜地。岩峻、洞幽、泉寒、古刻,令人游兴勃发,流连忘归。诚如清代诗人郑鼎勋所言:“览胜寻幽僻,峰峦秀插天。鹿鸣芳草嫩,蒙啭雨花鲜。竹语传天籁,松声谱瑟弦。畅怀非外得,妙契独怡然。”亦如清代蒋琛诗所云:“山高疑插汉,登眺发高吟。风日常清美,冬春如昨今。仙田生异草,石磬度元音。快读元郎句,琳琅悦我心。”千百年来,岩以碑名,碑同石存,无论世道如何变迁,古碑依然以其原生形态屹立在阳华岩中,为后世景仰膜拜。 

  日上江华海气红。作为江华古八景之一的阳华岩,其摩崖石刻无疑是古人留下的一笔宝贵文化遗产。2006年阳华岩升格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不仅提升了它的知名度,扩大其影响力,而且,它与沿途的豸山寺、斜拉桥、冯河风光带以及原始桎木林一起成为了展示江华人文自然景观的绝佳胜地。今天,阳华岩这颗萌渚岭宝石,越发放出了异彩,并且逐渐辐射到山外的世界。这是我们既欢喜又足以自豪的。 

  3、浯溪形胜满湘中 

  北出永州府城50余公里至祁阳县城南郊,有一处怪石嵯峨,树木葱茏的风水宝地,这就是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浯溪摩崖石刻。这里湘水自西往东,滔滔不息。浯溪斗折蛇行,北汇于湘。东峰、中峰、西峰临江耸峙,成呼应之势。苍崖石壁,濒临湘江,巍然突兀,岩势险峻,连绵78米,最高处拔地30余米,为摩崖文字天然绝好刻处。因而,浯溪露天摩崖,为南国摩崖第一家,堪称神州一颗璀璨的文化明珠。浯溪摩崖诗文书法,博大精深,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历时千百年,享誉海内外,每日游客摩肩接踵,络绎不绝。 

  时光前移1200多年。唐代宗广德元年(763年)九月,元结被任命为道州刺史,第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到任。元结第一次经过浯溪,因为途中耽搁,无暇寻幽访胜。唐永泰二年(公元766年),朝廷没有同意元结辞职,再次任命他为道州刺史。元结只得重赴道州任职。从衡阳回道州的途中,他发现了浯溪的优美独特的山水环境,于是决定把家安在浯溪。因见浯溪水石峻美,境象出绝,不胜喜爱。他在《浯溪铭序》中说:“浯溪在湘水之南,北汇于湘。爱其胜异,遂家溪畔。溪,世无名称者也。为自爱之故命日浯溪,旌吾独有。”《浯溪铭》云:“湘水一曲,渊回旁山。山开石门,溪流潺潺。自开如何,巉巉双石。临渊断崖,隔溪绝壁。水石殊怪,石又尤异。吾欲求退,将老兹地。溪古荒芜,芜没盖久。命曰浯溪,旌吾独有。人谁游之,铭在溪口。”元结为浯溪取名,也开始了浯溪的营建,以便将来隐居于此,将之作为“终老”的第二故乡。元结又将“浯溪东北二十余丈”的“怪石”命名为“峿台”,撰《峿台铭》。所谓峿台,即浯溪畔最高、最险、最美的中峰之巅。元结描绘它“峿台壁立,下当回潭,半出水底,苍苍然若浮波上。”因其高突峭峻,所以“登临长望,无远不尽。”他常常“借君此台,一纵心目。”观日出,赏明月,沐清风,一舒愁怨。但他又说:“今取兹石,盖非愁怨,乃所好也。”这峿台的“峿”,也是“旌吾独有”的意思。元结还在溪口“高六十余尺”的“异石”上构筑一亭,命名“唐亭”,撰《唐亭铭》。唐亭,屹立于西峰之顶。西峰“高六十余尺,北临大渊,南枕浯溪。”异水夹户,疏竹傍檐,是隐居休闲的绝佳之处。元结对其赞叹不已:“若在庼(亭)上,目所厌者,远山清川;耳所厌者,水声松吹;霜朝厌者寒日,方暑厌者清风。於戏!厌,不厌也;厌,犹爱也。命曰■庼,旌吾独有也。”这■庼使元结得以“惬心自适,与世忘情。”抛开尘世仕途上的烦恼,得到一种避世的心情愉悦。元结返任后,将“三铭”交篆书名家季康、瞿令问、袁滋三人分别用玉箸篆、悬针篆、钟鼎篆书写,并刻于浯溪崖壁上。从此有了“三吾”之名。这三块《铭》碑都有很高的艺术价值。特别是唐相袁滋书写的《■庼铭》碑,被国家文物局列为一级石刻,视为“国宝”。 

  关于“三吾”,陈衍《题浯溪图》说得好:“元公因水以为浯溪,因山以为峿台,作屋以为唐亭。三吾之称,我所自也。制字从水从山从广,我所命也。”陈公道出了“三吾”的真谛。 

  元结给小溪命名而使之有名,但真正让浯溪盛名远扬、承传不息的是经元结点化渲染之后历经干余年而形成的浯溪碑林。其诗词之富,文字之奇,年代之久,作者之众,叹咏连篇累牍,蔚然而成世之奇观。 

  浯溪碑林现存有唐、宋、元、明、清以至民国历代名人的书、画、诗、词、题刻共计505方。它与西安碑林显著不同的是全系摩崖石刻,就是在天然的石山上直接书刻的石碑。绝大多数因石施刻,在石面、崖面直刻其字。少数则另取他石,磨平刻字后或立或嵌于崖壁。就其内容看,诗词395首,占绝大多数,赋记37篇,画4幅,联5对,榜书17条,题名44处。从字体而言,篆、隶、草、行、楷五体俱备,各领风骚,琳琅满目,洋洋大观,是露天的大书展。最高处的字刻在30多米高的悬崖上。最大的“圣寿万年”四字,每字2.3米。最小的字细如蚊蚁。这些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碑刻,遍布在中、西峰四周。这里简直是无崖不诗词,无壁不字画,可谓诗词王国,书画圣殿,灿烂争辉,洋洋洒洒,令人目不暇接,顾盼生辉。精品集中在崤台面江的摩崖。元结在永州留下的6块石刻,有4块在浯溪,即《浯溪铭》、《峿台铭》、《■庼铭》和《大唐中兴颂》。精品中的极品就是位居摩崖中央的《大唐中兴颂》碑。这方唐碑严正大方,壮阔雄浑,气势磅礴,是历代碑刻的“根本”,也是浯溪的“精魂”,令人可惊可愕,可图可咏! 

  唐大历六年(771年),元结从箱中检出十年前率兵镇守九江抗击史思明叛军时写下的充满浩然正气的名篇《大唐中兴颂》旧稿补充定稿,派专人赴临川,请他的好友大书法家颜真卿挥毫书写,并于夏六月刻于浯溪摩崖石上。 

  《大唐中兴颂》是元结的代表作,也是他推行“古文运动”,革新文学的经典之作。“序”不用骈体而用散体,“颂”不用偶句而用三句一韵,行款不是从右至左,而是从左至右。内容上鞭挞乱臣贼子,歌颂大唐中兴,通篇简括严肃,词约义丰,忠义之气沛乎其间,堪为千古奇文。 

  “中兴颂碑”颜真卿正书“融篆隶之法入行楷”,中锋藏锋,力挽千钧,入石三分。颜公写“颂”时下笔激越高昂,气势磅礴,字字刚正雄伟,气度恢宏,精神内蕴,字里行间充满刚毅之气,使中兴颂碑成为鲁公生平得意之笔,被誉为“宇宙杰作”,致使后人“百拜不能休!”颜真卿为有名的大唐忠臣,著名的书法圣手,而“中兴颂碑”又是“鲁公遗墨此第一”,传为书苑奇观。 

  “中兴颂碑”所处摩崖,临江壁立,如斧削成,宽广120平方米,“中兴颂碑”居中,高宽各4.5米,不偏不斜,方正显赫。两傍碑刻如众星拱月,蔚然大观。元、颜二公浩然正气使之蒙上神圣光彩,成为天下传闻的摩崖奇景。 

  这样的人,这样的文,这样的书法,集中于浯溪一地,这是历史对浯溪的厚爱。加上刻“颂”的摩崖临江矗立,鬼斧神工,“地辟天开,其文独立;山高水大,此石不磨。”因文奇、字奇、石奇,世称“摩崖三绝”,致“古今中外皆知”了。后人为保护它,自宋仁宗皇祐五年(1053年)始,已经先后六次修建“三绝堂”。永州府推官孙适作有《浯溪三绝堂记》。“摩崖三绝”,扬名神州。 

  《大唐中兴颂》摩崖石刻是浯溪碑林的核心和精髓。《大唐中兴颂》刻石之后一千二百多年来,引得历代杰士名流、文人骚客、书画诗家游躅接踵,纷至沓来,个个礼拜碑前,仰慕前贤道德文章、书法风采,观赏赞叹之余,雅兴勃发,运笔抒怀,吟诗作赋,打碑刻石,镂玉雕琼,使浯溪满山皆字,无石不诗。其中名人就有300多个,诸如唐代的颜真卿、李阳冰、袁滋、瞿令问、皇甫浞、元友让等,宋代的黄庭坚、米芾、秦少游、张耒、汪藻、范成大、狄青、杨万里、张栻、陈与义、李清照、张孝祥、戴复古、臧辛伯等,元代的王冕、杨维贞、郝经等,明代的解缙、董其昌、苍崖道人、陶汝鼐、王夫之等,清代的何绍基、吴大潋、杨翰、杨季鸾、梁章钜、袁枚、陈大受、钱邦芑等,都有真迹在此。清朝越南国使郑怀德也在此留下了“地毓浯溪秀,山开镜石多。莫教尘藓污,留照往来情”诗刻。可谓流派荟萃,名家辈出,异彩纷呈。 

  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年),米芾过浯溪,作《题摩崖》诗,刊于“中兴颂碑”左下方。米书“端严圆劲”。宋徽宗崇宁三年(1104年),黄庭坚自鄂州赴宜州谪所,风雨中经浯溪,“三日徘徊崖次”后,书刻了元结《欸乃曲》两首,又在“中兴颂碑”右侧,刻《浯溪图》,作《书摩崖碑后有序》。黄刻运笔圆劲苍老,古茂清道,“深得兰亭风韵”,自是“佳诗妙墨”。宋代四大书家竟有两位在浯溪留下翰墨,这是十分难得的福分。 

  清同治元年(1862年)正月二十三日,何绍基由桐轩太守陪游浯溪,步山谷诗韵,作《题摩崖中兴碑并跋》,刊于黄碑右侧,行楷,颜体,世推为“颜后第一”。碑文载:知杨海琴太守方议重修,二十五日至海琴郡斋谈中兴碑作此,用山谷韵。其诗曰:“归舟十次经浯溪,两番手拓《中兴碑》。外观笔势虽壮阔,中有细筋坚若丝。咸丰纪元旧题在,时方失恃悲孤儿。次年持节使蜀西,剑州刻如饥鹤栖。既无真墨本上石,何事辗转钩摹为?唐人书易北碑法,惟有平原吾所师。次山雄文藉不朽,公伟其人笔与挥。当代无人敢同调,宋贤窃效弱且危。涪翁抉藜冻雨里,但感元杜颂与诗。公书固挟忠义出,何乃啬不赞一词?海琴桐轩喜我至,珍墨名褚纷相随。书律深处请详究,拓本成堆吁足悲。”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湖南巡抚、大书法家吴大潋雨中游浯溪,读中兴颂,也次山谷诗韵作长诗,刻于何碑右侧。楷体,书法秀劲。加上《浯溪铭有叙》《唐台铭有叙》和《■庼铭有叙》,他留在浯溪的“三铭一诗”四块碑刻,是他晚年的石刻代表作之一。至此,颜、米、黄、何、吴等一代宗师,硕大无朋的真迹宝卷,一字儿排开,成为浯溪的一道亮丽的风景。加上其他大家的翰墨,仅在此120平方米的摩崖上,就有名刻95方,使之成为书法精品荟萃之地,群星璀璨,美不胜收,形成一个永久性的诗、书展圣殿,举世无双。 

  在“中兴颂碑”左侧十步远的崖壁上,嵌有黑色大理石镜石一方,宋时已盛传于世。历代都有咏镜石的诗。清代文学家袁枚,曾两次来零陵,游览月余。他写了一首很有名的《镜石》诗:“浯溪镜石光可爱,立向荒江照世界。照尽东西南北人,镜中依旧无人在。五十年前临汝郎,白头再照心悲伤。恰有一言向镜诉,照侬肝胆还如故。”民间还流传许多有关镜石的传说故事。使得平民百姓“纵然不识吴钩字,也为摩挲石镜来。”镜石上方悬崖上,镌刻着一个直径达2.7米的“央”字,似字非字,似符非符,人不能识。这是宋代永州通判武陵柳应辰特意留刻下来的一个押符,后人称作“柳押符”。这个符,原是《易经》里面的一个卦,叫“央”卦。《易说·卦》:“兑上乾下,央。”《彖传》:“夬,决也,刚决柔也。”“以刚决柔”,就是以正气压邪气。它成为浯溪摩崖的特殊组成部分。由此而引发的神话传说,更为浯溪留下了几分神秘感,增添了一种浪漫情调。 

  “大唐中兴颂”摩崖是与磐乐、石鼓类“至宝垂无垠”的。故而历代名臣、大吏、文人、书家及海外人士,不避地僻路险,梦寐以求地来浯溪游历瞻仰及吟咏题刻。历代石刻,从内容看,突出的有《大唐中兴颂》、《大宋中兴颂》、《大明中兴颂》、元结的《老三铭》、吴大潋的《新三铭》。若按时代分,其中唐代30方,宋代113方,元代5方,明代78方,清代88方(包括安南——越南使臣诗5方),民国9方,还有时代不明的182方。 

  1996年,无产阶级革命家陶铸的《东风碑》,树立于浯溪之崤台南面山麓下的陶铸铜像左侧山坡上。1998年,又在《东风碑》右侧,树立陶铸《踏莎行》词碑。 

  浯溪露天摩崖石刻,是我国摩崖石刻文化中的佼佼者。它是民族文化之乡,文物荟萃之乡。它形成了一部庞大的石书,一座书法艺术的宝库,具有巨大的文学、历史和书法艺术价值。它在文化史上的地位是崇高的。它所容纳的数百首诗词佳作,在中国诗坛独放异彩。真可谓:百代名臣金石宝,千年风韵浯溪诗;溪山留胜迹,文字得奇缘;碑林名天下,摩崖垂古今! 

  浯溪,自元结以来,经过1200多年的营建,形成了三大系列景观:一是碑刻,已如前述;二是胜景;三是建筑。 

  浯溪无桂林之富丽堂皇,乏五岳之雄奇险峻,但它聚天地之灵气,集山川之精华,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琢下别具风韵。纵观浯溪胜景,可以概括为:以一溪三峰为主体,以石、泉、崖、洞为点缀。一溪即浯溪。它发源于五里外三泉岭麓的双井,蜿蜒北流,汇入湘江。它幽深曲折,清泠潺湲。无论溪色、溪光、溪声,还是冬夏、昼夜、晴雨,各有佳趣,皆成画图。浯溪入湘江口,是一片石灰岩溶地貌,山上奇峰怪石林立,古木丛生,荫郁茂密;水中溶洞深潭,洄流清澈,风景优美。三峰中的中峰即峿台,壁立江畔,上如平台。这里“上接扶桑远,下临湘水深。”“高台四面旷无际。”“平远江山一帐开。”游人登此,顿觉天高地迥,心旷神怡。南峰突出湘江,登临其上,远山清川一览无余,水声渔歌不绝于耳,顿觉置身画中,飘然若仙:北峰下临深渊,游人临此,杂念顿失,虚怀若谷。三峰上绿树浓郁,古树参天,幽绝至极。湘江水清碧蓝,清澈如镜。浯溪水珠翻白,潺潺作响,声若操琴,悦耳悦心。唐李琼诗云:“凝流绿可染,积翠浮堪撷。”满眼皆是古樟古枫,湘江岸大多依依垂柳,溪南是一片茂然松林:石峰如笋,石间生翠竹,杂花遍野,清香四溢。浯溪多石,而石又各具风姿。比如,其色黝黑,质理坚细,拭之以水,光明如镜的“镜石”;八面异状,中空多孔的“一品石”;位于溪口,溪流绕石转,石若水中旋的“龙珠石”;有如卫士,拱立湘滨的“双石”;大小两石均如龙首,母子相依,迎波戏水的“龙脑石”;还有其他与石相关的石屏、石门、摩崖、峿岩、峿洞、峿池等。所有这些,把一溪三峰装点得如诗如画,令人叹为观止。 

  浯溪建筑,始于元结。他首建住宅曰“中堂”,即今元颜祠所在地。中堂是浯溪的中心,取“中道不欹”含义,坐南朝北,示不忘故土。于宅右筑客房曰“右堂”,是元结会客读书之处。中、右堂均为竹茅结构。其布局,以中堂为中心,元家坊、石门、摩崖渡为中轴线,石门有元结题字,左边以水取胜,右边以石取胜。然后凿窊尊于晤台,并筑窊尊亭以观日赏月;再筑■庼在西峰以镇溪口,揽四季为“六厌”胜景。■庼以中心为一柱,飞檐四张如伞,俗名伞把亭,为半围墙栏竹茅结构,说是便于元结母亲观景,而又可挡风寒。“为爱溪清听漱玉,只因亲老怯风寒。”这应是后人的诗句。后据唐李琼诗“不安四壁怕遮山。”则又改庼为亭了。■庼建成后,元结再凿百步之阶、之字路到达峿台,修螺旋道通往■庼,这三条路后称为“三大蹬道”。元结还在浯溪上筑一水坝,叫石渠。石屏山下浯溪北岸有一块土地,是元结种菜莳药之地,现在还有“溪园”二字。大历六年(771年),元结守制期满后,又开始在浯溪刻铭,如《东崖名有序》、《大唐中兴颂》、《右堂铭》、《中堂铭》、《窳樽铭》、《寒泉铭》,浯溪也就因《大唐中兴颂》三绝碑而闻名于世。元结离开永州时,浯溪园林建筑已基本完成。现在看来,元结的建筑布局是科学合理的,奠定了浯溪建筑的基本框架。唐王邕在大历六年写有一篇《后浯溪铭》介绍了浯溪胜景:“岿然峿台,枕于祁阳,迥然楚方,临于潇湘。孤标一峰,不止百尺,嵯峨巨石,峻洁堪砺。英才创业,雅有儒风,河南元公,高卧其中。位为独坐,人不知贵,兴惬兹地,心闲胜事;松花对偃,蘖叶交垂,凿■作逵,因泉涨池;乃构竹亭,乃葺茅宇;群书当户,灵药映圃;嘉宾驻舟,爱子能文;弄琴对云,酒熟兰薰。何必磻溪,方可学钓?何必衡峤,方可长啸?我牧此郡,契于幽寻,刻铭山岑,敢告烟林。”这篇铭文详尽地记述了元结在浯溪营建的具体内容,也是后人研究浯溪园林的最可靠的珍贵资料。 

  据现存文献记载,元结营建浯溪后,第一次对浯溪进行较全面修葺的是元结的次子元友让。浯溪石刻中有元友让题作《复浯溪旧居》诗云:“昔到才三岁,今来鬓已苍。剥苔看篆字,雉草觅书堂。引客登台上,呼童扫树旁。石渠疏壅水,门径涘丛篁。田地潛更主,林园尽废荒。悲凉问耆耋,疆界指垂杨。”由此可见,元友让于唐元和十三年“以宝鼎尉假道州长史”过浯溪,用自己的资薪请祁阳县令豆卢氏将事隔五十年早已废荒的元结竹茅结构的故居修复。 

  以后历代都有修建,各式建筑物增多,景点也由几处增加到浯溪十二景。儒佛道三大教的信仰者都在浯溪建有寺观庵庙,浯溪一段时期成为儒佛道信者的住持地。 

  宋朝时,浯溪重修或改建了许多桥亭房舍。昔日中堂、右堂,自元结去逝后,分别成为祭祀元、颜之处,宋时改称中堂曰“中宫”或曰“中宫寺”、“元颜祠”。宋皇祐中,邑令齐术始建“三绝堂”于摩崖;宋熙宁时,邑令蔡琼在右堂故基上建“笑岘亭”,后人改建曰“虚白亭”、“胜异亭”;宋元祐年间中宫寺迁建溪南后,在溪口建“渡香桥”。宋代诗人臧辛伯有一诗刻:“四山凝碧一江横,读尽唐碑万感生。却想老仙明月夜,渡香桥上听溪声。”古时以“香桥野色”为一胜景,如今改称“香桥渡香”。元代至元三年(1266年),曾圭建浯溪书院。明代成化年间僧人正■化缘修建千佛阁,明祁王朱禋泞在中宫寺后建观音阁;明嘉靖六年(1527年),巡湖御史邓显骐建“望中兴亭”作《望中兴亭记》。 

  至清朝,人们在浯溪也多有营造。康熙年间邑令王启烈在三绝堂前建“挹胜亭”;乾隆年间,邑令宋溶先后建“三一亭”、“唐庐”、“虚怀亭”、“宝篆亭”、“枕流漱石山房”等。同治年间永州知府杨翰晚年退居于浯溪,对浯溪进行了全面修缮和扩建。他还在浯溪修建“息柯别墅”,别墅内分浯上草堂、豁园精舍、贞曜草堂等。 

  1980年以来,祁阳县采取有力措施对浯溪文物进行保护。先后寻回失碑18块,修复了唐亭、窊樽亭、虚怀亭和宝篆亭,整修“三大蹬道”,重建了三绝堂和渡香桥,于溪之东岸、西峰脚下,建元结、颜真卿石膏塑像。1988年,又把“闻道浯溪水亦香”的陶铸迎进了浯溪,在公园内开辟了陶铸纪念馆,正对大门广场竖立重3.2吨的陶铸铜像。 

  如今,人们漫步浯溪林荫小径,目所厌者湘水静静流淌,藤蔓披拂,松柏掩翠,花荣草长;耳所厌者,浯溪泠泠作响,松涛阵阵,欢歌笑语,鸟鸣蝉唱;心所厌者,历代名臣雅士,翰墨留香,激扬文字,清峻儒雅,风流倜傥。徜徉书的圣殿,诗的海洋,唐宋古韵不绝于耳,明清秀土飘然而至,忠烈英魂宛然可遇。…… 

  “三吾”的古老神韵,“三绝”的世之奇观,“三公”的高风亮节,再加上“浯溪漱玉”、“香桥渡香”、“双龙戏珠”、“宋樟洞樟”、“峿台晴旭”、“宝篆文光”、“窊樽夜月”、“浯洞窥湘”……等多处胜景,造就了浯溪誉满中华,声达天下的永恒魅力。 

  颜真卿在《元君表墓碑铭》中说:“君雅好山水,闻有胜绝,未尝不枉路登临而铭赞之。”浯溪的山水形胜吸引了元结,“零陵郡北湘水东,浯溪形胜满湘中。溪口石巅堪自逸,谁能相伴作渔翁。”(元结《欸乃曲》第三首)而元结又点染了浯溪,并精心营造居家浯溪,使之誉满中华。元结情有独钟“旌吾独有”的浯溪胜景,如今成了“天下公之”的大众公园,成为游人如织、熙熙攘攘的旅游热区,正如清代抚湘使吴大潋独具慧眼,一语道破天机所言:“园林之美,豪富私之;山川之胜,天下公之。私者一时,公者千古。”公也罢,私也罢,元结让浯溪成为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遗产而名传天下,却是功不可没的。因了元结的发现、建设和美化,一座石山成了名山,一条小溪也成了名溪,皆具有了迷人的神韵。有人说,浯溪是一部石刻的史书,是一部诗集,是一丛书海。这种神圣这种美才是真正永恒的。 

  4、道州右溪亦幽妙 

  在道州古城西有一条小溪,蜿蜒曲折,南流与濂水汇合而注入潇水。这是一条在道州的历史上幽妙芳洁又为名人藻绘过的名溪,是古道州一幅淡墨山水画图。 

  《道州志》记载:“沱水南来,濂溪西注,潇水并左、右溪北出,众水汇于城南。……”右溪之名大致出自它与州城相对地理位置而言之。唐代杰出散文家、诗人元结曾两任道州刺史。期间,元结廉洁奉公,不惜为民请命,体察民情,亲历山川名胜。他雅爱永州山水,北至零陵、浯溪,东至九嶷山,南迄江华阳华岩,芳躅遍及潇湘大地,修右溪,访洄溪,引东泉,登白云亨,游朝阳岩,行潇湘船,点染浯溪,给一些不知名或无名的山水命名。如道州的七泉、石鱼湖、零陵朝阳岩、江华阳华岩、祁阳浯溪等。在其治所,他遍游了道州城内外的山山水水,以如椽之笔为之泼墨渲染写下了许多对中国文化史影响巨大的山水诗文,其中的一篇《右溪记》,就是一朵在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中熠熠生辉的奇葩。 

  《右溪记》全文如下: 

  道州城西百余步,有小溪,南流数十步,合营溪水,抵两岸,悉皆怪石,欹嵌盘屈,不可名状,清流触石,洄悬激注,佳木异竹,垂阴相荫。 

  此溪若在山野,则宜逸民退土所游处;在人间,则可为都邑之胜境,静者之林亭。而置州已来,无人赏爱;徘徊溪上,为之怅然。 

  乃疏凿芜秽,俾为亭宇,植松与桂,兼之香草,以裨形胜;为溪在州右,遂名之曰右溪。刻铭石上,彰示来者。 

  这篇游记,以简洁的文字描绘了小溪的风景及命名的经过,表现了元结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追求,以及恬静的思想情趣。从这篇山水记文中,人们不难想见这条位于州右的溪流当年的幽妙芳洁。那水,清秀得晶莹剔透,触石而成洄悬激注,浪花闪烁;那石,怪异多姿,盘屈百态而不可名其状;那佳木异竹,郁郁葱葱,一派盎然生机。它们投下阴影,相互掩蔽。在这天然的幽奇妙境中,元公精心营造,疏浚溪道,剔除芜秽,使它光采显露,又构建亭宇,种植松桂香草,则无异于锦上添花,将自然山水美景与人文景趣完美结合起来,使这条无人赏爱的无名小溪成为都邑之胜境,而元结却借这条小溪长期“无人赏爱”的命运慨叹,寄托了自己怀才不遇的身世之感。可不是么?元结既有军事才能,又有治政才华,却被放置在一个偏远小州,人口稀少,且受战争祸害严重,怎么能展示出自己的才华呢?他这种借写景来抒发内心情感的写法,对后世的山水游记以至散文创作影响很大。元结的这篇山水游记,不仅为道州右溪传神写照,使之彰示来者,流芳后世,而且,它成为中国文学史上一朵光辉耀眼的奇葩。它前承晋代谢灵运的《游名山志》,后启柳宗元的《永州八记》。元结的山水散文,在细腻的景物描绘中表达自己的身世感受和人生体验;表现了山水游记从附属其他文体中分离出来的一种趋势,标志着山水游记开始独立,有着启示铺垫开先河的作用。清代末年古文家吴汝纶评价得十分准确到位:“次山放恣山水,实开子厚先声,文字幽眇芳洁,亦能自成境趣。”元结的散文摆脱了体裁形式的桎梏,具有现实主义精神。欧阳修在《唐元次山铭》中说:“次山当开元、天宝时,独作古文,其笔力雄健,意气超拔,不减韩之徒也。可谓特立之士哉!”元结的这篇《右溪记》,是古道州一幅淡墨山水画,揭示了大自然的美和生机,道出了人生价值的真谛,也见证了悠悠千古道州的历史文化。因此,这条小小的右溪始终在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中流淌着,吟唱着,幽妙无穷,芳香四溢。 

  元结还写了《游右溪劝学者》诗:“小溪在城下,形胜堪赏爱。尤宜春水满,水石更殊怪。长山势回合,井邑相萦带。石林绕舜祠,西南正相对。阶庭无争讼,郊境罢守卫。时时溪上来,劝行辞学辈。今谁不务武,儒雅道将废。岂忘二三子,旦夕相勉励。” 

  世界是变化的。这幽妙芳洁如童话一般的右溪也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发生了巨变。古城历史上的不断扩展,溪边的佳竹、异木、芳草、怪石以及亭宇、刻石等一应景物古迹,逐渐淡逝于岁月烟云的深处。如今,随着现代旅游业的蓬勃兴起,道州古城将重新进行规划建设。这条曾经被元结点染而成都邑之胜境的名溪清流,终将会重见天光,从人们渐渐淡忘的记忆中走出来,彰显出新的风流而为人赏爱。人们仿佛已经听到了它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来源:《古郡零陵》
时间:2007-08-19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