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宋哲生活片断

宋光明 宋光照 宋雪娥


  宋哲,原名宋文成,字子明。投笔从戎之后,改名宋哲。先父生于1902年9月。1938年10月任中央军83师247旅499团中校参谋主任,部队驻扎山西省灵石县白王中村,与日寇作战,为国捐躯,时年36岁。

  (一)脱险出走

  父亲年轻时读书很用功,文章,诗词均优,还写得一笔好字。不吸烟,不赌博打牌,与朱明、肖僧、胡不卓等相交很深。民国十五年(1926),浦市设立农民协会,父亲负责贫民夜校。每天晚上为农会会员义务讲课。夜校校址设在上庵(今县农场处),父亲每夜必去。家里事他一概不管,都是祖母料理。民国十六年(1927)“马日事变”以后,大约农历四月下旬,朱明因共产党嫌疑被警察追捕,傍晚逃到我家躲藏一夜,翌日凌晨,在父亲的护送下,朱明化装逃到辰溪县方才脱险。当天下午,我父亲从辰溪回来,不知是谁把消息告诉了警察,晚上警察将我家住宅前后门守住,派数人破门而入进屋搜查,我祖母忙着招待警察,给他们倒茶敬烟之后,每人送一吊铜钱(十个一百文的大铜板)的草鞋钱,并对警察说:“老总,文成不在家,今早到辰溪去了,没回来,不相信,你们满屋搜就是,请老总们斯文点,莫吓着伢儿……”。祖母的话使警察半信半疑,在屋里各处仔细看一番,人影也没有,警察失望了,挨到半夜他们才回去。一路上大骂告密的“扯谎”。

  就在警察砸门的时候,父亲已逃到隔壁杨屠户家,经杨屠户帮助,架梯上墙,双手举着两块斗笠借风的张力,轻轻跳落至聂宝兴家的矮墙上,再滑下史巷弄,逃到肖僧家中。肖僧护送父亲至唐家弄同善社。那时,我二姑母宋文鸾是同善社的女弟子,每天晚上在社堂内打坐念经至深夜。因社堂是佛门清净之地,故没有闲人进去。父亲在佛龛下藏了一夜。次日黎明,二姑母将父亲化装成农民模样,眼皮上贴一块海带(那时害眼病的人都爱在眼皮上贴海带),头戴破斗笠,请我家老舅公朱云发护送到辰溪县下麻田秦加由家里,方才脱险。

  (二)陈部供职

  秦加由当时是辰溪县的民团队长,在该县颇有名望。他和辰溪的陈泽(地下党员)是好朋友,陈泽在辰溪的名望更高。“马日事变”后,浦市的一些农协干部逃到辰溪境内,浦市警察也不敢去抓人。父亲在秦加由家里住了将近半月,追捕的风声已经平息,为求出路,父亲经秦加由的保荐,到凤凰陈渠珍部下当个小书记官。头两三年,父亲有些想家。记得一封家书中,父亲写了一首词:“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一叶惊风忽报秋,纵使君归岂堪折?……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约重返。”民国二十二年(1933、)陈渠珍委任父亲为三十四师独立旅三团中校副团长。这年,我母亲患急症(出血热),不幸身亡,遗下我们姐弟三人(雪娥九岁、光明七岁、光照不满一岁)。六十多岁的祖母年老多病,无力照料我们三姐弟。父亲此时正驻防沅陵,就将光明接去沅陵随军抚育。光明在沅陵住了不到关年,父亲就派护兵江世云将光明送回浦市祖母的怀抱。这时陈渠珍设立驻南京办事处,父亲被调该办事处负责与南京政府的联络工作。

  (三)庐山受训

  “七七”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南京政府对陈渠珍不信任,遂命何键主湘,派省军接管陈渠珍在湘西的军政人权,同时撤销陈渠珍驻南京办事处。但南京政府却赏识父亲的才干,便要何键将先父留在长沙任职。父亲先在湖南警备司令部任文书股长,后又任湖南省“县市行政人员训练所”及“乡镇长训练班”教官。浦市的王元功,辰溪方田乡蒋太千等乡镇长到长受训时,都曾听过父亲讲课。不久,父亲被调到庐山中央军校受训。在庐山,先父与浦市同乡宋仲明(当时任炮四团少将团长,李奇亨(当时任83师副师长兼旅长)不期而遇。宋仲明和李奇亨都是黄埔军校早期学生,是蒋介石嫡系中的嫡系。三人谈得很投机,宋仲明与李奇亨邀请父亲去他们所在部队工作,以便得一名好助手,帮助掌管队伍。庐山结业后,当时正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这时收到父亲寄回的长达十多页的家书,大意是,向祖母请罪:“儿忠孝不能两全。为子要孝敬父母,为夫要使妻室得到温暖,为父要教育子女,这是为人处世起码要做到的三点,儿均未尽到责任,深感遗恨。只因目前国难当头,强敌压境,大片国土被侵占,无数同胞被残杀,眼看千百万父老兄妹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儿是堂堂中华男儿,焉能苟且偷生,国亡家必破,儿决定与仲明、奇亨二兄上前线捍卫国土,共赴国难,保卫家乡……”

  (四)对日作战

  庐山结业后,父亲被调到83师担任该师247旅499团参谋主任之职。83师师长刘戡隶属于第14军,军长李默庵,而14军则归第14集团军总司令部卫立煌指挥。在忻口战役中,83师打得很好,498团驻守髫髫山阵地,团长曾宪邦率全团官兵,在遭受敌机轰炸、重炮轰击之后,仍浴血奋战,同敌肉博,与阵地共存亡,最后全都壮烈牺牲。494及497两团只剩二百余人,两团官佐牺牲殆尽。83师在忻口战役后,所余人员不足一团,遂往山西省灵石县境内休整,补充兵员。民国二十七年(1938)秋,我们收到父亲从抗日前线寄来的一封信、一张照片。信中,先父谈及与八路军联合抗日的情况,父亲深受八路军优良作风所感染,且流露出敬佩之意。父亲在家书中写首:“友军装备虽差,但士气高昂;生活虽苦,却乐观大方。其官兵平等、军民融洽、政治鼓动工作诸方面,我军则望尘莫及。更为甚者,友部军中女郎甚多。她们剪短发,绑口腿,穿军装,谈笑风生。她们在弹雨中奔驰,救死扶伤;在硝烟中穿行,奋不顾身。花木兰亦比之逊色。在这里,我看到了真正的‘精诚团结’,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照片的背面上写着:“敬奉慈爱的母亲”。并随五言绝句一首:“相对虽不言,遥祝母康健。凯歌高唱日,带笑归故园。”谁知这封家书,竟成为父亲的遗书;照片,竟成了遗像。

  (五)为国捐躯

  民国二十七年(1938)冬天,我家收到李奇亨寄来的一封书信,信中告知,我父已于是年十月在山西省灵石县白王中村抗日阵亡的消息。噩耗传来,伯母深明大义,为了不使年近古稀的老祖母伤心,将这个消息瞒着祖母一人,我们都不敢在祖母面前哭,直到祖母故世。

  收到李奇亨的来信不久,接着83师寄来一份刊物,刊头是《悼念宋哲烈士》,并刊有父亲的遗像,刊物内容都是父亲生前好友撰写的吊词,及作战牺牲的记述文章,还有一些如“血染疆场为国捐躯”……的题词。此后,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颁的《抗日阵亡将士抚恤证》是由泸溪县政府送来的,同时发给八百元(法币)抚恤金,以后每年到县政府领取三百六十元抚恤金,至民国三十八年为止。

  先父一生所经历的道路是曲折的,在他认识到八路军是中华民族的希望之后,不久就牺牲在抗日战场上。八年的沐血抗日,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父亲的鲜血没有白流。日寇无条件投降,神州大地凯歌高唱,父亲未能“带笑归故园”,却也能含笑于九泉之下。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