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张仲山小传

周定方


  张甫田,号仲山,泸溪县浦市镇人。生于1809年,幼时就读于浦市高等小学堂,毕业于辰州府立中学堂。22岁从教,从教47年,先后执教于浦市豫掌小学、浦市二小、辰郡中学、兴华中学,泸溪二中、自治州民族中学等校。1971年病逝,终年八十一岁。

  仲山自幼聪慧,博学强记,才华过人,在浦市高等小学堂就学时,国文、数学成绩为全校之冠,文章尤佳。堂长、清贡生陈大诰兼任张仲山国文教师,对张的作文极为赞赏,在张的《苏武还汉论》一文中如此评价:“正是如此切题!文章如掌上螺纹,历历可数。……奖钱××文。”

  仲山幼时家贫,父母早逝,靠叔父养育。高小毕业后,得陈大诰老师勉励与叔父资助,幸未辍学,就读辰州府立中学。他在校发奋学习,成绩优异毕业后即返家乡从事教育。张仲山先生是一个通才,语文、数学、外语、物理等多门课程样样精通。教数学时,他熟悉教材,对重点、难点烂熟于心,故一节课的知识,经他提纲挈领、由浅入深的讲述,学生很快能接受。教语文时,他能结合学生的作文,对文章立意、布局、措辞等方面,作出精辟分析,充分发挥了教材的范文作用。他还根据自己的教学笔记,自编了《代数题解》、《几何题解》、《容易混淆的字词》等教案集子,作为教材的补充。批改作业,他一丝不苟。他有一个特点,就是批改数学练习也注重纠正错别字,批改学生的作文注重对学生的思想品德教育。在他的批文中经常见这样的字句:“有逸兴,故有佳句;但言为心声,青年人不宜有颓废语。”

  张仲山在浦市群力中学任教时,发现有少数学生对老师动辄刁难,乃至驱赶。为了教育这些学生,他便在上语文课要学生比写“一”的同音字,看谁写得多。学生最多的只能写五个“一”的同音字;而他在黑板上笔不停挥,一连写出三十多个“一”的同音字。他以此为例教育学生学海无涯、虚心求学。自此学校再无刁难、驱赶教师的事发生。学生有了缺点,他从不体罚,而是循循善诱,启示自省,促其上进。

  他长得肥头圆脸,大腹便便,有学生给他取绰号叫“笑脒罗汉”。此举虽有失恭敬,却并无恶意,足见他与学生的关系融洽无间。

  1949年湘西“三·二事变”,徐汉章盘踞浦市,胁迫当地知识分子入伙。当徐汉长上门纠缠时,张仲山不紧不慢的说:“我生性不愿从政,只想为桑梓多培养些人才;假如我是追求高官厚禄之辈,早在辰州府立中学毕业后,就飞黄腾达了。”徐汉章见他态度坚决,恨之咬牙。怎奈仲山为浦市名士,徐不敢妄动,只好作罢。

  解放后,他加入了人民教师的行列。他在泸溪二中任教时,为该校写了一副内容全新的对联:“学校向工农开门,看云山遍结红专果;理论与实践联系,让东风抚育万能人”。看过对联的人都说,张先生确实是随时代在前进。”

  张仲山一生从事教育工作,为湘西培养了数以千计的人才。此外,他还为编撰泸溪地方志作出过贡献。1946年,他受泸溪县县长倪渭卿所托,编撰《浦市志》。1948年,完成《浦市志》初稿,部分章节刊登在《泸溪民报·武水余波》上,博得众多读者的好评。后因时局动乱,《浦市志》未及付梓。文革初,《浦市志》被造反派抄走、焚毁。1960年9月,张仲山年逾古稀,犹老骥伏枥、志犹未已,接受了县委领导的重托,将民国时吴永勋用文言编撰的《泸溪续志》译成《泸溪译志》。文革之乱,文言《泸溪续志》遗失,但辛得张仲山《译志》存世,才保留了泸溪近百年的方志资料。

  张仲山在自治州民族中学任教时,还利用课余之暇,潜心研究魏晋南北朝文学,写下了大量心得笔记,后经整理,收存在他的文存中。有人建议他寄给出版社,他说:“这些东西大多是教学笔记,粗糙得很,还需要加工润色”。

  1971年2月,张仲山病逝于浦市。当时正是“四人帮”践踏教育、摧残教师之时。一位穷毕生精力于教育事业的老教师,仅得二十五元的安葬费。没有花圈、哀乐,其冷清凄凉之况,令人慨叹!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