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趣闻轶事·花垣水手生涯的艰辛

邓光明口述 罗元明整理


  我今年75岁(即1910年出生),从10岁起就一直在船上生活了45年。抗日战争之前,花垣到外地都不通车,本县的商家和富裕人家的学生与跑码头的人,要想下常德,过洞庭,到汉口,都要坐木船走水路。俗话讲“行船走马三分忧”,航道很不安宁,还有生命的危险,从永绥至常德,沿途翻过船的险滩就有28处之多,最出名的险滩有岩板滩、沙刀沟、上下结铺、麻吉滩、三门滩、双溶滩、暮松滩、司溶滩、急滩、杉木长滩(又名绕鸡笼滩)、石门滩、三角溶滩、刺滩、凤滩、王二坪滩、高柴头滩、塌湖滩、九溪滩、汶死滩、青浪滩等。土匪抢船和国民党抓丁,也使水手提心吊胆。为了我全家的衣食,纵然和命打赌,也得在船上干,几十年风里斗、浪里滚,我这只洞庭湖的麻雀吓大胆了,也无所谓,慢慢地船头船尾的工夫我都不怕了,但有几桩刺心的往事常在心中沉浮。 

  民国二十三年(1934)六月,我和陈老三等人驾3条船下常德,快到青浪滩时遇到暴风雨,便就近靠岸停宿一宵,半夜后洪水猛涨,陈老三想在天亮后,趁洪峰未到之前,漂下青浪滩。我劝他多停几天,等太平水再走,他似乎满不在乎,觉得很有把握,加之原来每条船上4名下常德、去汉口的女学生陈菊芝等,求学心切,都挤上了陈老三的船。天亮离岸时,老陈船上有20吨桐油(300桶)、12名女学生、10名雇请的壮年水手,加上陈的妻室儿女共26人顺流而去。我和另一条船上姓张姓田的水手,关切地在岸边悬望。突然,我感到情况不妙,老三的船不走右边的溶水,而偏进左边的跳花水和鸡尾水域,行船人都知道,鸡尾水和跳花水一至二尺深的水底,便潜藏着锋利的礁石,船本身载重量就要吃进三尺水。正议论间,船底裂缝,顿时乱作一团,船上桓春园、永元和、宋家、戴家等商号的300桶桐油和26人全部落水。由于水急浪高,见莫能助,后悔没有挽留住他们,除10名壮年水手脱险外,老陈一家4口和12名女学生全部被恶浪吞没,尸骨难寻。事后,听水手们讲,船裂缝时,女学生们抓住他们的手哀求救命,并说:“谁救了她们,就愿跟谁生活在一起。”我责怪他们见死不救,能帮助这些女学生抓住几块船板或一只橹也能幸免一死呀!为这事,我也常自责挽留不力而于心不安啊! 

  县城大商号兴和裕(即黄季庸家)常有20条船走水运货。1930年前后,一次就翻过5条大货船;又有一次从常德返回永绥,到白极关5条货船又被抢劫一空,黄季庸家从此走向哀败和破产。 

  另有一次,民国二十九年至三十一年(1940—1942)这三年中很不顺利。有一次我和保靖清水杨家坪贺老二几个人驾4条船,快到龙山龙头咀时,遇上“叫驴子”的人,贺老二的船不肯靠岸,当即被土匪一枪了命。同一年,杨家坪的彭满小和我一起驾船过常德,天气暴热,常常被汗水咬得睁不开眼,又要跳下河拖船落滩,久而久之,满小佬身体累垮了,得了急症死在船上,只得埋在青浪滩的岸边了事。当我们的船停靠在常德驿码头时,又遇上国民党的枪兵上船抓壮丁,湘西靠在驿码头的船,常多达38帮(每帮20来只船),连我一起才逃脱9个人。当时,因永绥才通车不久,我们见到汽车路过怕得慌,不敢走车路,硬是花九天九夜沿河走回花垣啊!到家时人都瘦完了。第二年,三条船从常德回县,中途有个麻阳老头想坐船,前两只船不肯靠岸,便上我的船,时近黄昏,前面的船停在马羊虎过夜,麻阳老头说此处不安宁,要我停在印子岩,果然,前两条船半夜遭抢,土匪勒令每条船交出80块光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要去趟常德很不容易,驾下水船纵然顺利也要十七、八天,回来走上水船要一个多月,滩多、匪多、关卡多,天天提心吊胆,最使人讨厌的是国民党水警队的兵老爷和水保长,在辰州(沅陵)、桃源、常德、岳州(岳阳)一带都设有关卡,每逢船只过道,水警队就朝水开枪,令船靠岸,有经验的水手就上岸给水警老爷们送光洋(即烟、酒钱),每次十来块,才准通航,不然,船货难保。我县浮桥杨胜高装了一船猪下常德,到沅陵没有给水警老爷送烟酒钱,得罪了姓梁的水保长,结果,杨胜高的船被占去送壮丁,杳无音信,连颗船钉都没有要回来。 

  在凤滩、瓮子洞、刺滩的岸边,每天都有100多人靠拉纤讨吃,凡拉一条船过一个上水滩,送每人一碗米。还有天上的恶老鸦,每逢过险滩,成群结队盘在船顶要贡品——用饭它子送黑老鸦吃,据说得罪了这些“神鸟”就会不吉利……所以,每次开航外出,家里人就求菩萨拜祖先保佑我们,而我们船上每过险滩之前也要敬神,求个天上、地下、水里、岸边平平安安。 

  现在好啦,公路四通八达,连农村乡镇也通车,河里的暗礁险滩都炸平了,辛酸的往事,成了给后代人讲古的“龙门阵”罗!

来源:《感受边城》
时间:1994-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